第三百七十五章:龙脊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龙吟神色古怪的抬了一下眼皮,还是无法相信这几个片面之词的外族人,不等她找借口想将此事暂时忽悠过去的时候,身旁高大的玉璧晃了一下,眼见着对面慢慢浮现出熟悉的身影,龙吟来不及多考虑直接中断了水球术,再等她惊魂未定的站到玉璧前,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已经面露不快

    “大、大长老,您怎么亲自现身了?”龙吟赶紧镇定情绪,不敢将片刻前的疑惑表露分毫,玉璧对面的人竟然会是大长老?为了救小橼,难道一贯傲气的长老院也肯放下身段对凤姬的要求妥协?

    大长老身后是一片漆黑的水潭,能吸进所有的光晕,隐约能看见更远的地方还有几个模糊的影子

    龙吟紧张的深吸一口气,那里确实是她幼年时期见过的玄冥岛!即使同为蛟龙族,但相互之间仍有巨大的差距,她在族中只能算是年轻的晚辈,只在很小的时候被父亲带着参加过一次玄冥岛的聚会,玄冥岛地势偏远,如果没有特殊的方法,真要从飞垣过去得花费几年之久

    各地墟海的地势其实是大同小异的,但最高的山都称作“龙脊”,在这里竖立着曾经和龙神沟通的玉璧,现在也早就被改成长老院传令之用

    这次长老院会将那么重要的任务交给她,也只不过是因为龙骨遗骸现身的地方恰好就是她所在的飞垣,万万没想到此事一波三折,到现在已经演变到完全失去控制,她在万般无奈之下只得向长老院求助,本来也不抱希望会有回应,结果长老院不仅来了,还是为首的大长老!

    “凤姬真的在墟海之内?”大长老开门见山,眼里是另一种让她胆战心惊的光芒,龙吟心系弟弟不敢耽搁,立即点头回话,“应该还在龙首殿内,她扣着小橼,说要长老院显露玄冥岛位置,否则、否则就……”

    “除了她,还有什么人在墟海之内?”大长老完全无视了她后半句话里的焦急,看起来是对小橼之事毫不在意,龙吟僵了一下,显然这样的反应让她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但也不得不如实相告,“是还有几个人也来了,他们刚刚经过海森林,应该要不了一会就能来到龙脊山,大长老,小橼他……”

    “行了,我们知道了”大长老并没有继续听她说下去,眼见着玉璧的光恍恍惚惚就要消失,龙吟急的冲上去,不顾礼数大声问道,“大长老,小橼本就有伤,现在又落在凤姬手上生死不明,求求您救救他!”

    她是越说越绝望,但是玉璧对面的人却好似闻所未闻,一个转身就彻底消失不见了

    龙吟呆在原地,感觉有一盆凉水从头顶倾盆而下,浇的身心一片冰凉,他们也是蛟龙族啊,是这么多年一起力挽狂澜的同族啊!为什么大长老言辞如此冷漠,难道小橼的性命在他们眼中就这么不值一提吗?

    这样复杂悲痛的情绪一旦涌上心间,龙吟紧咬着嘴唇伸手抓向面前的玉璧,这东西来自原海深处,传说中如果墟海有难,龙神就会穿过玉璧前往救助自己的子民,可是这数万年弹指而过,会顺应天命拯救他们的龙神为何还没有现身?

    “可恶!”龙吟气愤的抬手用力捶下,天命当真如此无法突破吗?因为她只是个普通蛟龙,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族人罹难,流落四方而束手无策吗?

    天命……难道天命就是要墟海毁于一旦,再无转机?

    短暂的心潮澎湃过后,龙吟死死咬住嘴唇,逼着自己强行镇定下来,终于开始认真思考刚才察觉到的反常,观大长老的神色不仅没有丝毫紧张,反而是透出一种奇怪的如释重负,让她不得不疑心再起,终于一咬牙狠心重新打开水球术,这短暂的失联让对面的几人同时提高警惕,飞渡已然对她不再抱有任何好感,他主动护到最前方,手臂上有流动状的火焰开始燃烧,冷声喝道:“事出反常必有妖,你从一开始就不对劲,该不会只故意将长殿下和我们骗入墟海,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其它阴谋吧?”

    龙吟自知理亏,但眼下也无暇再逞口舌之快,她深吸一口气迫使自己的身体不再颤抖,往旁边走了一步让出一个身位,又指了指身后光洁如镜的玉璧低声说道:“这是传音璧,我族之人需倚仗它的力量和长老院联络,若有什么新的命令,长老大人们就会将其书写在玉璧上,以灵术传达给对应的墟海知晓,刚才大长老忽然现身,我看他周围景象,应该就在玄冥岛无疑”

    “哦?”飞渡将信将疑,这个女人前后矛盾的态度转变实在让人疑惑,龙吟只能是急切的看着云潇,好似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殊不知自己眼中已经泪光闪烁,连声音都止不住颤抖,“云姑娘,我是在北岸城的时候对你动过手,我也没什么好辩解的,那时候我就是接到了长老院的命令,其它的东西根本就没有认真去想,你、你能不能先不要计较这些事,先救一救小橼,他的伤势已经拖延很久了,我担心……”

    “你还对小殿下动过手?”飞渡气冲冲的打断她的话,又被云潇轻轻按住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龙吟急促的呼吸着,有些语无伦次,她在想着要怎么说服这些人去帮自己救人,要不要先卖卖惨,还是编些感人的姐弟小故事?对方会相信吗?毕竟自己直到这一刻之前都还是他们的敌人!

    要不还是坦白从宽吧,这些人看着不像十恶不赦之辈,好好将一切如实相告,争取原谅会更好?

    “凤姬姐姐现在在哪?”云潇好像并没有注意到她脸上一瞬间闪过的千万种情绪,本就觉得此事多有蹊跷,现在更是担心凤姬的安危,龙吟眼眸雪亮,抓住机会赶紧好声好气的接话,“在龙首殿内,你们继续往南面走,到了龙脊山之后要从顶峰跳入极渊,龙首殿就在整个墟海最深的地方”

    云潇点点头,认真的对几人说道:“先去找凤姬姐姐会和吧,这伙人神神叨叨的,多半没安好心”

    飞渡是不亚于她的担忧紧张,立即跟道:“嗯,长殿下虽身负皇鸟火种,但看起来极为憔悴,可别被奸人算计了”

    萧千夜不动声色的转了转手里的古尘,确实在刚才的那一刻古尘发出了某种从未有过的低鸣,心中的警惕就更加凝重起来,古尘上次在北岸城被龙吟几次试探,也从未对这种无礼的行为作出任何反抗,反而像是个长辈乐在其中的看着小辈胡闹,但是这一次情况却完全变了,古尘分明就是在提醒他,前方有无法预知的危险

    气氛骤然严肃起来,谁也没有多说话,不约而同的加快脚步继续往南面的高山赶去,墟海的地势真的极其古怪,它最初应该是一片广袤的海域,受到原海冰封的影响开始慢慢干涸,以至于原本海中的山凸出了海平线,总是走一会遇到水泽地,再往前突然变成沙滩,然后又出现奇怪的海水直接从头顶灌下,御剑术无法在水中飞行,迫使他们只得根据地形不断改变赶路的方法

    龙脊山是墟海的最高峰,它以前也是一座海下高山,但现在一半扎于深海,一般耸于高空,在海陆交界的地方形成强大的飓风群,暴风雨掀起百米巨浪持续不断的砸向山体

    “这要怎么过去?”云潇小心的拉住萧千夜,感觉自己整个人被风吹的有些站不稳脚步,凤九卿才尝试凝聚起海泡泡,立马一个浪墙砸来逼着几人往后逃窜

    凤九卿暗暗心惊,自己的灵术修为应该在萧奕白之上吧,怎么连仓鲛水虺都能抵抗住的海泡泡会被巨浪直接打碎?

    他深吸一口气,严厉的双眸其实一直在盯着水中那一抹诡异的紫色,其实自进入海森林开始他就发现了这种不合时宜的色泽,如烟如雾如影随行,似乎一直有一双藏于暗处的眼睛在紧盯他们的一举一动,但是每次当他想要尝试找寻之时,又会被另一种无形的力量阻扰

    凤九卿心中担心不已,这个世上能阻拦灵凤之息的东西,他只能想到来自上天界

    海浪一波比一波汹涌,就连水球术里龙吟也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张大嘴巴好一会才奇怪的说道:“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风浪?龙脊山以前是整个在海底,周围确实有蛇形海流环绕山体,但是现在一半的海水都已经干涸了,不可能有这么大的风浪才对……”

    “阿潇,抓紧我”许久没有说话的萧千夜也已经暗中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阻力,他对云潇伸出手的一刹那又被飞渡本能的拦在中间,两人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了一会,飞渡尴尬的咳了几声,赶紧嘀咕道:“你开路,我断后,小殿下跟着那位先生,注意别摔进海里”

    萧千夜知道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他目不转睛大步朝云潇走过来,当着他的面直接揽入怀里,冷哼一声,手下古尘沿着巨浪劈出一道黑金色的光,一路延伸到龙脊山,飞渡吓得吐了吐舌头,这才心虚的瞄了他一眼

    几人沿着古尘开辟出来的特殊道路加快脚步,走到半途的时候,忽听水下传出一声恐怖的鲸鸣!

    凤九卿立即往深海望过去,脸色微变低喝道:“是巨鲸群!”

    话音未落,古尘黑金色的刀刃中突兀的闪现出一抹雪亮的白,似乎有一道神龙之影流星般蹿入水中,只消片刻,汹涌的海浪慢慢转为平静,几人惊讶的发觉自己站在蔚蓝的海面上,就连一直昏沉沉的天空也奇怪的转晴,阳光倾泻而下,海风撩过脸颊,甚是舒适

    白龙……萧千夜的心怦怦直跳,刚才飞出去的白影,是古尘原身的那只白龙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