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六章:澈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夜烬天下第三百七十六章:澈皇巨鲸恢复平静,它们成群结队的从几人身边从容不迫的游过,喷射出高大的水柱,欢快不已,而水中那抹诡异的紫色也随之消失不见

    已经到了龙脊山脚下,这里看起来没有路,也不像是还有其它人居住,四处都是光秃潮湿的巨石,稍有不慎足下打滑就会坠入海中,龙吟已经从山巅踩着水流迎下来,原本忧虑冲冲的情绪在看见他们之后反而是莫名一喜,连精神也为之一振,但她随即就羞红了脸,双手放到身后支支吾吾的低道:“我这就带你们去龙首殿,凤姬、凤姬就麻烦你们劝一劝了”

    说罢,她还是心虚的瞄了一眼,飞渡一声闷哼,本来正自生着闷气,看见她更是没好气的骂道:“你赶紧带路吧,长殿下可没那么好的耐心,一会真的宰了你弟弟,你可不要来跟我们哭!”

    “喂!你少说两句行不行!”云潇急忙捂住飞渡喋喋不休的嘴,龙吟额头上已经是冷汗遍布,嘶哑着声音道:“龙首殿在极渊深处,要从龙脊山最高处跳下去,那是墟海王族居住之地,你们跟我来,她肯定还在的”

    话音未落,龙吟脚下的水流铺成一块毯子的模样,她往旁边挪了挪身子,几人相互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的跳上去,水流腾空而起,不过一会已经重新回到玉璧之前

    她是急不可耐的就想赶紧回去救人,但是萧千夜却转身走到了玉璧面前,他伸出手仔细的勘查了一番,感觉手中古尘微微一颤,似乎有什么远古之力从极其遥远的地方延伸而来,让他情不自禁的将古尘竖立轻轻斜靠在玉璧上

    “你干嘛……”龙吟焦急的催促,云潇却赶紧拉住她,示意她不要出声

    这块高大的玉璧足足有十米高,纹理清晰,冰凉刺骨,古尘低低轻鸣,和之前一模一样的白影顺着刀身慢慢游走,直到将整个玉璧完全覆盖,龙吟大气也不敢出,怎么回事?为什么她会忽然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紧张,好似血脉深处的本能,让她忍不住剧烈的颤抖起来

    玉璧上的图案在渐渐清晰,那是一个幽暗无光之地,也是一片严寒

    萧千夜眉峰紧蹙,他默默抬手用手指尖轻轻碰了碰古尘,顿时在神力的影响下,玉璧宛如拨开云雾见日月,一条远古白龙悠然的在深水中徘徊,它的身下是巨大的龙骨,还有散落附近隐隐发光的龙鳞,这一片海域荡漾着深厚的神力,甚至让整个龙脊山都掀起一阵和煦的暖风

    龙吟捂着嘴,眼泪却从眼眶里大滴大滴无声坠落,白龙之影,眼前出现的无疑就是原海的龙神!

    s

    萧千夜的神色则是和她截然相反的凝重,他的手指一直看似轻轻的搭在古尘之上,却觉得肩头的压力越来越重,身体也因无法抵御的严寒而逐渐颤抖起来,但眼前景象扑朔迷离,逼着他此刻也唯有咬牙苦撑

    白龙晃晃悠悠,不知多久终于消失在几人的视线中,龙吟低呼一声,几乎是本能的想扑过去阻止它离开,然而玉璧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竟是从顶端莫名裂出一条细细的裂缝,龙吟吓了一跳,也不敢再轻举妄动,只能紧张的继续看下去

    那里就是传说中的原海,是庇佑他们这一族人的龙神所在之地

    冰封是忽然而至的,最开始只是出现了细细的冰珠,然后慢慢凝聚成冰块,汇聚成高山,由点及面,由表及里,慢慢、慢慢的开始将整个原海拖入寒冬

    古尘长叹一声,这一声清晰婉转,带着无尽的悲凉,让所有人都凝神聚气,不敢发出一丝声音

    忽然,一抹明媚的火光蹿入深海,将眼前的黑暗彻底散去,原海的水围绕这一团火开始剧烈的旋转,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天旋地转

    萧千夜额头上冷汗冒出,大口喘息,竟是被这股强悍的力量逼退数步,直到身体里的帝仲再也按捺不住强行化形而出,一手从身后扶了他一把,一手指着里端景象低声说道:“这就是当年两境合一的情况吧,浮世屿和原海相隔甚远,为了阻止冰封,这是主动逼出了火种拖拽整个原海飞向浮世屿,再以自身之力强行合二为一!”

    “火种……”凤九卿上前一步,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神鸟的火种,就是这个东西在自己的身体里,给了自己无尽的生命!

    这一小团火种他无法控制,也从未亲眼见过,但他无时不刻都能感受到这种温热,像源源不断的生命源泉,永不干涸

    冰封的世界忽然出现了一丝温暖,几人也仿佛置身在那片深不见底的海中,疑惑的举头凝望,只见一只巨大的神鸟匍匐于海面,她的羽翼伸展铺在水中,凤尾的火光延绵数万里,她温柔的低头垂目,太阳般炽热的眼睛好似穿越了千万年的时光,从极为遥远的地方深深凝视过来

    飞渡脸色大变,脱口惊呼:“澈皇!”

    话音未落,身边的云潇体力不支摔倒在地,白骨之手狠狠抓住胸口,顿时抓的自己血肉炸裂——有一种疼痛自心而来,好似要将她彻底撕碎!

    “阿潇!”萧千夜大步上前,没走到云潇身边,天边又是一串火焰坠落在面前,凤姬从炽天凤凰上跳了下来,面容也是一样的惨白如死,她和玉璧中的澈皇遥遥相望,内心的波动却是难以言表,疼痛、撕心裂肺的疼痛,皇鸟能主动献出火种,这种疼痛却比死亡更可怕!

    而直至今日,澈皇的火种依然沉在原海深处,静静的延缓冰封之势

    “长殿下,您没事吧?”飞渡率先回神,心惊肉跳,他是溯皇亲点的辅佐之翼,但他竟然完全看不懂眼前这一幕究竟是怎么回事!

    “凤姬!”龙吟大惊失色,脱口喝道,“小橼呢!你把他怎么了?”

    “他没事,你回去就能见到他”凤姬惨淡的笑了笑,摆摆手先让她安心,面冷如霜大步走向玉璧,抬起手轻轻抚摸那片火焰之羽,她的一双明眸之中,倒映着身前澈皇的火光,那是散发着炽热光焰,永生永世燃烧不止,但她还是忍着哭腔极力控制着情绪,一字一顿慢慢说道:“从您将双子火种赠与外族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您是个任性妄为之辈,但离谱到如此程度,当真让我无法置信……澈皇,我自掐断和您的联系以来已经五千多年了,您……大限将至了吗?”

    “长殿下!”飞渡情不自禁的脱口,瞬间察觉到这是两代皇鸟之间的对话,又紧紧闭上嘴,双手紧握大气也不敢出

    玉璧对面的神鸟依然平静,她身上的火焰在熊熊燃烧,眼神却是如冰雪一般玲珑剔透,面对指责自己的孩子,也还是淡淡回话:“我族崇尚自由,顺天命道法自然,吾虽一时肆意妄为致使双子遇险,又因冰封之灾无力脱身相助,但吾从未后悔过当年所为”

    凤姬勾了勾嘴角,在任性这一方面,她是完美继承了神鸟一族的天性,尤其是在浴火重生之后,很多事情矛盾的让她自己也倍感烦躁

    澈皇将目光转至云潇,混血的身体在感受这份痛苦之后无力的瘫软在地,连瞳孔都变得有些涣散无神,她沉默了片刻,看了看凤九卿,再看了看萧千夜,最后才看到那一团模糊的光晕,瞬间就从中察觉到了此生最为难忘的气息,澈皇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默然点头,幻化出人的形态

    所有人都怔了一下,远古灵瑞化形本也不是什么特别罕见的事情,但见眼前立于火光和海面之上的人影,神采飞扬熠熠生辉,和双子的容貌竟是出奇的神似,她的胸口是空的,火焰在里面跳动燃烧,帝仲静静的和她对视了一眼,那一年的一战还历历在目,但当他下意识的挽起左手衣袖想摸一摸曾经的灼伤之时,又赫然想起来自己已经是个身魂尽失的死人

    澈皇一眼看穿了其中微妙的反常,淡淡脱口:“大人,多年不见,您似乎也遭逢了意想不到的变数,见到您我才明白过来,为何这次上天界会利用墟海之人探查原海,想必是为了找到我,好救您吧?”

    “你知道?”帝仲一惊,看见澈皇脸上意料之中的笑意,“此番袭击之力虽是自玄冥岛而来,但其力量的根源与您类似,上天界最害怕的事情无非是失去您导致预言成真,如果火种能帮助您摆脱如今这幅无魂之身,那么再艰难的条件都有尝试的价值,双子遗落在外许久,就算能强迫其供出火种,但终焉之境仍只有吾一人能至,所以鬼王才会大费周章引双子进入墟海,逼吾现身吧?”

    鬼王!帝仲用力闭眼,她什么都知道,只是身处两境交界无法脱身,否则上天界真心想对付皇鸟,仍是难上加难!

    “呵……”伴随着一声轻笑,先前隐于海中那抹诡异的紫色开始往龙脊山慢慢飘来,帝仲沉吟着看着面前一点点出现的熟悉人影,纵使自身还是一团无法成型的光晕,愤怒的气息也已经按捺不住,他是本能的借助萧千夜的手瞬间握住古尘,一道锋利的黑金刀光砍落之后,整个龙脊山对半分开,鬼王沉轩轻轻一晃,和他隔山相望

    下一刻,一抹浓郁的黑席卷而来,炽天凤凰发出凄厉的警告,不等众人回神,夜王奚辉赫然现身在凤姬身侧,抬手搭在她肩头,轻呵笑起

    “你们……”帝仲暗暗惊讶两位同修一起出现在墟海之内,一语未毕,迎面又是一道赤色火光贴着鼻尖飞过!张扬又熟悉的笑声顷刻间在山间回荡而起,竟是冥王煌焰逼身而至,他手握的赤麟剑本是凤骨遗骸,此刻早已经被深沉的瘴气缠绕了几层,一步逼退帝仲,咧嘴笑道:“我听说你为了个女人连命都不想要了,那怎么能行?你喜欢谁不要紧,要紧的是我等了你这么久,你就是想死,也得先活过来再死在我手上!”

    帝仲不得以抽身而退,煌焰!他这副执念缠身的模样,分明是已经神心入魔!

    在他的前方,沉轩负手而立,面含微笑静静看着玉璧中的澈皇,当年的龙神能通过这里往返各地墟海,那这其中一定有特殊的空间之术能让他顺藤摸瓜找到原海和浮世屿的位置!

    在他的左边,奚辉看似温柔的从背后将凤姬揽入怀中,眼中是多年夙愿一朝得逞的快感

    在他的右边,煌焰提着被黑雾浸染的赤麟剑,一手拎起无力动弹的云潇,挑衅般的吹了一口气

    “住手!”帝仲厉声呵斥,身体的控制权却在这一刻被萧千夜强行夺走,煌焰眼皮微抬,惊讶于一段时间不见这个人身上的气息变得极其危险,但他似乎是被凶兽的本能影响,出手的动作杂乱无章,只是力道奇重无比让他单手难以维持,顿时就对他来了兴趣,煌焰随手丢开云潇,迎面还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