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颠倒黑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古尘和赤麟第一次碰撞之后,龙脊山扛不住这般剧烈的神力震动,再度裂开一条东西走向的深渊,顿时整座山体一分为四,下方极渊处的海水受其影响倒灌而入,如巨兽的嘶吼响彻天野

    煌焰心中震撼,丝毫也不掩饰脸上的狂喜,初次在帝都秋选遇见他,他虽剑技惊人,但毕竟是凡人之力无力抗天,后来他被帝仲的气息吸引一路追至东冥深处,再相见他也只是欣喜曾经的对手终于苏醒,对和他共存的萧千夜倒也没有太过关心,这次他从沉轩口中得知复生之法,依照计划顺利潜入墟海迫使皇鸟通过玉璧现身,而万万没想到这个人已经变得如此棘手!

    他方才手中所用刀法名为“六式”,原本是可以在上天界神力带动下爆发出巨大的威力,但他本人毕竟只有帝仲三分之一的力量,出手也远不如同修当年锋芒毕露

    但他仍然不敢掉以轻心,因为眼前的萧千夜体态上已经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在凶兽本能的加持下,让纯粹的六式以更加霸道蛮横的方式砍落

    煌焰咧嘴大笑,胸中却涌动着一种极端的兴奋,自从帝仲莫名消失,这么多年他百无聊赖难逢对手,如今竟然在一个混合凶兽之血的人类身上感觉到了久违的快感!但是他兴致越高,越觉得手中的赤麟剑在限制自己的力量,顿时一股莫名的烦躁爬上眉梢,煌焰一瞬间变脸阴郁的盯着手中长剑,瘴气继续加深,让原本赤色的剑刃变得漆黑如墨

    萧千夜也在激战之际失去理智,全身热血沸腾,冰凉的身体慢慢透出血色红晕,帝仲心知这是穷奇本性,会在煌焰的不断逼迫下越来越丧失理性,再看昔日好友手中那柄让人胆战心惊不寒而栗的长剑,不安的预感填满心头,他本已是神识受损强行苏醒,这会顾不得自身糟糕的状态纵身掠入战局,顿时龙脊山上风云变色险象迭生,就连对面的沉轩也忍不住蹙眉望过来,面含一缕担心在犹豫该不该出手阻止

    赤麟剑的状态明显不对劲,那是被煌焰强行束缚本心,逼着神器服从于自己

    煌焰的情绪一直不稳定,虽然看起来只是每日在极昼殿打盹,但是每次有外敌试图闯入,他都会眼露凶光斩尽杀绝

    那不像是传说中“神”该有的状态,反而更像是某种让人恐惧的“魔”

    神魔?

    沉轩摇摇头,觉得有些好笑,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真的把上天界视为“神”了?他们不过是普通人,得到了神的力量,仅此而已

    他暗自沉思了片刻,忽然抬起目光迟疑的望向玉璧之后依然镇定如初的澈皇,心中难免有些奇怪——赤麟剑是终焉之境凤骨遗骸所化,应该和浮世屿的皇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吧?

    “呵,我就说带上他一定会惹麻烦吧?”奚辉无奈的看着煌焰,自言自语的抱怨了一声,凤姬想从他的魂体中挣脱,但一出手就察觉到今非昔比,东冥、阳川的封印先后破坏,夜王的力量也在慢慢回归,此时的他和碧落海那个他已经判若两人,竟真的隐隐有了当年不可一世的姿态!

    凤姬紧咬着牙关,心中却在担心另一件事,夜王的能力恢复的越多,弑神之计的难度就会越大!

    奚辉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在自己怀中挣扎,想起当年那个楚楚可怜的女孩,嘴角情不自禁的上扬,叹道:“急什么,我可是忍了好多年才终于得到了你呢”

    “放手……”凤姬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夜王无所谓的轻哼一声,叹道,“放手?我不是和那畜生长的一模一样,难道你只喜欢他,一点不喜欢我?”

    凤姬奋力想推开他,但身上的伤让她全身一抽,面色豁然转白,夜王摇头唏嘘:“墟海之人被言灵忌干扰,我原以为以你的性子真的会杀的血流成河,可你竟然对他们手下留情了,还以仅存的灵凤之息帮助敌人恢复,将慢慢清醒过来的人护在龙首殿内,凤姬,你是真的变了,当年手刃全族的凶狠去哪里了?现在这样的你,可是不讨我喜欢,若是你没有多管闲事去帮助那伙人,现在也不至于落在我手里无力抵抗了吧?”

    夜王一边在她耳边低语,一边将手慢慢伸入凤姬衣领,眼眸闪闪:“你受伤了,是被沾染着蛟龙之血的武器所伤,一时半会没法快速自愈吧?”

    “言灵忌……竟然是言灵忌!”凤九卿眼眸一沉,想起初入墟海之时在幽灵泽见到的尸体,没有内伤,没有外伤,没有中毒的迹象,原来那些人是死于鬼王独有的术法,言灵忌!

    言灵忌是鬼王独有的灵术,只要他本尊开了口,无论什么命令都会令中咒着无脑服从,但此术消耗巨大,不仅针对上天界的同修无效,似乎还有某种苛刻的限制,以至于鬼王曾半开玩笑的抱怨,说自己掌握了一门华而不实的术法

    华而不实吗……未免太过自谦了吧,那是只要一开口就绝对服从的东西,足以扭转乾坤、颠覆常伦吧?

    “你、你说什么!”龙吟冲上前去,她本也不认识这群莫名其妙跑出来的家伙都是些什么来头,但听他所言竟和自己以为的事情截然相反?凤姬非但没有屠杀族人,反而在保护他们?

    怎么可能,她和阿琛急急忙忙的转移了一部分族人,剩余来不及走的就被她囚禁在了龙首殿,她怎么可能那么好心保护敌人?

    夜王看着这个无礼冲到自己面前的女人,不屑一顾的嘲讽:“你也是蛟龙族的人吧,和长老院确实相差甚远,你们在转移族人的同时,难道就没有察觉到他们身上有些反常古怪?那我便告诉你真相吧,毕竟我这么宠着凤姬,可是舍不得她被你们误会挨骂呢,呵……”

    龙吟呆呆看着他,这家伙是什么人,是个鬼魂吗?一个鬼魂竟然能让凤姬束手无策,无法挣脱?!

    夜王饶有兴致的看着龙吟脸上复杂的情绪,有震惊,有不解,更多的则是一种未知和惶恐,淡道:“言灵忌是一种咒术,只要鬼王本人开口,无论什么命令中咒者都会不顾一切服从,他不过是在进入墟海之后对你们三姐弟以外的所有生物下达了‘追杀凤姬’这四个字的命令,这会强制所有人去找她,若是换成从前那个凤姬,真的会杀的血骨无存,可惜,可惜她变了”

    龙吟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现在听到的话,夜王感叹一声,又是嘲笑道:“现在真正有危险的人应该是那位龙琛,言灵忌一旦开口,无法达成命令之人便会因惭愧而自残,或许还是被凤姬扣在龙首殿的那群家伙,意外得到灵凤之息的帮助,现在多半已经慢慢清醒,而你们自以为是救走的人,肯定早就身亡了”

    夜王扭了一下头,望向玉璧前自己的同修,漫不经心的说道:“差不多得了吧,从每个人心口取血施加言灵忌也挺累的,反正这处墟海已经没用了,你也该歇一歇了”

    “也是呢”鬼王随口回应,面容毫无波动,一番掌,一滩奇怪的血球在手心浮动

    龙吟的心也在看到那团血的同时好似停止了心跳,那就是刚才他口中所言的“心头血”,是自己族人的心头血!

    然后,沉轩随手一丢,“噼啪”一声轻响,血球掉落在地上,滩开渗入泥中

    被骗了……这一瞬龙吟清楚的意识到这是一场惊天的骗局,自己不是被害者,而是加害人!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上天界利用长老院找寻浮世屿的卑鄙手段!

    原来那个三千年来不断赐予鬼王签,指引他们前行的“神”才是真正的恶魔,而被他们咒骂千年的浮世屿,才是背后无言的守护者!

    夜王咯咯笑起,很满意对方面色这种天翻地覆的神色转变,但他似乎也不想继续插手眼前一团混乱的局面,扣着凤姬淡淡挥手:“剩下的事随你们开心了,我已经得到了最想要的东西,失陪了”

    “若寒!”“姐姐!”

    凤九卿和云潇异口同声,大惊失色,本能盖过理智挺身而出,夜王一手按住他的肩膀,另一只手轻轻一推逼退云潇,眼里的光变得极为危险,低语,“九卿也变了许多,你一贯偏心,何必这时候再来假惺惺?”

    “大人……”凤九卿不知该说什么,额上冷汗直冒不一会全身大汗淋漓,夜王冷眼扫过,对他瞬间失去了兴致,他俯身将凤姬抱起来,魂体一闪光化消失

    另一边,沉轩深吸一口气,也不理会这时候突然撤退的同修,他将整个手掌覆盖在玉璧之上,紧闭双目,运动神力开始仔细的探查着这其中是否有隐秘的通道,周围一无所有,像一个无重力的世界,耳边是呼啸的狂风,时不时还有雨雪迎面而来,有轰隆隆的水声不知从何处汹涌奔腾,这种感觉,像极了同修风冥的间隙之术,但比间隙更加虚无缥缈,似乎稍有不慎就会迷失其中

    他在这片黑暗里继续摸索前行,明明神力可以光速延伸,他却宛如走了一万年那么长久,直到精疲力竭的睁开双目,依然只看见玉璧中澈皇不屑一顾的笑

    沉轩和澈皇对视着,分明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嘲笑,自己也是忍不住摇头苦笑:“我大费周章利用墟海长老院,通过墟海特殊的感应之法探查到原海的位置,再然后利用双子逼迫你现身,然而到了最后,我依然不能穿透火种之力真正进入浮世屿,澈皇不愧是能令上天界战神首度负伤之人,看来想将浮世屿收入囊中,是上天界不自量力了”

    澈皇轻笑着,即使面对最强大的敌人,依然保持着皇者的从容不迫,淡淡说道:“吾之火种日渐消弱,上天界突破外围防御也只是时间问题,战神本就是吾此生最为敬重的对手,若是火种能帮助大人恢复,吾倒也是乐意尝试,但……”

    “但?”鬼王眼中闪过一丝锋芒,追问,“但是什么?”

    “但上天界野心太大,不仅设计逼吾现身,还掳走凤姬,实在过分”

    “那是他们的私人恩怨,和我此次出手无关,澈皇应该多少清楚一些”沉轩冷冷提醒,丝毫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澈皇轻哼一声,毕竟自身已经无力离开营救,只能接着说道:“浮世屿若失去火种庇护,就会落得和原海一样的下场,吾不能将族人的生死置身事外,但上天界执意如此,吾亦不介意两败俱伤”

    “哦?”沉轩寻味着这句意味深长的话,总觉得澈皇此言另有目的,忽的扫了一眼云潇,主动问道,“双子不也身负火种?其实我也可以从她们身上强行掠夺,只不过仍需要您相助才能前往终焉之境……”

    “吾要战神亲自来此地商谈,否则浮世屿坠毁之日,就是上天界战神毙命之时”

    这句话让龙脊山鸦雀无声,好似一块巨石砸进沉寂万年的死水,连癫狂厮杀的煌焰都瞬间清醒不可置信的望过来

    澈皇盈盈笑着,轻轻按住自己空洞的胸口,似警告,似威胁:“吾为皇,双子为臣,火种尊吾为首,只要吾熄灭火种,双子一同殒命,世间将再无复生之法”

    “你……”沉轩紧咬牙关,万万没想到会在最后一步被皇鸟牢牢牵制,她的话是真的吗?会不会只是危言耸听的恐吓之词?

    不,无论真假,他都不能怀着侥幸之心去赌这种始料未及的结果,澈皇的原身是鸟,就算被誉为不死神鸟,他也必然不能以人类的思维去理解一只鸟!

    沉轩紧皱眉头暗暗看了一眼帝仲,他是一团模糊的光晕看不出表情,但隐隐能感觉到一种敌意的目光毫不掩饰的袭向自己

    无所谓了,他从计划利用墟海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做好了和帝仲反目的准备,上天界不能失去战神,潋滟……也不愿失去同修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