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往生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夜烬天下第三百八十一章:往生径“你多久没好好休息过了?”龙吟瞥过他不经意的动作,忽然说道,“其实之前我幻化了一个分身水球跟着你,虽然被你扔给了别人,但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我多少都知道一些,只不过后来收到长老院的命令就无暇分心多管闲事了,我不知道你的敌人到底都是什么人,我只是觉得……你好累呀,好像稍微松懈一会,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萧千夜听她这句话,神思似乎有些飘远,没有回答,龙吟轻嘘一口气,默然片刻,缓缓道:“有什么我能帮得上的忙吗?就当是、就当是为我之前的无礼将功赎罪也好”

    两人同时停下脚步,龙吟见他一双疲倦的眼睛依然锋芒毕露,看得她眼神一怯,脸色微微有些发白,赶紧又补充道:“我真的只是想帮你们,没有别的意思了,我也没说要你们原谅之前的事……”

    萧千夜看她一瞬间紧张的直冒汗,忽然会心一笑,淡淡回道:“照顾好她,就够了”

    “她?哦、哦,你说云姑娘呀”龙吟松了口气,也不知刚才那种紧张到窒息的情绪是怎么一回事,想也没想就道,“你真的很喜欢她是吗?那你知不知道,不论她是皇鸟血脉,还是普通神鸟一族,受到血契限制都不可以和外族人在一起的,我说句难听的你可别生气,你们早些分开……对你,对她都好”

    话罢,龙吟还是心虚的瞄了他一眼,只见萧千夜面色变了又变,两颊边的肌肉微微抽搐着,但最终还是咬了咬牙没说什么

    龙吟吐了吐舌头,虽然是好心提醒,但毕竟人类素有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的说法,她这么劝说着实有点道,萧千夜闷闷不乐往前走了几步,忽然又停下脚步,似是想起了另一件重要的事情,眉头蹙成一团,问道:“我记得你说过,弃乡道共有七条,四海各持一条,那么阳川附近的西海岸应该也有吧?”

    “有呀,当然有的”龙吟被他忽如其来问了个意想不到的问题,也是奇怪的转头望过去,萧千夜沉吟片刻,终于认真的说道,“我有个双胞兄长,名为萧奕白,先前我曾和他约定会在西海岸见面,但眼下忽然遭遇上天界入侵墟海,此事恐怕又要耽搁许久,你能不能帮我找到他,如果能将他带进来是最好,如果他不愿意……”

    萧千夜顿了顿,想起大哥的性子,又想起太阳神殿下方镜像法阵之事,头疼不已,半晌才无奈的接话:“如果他不愿意,就随他去吧,让他不必担心我,照顾好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龙吟眨眨眼睛,眉毛微微一扬,好奇的问道:“原来你有个哥哥,还是双胞胎,那他是不是也……”

    萧千夜也没和她继续废话下去,抬手指向前方引开话题:“快带路吧”

    龙吟被他打断,识趣的点点头,一直走到深处一座高大的蛟龙骨前,她颤颤伸手摸了摸,两行泪无声滑落,哽咽着说道:“那时候凤姬沿着弃乡道进入墟海,我听禀报的战士说她已经和族人大打出手,还打伤了不少人,我真的以为她是个疯子,毕竟不死鸟这种生物原本就是嗜血凶悍的,为了不让手无寸铁的族人枉死,我和阿琛急急带着他们逃去了龙尾洞暂且避难,后来我出来找寻小橼,阿琛则留下来保护族人,没想到……没想到这竟然是一场阴谋!我以为的凶手才是真正救了我族之人,可我还骂她是个疯子,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

    龙吟蹲下身去,心中像被无数利爪撕挠着,是一种锥心刺骨的疼,咬着唇,唇上几乎要沁出血来:“长老院为什么要助纣为虐呢?难道他们以为加害之人可以信任,真的能帮助原海解除冰封之灾?”

    “长老院还在玄冥岛吗?”萧千夜心中一动,不知为何总是有种莫名的担心,龙吟想了想,点点头又摇摇头,“传音玉璧被人打碎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我想他们应该还在的吧,长老院的六支蛟龙族比我要强得多,都是修行超过三千年的黑蛟,而且德高望重,现在所有的墟海都必须听令长老院的安排”

    她不甘心的看了一眼自己银色尾巴,微微一滞,心底掀起波澜,也在做着剧烈的挣扎,喃喃自语:“长老院也是为了救族人,他们现在肯定还被蒙在鼓里,我一定要找到玄冥岛,让他们看清楚谁才是真正的恶人”

    “呵,善恶哪是这么容易下定论的?”萧千夜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认真看着龙吟,“如果上天界真的有办法拯救墟海呢?你会为了素不相识的浮世屿,放弃自己的故土吗?”

    龙吟愣了一下,这是她没想到的问题,上天界是神之领域,莫非真的有逆天改命的方法,所以才让长老院甘愿冒险?

    但她很快又飞速摇了摇头,虽然自己也无法说服自己,还是紧咬着牙争辩道:“可这就是不对的,不论是为了什么,都是不对的”

    萧千夜也无言以对,很多事情本就是矛盾的,对与不对,立场不同,不可相提并论,一己之私是再正常不过的人之常情罢了

    他晃了晃脑袋,不再多想这些复杂的东西,大步走过来,仰头看着面前高大的蛟龙遗骨,这就是当日隐于云间的龙琛原身,血肉已经消失,只剩下这座巨大的白骨,似在无声的见证着什么

    他忽然有些失神,脑中晃过一个奇怪的想法——阿潇,阿潇的原身,也是像澈皇那样明媚万里的不死鸟吧?

    隔了一会,龙吟慢慢冷静下来,忍住泪指了指古尘,低道:“将古尘放在阿琛身边试试吧,我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好”萧千夜只是下意识接话,心神不安的将古尘斜倚咋蛟龙遗骨上,自己又往后退了几步

    古尘黑金色的刀身真的闪现出之前那抹纯净的白影,如烟如雾慢慢沁出,龙吟惊讶的捂住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死死咬着牙,泪在眼眶里翻涌,但她拼命仰起脸,忍住,再忍住,这抹熟悉的白影渐渐凝聚成白龙的残影,它温柔的将龙琛拥入怀中,致使遗骸也跟着一起散出纯白如皎月的光泽

    往生径,时隔万年再度荡起龙啸悲鸣,顿时沉于其中无数座遗骸悄然碎去,化成无数细小的光华腾空而起

    “啊……”龙吟豁然上前一步,情不自禁伸手想抓住慢慢消失的光,却见光束中弟弟的容颜轻笑了一下,对她鞠躬道别

    除了弟弟,还有她从未见过的面庞,皆是面露尊重之色,一齐对她垂目颔首

    龙吟心中震荡,她虽为墟海王女,却是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奇妙的爱戴,如温暖的光,一点点照进她内心深处

    萧千夜却在这一刻倒吸了一口寒气,心间的锥痛险些让他站立不稳一头栽倒,龙吟大惊失色的望过来,赶紧顺势扶了一把拖着他坐到一旁休息,发觉这家伙的脸色在顷刻间变得惨白如死,整个额头冰凉的像万年不化的寒冰,嘴唇泛起青紫痛苦的按住心脏,龙吟死死掐着他的手心生怕他忽然昏厥,直到萧千夜自主喘了口气,抱怨道:“放手……疼”

    “哦……对不起”龙吟尴尬的松了手,她的指甲刺破了萧千夜的手心,让他满手都染了血

    萧千夜的脸色并不大好看,但是稍作休息之后呼吸逐渐平稳,看着古尘的眼睛微微一滞,闪过一丝意味深长之色:“你心痛了?”

    “谁心痛了?”龙吟以为他是在和自己说话,立马脸颊飞红骂道,“你你你、你不要胡说八道!”

    萧千夜无可奈何的白了一眼龙吟,也没料到她会反应这么大连蹦带跳的就从自己身边蹿出去老远,神色闪躲不敢看他,嘴里倒还是自言自语一直嘀咕:“你不要仗着自己长得还可以,又、又帮了我一下下,你已经有云潇了,他对你那么好,你不要三心二意、朝思暮想、见异思迁、喜……喜新厌旧!”

    烦死了……萧千夜脸上微微一黯,烦躁的闭上眼睛,一句话都不想再和她说

    龙吟在旁边深呼吸,见他一言不发,还是有几分担心的凑上去,隔着一步的距离慢慢蹲下来,问道:“你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吗?要不我们现在回去,之前让人去煎的那些药应该都差不多了,你喝一点暖暖身子,墟海虽然不是很冷,但毕竟也是海,寻常人很难适应这种环境吧,你看看你,全身冷的跟个冰棍一样”

    “我……”萧千夜欲言又止,他身上的冷并不是因为墟海,而是属于凶兽的本能,再也无法恢复

    “啊!我想起来了!”龙吟一惊一乍的,吓了他一跳,面上扬起一抹神秘兮兮,再凑近一步贴着鼻尖说道,“你知不知道这世上有种仙草叫‘月夜芽’,吃起来超级暖和,我小的时候身体差总是染风寒,一边发烧一边冷的发抖,我娘就会去给我找一些回来,无论是直接吃还是泡成茶喝了,一整天身体都会暖暖的,就是不知道那东西现在还有没有了,我去给你找找,你先歇一会吧”

    龙吟蹦蹦跳跳的跑远,萧千夜一时还没回过神,呆呆看着她的身影像个快乐的精灵一样消失在往生径深处

    月夜芽……听到这三个字萧千夜就忍不住咽了口沫,真的是一股莫名的兴奋涌上大脑,这种地方,居然有穷奇最爱的月夜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