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远道而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夜烬天下第三百八十六章:远道而来龙首殿此刻头顶荡漾着海水,像一块幽蓝的镜子倒影出下方的影子,倒灌出去的海水在重新回归的一刹那,被正巧赶到的蚩王风冥硬生生阻断,而他悠闲的站在蛟龙巢前方,和已经苏醒的云潇一言不发就那么尴尬的四目相对

    飞渡在左边,帝仲在右边,龙橼在后面的屋子里紧张的憋着呼吸,又因为好奇抓着门缝往外偷看

    这个人是谁呀,他就像一束流星忽然坠落在龙首殿,一袭墨色青衣,举止间尽是风朗神俊,他一抬手,就将倒灌的海水拦在头顶,否则那么大的冲击,只怕连这里的一切也要被砸的一塌糊涂吧?

    蛟龙巢里的云潇也同时醒了过来,贝壳轻轻打开的一刹那,原本伤势好转面带红晕的云潇在看见他的瞬间情不自禁的抽了一下嘴角,然后那人也跟着咧嘴奇怪的笑起来,不知两人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过往,他只感觉那一刻的气氛极其尴尬,一直保持到现在

    龙橼暗暗好奇,他们到底还要这么站多久啊,四个人都不说话,他也不敢冒然出去打扰

    直到外面传来焦急的脚步声,龙橼探了个头,发现是萧千夜和阿姐终于回来了,他莫名其妙松了一口气,立即迎过去拽住龙吟的手紧张的指了指蛟龙巢,低声说道:“阿姐阿姐,这几天你们跑到哪里去啦,你看那边那个人,他竟然能自己闯入墟海!”

    龙吟警惕的把弟弟护到身后,果然龙首殿里多了一个陌生男人,莫非这就是龙神所言的蚩王风冥?

    但现在的她,对上天界的人根本没有一丝好感,立即冷下脸示意弟弟别出声

    风冥早就已经笑吟吟的望萧千夜,想起不久前昆仑山一战,感慨道:“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帝仲来找我,说你们意外把煌焰关进了间隙之术中,那家伙神心入魔差点把云潇杀了是么?“

    萧千夜走上前,先是担心的看了一眼帝仲,原来他忽然消失竟然是亲自跑了一趟无言谷!这家伙太乱来了吧,一直这么勉强自己利用神裂之术真的不怕意识消散吗?!

    但帝仲的目光却是微微震惊的,他盯着古尘,好像已经知晓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s

    “你回来了!”云潇开心的想跳起来,又被帝仲随手按了回去,萧千夜担心的将她上上下下打量了几遍,云潇嘟着嘴抱怨:“你跑到哪里去了?”

    萧千夜一时也没办法解释之前一大串离奇的经历,反倒是旁边冷眼的飞渡不怀好意的瞅了瞅和他一起回来的龙吟,没话找话道:“你不告而别好几天,也不守着小殿下就只顾自己逍遥快活,这是和什么人一起跑去哪里,干什么去了?”

    龙吟一听这话就知道对方是在含沙射影说自己,本着神鸟一族特殊的血契限制,她不用想都知道这家伙的目的是什么,只是公然拿自己说事,还是让她心中大为不快,咬了咬嘴唇,正准备反驳的时候,龙橼轻轻拉了拉她的袖子,龙吟下意识的低头望向弟弟,只见小橼惊讶的张着嘴,用手指点了点脸颊,惊呼:“阿姐,你的脸好红啊”

    他不说还好,他这么一说,龙吟的脸顿时红到耳根,本想反驳飞渡的话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咦……被我说中了?”飞渡见状赶紧添油加醋的补充了一句,还不忘凑到云潇耳边劝说道,“小殿下,我说了这家伙不靠谱,您别理他了”

    云潇眼皮一抬,一个锋利雪亮的眼神吓的飞渡立马闭了嘴

    但她还是被这几句话影响了情绪,顿时笑容就消失在脸上,也不说话,就直勾勾看着他

    风冥尴尬的往旁边挪了挪,但见帝仲此刻却是笑吟吟一副看热闹的样子,也就跟着他一起好奇的看了下去

    云潇自幼对他就是如此,从来也不掩饰自己的情绪,无论是开心还是不高兴,都会很明显的表现在脸上

    但想起这些事情,他反而没有感到任何不快,而是会心一笑,抬手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忽然想起袖子里还带着从赦生道摘来的月夜芽,立马拿出来在她眼前晃了晃,哄道:“我是遇到一些意外,事出突然一时也说不清楚,你想知道,我一会慢慢跟你说,好不好?”

    云潇的目光已经被他手上蓝色的小花吸引,将信将疑的问道:“这是上次东冥的那种仙草吗?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你尝尝,我特意带回来的”萧千夜拿了一朵放到她唇边,云潇心中开心,嘴里还是故作不快的嘀咕,“无事献殷勤,非奸即诈,你是不是真的瞒着我做了什么亏心事,这才赶紧带着月夜芽来哄我开心呀?”

    萧千夜被她说的哑口无言,他本就在口舌上说不过云潇,此时干脆闭嘴不说了,将手里的仙草往前推了推

    云潇好奇的盯着蓝色小花,想起他之前贪嘴的模样,忽然感到有些好笑,问道:“这不是小奶狗最爱吃的嘛?我又不是小奶狗,我不吃”

    忽然从她嘴里冒出“小奶狗”三个字,萧千夜脸颊一红,听见旁边的帝仲和风冥都没忍住,同时发出一声轻笑

    云潇笑吟吟的看着他,悄悄凑过去在他脸颊上偷偷亲了一口,这才啊呜一下咬住他手里的月夜芽吞了下去

    他本就微红的脸几乎无可抑制的通红,再看云潇,她一改刚才闷闷不乐的样子旁若无人的就抱住了他,好似奸计得逞咬着耳根轻轻说道:“我就吓唬你一下,看把你吓的,怎么每次都这么不经逗,一点也不好玩”

    “不好玩就别玩”萧千夜被她捉弄还被她嘲笑,故意用力把她从自己身边推走,云潇不肯,又咯咯的粘过来死活不松手

    飞渡尴尬不已,又气又无奈,一跺脚气呼呼的跑走了

    龙吟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们,心中有种莫名的情愫在窜动,是羡慕,也是失落

    他是这样温柔的人吗?还是只在她一个人面前才会如此?

    风冥看着好友,他脸上的表情也是一言难尽,显然不想看两人这么胡闹下去,他轻咳一声提醒道:“我大老远跑这一趟可不是为了看你们亲亲我我的,能不能先把正事解决了,你俩再找个没人的地方自己腻着?”

    风冥见他不说话,倒也不自讨没趣,他对着云潇伸出手,笑道:”手给我看看,我不过给了你百年神力,你竟然能把他关进去,真让我意外“

    云潇本来不想搭理他,但手心漩涡里一直有持续不断的重击,像重锤敲击让她心神不安,只能憋憋嘴不情不愿的将左手给他,风冥在她手心画了一个圈,脸上也是露出震惊之色,小声嘀咕道:”虽是有帝仲和沉轩帮你以神力加固,但你到底是怎么做到一瞬间把煌焰关进去的?“

    ”我也不知道,他忽然就进去了“云潇回忆着龙脊山惊心动魄的一幕,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的抚着胸口长长吁一口气,那时候眼见到澈皇的火种脱离本体在原海抵挡冰封之力,她是真的感到一种锥心刺骨之痛席卷全身,恨不得将自己的心也挖出来,好像那样就能减轻痛苦

    她轻轻揉了揉胸口,那种疼痛让她一下子控制不住自己的力道,右手白骨抓向心脏的瞬间,皮肉被撕的鲜血淋淋

    风冥迟疑了一下,忽然探手碰了碰她的胸口,云潇下意识的脸颊微红,立马身体后倾挪了挪,风冥瞄了一眼帝仲,淡淡说道:“是被火种影响,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才能把毫无防备的煌焰关进了间隙,你们可真幸运,连我都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关他,倒是阴差阳错被你给做到了”

    “我……我又不是故意要关他,谁让他发疯一样想杀我”云潇小声嘀咕了一句,惹的风冥也忍不住笑起来,“再等他出来可能就不是想杀你这么简单的事了,毕竟那家伙当年输了帝仲半式就耿耿于怀到现在,这下被你一个小丫头关了这么久,还不得气疯?“

    ”你别吓唬她了“帝仲虽有些心神不宁,指着云潇掌心的漩涡说道,“你可能收回去?我记得间隙之术如果想要长时间维持,需要深厚的神力辅助,无言谷现在什么情况了,你有把握关他多久?”

    “无言谷嘛……”风冥眨眨眼睛,一一扫过几人,“无言谷还好,就是青依一直在跟我闹脾气,总是不爱理我让人心烦”

    “你自找的”帝仲白了好友一眼,见他呵呵笑起来,又低骂道,“别嬉皮笑脸的,你大老远跑这一趟总得帮我把这事解决了”

    “好——”风冥刻意拖长了语调,又小声嘀咕了一句,“你可是差点就对我痛下杀手了,这会反过来求我还这么理直气壮!”

    帝仲尴尬的笑了笑,确实在他知道风冥赠予风雪红梅给云潇只是为了复苏双剑之时,他确实有那么一瞬的情绪失控,恨不得将这么多年的故友斩于刀下!

    帝仲无声叹着气,目光轻飘飘的掠过萧千夜——他一直沉默着,也不知道是对风冥心怀芥蒂不愿意多言,还是被另外什么事情分了心

    风冥慢慢的握住云潇的手,和帝仲心照不宣的互望了一眼,又都没有说话

    真是个古怪的身体,明明灵力和体力都像沙漏一样持续流失,平时连从中取出双剑都得碰运气,可在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却强到能将冥王煌焰拖入间隙!

    这家伙,要是真的哪天失控爆发,恐怕连上天界也得礼让三分吧?

    风冥缓缓将她手心里的间隙之术收回,顿时感受到内部同修暴躁的气息,“啧”了一声尴尬的道:“你又给我找了个大麻烦呀,我看煌焰这幅气炸了的样子,暂且只能丢到极昼殿去了,恐怕无言谷的神力都不够他在里面砍几天,这要是脱身……麻烦呀”

    帝仲自然是比他更了解煌焰的性子,但他只是稍稍想了想,淡淡回道:“先关着吧,别让他插手墟海和浮世屿之事”

    “只能如此了”风冥的声音也在一点点严厉,不动神色的撇了一眼云潇,暗暗吃惊——煌焰这么剧烈的冲击力,连他手握间隙都有些吃力,云潇竟然能面不改色,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另外还有一件事要你帮帮忙”帝仲打断好友的沉思,指了指后方的房间,笑道,“不如我们先换个地方说话,你往这一站,他们都不说话了,怪尴尬的”

    “也好”风冥跟着他,走了几步又转过来对萧千夜说道,“萧阁主亲腻完了一会也来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