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独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夜烬天下第三百八十七章:独处两人离开后,龙吟尴尬的拉着弟弟,墟海毕竟是被利用,还憎恨误解了浮世屿多年,她作为这里的王族,至少也该稍微关心一下云潇现在的情况,但她才抬起脚一步都没跨出去,立马又感觉到脸颊烧的厉害,莫名其妙收回了脚步,在原地犹豫

    小橼奇怪的看着姐姐,总觉得姐姐有些不对劲,嘀咕道:“阿姐,你是不是病了?你的脸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好红,是不是染了风寒,要不你也喝点药吧,之前熬的还剩了好多……”

    龙吟赶紧转了身低头掩饰,暗暗又余光扫过两人,即使萧千夜一刻也没有将视线从云潇身上挪开,还是让她的心咚咚直跳

    怎么回事呀,那家伙对自己呼来喝去没有一丝好脸色,总不会是因为有求于他,就不敢看他了吧?

    不对不对,这么多年她心中只有墟海子民的安危,一定是眼下见不得这种亲亲我我,有些尴尬罢了

    云潇……云潇原身就是一只鸟呀,她这么公然的黏着一个男人不放手,不也正好应证了那句“小鸟依人”?

    龙吟深吸一口气,似有所感——果然是温柔的女人更让男人束手无策吧,尤其是像云潇这样的女人,稍微撒撒娇,还不是轻而易举就让萧千夜束手无策?

    撒娇……龙吟脸更红了,撒娇是不可能的,她可是王族,怎么可能对男人撒娇!

    “阿姐……你没事吧?”小橼摇了摇姐姐,龙吟也在顺势给自己找台阶下,她对着不懂事的弟弟虚弱的笑了笑,好像真的染了风寒一般抬手扶额,龙橼紧张的扶着她一起回去休息,担心的道:“阿姐这几天跑到哪里去了?你不在,我好害怕,害怕那群家伙又回来,长老院那边联系不上了,也不知道到底都怎么了”

    龙吟默默不语,关于长老院的一些事情,她还没准备告诉弟弟,她虽然答应了龙神一定会阻止,但是究竟要怎么做,她其实一点也没有底

    想到之前发生的事情,龙吟边走边回头看,那家伙也答应了龙神会帮忙,他应该不会食言吧?

    他手心还放着几朵月夜芽,正在一朵一朵喂给云潇,脸上洋溢着简单的幸福和宠溺,和之前那个对她冷眼相对的萧千夜判若两人

    不知为何总是感觉心头酸酸的,龙吟强迫自己不再看他,她自出生起父亲就一直严厉的教导她,她是墟海的王族,她不仅仅是父亲一个人的女儿,也是整个墟海的女儿,她必须要像祖祖辈辈一样背负起拯救墟海的责任,为此可以舍弃所有的儿女私情

    纵使血统上不占优势,但她一直在努力坚持,想成为一个合格的王族

    忽然,龙吟奇怪的翻了翻眼睛,云潇……云潇的血统虽然不纯,但她毕竟是皇鸟之子,如果上天界的目的是澈皇身上的火种,那么失去火种的浮世屿就会陷入和原海一样无法预料的险境,到了那个时候,她是否也应该背负起族人的生死,回到属于她的地方去?

    远古灵瑞本就随性而为,反倒是他们这些并不出彩的旁系对此更为执着

    想起这些,龙吟又忍不住偷偷瞄了一眼云潇,她笑呵呵的粘着萧千夜,真就在他怀里像只小鸟一样,再想起之前飞渡和凤九卿,还有帝仲对她的态度,龙吟有些羡慕,她就像个众心捧月的公主,怎么看都不像是能担大任之人

    龙吟憋憋嘴,有点不甘心,为什么她明明比自己血统更强,却不用承担全族的希望,她只是自由自在的活着,有个宠她爱她的男人,会无条件的对她好

    上天真的是很不公平,为什么要把她最想要的东西,轻易给了一个并不珍惜的人

    连她莫名其妙有些动心了的人,都是属于她的

    龙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咯噔一下原地跺脚,此时的云潇好似忽然察觉到什么锋芒的视线,她默默往龙吟的方向望了一眼,发现那里早就没有人影了,所有人都离开之后,云潇小心的从蛟龙巢里翻身下来,伸了个懒腰原地跳了跳,这几天她一直躺在里面,沉沉做着迷迷糊糊的梦

    萧千夜本想阻止她,见她只是轻轻的舒展筋骨,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他看了看手心里最后一朵月夜芽,忍了口沫递过去:“吃完吧,这东西挺罕见的,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了“

    云潇眨眨眼睛,偷偷笑了笑,接过他递来的月夜芽放到鼻尖闻了闻,虽然这种仙草的香味其实很淡很淡,但她还是立马摆出一副欲罢不能的脸,陶醉的闭上眼睛,嘀咕道:”真的要给我吗?这可是最后一朵了,吃掉就没有了“

    ”本来就是特意带回来给你尝尝的“萧千夜的眼睛无意识的紧盯着她手里的仙草,嘴上还在狡辩,云潇被他固执嘴硬的样子逗笑,脑中咕噜一转,接道:”真的不是自己想吃才带回来的吗?“

    萧千夜冷不防被她戳穿,尴尬之色溢于言表,云潇笑的直不起腰,摆弄着月夜芽在他眼前一直晃:”真的要给我吗?真的要给我吗?“

    萧千夜被她晃的心烦意乱,直接抬手又将她按回了蛟龙巢,云潇一把勾住他的脖子不让走,又将月夜芽放在他鼻尖轻轻吹了口气,顿时那种淡淡的香气扑鼻而来,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要咬下去,再看云潇不怀好意的笑,他冷着脸将月夜芽放到她嘴上,低声威胁:”快吃下去“

    云潇憋着笑,就不是肯张嘴,拼命摇头

    两人就这么古怪的僵持住,他用手抬着云潇的下巴想逼她赶紧吃下去,否则这种致命的诱惑会让他体内凶兽的本能再度爆发,他不是当年那只小奶狗了,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输在一颗小小的月夜芽上

    云潇犟不过他,不过一会就乖乖的拱手求饶,萧千夜这才稍稍放松了力道,云潇抓住机会直接坐起,那朵仙草本是被她轻轻咬住,这下终于挣脱出来,想也不想直接捧着脸亲吻了下去!

    萧千夜瞪大眼睛,被她忽如其来的动作惊的半晌没回过神,仙草的汁水从唇边沁入嘴中,而云潇的鼻息更是撩的他全身微微发热,他情不自禁的伸手用力抱住云潇,这份温热,这份甘甜,这是他最渴望的人

    他紧抱着云潇,身体情不自禁的往后倾倒,就在此时,蛟龙巢“噼啪”一声毫无预兆的合上,顿时眼前一片漆黑,云潇慌忙的想推开贝壳,发现蛟龙巢已经紧紧闭合,内部荡起舒适的灵力

    萧千夜也尝试推了一把,贝壳纹丝不动,只是那种灵力像光线一样缠绕两人,越缠越紧

    萧千夜本想翻个身,但蛟龙巢内部空间极为狭小,他只能勉强撑着手臂半压在云潇身上,借着微弱的灵光,他发现身下的云潇面色红润,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不放,顿时感到体内有种强烈的冲动,他只能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到贝壳上,一秒也不敢和她对视

    这个狭小的空间,他能清晰的听见自己的心跳,一点一点加重

    呼吸也因急促而变得厚重,云潇端详着他的脸,觉得分外可爱,忍不住凑过去贴着唇轻轻稳过去

    他顺势就往下压了压,云潇是躺在他身下,伸出手在他背上慢慢抚摸起来,萧千夜双颊通红,脑子嗡嗡嗡似有一万只苍蝇在无头乱转,云潇偷笑了一下,这才认真的说道:“你身上是不是有伤呀,蛟龙巢是帮助治伤养病的,它应该是察觉到你身上的伤才会忽然关起来了吧”

    萧千夜愣了一下,想起自己脑子里一瞬间扬起的冲动,赶紧轻咳一声掩饰尴尬,云潇的手慢慢从衣服里探入,轻而慢点检查着他的身体,也不管身上的人已经开始又些无法自持的颤抖,一字一顿慢慢说道:“虽然没有什么特别严重的伤,但是你一直在超负荷勉强自己坚持着,是不是很久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嗯”萧千夜心神不宁的回答道,其实根本就不知道她嘴里在嘀咕些什么,身体在发热,一直变热

    “那就趁机好好休息吧”云潇小心的往里面挤了挤,让出旁边的身位好让他也能躺着,又感觉一直压着自己的这个人呼吸急促,似乎完全没有想要休息的意图,云潇捏了捏他的鼻尖,笑道:“在想什么坏事情?你这么沉,我可吃不消”

    “没……没什么”萧千夜忍着冲动,故作镇定的挪开目光,云潇眨眨眼睛,回道:“我不信”

    “真的没有”

    “我不信”

    “真……”

    “我不信”

    一连三句“我不信”,萧千夜被她堵得哑口无言,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云潇就一直在他怀中偷笑,时不时还用手戳戳他

    “我……是在想一些和你做一些……事情”萧千夜轻轻压在她身上,歪着头将耳朵放在她胸口静静听着她的心跳,有瞬间的起伏,然后越来越剧烈,但随即而来的又是短暂的寂静,他知道那是火种的跳动,又出现了将熄未熄的迹象,顿时他的脸色就阴云密布,低声说道,“可我不敢,我害怕会再次伤害到你,我好想得到你,又不敢碰你”

    他将头深埋在云潇胸口,双手用力紧握,云潇没有回话,也是紧紧抱着他不放

    长久的沉默过后,反而是云潇不知为何小声嘀咕起来:“对不起呀……我如果早知道自己是这种身体,一开始我就不喜欢你了”

    “你……”萧千夜呆了一瞬,脸一拉骂道,“胡说八道!”

    “你就当是我的胡说八道吧”云潇也不反驳,笑的有些勉强,没等她自言自语把话说完,萧千夜已经飞速堵住她的嘴,两人在静谧的蛟龙巢中紧紧相拥,似有千言万语,又一句话也无法说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