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两难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蛟龙巢再次打开的时候,龙吟正端着药尴尬的站在旁边,她有些进退两难,看着面前面容红润紧紧相依的两人,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萧千夜撑着身体坐起来,果然感觉全身骨架轻松了不少,这段时日的疲惫也散了很多,只是里面封闭狭小的空间又有温热的灵力流动,这会让他冰凉的皮肤难得的大汗淋漓

    云潇看起来就比他更加热了,衣襟被沾湿紧贴在身体上,连头发都是湿漉漉的

    龙吟在不可自制的脑补着他们在蛟龙巢中到底都干了什么,他们一男一女,又是两情相悦,在这么小的空间里抱在一起,难道……难道是按耐不住干柴烈火来了一番?

    蛟龙巢可是他们族内最神圣的疗伤之物,怎么可以做这么出格的事情!

    越想自己的脸越红,支支吾吾的尽量不去想,问道:“药煎好了,你们……你们是先喝药,还是先去洗个热水澡换身衣服?”

    她和萧千夜古怪的对视了一眼,他想了想,指着云潇说道:“先给她喝药,再换身衣服,我现在得去找帝仲商量些事情,麻烦你了”

    “哦,不麻烦”龙吟下意识接话,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又暗暗骂了自己一句,这么客气干什么!这家伙已经这么理直气壮指使自己干活了吗?

    但他根本没注意到龙吟脸上的复杂变化,提着古尘就往龙首殿内大步走去,龙吟忍了口气,将手里的药递给云潇,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一直沉默又真的是尴尬非常,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要不去我房里泡个热水澡?我找找有没有合适你的衣服可以穿……”

    话音未落,龙吟憋憋嘴,显然发现云潇的身材比自己高瘦,她情不自禁的往胸口望过去,不知为何脑子里有着奇怪的冲动,这家伙血统比自己高,个子也比自己高,长相嘛……算是各有千秋,应该不比她差吧,大概唯一能一眼看出来的差距,就是平平无奇的胸口,绝对没有自己傲人

    “呃……”龙吟这么想着,羞的满脸通红低下头不敢看她,怎么回事!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出问题了,她怎么会好端端的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洋洋得意沾沾自喜起来了?!

    云潇看着她突然原地用力跺脚,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连忙问道:“龙姑娘,你没事吧?”

    “啊?”龙吟憋着一口气,飞速摇头生怕被她看出来什么异常,这会也顾不上什么矜持形象一步上前抓住了云潇的手,正准备赶紧带她去自己房里的时候,又察觉这只手有些不对劲,她诧异的顿了顿,这才撩起袖子看到了手臂,竟是一只白骨之手!

    她吓了一跳,那五根手指还在动,看着分外诡异,让她后背瞬间爬起一股惊悚,不可置信的望向云潇

    “这个……这只手是出了点意外”云潇见她脸色都白了,立即放下药碗将衣袖拉下来,反过来安慰道,“没事的,我这只手虽然没有血肉,但是很灵活,不会轻易抓伤东西的,你要是害怕,来,我把左手给你”

    她真的笑吟吟的递过来自己的左手,龙吟迟疑的接过,这只手极为修长,肤若凝脂,其实不太像常年练剑之人该有的,又见她无名指上戴着一个金色的指环,想起某些地方的传统,龙吟忍不住问道:“这个东西是……是萧阁主送你的吗?我听说中原有些地方会以戒指作为定情信物,甚至是夫妻的信物,你手上这个,应该就是那种东西吧?”

    云潇愣了一下,半天没有吱声,她的脸色也由晴转阴,低声摇头:“不是,这是我姐姐给我的,当时我第一次来飞垣,根本不清楚自己身上危险的血统,差一点就因火种失控把自己烧死了,还好遇上她,给了我日轮……”

    “姐姐?”龙吟想了想,脸色大变,惊道,“是凤姬!对了,她被上天界夜王带走了!上天界外人是去不了的,怎么办,你有办法救她吗?”

    云潇紧促着眉,也不顾上自己还是一身大汗立即站起来往龙首殿里跑去,上天界她去不了,凤姬姐姐落入夜王手中也只有一个人能救她!

    帝仲……她眼下只能想到这个名字

    龙首殿内,蚩王风冥一只手紧握,显然掌心关着煌焰的间隙之术一直让他心绪不宁,帝仲在他对面,两人同时抬头看见萧千夜走进来,还没准备说话又听见云潇的声音,风冥张拉张嘴,不怀好意的笑道:“怎么回事,你俩一身大汗,干什么去了?”

    两人互望了一眼,都是有些脸红,风冥瞄了一眼帝仲,又识趣的闭了嘴

    “阿潇,你怎么跟过来了?”萧千夜也是愣了一下,再抬头看见后面还跟着个气喘吁吁的龙吟,冲他尴尬的笑了笑,心虚的道:“我追不上她……”

    “我……”云潇偷偷的瞄着帝仲,这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行为属实让她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扭扭捏捏的凑过去,小声说道,“我想求你一件事……”

    风冥憋着笑,看着好友脸上泛起的无可奈何,主动说道:“他又不会拒绝你,直说就行了,不用装模作样卖惨求他”

    “真的!”云潇脸上瞬间一喜,又撇见他严厉的目光,赶紧收敛了情绪,嘀咕,“凤姬姬姐姐被夜王带走了,只有你们能回上天界,我想求你帮帮她,夜王和姐姐有宿仇,他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我……”

    “我知道”帝仲打断她的话,其实一早也就猜到她是为了这件事来的,他指了指萧千夜,慢慢说道,“原本我就是找他谈这件事,实话告诉你们,上天界一般不插手同修的私事,我本来也不该掺合进来,毕竟奚辉和凤姬的恩怨你们都清楚,但凤姬是澈皇之子,浮世屿一行,我还需要她帮忙“

    ”嗯……“云潇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自言自语,”然后呢?你去找夜王,他会放人吗?“

    ”不会“这一次帝仲是和风冥异口同声又斩钉截铁的回答,风冥轻笑了一下,接着好友的话感慨道,”奚辉对待外人可从来就没有心慈手软过,统领万兽的能力也非常棘手,好在他现在还未完全恢复,把凤姬带回去也是先关起来,而且有凤九卿跟着我们能找到大概位置,我从此大老远从无言谷跑这一趟,实际上也是为了给萧阁主创造一个间隙,好让他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有最大的提升“

    ”间隙?“云潇看了看风冥,又看了看帝仲,最后才看了看萧千夜,心中豁然有种不安,见几人各怀心思都不说话,她急忙凑过去抓住萧千夜的手紧张的问道,”你要去做什么?“

    ”间隙可以把人关进去“风冥倒是毫不介意的解释起来,他摊开手指着自己手心里的漩涡提醒道,”这是关着煌焰的那个间隙,但他一直在里面反抗,如果我继续留在墟海,不出三天他就能自行逃脱,如果我返回上天界,大概能关他三个月左右,神力越深厚的地方,间隙维持的时间就越长“

    云潇情不自禁的往后面缩了缩,是真的担心冥王会突然又冒出来

    风冥笑了笑,一番手,又是另一个间隙在掌背旋转,他神秘的指了指,压低声音:”你可还记得长生殿那个蒙周?他也被我关进来了,但是以他自身之力,我不用回上天界也能把他关到天荒地老永远出不来,间隙内部的时间是受我控制的,他现在已经疯了,就像个行尸走肉一样只会每日每夜漫无目的的游荡“

    云潇抬起眼皮看着蚩王笑容满面的脸,总觉得这份笑吟吟让她心惊肉跳,她情不自禁的抓住萧千夜的手,好像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事情

    风冥的目光渐渐严厉,抬着手指敲击着桌面,自己也是有些担心:“先前你们没来的时候,我也暗暗回去了解了一下现在的情况,他将凤姬直接带去了永夜殿,每日从黄昏之海带一只蛟龙回去以蛟龙血刺穿胸口,蛟龙血能让她受伤之后短时间无法愈合,但不死鸟的火种非常强大,虽然缓慢但终究还是能痊愈,所以她现在是反反复复的受伤再被治好,每一天都在如此重复”

    风冥叹了口气,感觉气氛变得极为凝着,语气也慢慢压低:“凤九卿帮不了她多少,最多也只是让她被蛟龙血刺穿心脏之时不那么痛苦,奚辉只是想折磨她罢了,否则完全可以命令凤九卿直接动手,同族相残哪怕是皇鸟血脉也必死无疑,但他没有,他只是乐在其中重新做了一个鸟笼把凤姬关了起来,毕竟当年那只背叛的凶兽是为了她,这口恶气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风冥认真的看了一眼云潇,抬手指向萧千夜,终于说出了最关键的东西:“关着她的那个鸟笼是被夜王神力缠绕,你们想要救她,至少要有破除这份力量的能力才行,现在奚辉每日都会在黄昏之海修复魂体,你们必须一人牵制住他,另一人打碎鸟笼……“

    ”我去牵制奚辉“帝仲慢慢接话,眉头微微蹙起又无可奈何的舒展,淡道:”我教你的六式应该足以破除鸟笼上的束缚之力,但需要你将上天界的力量融汇其中,你一直不能很好的利用这股力量,是因为你没有残影碎片支撑,我只能以其他的方式去弥补,比如最简单的方法,勤加练习“

    帝仲咧咧嘴,自己也是情不自禁的笑起来,感觉这番话说的有些莫名其妙,萧千夜却是认真的点头,凝视着蚩王手中旋转的漩涡,主动说道:”间隙中的时间是由蚩王控制的,我只要能进去,就有足够的时间去勤加练习,是这样吧?“

    ”是这样……但“蚩王用手戳了戳关着蒙周的间隙,提醒,”你有可能落的和他一样的下场,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是煌焰,事实上这么多年以来,只要我不松口,没有几个人能正常从间隙里回来“

    云潇的心中咯噔一下,这才第一次从眼前笑吟吟的蚩王身上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强大,比设计夺取她一只手的时候更让她心惊肉跳

    “我知道”萧千夜点点头,没有丝毫犹豫,“但我不能一直逃避,夜王关系着飞垣的生死,我不能冒险,哪怕成功的机会只能提高一点点,我也必须全力以赴去尝试”

    “嗯?”蚩王歪着头,也在暗暗思索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但他抬眼听见好友若有若无的轻叹,最终也只能叹了口气,摆手说道,“罢了,反正是你们自己来找我的,出了问题自己负责就好,让我想想,我还得浪费精神关着煌焰,再给你开个间隙实在消耗太大了,嗯……不如这样吧,三天,我只能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后我得把煌焰丢到上天界去,这样如何?”

    萧千夜不解,求助一样望向帝仲,帝仲笑了笑,点头:“也好,就三天吧”

    “什么意思?”萧千夜忍不住插嘴,风冥神秘的笑笑,伸出手指放在唇心,低道:“你该不会嫌少吧?三天不短了,我保证你出来之后像过了三百年一样,当然你要是还不满足,三千年三万年也行……“

    ”不行“帝仲赶紧抢话,白了好友一眼,轻咳一声道,”我也得一起进去,我可不想被关那么久,三百年学个六式足够了,其他的以后再说“

    ”好嘛“风冥悻悻回话,他伸出一根手指在桌面轻轻一勾,顿时龙首殿掀起一股清风,一个墨色间隙道漩涡正在缓缓打开!

    ”千夜……“云潇担心的拉住他,萧千夜慢慢松开她的手,一字一顿认真的说道,”等我回来,你等我回来“

    话音未落,间隙如黑洞一般将他吸入其中,帝仲无奈的靠过去,也是深深望了一眼云潇,不知为何轻问道:”你也会等我回来吗?“

    云潇看着他,心中酸楚难忍,眼睛瞬间通红泛出泪花,用尽全力的点头:”我等你,等你们回来,我哪都不去,就在这等你们“

    ”好“帝仲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脸颊,身影跟着间隙的入口一起消失,风冥深吸一口气用另一手紧握住漩涡,他的脸色也在这一刻明显阴郁了许多,毕竟一手关一个同修这种事情也是从未有过的,好半天他才缓了口气,有些疲惫的指了指对面的椅子,淡淡说道:”云姑娘坐吧,其实我一直很想和你好好谈谈,但是他们两个在,很多话我不方便说“

    云潇认真的在他对面坐好,反而是龙吟尴尬的站在门口,进也不是,走也不是,她明明才是主人,此时却像个客人进退两难

    风冥将袖子往下拉了拉,遮住微微颤抖的手,然后才慢慢说道:“云潇,墟海之事我听说了,听澈皇的意思,似乎也有意让出火种帮助帝仲恢复,但她不可能至自己的子民和原海于不顾,她这么做一定有其他要求,比如说,让双子回归接任皇鸟,又比如说,让上天界协助原海解除冰封?虽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但也应该差不了太多”

    云潇抿着嘴没有说话,蚩王的猜测也是她的猜测,澈皇重伤已久,又和帝仲惺惺相惜,她愿意帮他复生其实一点也不奇怪

    “若是为了原海,上天界愿意出手帮忙,前提是……能帮的上忙”风冥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龙吟,无声笑了笑,紧接着说道,“如果是为了让双子重回浮世屿,那么你和凤姬,总的要有一个做出让步,凤姬此人一贯特立独行,她不救出那只古代种是不会罢休的,至于你,你还需要澈皇出手先救你,否则你连任性的机会都没有,我猜十之八九澈皇会让你留下”

    风冥顿了顿,暗暗观察着云潇脸上瞬息万变的神色,慢慢缓缓的说道:“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凤姬血统虽强,但在坠天的过程中几乎消耗殆尽,但是你不一样,只要澈皇有办法帮你恢复,你才是那个最佳的继承人“

    云潇心中一紧,用力咬住唇,脸上豁然苍白,风冥眼眸里寒光四射,也不和她拐弯抹角,直言说道:“云潇,你早就该清楚,萧千夜也好帝仲也罢,其实都不是能陪你走下去的人,你早就该放弃他们,尤其是……帝仲”

    “喂……”龙吟情不自禁的想插话,虽然这也是她的想法,但这家伙怎么不留情面的说出来还是太伤人了吧?

    风冥淡淡扫了一眼龙吟,面上的表情变得复杂难懂起来:“云潇,你若是真的心里没有他,就把他还给上天界,我知道沉轩此次设计利用墟海逼迫澈皇现身多有不妥,但也希望你能明白,上天界不愿意失去同修,尤其不愿意失去他“

    蚩王的眼睛变得锋芒毕露,每个字都像利刃扎进她心底:”之前帝仲和萧千夜意识共存,你喜欢谁其实都是都一样,但如果他回来了,他们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你要分清楚,我不能让他为了一个不爱的女人,连唯一的复生之机都放弃“

    云潇终于抬起眼,逼着自己正视蚩王的问题,风冥淡淡淡了口气,索性把话说的更加明白:”如果澈皇愿意救他,但条件是需要新任皇鸟继承浮世屿,我希望你能担下责任,否则……否则上天界真要和浮世屿撕破脸,吃亏的一定是你们“

    这句话看似威胁,但也是不争的事实

    “至于萧千夜……”风冥沉吟着望向手心间隙,其实他一直在暗暗观察飞垣的局势,总是有些说不上来的违和感,再加上萧千夜和帝仲之间一些反常的举动,让他不得不怀疑这其中应该是另有目的,但本着不插手同修私事的原则,他倒也没有多问什么

    但他心中清楚明白,此事和帝星的预言息息相关,这一定是一件关系着上天界数万年虚伪和平的大事,甚至能左右上天界的存亡

    “好,我答应你”云潇站起身,反而是让风冥恍若失神的呆了一瞬,淡淡回道,“蚩王放心吧,若真是澈皇的意愿,我也会尽力,姐姐一生飘零孤苦,我不能将此事强加于她,但也请上天界说到做到,救回战神之后,不再对浮世屿及原海出手”

    风冥低着眉,没想到她真的会这么说,赞赏的笑了笑:“好,等事情了解,你大可以像澈皇一样重新开启外围防御结界,让浮世屿和原海继续与世隔绝,上天界不会将其收入囊中,你们也依然是自由之身”

    云潇艰难的忍着泪,外围防御结界一旦重新开启,外族之人就无法再次进入,她也将永远的失去心爱之人

    或许……那本来就是她不该得到的人

    龙吟忍不住抓着她的手,这时候也顾不上那只白骨的手惊悚异常,连忙劝道:“你不要轻信这群家伙!他也是上天界的人吧?他们之前把墟海骗的团团转,到现在长老院都还被蒙在鼓里,你清醒一点,他们不是好人呀……”

    说罢龙吟咬着唇不甘心的看了一眼风冥,还是有些心绪的缩了缩,小声说道:“这种话你刚才怎么不当着大家的面说?欺负威胁一个女孩子算什么!要救人自己想办法去,哪有这么坏,逼着人家救的?”

    风冥咧咧嘴,笑道:“上天界一贯如此,你不服气吗?可你也没办法,不是吗?”

    “你……你混蛋!”龙吟气冲冲的骂了一声,抓着云潇就往自己房间走,边走边劝,“刚才那些话都不算数,你脑子是不是有问题呀?你听我的别答应他,现在是他们在求你救人,还这么理直气壮,哼!”

    云潇无奈的笑了笑,风冥也不阻止,任她骂骂咧咧的离开龙首殿,摇头轻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网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