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折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夜烬天下第三百九十二章:折磨沉思许久,凤九卿还是压低声音准备问清楚,他刚想开口,夜王的身体烟雾般豁然出现,逼着他把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吞了回去,迎过去微微颔首,夜王的目光轻扫过鸟笼,察觉到同修的气息,开门见山的问道:“风冥来过了,他来做什么?”

    凤九卿想了想,整定自若的回道:“蚩王只说好奇,想过来看看,什么也没多说就走了”

    “哦?”夜王将信将疑的看了他一眼,但凤九卿真的只是面不改色的站在那里,好像他说的每个字都是事实

    夜王无声冷哼,也不细究,他的手中握着一根沾血的蛟龙骨,根本也不在意凤九卿所言到底是真是假,慢步绕着自己精心制作的鸟笼走了一圈,最后站到凤姬面前,轻哼笑起

    凤姬并未抬眼,那张最为厌恶的脸庞,恰巧也是她心中思念多年的最爱,这种极端的矛盾交织在一起,让她一秒也不想多看

    夜王饶有兴致的看着她,显然是对这种古怪的关系乐在其中,他转了转手中的蛟龙骨,忽然涌起一丝好奇,转头对凤九卿说道:“九卿,她身上的火种源自皇鸟吧,理论而言应当是比你身上的更强更正,所以你真的能杀得了她吗?”

    凤九卿心中咯噔一下,面上还是毫不改色的回道:“皇鸟只是过于强大,以至于普通神鸟族望尘莫及,但血契的束缚依然会生效”

    “真的吗?”夜王玩味的笑起来,被勾起了兴致,他将手里的蛟龙骨直接递给凤九卿,不怀好意的命令道,“要不你来试试?”

    “大人……”凤九卿背上冷汗直冒,不知夜王此言究竟是何意图,但见对方一双眼睛如墨,隐隐透着数独黑暗的静谧,让他心中情不自禁的紧张起来,又不得不顺从的先接过蛟龙骨,为难的说道,“大人不是说了要等到找到那只古代种,当着它的面让它亲眼看着凤姬死吗?如果此时尝试,万一弄巧成拙,岂不是……”

    “我又没让你杀她”夜王打断他的话,好似一开始就猜到他会这么说,轻哼一声指了指凤姬,笑道,“蛟龙骨每次刺穿她的胸口,都会让她持续流血半日左右,但是只要过了这半日,伤口会在火种的作用下逐渐恢复,但如果被带着血契束缚的同族所伤,伤口是不是就不会愈合?你往她心脏下方三寸的位置刺穿,我倒是很好奇结果会如何”

    凤九卿艰难的咬了一下唇,他原想借着夜王对古代种的执念拖延时间,万万没想到他会忽然提出这种要求!

    要让他动手吗?一旦他动了手,造成伤害的地方就将失去火种庇护,如果特别严重,就会真的致死!

    “嗯?你犹豫了?”夜王不急不慢的开口,一瞬间就让他额头冷汗直冒,又淡淡说道,“莫非是这段时间玩父女游戏玩出感情来了?以前的你不是这样的,九卿啊,灵凤族才是造成我变成这幅模样的罪魁祸首,可我依然没有迁怒于你,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凤九卿没有回话,这也一直是他心底的疑惑,自从夜王被座下穷奇吞噬消失后,他也离开了曾经的故乡开始四处漫无目的游荡,直到夜王苏醒,仍是第一时间就利用点苍穹之术找到了他,但夜王自始至终都没有报复过他,反而是像真正的老朋友一样,继续允许他踏足上天界

    为什么呢……凤九卿咬着唇,忽然将目光转向鸟笼中虚弱的女儿,瞳孔顿时放大,一瞬间反应过来

    夜王的轻笑在耳边回荡,带着某种深刻的恶毒,一字一顿的说道:“因为我也杀不了你们,虽然我可以把你们一起关起来折磨,但终究是不能杀之解恨,所以我得留着你,凤姬迟早都会落在我手上,到了那个时候,我玩腻了就可以命令你下手杀了她”

    “大人……已经玩腻了吗?”凤九卿忍着心中起伏的情绪,面容上仍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夜王听他问话,显示微微一顿,有些惊讶于他过分镇定的反应,随即摇摇头,暧昧的笑起:“怎么可能这么快就腻了,等我把那只畜生一起抓回来,让他们好好看看背叛的下场,就算折磨个百年千年,我也一点也不会觉得腻”

    “也是”凤九卿淡淡接话,紧握着蛟龙骨靠近鸟笼,将尖端放在女儿胸口往下三寸处,他的手依旧平稳,没有丝毫颤抖,语气听着也很冷定,“这个位置的伤口的确是死不了人,以她的身体,多半三五天就没什么大碍了吧”

    凤姬一言不发看着凤九卿,之前蚩王也曾有意无意的说过“三五天”这样的话,蚩王掌心中有一种强悍的神力在震荡,她虽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意思,但那人莫名其妙来看她,一定是为了给她什么特殊的暗示!

    眼下要做的事情,就是不能让夜王起疑心,他每日要去黄昏之海疗伤,一定没有多余的时间顾及身边发生的反常

    想到这里,凤姬轻哼一声,故意嘲讽道:“想动手就别假惺惺的,你沉迷其中的父女情,其实也和我没关系”

    凤九卿闭了下眼,再睁眼的时候毫不犹豫的将蛟龙骨刺穿女儿身体,顿时血契的作用在瞬间生效,喷溅而出的鲜血沾满裙裾,不再像之前那样以奇异的方式缓缓倒流回去,凤姬紧促着眉头硬是一点声音也不肯发出,灼烧的剧痛是前所未有的强烈,她甚至第一次听见了白骨咔咔碎裂的恐怖声响!

    夜王兴致高昂的看着她,忍不住伸手直接按住她的伤口,果然和之前所有的伤都不一样了,在蛟龙骨一点点拔出身体的同时,血控制不住的从喉中汹涌而上,凤姬紧闭着嘴硬生生将血沫吞下,看着夜王因兴奋而通红的眼睛,发出一声扫兴的轻嗤

    夜王也是冷眼扫了她一眼,显然这样冷淡的表现并不能让他如愿,凤九卿将蛟龙骨随手丢弃,慢慢说道:“寻常人受此创伤已经很难治愈,但她毕竟体格特殊,但大人也不必操之过急,万一不小心伤及要害真的玩死了,岂不是得不偿失?还是让她好好恢复几天,再继续也不迟”

    夜王意外的看着他,笑道:“你倒是真心对她毫无感情,同样是女儿,为何如此差别以待?”

    “她吗?”凤九卿不屑的摇摇头,回道,“要不是当年灭族之时我抽身快,她杀我的时候也不会有任何犹豫,彼此彼此罢了,大人该不会以为我和她真的是父女吧?皇鸟的火种无需孕育自然形成,她应当是无父无母,一定要认,也只有浮世屿的澈皇够格成为母亲,我又怎么敢胆大妄为,自称是她父亲?”

    “哦,说的也有些道理”夜王反而是被他一番义正言辞的话唬住,真的耐心想了想,又总觉得什么地方有几分微妙的违和,半晌没有再说什么

    凤九卿担心他再有什么其他的举动,连忙趁火打劫问道:“大人今日回来的比之前要早许多,神体修复的进度已经可以加快了吗?”

    夜王迟疑的看着他,漫不经心的回道:“只是感觉到风冥的气息回来看一看而已,九卿,你大可以不必继续守着她,萧千夜那边现在在做什么?他倒是如约帮我破坏了阳川的封印地,该不会又要找些花里胡哨的借口再拖延几个月吧?”

    “他……”凤九卿脑子转的飞快,笑吟吟的道,“应该是在墟海暂且躲避风头吧,毕竟飞垣一堆人在找他,稍微缓口气也是应该的”

    夜王勾起一抹奇怪的笑,好似忽然间来了兴致,似自言自语,又似刻意在说给凤九卿听:“哼,阳川六大城市无一受损,他各种借口拖到现在,只怕不是自己想喘口气,而是在给其他什么人争取喘气的时间吧?我倒是很奇怪,他自己的手下姑且不谈,毕竟共事多年一朝反目确实很难,但其他人,尤其是那位年轻的帝王……似乎对他的一切都过于草率了”

    凤九卿暗暗捏了把汗,夜王虽然大多数时间都只在黄昏之海疗伤,甚至将飞垣的事情直接交给了自己,但那并不代表他什么也不清楚

    萧千夜一直在拖延时间,好在昆仑一行牵扯到蚩王,否则夜王怎么可能有那么好的耐心放任他回去?

    这或许才是不幸中的万幸,夜王这样冷酷无情的人,对待自己的同修故友,倒真的是出人意料的放任

    凤九卿深吸一口气,这或许是他为数不多的优点,但对自己而言,这也是唯一能扳倒他,最为致命的弱点

    “九卿九卿?”夜王迟疑的连续喊了他两声,凤九卿番然回首,一瞬间后背一寒感受到某种深刻的阴冷——夜王正在看他,眼神里全是质疑,虽然他最终也只是沉默着,但那样无声的对视,反而比千言万语更让他胆战心惊

    夜王翩然离去,在他晃过神来之际,已经离开永夜殿折返黄昏之海

    凤九卿终于松了一口气,紧张的精神一旦放下,他情不自禁的就往旁边高大的鸟笼上靠了过去,又在同时响起凤姬的伤,紧张的挪开身体低道:“若寒,你还好么?”

    凤姬摇摇头,慢慢张开被鲜血染红的手掌,日轮在掌心微微闪着柔和的金光,生命之力也在源源不断的流入体内

    凤九卿喉间一酸,蚩王竟然远道而来送来了日轮!

    “你……回去吧”凤姬咽了一口血沫,声音也有些模糊,“他们似乎另有目的……你回去吧”

    “可是你……”凤九卿欲言又止,但见凤姬摆摆手,不知是嘲讽还是劝诫,“你在这看得我心烦,指不定他兴致来了又让你再捅我两刀,我现在有日轮可以缓解疼痛,不用你装模作样的帮我治伤了,反正他都说了让你不必守着我,你不如借坡下驴去看看他们到底想做什么”

    凤九卿无言以对,他能帮到女儿的地方真的很少很少,甚至在夜王反复无常的性格下,极容易像现在这样弄巧成拙

    凤姬摆摆手,是真的不想再看到这个心烦的人,这个让她恨了一辈子的“父亲”,这个她最想除之而后快的男人,直到现在,她也一点不想对他改观

    为什么呢……你就一直做个恶人不好吗?为什么到了这种时候,还要莫名搅动她早就死去的亲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