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章:统领万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凶兽苏醒的那一刻,云潇所在的空间也被夜王之力直接撕裂,飞渡眼疾手快以自身火焰强行修补住裂缝,这才避免了暴露

    然而,透过这层火焰远眺黄昏之海,无数闻所未闻的远古巨兽倾巢而出,它们被帝仲黑金色的神力一度逼退,但紧接着又陷入某种癫狂,继续前仆后继的扑过去,嘶吼声此起彼伏,让藏身在空间之中的几人都为之震撼

    龙吟紧紧按着胸口,只觉得有一股奇妙的声音从心底、从脑中,从耳边,从四面八方反复回荡,让她僵硬的身体顿时充满了力量,挣扎着也想站起来和那群凶兽一起前行,飞渡一把把她按入水中,右手露出神鸟原身的翅膀将她紧紧包住,又担心的看了一眼云潇,低声说道:“是夜王独有的神力统领万兽!我还能勉强抵抗的住,这家伙多半要疯了,小殿下,您没事吧?”

    云潇诧异的看着面红耳赤的龙吟,她倒是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只是觉得这种声音确实有几分罕见的诱惑

    飞渡松了口气,她虽是混血,毕竟也是皇鸟血脉,能抗住眼下统领万兽的神力才是最为重要的事情

    但他随即心头咯噔一下想起凤九卿,那家伙不要紧吧?他到底属于人、还是和他们一样属于兽?

    意外……那家伙还没出发就曾担心会有意外发生,眼下的所见所闻,恐怕已经不是他们能解决的意外了吧?

    飞渡紧张的咽了口沫,而透过被撕裂的空间,云潇双手紧握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远方凶险的混战,帝仲是神裂之术的残影,就连手上的“古尘”也仅仅只是自身神力凝聚而成,虽然夜王此时也只恢复了不到一半的神体,但两人正面交手还是让整个黄昏之海的星辰轨迹出现剧烈的变化

    帝仲曾经和她说过,每一颗星辰都有固定的宿主,若是被外力摧毁,就会影响它的轨迹,但星辰的轨迹极为奇妙,有时候沧海桑田它也纹丝不动,有时候无意间的碰撞就会让其彻底颠覆

    而现在她的视线里,无数璀璨的星辰正在失去色彩,从黄昏之海坠入下层永夜殿

    上天界是天空之主,是万千流岛的神,如今这幅星辰失控坠落之景,又在无形中影响了多少无辜的人?

    巨兽嘶吼的声音响彻天际,极昼殿门口沉睡的黑龙首悄无声息的睁开双目,巨大的瞳孔烧起黑焰,但这一次它的目光却是盯向了神像附近那个越来越失控的间隙漩涡,发出低沉的诡笑

    另一边,永夜殿内的激战已近白热化,萧千夜一人面对禺疆、琅江,纵使有凤九卿和不死鸟从旁协助,但手上的力道也是一点点丧失,这里是上天界,他们两人身处其中恢复的速度极快,继续拖延下去自己非但救不了凤姬还会一起栽在这里!

    凤九卿的面容比刚才要虚弱许多,时不时就要停下来按住自己眉心强行镇定心神,自夜王对黄昏之海凶兽开启统领万兽的神力之后,自己作为一个得到神鸟火种的灵凤族,或多或少都要受其影响,这种冲动是致命的,即使他一次又一次努力清醒,身体还是一直控制不住的想对身边的萧千夜动手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是因为他身上也隐含战神帝仲相同的气息,所以受到夜王影响,才会让他产生这种恐怖的念头吗?

    萧千夜此时正在全神贯注的紧盯禺疆、琅江的动作,丝毫未注意道身边人越来越混乱的呼吸,心跳声逐渐加重,用力握紧拳头将指甲戳进手心,僵持不过片刻,黄昏之海深处传来惊天动地的炸响,这一次的震荡让星辰失控持续砸落,禺疆暗自惊心,抬手以风之力缓冲这股撞击

    琅江也是心有余悸的蹙起眉峰,中层到底是什么情况,帝仲和奚辉难道真的反目翻脸,不顾曾经的情面大打出手了?

    不会吧……这么多年了,他们虽然有些不和的理念,也有过无数细小的矛盾和摩擦,但是能大动干戈到如此地步,也还是第一次吧?

    他深吸一口气,望向萧千夜,又看了一眼身边的同修禺疆,两人心照不宣的抿了抿嘴,既未出手强逼,也依然寸步不让

    “凤九卿……”凤姬已经发现了他的反常,凤九卿听见她的声音,惨淡一笑,指了指她手中随时可以转化成不死鸟的流火剑低低说道,“若寒,你……你自行判断,如果我也被统领万兽的力量干扰,那就别犹豫……”

    “你闭嘴”凤姬是一如既往的对他毫不客气的怒骂,但这一次的语气带着罕见的颤抖,忍着泪骂道,“我不想和你说话,你闭嘴”

    中层的战斗比下层凶险的多,这是帝仲恢复意识以来第一次面对成千上万的凶兽,这些曾经的手下败将此时像无数高山,拦在他面前让他一步也无法前进

    连接上下双层的阶梯上,潋滟全身颤抖,紫苏也咬唇不语,只有蓬山依然保持着不变的微笑,他稍稍动了动手,借助自身神力将坠落的星辰强行托举回归原位,但这样的举动只不过是杯水车薪,片刻之后,伴随着黑金色的神力再度横扫,刚刚稳定下来的大星被击碎,以更快的速度朝着四面八方砸去

    躲避不及的凶兽发出阵阵哀嚎,奚辉冷眼看着这一幕,赞道:“不愧是上天界的战神,这幅残缺的模样还能以一己之力战至如此地步,也难怪他们费尽心机不管你愿不愿意,都一定要得到火种复活你”

    帝仲微微一顿,被这短短的一句话分了神,但这种千钧一发之际,哪怕是瞬间的失神也会致命!

    奚辉无声冷笑,轻抬左手,口中默念着什么远古的术法

    帝仲掌下的六式也毫无保留悉数击出,神裂之术的残影在这样持续的激斗中开始慢慢出现溃散,但此刻他也只能咬牙坚持,下层永夜殿有禺疆和琅江的神力波动,想必萧千夜是被他们两人拦住才迟迟没有现身,但是继续这么下去,他会因意识受损而无法聚形,一旦自己无力支撑,就没人可以带他离开上天界!

    好在沉轩在上层极昼殿被风冥缠住,蓬山则一直在阶梯袖手旁观,再加上奚辉之力毕竟尚未恢复,否则这次一定是万劫不复!

    但……还能撑多久?以眼下他的判断来看,最多一炷香

    要怎么办,强行杀出去到永夜殿找他吗?

    这样孤注一掷的念头才从脑中荡起,忽然耳边传来一声熟悉的龙啸,黑龙之影再度闪电般飞来!

    帝仲脚步一偏,只能勉强躲避和黑龙擦肩而过,他不可置信的望着这条几度被自己斩于刀下的残影,又忍着心中霍然而起的愤怒转向奚辉,低声质问:“你强行唤醒黄昏之海的巨兽还不够,一定要让黑龙之影也一并对付我吗?”

    奚辉冷笑着,眼里全是嘲讽,再无半点同修之情:“这才是你最大的对手吧,阔别多年,你该好好和它叙旧才是,帝仲,我的能力对它无效,它之所以会来到这里,不过是因为它恨你,仅此而已”

    帝仲微抬着眼望向黑龙影,这是古尘原身小白龙的双生心魔,真正能彻底杀死它的东西,也只有曾经的小白龙

    或许他当年侥幸赢下的半招,也仅仅是因为他手握的是龙神遗骨,古尘

    帝仲忽然发出一声嗤笑,觉着这么多年和煌焰闹得不欢而散实在是一场笑话,如果不是和他起了争执,自己不会离开上天界一走好多年,如果不是他漫无目的的到处乱走,也不会遇上澈皇和萧,云潇不会对他一见钟情,更不会在万年之后将他错认,一切都不会发生

    不仅可笑,还很可悲,归根结底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进入上天界的最后一战,手握古尘的他斩下了黑龙的首级!

    心中的悲痛荡起之时,帝仲下手就再无半点留情,他一刀劈碎黑龙之影,却看见黑龙的双目带着狂喜,发出一连串耸人听闻的笑

    帝仲迟疑了一瞬,黑龙之影散去的同时,他看见自己用尽全力斩落的那一刀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带动,竟然逆转了方向朝着上层极昼殿飞去!

    糟了!瞬间意识到黑龙的真正意图,帝仲来不及追出,整个上天界轰然炸响!

    上层极昼殿,神像附近,风冥眼疾手快一把拽住沉轩的袖子避开那道突如其来的刀光,眼睁睁看着战神之力一击砍破关着煌焰的间隙之术,漩涡经不住这般猛烈的冲击,在内外两道极端强悍的力量破坏下,直接裂开消失

    煌焰揉着眉心,整个人阴沉的可怕,他稍稍抬眼歪头看了一眼沉轩和风冥,没有说话

    这一眼让两人同时倒吸一口寒气,根本不敢上前再和他搭话

    在这一刻,即使隔着遥远的距离,上天界的所有人还是不约而同的望过来,清晰的看到了煌焰手中那柄被黑色瘴气缠绕不散的长剑,黑龙之影破碎之后一点点融入其中,让本就暗沉无光的赤鳞剑再填些许诡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网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