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二章:决裂的开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又是你!”煌焰看着眼前忽然冒出来的人影,嘴中暴躁的怒骂一句,破碎的白骨在瞬间打入他的身体,顿时一股灼烧感逼心袭来,让他混乱不堪的大脑有了些许空白,萧千夜一把将她拉回怀中,她的整只右手都已经完全消失,但是赤鳞剑的火焰自断裂的伤口开始修复,一点点凝聚成“手”的模样,云潇惊讶的看着这一幕,都说纯种的不死鸟可以利用火焰修复受损的躯体,她这是在溯皇的帮助下,让早已被吞噬的右手终于复原?

    火光退去之后,云潇愣愣的抓了抓右手,再也不是那种冷冰冰的白骨形态,而是真的有血有肉,轻轻划过能感觉到疼痛!

    没等她开心的再看一会,煌焰大步上前,单手就握住了她怀中长剑的剑柄,但赤色的火焰“噗嗤”一下击退旧主,溯皇的残影将整个黄昏之海映照成白昼,发出一声嗤之以鼻的轻笑,忽然自行将赤鳞剑由内击碎

    “你……”煌焰错愕的看着赤鳞的碎片,它们依然艳丽动人,如流星般坠落,消失在自己视线中

    冥王紧抿着嘴唇,面容阴沉的可怕,自数万年前得到赤鳞开始,它虽从来不言不语,但一直对自己礼让有加,为何如今宁可粉身碎骨也不愿意再和自己并肩而战?难道真的是神心入魔,另远古神鸟选择背道而驰?

    “好”许久,煌焰只是吐出一个淡淡的“好”字,耐人寻味的笑起来,望着云潇的眼睛越来越凶狠,“我其实很讨厌你,你根本就不爱他,还一直缠着他,你是看上了他的实力,知道有他在上天界不敢动你,所以才故意对他好的吧?”

    煌焰咯咯讥笑,转眼看了一眼旁边的萧千夜,对着他身体里帝仲淡淡提醒:“你清醒一点,你根本就不记得她,根本就不认识她!你以为是她认错了人喜欢上了别人?明明是你把别人的记忆强加给了自己,才以为她很重要!帝仲,你才是那个该清醒的人,但凡你将萧千夜的记忆从脑中抹去,她对你就是个陌生人,你何必为了她背弃上天界?”

    云潇被他一番话说得心中剧烈起伏,自己一直都是在单恋着帝仲而已,在长久的火种状态中依稀的记着他身上的气息,帝仲根本就不知道她,如果他没有出现意外身亡,如果她早一点孕育成型,那么即使自己倾心于他愿意生死相随,上天界的战神又岂会对一只鸟动心?

    她只是阴差阳错的遇到了帝仲的后裔萧千夜,被记忆深处那一抹刻骨铭心的冲动挑起好奇,才会不断接近他,试图了解他

    所有的一切都像是她的一厢情愿,她不过是秉承着不死鸟一族的天性,喜欢,就去靠近,不顾一切,不计后果

    云潇深深的低下头,顿时不敢再去看身边的人,萧千夜察觉到她全身不自觉的轻颤,感觉手臂被另一个人情不自禁的控制抬起,轻轻、慢慢的拂过她微红的脸颊,一个声音在耳边荡起,波澜不惊的道:“我以前是不认识你,但是现在认识了”

    短短的一句话让她心中汹涌彭拜,根本不敢抬起眼睛

    许久,冥王紧握着拳,沉吟一声:“不可救药”

    这句话说完,似乎是某种决裂的开端,煌焰再次出手已经让周围同修无法近身,黄昏之海被暴躁的神力搅动,星辰颤颤抖动,虽然失去赤鳞支撑,但冥王的力量却好似更胜从前,眼见着整个中层都要毁于一旦,琅江、禺疆从侧面同时出手阻拦,风冥在他背后鬼魅般现身,但更加敏锐的煌焰早已经快速移形换位避开汹涌而来的间隙之术

    三人默契的互换了神色,远方的蓬山艰难的维持着黄昏之海,连奚辉也不得不暂且放下私怨提防过度兴奋的凶兽反扑

    沉轩在暗中伺机而动,他必须找到破绽取到煌焰的心头血,言灵忌虽不能控制上天界的同修,至少能让眼下濒临失控的煌焰暂且稳定

    煌焰的目标是萧千夜和云潇,就是这两个莫名其妙连人都算不上的存在,竟然能让帝仲甘心放弃上天界!他恨不得现在就毁了他们,把他们撕成碎片,碾成粉末!

    萧千夜抽身而退,帝仲在他耳边低语:“离煌焰远一些,我带你离开”

    萧千夜虽是点了头,但退路早已经被冥王之力阻断,像一堵无形的墙,他稍稍退一步就被逼了回来,眼见着面前的煌焰毫无收手的意思,就连上天界的其他人也对他束手无策,只能一边牵制一边防止他误伤到上下双层

    煌焰心中烦躁,上天界的力量相互制衡,就算是他同时面对几个同修也无法快速脱身,但他越烦躁,出手的力道就无分寸,失去赤鳞之后,他是以自身神力不断幻化成武器,又不断将幻化的武器捏成粉末击出,这些细碎的神力和星辰剧烈的撞击,持续炸响

    缠战片刻,煌焰怒起之下,足下踏出黑色火焰,帝仲凛然神色,瞬间就察觉到阴魂不散的黑龙影又在悄无声息的汇聚,果然如他所料,伴随着低沉的龙啸之声,刚才被古尘搅碎的心魔再度复苏,萧千夜警觉的避开横扫的龙尾,手中的古尘也发出微微迟疑

    黑龙不止一次被斩于刀下了,可是仍旧每次都能快速复苏,难道曾经的心魔当真无法彻底铲除?

    萧千夜倏然垂目看了看手中的刀,它只能在属于自己的原海之内露出原身,难道非要将黑龙也引入其中,才能彻底杀死?

    短短片刻,萧千夜脑中闪过无数种可能,帝仲也在同时分析着他的想法

    黑龙在冥王掌下顺从的变幻成另一柄特殊的“古尘”,它的长度、纹路都和古尘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只有刀身,那是汹涌的心魔之力,和古尘上时不时散出的温和截然相反

    “煌焰……”禺疆担心的喊了他一句,此时的冥王冷眼看着手中新的武器,只是不屑一顾的咧了咧嘴,不以为然的挥了挥,再动手,每一击落下都带着龙啸低嚎,不出片刻就让面前的同修不约而同的开始喘气

    拦不住了……原本能和煌焰势均力敌的人就只有帝仲而已,眼下帝仲那副半死不活的模样,要如何阻止暴走的冥王?

    “再来”煌焰反而是率先稳住气息,笑咯咯的望向几人

    “来”帝仲在萧千夜耳边低低开口,孤注一掷的将仅剩的力量全部汇聚在左手上,萧千夜只觉得后背僵硬如铁,全神贯注紧盯着煌焰的一举一动,他一步一步看似平静的走过来,手中的武器微微倾斜,忽然间身影从视线中消失,再出现已经高高跳起!

    帝仲指引着他,知道自己如果硬抗,会对一直受损的意识造成无法弥补的破坏,但上天界的武学本就一脉相承,他不用看都知道煌焰下一步要做什么,也知道那柄特殊的古尘会在什么角度,以什么样的力道砍落

    因为太过了解对方,他们之间的比试根本不需要任何技巧,就这么抬手竖劈的动作,就能让整个上天界为之震荡

    一刀砍落,萧千夜胸腔一口鲜血逆流冲上喉间,脑中出现长久的空白,古尘艰难的抗住冥王的斩击,再定睛,煌焰的笑在眼前摇摇曳曳,带着不可一世的傲慢,身不动,抬手,继续又是一刀重击!

    就是这最为简单的两次抬手,让他骨骼咔咔作响,全身的力气像沙漏一般快速消失,就在冥王第三次抬手之际,帝仲带着他倏然往前踏了一步,萧千夜深吸一口气,已在千钧一发之际察觉到帝仲的意图,他这一步踏出,古尘在贴身的情况下击出六式,迫使躲避不及的冥王强行收手回防

    同一时刻,禺疆、琅江一左一右,风冥从背后阻断煌焰退路,沉轩抓着一闪即逝的机会瞬间出现在他正前方,右手食指点住煌焰心口,催动神力勾出一丝心头血,鬼王的言灵忌像扰乱人心的魔咒,一字一顿在上天界呢喃不散:“煌焰,停手”

    言灵忌钻入冥王心口,如灵蛇一般游走入脑,逼着他情不自禁的呆在原地,即使有万般不满也无法再前进一步

    风冥捏了把汗,快速和附近的几位同修交换神色,他在重新凝聚起足以关住冥王的间隙之术,而所有人都在心照不宣的帮他加固

    煌焰看着脚下凭空荡起的巨型漩涡,不慌不忙的扫过曾经的同修,最终将目光平静的落在萧千夜的身上,莫名失笑:“你们竟然联手对付我,也好,也好!上天界这数万年虚伪的和平也是时候被撕破了,有能耐就一直关着我,否则……再等我回来,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话音未落,风冥紧咬着牙收回间隙之术,一瞬间感到掌心剧痛,来不及多说直接掠入上层极昼殿

    “走”帝仲的声音已经出现游离的迹象,萧千夜大口喘息,僵硬的身体竟然完全无法挪动!

    黄昏之海恢复平静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严厉的盯向了他,尤其是隐而不发的奚辉,已然也已经到了忍耐的边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网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