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湮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

    夜烬天下第四百二十八章:湮灭四周开始变得安静,让她涣散的思绪微微一滞,迷惘中,云潇只感觉自己又回到了熟悉的昆仑雪顶,夕阳的余晖映照着绵延万里的巍峨雪峰,母亲在论剑峰闭目养神,瞥见她回来,笑吟吟的招了招手。

    “娘……您怎么会在这里?”云潇睁大了眼眸,嗓子一阵阵发涩,眼底渐渐蔓延出一丝伤心,也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在现实还是梦境,脚步从缓慢沉重,到大步狂奔,一把扑进云秋水的怀里,隐忍的委屈和痛苦一瞬爆发,云秋水像往常一样轻抚着女儿的头发,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慢声细语的闲话着家常:“前几日我偶遇掌门,他说你学剑总是分心,他让千夜私底下指导你,你好像也很不乐意好好学?”

    “娘……”云潇忍着心底的错愕抬起头,娘亲的容颜映着黄昏,好像之前那一场噩梦不复存在,但这样的对话又是似曾相识,确实是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经历过这一幕,仍记得年幼的自己一边黏着娘亲撒娇,一边嘀嘀咕咕的给找着冠冕堂皇的借口,她说她本就不喜欢练剑,毛遂自荐跑去掌门跟前拜师求学也只是想方设法的接近千夜而已,云秋水笑呵呵的,似乎也不意外女儿的说辞,只是耐人寻味的看着她,语重心长的说道:“你总要学会保护自己才行,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保护好别人。”

    如今,娘亲的呢喃在耳边重新荡起,也让她惭愧的低下头去,后悔吗?若是小时候能认真刻苦一点,自己是不是就能更好的在他身边,不至于让他忙的分身乏术,还要费力担心自己的安危。

    她一直在找各式各样的借口,特殊的体格,危险的火种,足以依赖的师兄,永远如靠山般沉稳的师门,她像个众星拱月的公主,过着肆意妄为的生活。

    直到现在……身陷绝境,万劫不复。

    云潇剧烈的颤抖,痉挛到抽搐,嘴唇紧紧地抿着,想睁开那双深陷在回忆里无法挣脱的双眼,却感觉眼皮如有万斤沉重,她的身体似乎是平躺在什么冰冷的地方,疲倦到了极点,但有越来越清晰明显的痛慢慢的涌遍全身,明明她的身体里有着世间最为炽热的火焰,此刻却仿佛连血液都能被寒冷冻结,许久,许久,有一只同样冰冷的手轻轻点在她的眉心,顿时一股锥心之痛迫使她大喘一口气,赫然惊醒。

    睁开眼睛的一瞬,她和朱厌四目相对,两人都是木讷无神的表情。

    然后她转动眼珠望向自己身处的地方,就好像一个密封的黑色铁盒,完全不知道到底是在何处,她的全身是麻木的状态,稍稍动一动手指就是剧痛难忍。

    朱厌本是坐在她身边,见她苏醒,这才慢慢站起来,他的脚步声在这个“铁盒”里格外清脆又格外刺耳,伴随着沉重的回声,每一步都重重压在云潇心头,直到他踱着步走到角落里,这才默默伸手沿着墙角慢慢抚摸着,自言自语的低语:“这是曾经禁军暗部设立在阳川的分部,高成川死后就已经废弃,这个房间叫‘黑棺’,它是采用八米厚的海魂石打造成密封的棺材模样,只在左上角开了一个拳头大小的洞用来通气,它没有出入的门,是依靠特殊的空间转移之术才能进来,原本是用来关押危险的试体,防止他们暴走后失控逃脱的。”

    他一边说话,一边绕着黑棺的一侧走到头,好像在丈量着什么距离,忽然轻声笑起,转头望向云潇:“我以前也被关在这里,不过时间不算太久,大概也就十年左右吧,后来我就被转移到了帝都,就是星罗湖下的缚王水狱,那时候我还很小,从左边一步一步走到右边,大概要跨四十二步,但是我刚才又走了一次,只跨了十八步,时间过得真快,一晃眼我也长大了。”

    他将手放在黑棺的石壁上,像小时候一样闭上眼睛:“那时候我时常在想,这堵墙的后面是什么?我自有记忆起就在这里了,我很好奇,外面的世界也是这样简单的黑色吗?”

    朱厌克制着想要冷笑的嘴角,用力握拳锤了一下僵硬的海魂石墙壁:“你知道这个后面是什么吗?是禁军的秘密基地,在它南面不到十里的地方,就是著名的阳川大牢沉沙海,沉沙海呀沉沙海……就是沉没在沙漠中的牢笼,为图方便,他们自己人有一条秘密通道,会将沉沙海筛选出来的优秀试体转交给暗部,所以即使你有机会从黑棺里出去,也不过是走向另一个地狱罢了。”

    云潇静静的听着,他的语气那般平静,好似只是在诉说着别人的过去,她想努力动一动身体,偏偏又一点也使不上力气。

    朱厌自嘲地笑笑,重新回到她的身边坐下,抓起她的右手抬起来晃了晃,云潇微微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自己那只手上扎着三根白骨状的“钉子”,从手掌到手腕再到手肘,三处连接在一起用鲜红的血画下了一个古怪的咒术,朱厌不怀好意的接道:“你身上的灵力一塌糊涂,连最基本的凝聚回转都已经无法做到,偏偏这只手上始终保持着稳定的火焰之息,我是个谨慎的人,自然不能放任不理,所以我用了白教的‘血咒’、‘骨咒’同时封着这股强悍的力量,哈哈……潇儿,为了能对付你,我可是连自己的骨头都能硬生生掰断,你说,世上还能有人比我更喜欢你吗?”

    他放下云潇的右手,解开自己的上衣,云潇惊恐的看着他的胸膛,肋骨处果真是有一道血淋淋尚未愈合的伤口,这是个疯子吗?他自己掰断肋骨,就为了置她于死地?

    朱厌扬起唇角,露出一丝讥诮:“别在意,我虽然没有不死鸟那种快速自愈的能力,但身体被药物摧残改造的很离谱,这点小伤要不了一个月就好了,连疤痕都不会留下,再去勾引几个有钱人家的富太太骗点钱用,应该还是会很轻松吧。”

    “朱厌……”云潇艰难的伸手想要触碰眼前的疯子,喉间嘶哑:“你……为什么总要针对我?”

    听到这句质问,朱厌呆了一瞬,半晌之后从鼻腔发出不屑一顾的冷哼,他目光无比锐利,逼视着她,却是问了她一个意料之外的问题:“我听说云夫人死了,她应该是被长公主设计陷害才会死的吧?你觉得长公主最恨的人会是谁?真的是你们母女吗?不、一定不是,她最恨的人是你那个忘恩负义、欺骗她感情的父亲,可她为何不对他下手,而是把所有的怨恨报复在了你们身上?”

    云潇张了张口,答案她怎么会不知道,凤九卿行迹飘忽,实力强悍,长公主不过一介普通人,她拿什么去对付凤九卿?她只能去报复他身边的人,报复他的妻子和女儿!

    这个人……朱厌也是如此吗?她的眼里充满了迷惘与不解,但很快就好像感同身受一样慢慢闭眼,他的命掌握在明溪手上,他不能公然去报复伤害过他的那些人,甚至对曾经见死不救的凤姬姐姐也束手无策,那样深沉的怨恨无处发泄,一定让他的心每日每夜都深陷无间地狱般煎熬,而自己只不过是恰好出现在他面前,恰好拥有着他最为厌恶的一切,所以才会恰好成为他刻意报复的对象?

    朱厌眼底的血丝如罗布的蛛网,俯下身,看着眼前这个美丽而濒死的女人,靠近她耳边,悄声道:“潇儿,你记好了,这世上不会有无缘无故的爱,但一定有不讲道理的恨,那一天你就不该踏入曳乐阁,不该遇见我。”

    他在低笑,笑里带着莫名的泣声,慢慢压在云潇的身上,撕开衣服贪婪的感受着即将湮灭的火焰,他这一生曾沦为男宠,身下有过无数形形色色的女人,没有哪一个让他如此又爱又恨,本能在疯狂的抵制这种歇斯底里的行为,甚至让他毫不犹豫的用手边的长剑刺伤自己抑制这种厌烦的本能,朱厌的精神并不太好,仍是极力按着身下的云潇发泄着几十年来的痛苦。

    云潇忍不住眼角的泪,身体因血统的排斥出现撕裂的剧痛,精神却更在崩溃的边缘,压在身上的力道越来越沉,所有的力量都在沙漏一般快速消逝,他就像个疯狂的野兽,想要撕开她每一寸的皮肤和血肉,去找寻那一抹无法抵抗的火焰之息。

    她就只能无助的看着黑棺的顶,脑子里反复回荡着梦中娘亲的呓语:你总要学会保护自己才行,只有保护好自己,才能保护好别人。

    她拥有着至高无上皇鸟的血脉,却依然只能任由一个疯子肆意摆布!

    许久,朱厌从疯癫中缓过神来,立即恢复了往日的淡漠,他撑着手臂看着身下的云潇,自己的胸膛在剧烈的摩擦下伤口也再度裂开,但他完全没感觉到疼痛,云潇的身体也被他抓的血迹斑斓,两人的血交织融合在一起早已分不清,她的面庞惨白如死,一动也不能动,原本一直流泪的眼睛也空荡荡的睁着,再无一丝光彩。

    “呵……”朱厌慢慢坐好,嘴角含了讥讽的笑,想起血契一说,忍不住挖苦道,“真的这么痛苦吗?你和萧阁主在一起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疼?他有对你怜香惜玉过吗?哈哈,萧阁主也是个男人,他身边有的是投怀送抱的女人,偏偏喜欢上你,明明有着这么漂亮的女人却只能看不能碰,也是难受呀。”

    云潇没有回话,耳边的声音渐渐悠远,像是从极为遥远的地方空灵的飘来。

    朱厌的眼底有一丝讥讽,慢慢抬手探了探鼻息和心口——心跳不知是什么时候停止的,呼吸也已经非常微弱,她身上仅存的温热,也在一点点逝去,再也不会烧起。

    黑棺里一片死寂,只剩他一个人平静的坐着,默默等着身边的女人渐渐变冷,直到再无生息。

    他失魂落魄的坐着,终于目光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胸腔剧烈的起伏着,竟有滚烫的泪无声无息的一直坠落,但他的手却依然理智的紧握住娲皇,强自按下心神,逼着自己将银色的长剑从她心口贯穿,刺下足以瞬间毙命的十字伤,再继续施展血咒二次逼命——云潇是神鸟的血脉,他不能有任何心软,否则此事被天尊帝知晓,他一定会受到比从前凄惨一万倍的折磨!

    你就安安静静的死在这里吧,死在这片沙漠之下。

    在做完所有的动作之后,朱厌颓然往后退了一步,终究还是忍不住掩着面哭泣,那是身体里无法泯灭的憧憬在深深刺痛,让他情不自禁的上前最后看了一眼宛如沉睡的云潇。

    你不该走进曳乐阁,也不该与我相遇,我毫无道理的恶意,也不该宣泄在你身上。

    这一瞬间,朱厌的脸庞豁然僵住,是真的感到一种锥心之痛,不再是出自本能。

    怎么回事……这应该是他最讨厌的人才对,为何心中的痛会如此剧烈而真实?就好像他是真的深爱过这个女人一样。

    不可理喻。

    朱厌用力闭眼,骂着自己,这就像一个再寻常不过的夜晚,他在废弃的禁军基地里换上一身全新的衣服,匆匆擦去脸上手上的血污,用毕生所学毁去所有的通路,然后一个人提着娲皇剑悄然离去。

    广袤无垠的落日沙漠深处传来一声沉闷的声响,好似将什么不可见人的秘密瞬间掩埋,再无踪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