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再遇安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

    夜烬天下第四百二十九章:再遇安格第二天黄昏时分,古尘避过巡逻的金乌鸟悄悄来到柳城北门,在落地的一瞬,萧千夜忽然感到心中一阵悸痛,无意识的抬手按了一下眼睛,忽然往来时的方向蹙眉望了过去。

    “怎么了?”萧奕白见他脸色突然间变得有些苍白无力,连忙上前搀扶了一把,萧千夜用力晃了晃脑袋,这种不安和恐慌一瞬而起,又倏然消退。

    怎么回事,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忽然消失,让他心底突兀的产生一片空白。

    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正好是曾经阻断阳川和羽都的六樗山附近,在碎裂之后,这座高山就像凭空消失,只剩下高大的碎石和坑坑洼洼的道路,虽然并不平坦,但相较于之前巍峨耸立的山脉,眼下略显狭隘的小路也仿佛变成畅通无阻的大道,在即将入夜之后,从城里陆陆续续有引游人端着罗盘背着工具跑过来,好像路的尽头就有无穷无尽的财富。

    民以食为天,可谁能想到柳城这样的地方,会以人为食。

    忽然感觉到喉间有一阵恶心,萧千夜情不自禁的用手捂了一下喉,萧奕白担心的看着弟弟,总觉得他的表情稍显憔悴。

    萧千夜握着安格给的铜铃摇了一下,在距离靠近之后,铜铃之间的感应也越来越明显,他忽然有些茫然的看着手心,帝仲曾在天路的时候借着自己的身体和阿潇绑过铃兰花,后来她的右手被蚩王设计夺走,即使依靠初代溯皇之力奇迹般的恢复,但绑于掌心的铃兰却是再也没有了,沥空剑也被师父封入了剑鞘,上面的一魂一魄安安静静,既无法被感知,但也不会受到危险。

    这样真的好么……萧千夜心中有些迟疑,她那么不顾一切的只想相伴左右,自己却连再次拔剑的勇气都没有。

    铜铃再次响起,将他的思绪拉回当下,没过一会,一身奇怪装扮的安格就兴冲冲的顺着声响找了过来,他穿着引游人常见的绿色布衣,还特意找了个草帽戴在头上,背着个大布兜子,手中还像模像样的端着个青铜罗盘,他一见到萧千夜,两眼放着精光,又好奇的端详着身边的萧奕白,惊喜的道:“真的是一模一样!这就是那位双胞兄长吗?可我听说他被天尊帝扣押在帝都做了人质,怎么好好的跟你一起来了?”

    萧奕白顿了一下,想起之前通过分魂大法的感知,明溪是谎称自己是天禄商行罗陵的表弟才取的了安格的信任,这家伙再怎么看着傻憨憨的,毕竟也是刀口上舔血过日子的沙匪,于是解释道:“我是偷偷逃出来的,这位小兄弟行行好,我好不容易找到我弟弟,可别去告密了。”

    安格心领神会的“哦”了一声,竟然也没怀疑这么离谱的说辞,嘀咕道:“没事没事,你弟弟帮过我,我感谢他都来不及呢!放心吧,我不会去告密的,眼下我正准备对付柳浒呢!”

    萧千夜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大哥,好在安格是个心思简单的沙匪,哪有人这么好骗,这种鬼话都信?

    萧奕白心头一动,立即追问:“你们到底要怎么对付柳浒,难道真的……”

    话音未落,萧千夜上前一步拦在两人的中间打断大哥的话,安格兴奋的点点头,愤愤不平的说道:“前两日我在柳城遇到个人,是天禄商行罗家的,他说上头有意趁着五蛇元气大伤一网打尽,甚至已经派他过来踩点打探情报,可惜那柳浒察觉到风声紧躲着不肯露头,他就给我出了个主意,说他身上有着罕见的异族血统,让我找些引游人用的罗盘,假意献殷勤把他作为‘食材’献给柳浒,我看那年轻人虽然瘦不拉几的,但是器宇不凡倒是真的有些胆识,所以这两天一直蹲在附近,想多抢一些回去备用。”

    萧奕白的脸色一黑,虽然早就知道这件事,难免还是感觉实在是胡作非为,反倒是安格摩拳擦掌显得格外兴奋:“昨天我才准备动手就发现给你的铜铃响了,这岂不是天要助我?萧阁主,五蛇陷害青阳,害的他声名狼藉被迫逃走,我嫂子还被砍了一条腿落下终身残疾,我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正好你们也回来了,咦……说起来你怎么这时候跑到柳城来了?难道这么巧,你也是来找柳浒麻烦的?”

    “说来话长,先别问了。”萧千夜一贯是个怕麻烦的人,这会看着这幅模样的安格也是眉头紧蹙成一团,三人借着夜色先绕到旁边的巨石堆后,安格摆弄着手上才抢回来的引游盘,用手指戳着上头的指针,嘴里嘀嘀咕咕的念叨着:“这是我昨晚上随手抢的,抢了七八个人,现在身上这布兜里装了十几个各色各样的引游盘,这玩意真的是越靠近六樗山转的越厉害,我都不敢继续深入,怕遇到什么古怪的东西!”

    “我看看。”萧千夜其实对这种东西也没有真的接触过,安格眨眨眼睛点了一下头,一下子将布兜里十几个罗盘全部倒了出来,三人不约而同的弯下腰随手捡起来放在眼前查看,引游盘有青铜和白玉两种,白玉的那种标注着种族的名字,中心镂空封存着异族之血,只要顺着指针的方位就一定能找到同类的异族人,而青铜的看起来就和普通罗盘没有太大区别,指针也一直在来回转动,时快时慢。

    萧奕白好像比弟弟更加了解这些三教九流惯用的古怪工具,他将两种罗盘分别放在两侧,指着白玉的说道:“把这些全都毁掉吧,剩下的带走,对了,明……”

    他顿了一下,不得不把到口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改口说道:“天禄商行的那个人在哪?我们总得先碰个头商量一下。”

    “也对。”安格按照他的意思将青铜罗盘重新装好,又利索的抽出腰间携带的匕首对着白玉罗盘就砸了个粉碎,起身说道,“在城里我住的地方,不过从昨天开始柳城的金乌鸟就特别的多,平时也就十只左右在城上空来回巡逻,昨天一下子冒出来三十多只,你俩现在都是逃犯了吧?这幅模样进去怕不是立马就要被发现哦,这样吧,你们等我一会,我去抢两身引游人的衣服给你们换上。”

    萧奕白点点头,安格将布兜子丢给他们自己独自往六樗山更深处走去,不到半个时辰,他果然是拎着两件差不多大小的衣服跑了回来,顺手有拿了五个罗盘回来。

    兄弟俩莫名互望了一眼,这家伙果然是个名副其实的沙匪,至少在抢劫这一块是真心干净利索。

    两人换上引游人的衣服,戴上草帽压低帽檐,学着安格的样子一手端着罗盘,一手拎着包袱,越靠近柳城,果然如他所言金乌鸟的数量是平时的三倍,即使是在入夜之后也没有按惯例减少,反而是又调遣了一小队过来增援,安格奇怪的看了一眼天空密密麻麻的飞鸟,满耳都是那种锋锐的鸣叫声,这才晃了晃脑袋不解的说道:“最近也不知道又出什么大事了,柳城的赈灾物资一直下不来,再拖几天连水都要断了,该不会有不长眼的同行抢劫了运送物资的商队吧?那可不行的,就算是沙匪,也要有原则才行。”

    萧奕白无奈的笑了笑,想不到这个年轻的强盗竟然还会说出这种义正言辞的话,很快三人就回到安格住的地方,阿宁早就在窗子边焦急的张望等他回来,这会冷不防见到他又带了两个人,吃惊的半晌说不出话来,安格倒是毫不介意的摆摆手,像个老朋友一样给两人倒了一杯凉水,笑嘻嘻的推了阿宁一把:“发什么呆,你又不是没见过萧阁主,对了,跟你介绍下,旁边那位是他的双胞胎兄长,你看他们是不是真的长得一模一样?”

    阿宁没好气的白了安格一眼,这种风声鹤唳的时候了,这家伙怎么还能这么没心没肺的开玩笑?

    “对了,罗公子呢?”安格这才想起来正事,阿宁努努嘴指了指后面的房间,小声说道:“我看他病恹恹的,才准备给他弄些好吃的补一补,进去就发现睡着了,我就没打扰他。”

    萧奕白已经一个人走过去,安格正想阻止就被萧千夜拦了下来,他倒是不急着见明溪,拉着安格坐到一旁的板凳上细细问起最近的情况。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