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偶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夜烬天下第四百四十八章:偶遇他确实没走远,光化之术只是稍稍晃了一下就无声无息坠落在早已经被查封的天征府内,整个宅子一片死寂,地面铺了一层清灰,一看就是许久没有人打扫过了

    帝仲微微吃惊,原本还在担心他会控制不了凶兽的本能,但现在看来他似乎还是清醒的,虽然脸色有些难看,至少步伐恢复稳健,帝仲迟疑了一会,问道:“你不走?”

    萧千夜点点头,抬手按住隐隐作痛的胸口,认真的回道:“明溪不在帝都,元帅是有军令在身要维护帝都的治安,我不想为难他,但是朱厌……如果我现在放过他,就再也找不到阿潇了”

    “嗯”帝仲轻声回应,竟也感到有几分心有余悸之痛,半晌才提醒道,“刚才我其实很担心,以我现在的情况不能分心帮你压制凶兽的血脉了,如果你像萧奕白那样失去控制,真的会让这里血流成河”

    萧千夜紧抿着唇,不知为何感到无名的心烦,他不想误伤他人才会选择暂时撤退,可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恨不得亲手让他去死

    帝仲察觉到他这丝复杂的情绪,只能无声摇了摇头,忽然提议:“你要是现在后悔不想干了,我也不会说什么,除了飞垣,还有很多很多可以去的地方,等找到潇儿,我可以带你们一起离开这里”

    萧千夜奇怪的扭头看了一眼肩上的光球,这是帝仲第一次和他提出这种意见,都到了这种一无所有的地步,才来劝他放弃?

    “当然……你要是选择继续,我也还是会帮你的”帝仲笑呵呵的补充了一句,晃到他眼前,又见他肩背陡然一震,烦躁的别过头去,“直接在内城动手会让元帅为难,我得想个办法,至少把他引到外城去”

    帝仲看着他,都到了这种时候,他竟然还有心思担心会让别人为难,分明最为难的人,就是他自己啊

    他认真的想了想,目光先是扫过旁边大哥的房间,窗子被风吹出了一条缝隙,还能看见大哥一直喜欢靠着的那张躺椅,而再将视线往前望去,自己的房间窗台上,白色的山茶花竟然也还在开着

    “嗯?”他疑惑的伸手摸了摸白茶花,又看了一眼后院地面上的灰尘,低道,“这么久没人照顾,这朵花竟然还好好的,白茶花的生命力有这么顽强吗?”

    帝仲跟过来,想了想才回道:“我可不懂这些花花草草,莫不是有什么人在帮你照顾着?”

    萧千夜冷哼一声,头也不抬的指向后院的大门说道:“谁敢进来,门上都还贴着封条呢!他们现在躲着我都来不及,巴不得和我撇清关系,最好还能抓了我去邀功”

    话音未落,只见他手指的地方往上一点的围墙上忽然就伸进来一个头,萧千夜震惊失措的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正在从自己家后院翻墙过来,然后一个不小心直接摔在了地上,但是她立即就跳了起来,原来后背早就背了一个厚厚的垫子以防万一,又乐滋滋的拍拍手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这才哼哼着小曲往这边跑了过来

    “啊!”这一抬头,三郡主胧月惊得合不拢嘴,眼见着就要惊呼出口的同时立即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呆在原地愣神看了好半天,深吸一口气慢慢靠过来,试探性的问道:“千千、千夜?你怎么回来了?”

    “郡主?”萧千夜的表情比她还要震惊,三郡主个子小小的,怎么会在这种时候翻墙进了天征府?

    三郡主欣喜的冲过去,还是曾经那副黏人的模样,好似对着几个月他身上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立即就一把抱住再也不松手了,萧千夜有些尴尬,毕竟三郡主小自己十一岁,就算她一直闹着来提婚,大多数人也只当成茶余饭后的闲谈笑料罢了,但是他心底很清楚,虽然年纪差很多,但三郡主对他是真心真意的,以至于他每次遇到三郡主,都不得不绕远路藏着躲着,尽量避免和她撞见

    这偏偏这种时候,自己会在这个最不应该的地方和她撞见

    “我刚刚过来的时候就发现外头吵吵闹闹的好像在找人什么,害得我在你家后门躲了半天才找机会爬进来,原来真的是在找你?”三郡主赶紧压低了声音,拽着他的胳膊就一起钻进了屋里,他的房间还保持着最后一次回来的样子,那是云潇帮他整理过的,还换了一床柔软的被褥,床脚的暖炉也还在原地摆放着,只是里面的炭火早已经成了灰

    一步踏入,恍如隔世,萧千夜伸手抓了一把被子,满眼都是云潇笑吟吟的模样

    胧月没注意他脸上的失落,凑过去小声问道:“你怎么回来了呀?他们都在找你,要抓你呢!”

    萧千夜垂着头,冰蓝色的眼睛慢慢凝聚,反问:“你怎么会跑进来?天征府已经被查封很久了,我也是逃犯,你知道他们都在抓我,为什么还跑进来?”

    “我……我就进来浇浇花而已”小郡主小声嘀咕了一句,有几分心虚,又抬起眼皮扫了扫他的脸色,发现他没有在生气之后才又连忙接了一句,“上次我来你家的时候不是遇见过云潇姐姐嘛!然后你窗台上那几盆白茶花是外头秦楼打杂的小丫头白小茶送的,后来我觉得好看也就去跟她要了几颗种在自己家里,我想着你这里肯定没人打点,所以就偷偷翻墙进来帮你浇浇花”

    “浇花?”萧千夜目瞪口呆的看着胧月郡主,女人的心思他一贯看不懂,就为了那几颗花,她就胆敢翻墙进一个被查封的逃犯家?

    “嗯,真的就只浇花,我没有乱动东西”胧月郡主补充了一句,生怕他不信,指着他的房间说道,“你好好看看,是不是每样东西都在原来的位置上?”

    “胧月,我……”他是真的无言以对,不知道怎么跟这个小姑娘交流,肩头的帝仲轻咳了一声,有些好笑,萧千夜瞪了他一眼,胧月这才发现他的身边飘着一团白雾,好奇的用手指戳了戳,帝仲是早就从他的记忆里知晓了三郡主的一切,这会果断闭嘴一言不发,三郡主自觉无趣,又咧着嘴转向萧千夜,问道:“你还没回答我怎么忽然跑回来了呢?”

    萧千夜镇定情绪,半晌才认真的问道:“胧月,你没听说过我的事吗?东冥、阳川的事情,你不会不知道吧?”

    胧月顿了顿,脸上这才出现一抹罕见的失落,但很快还是昂首挺胸的回道:“我知道,飞垣没人不知道那些事情,可我……可我觉得你不是那样的人”

    这样毫无道理的信任反而让萧千夜的脸色更加苍白,为什么要这样,每次他想放弃这片土地的时候,总是冒出来几个莫名其妙的人让他狠不下心!

    不过一会,外面的喧哗声越来越大,萧千夜凛然回神,发现自己后院的天空上方已经开始密布起淡淡的金线,胧月也是变了脸色,紧张的抓住他的手臂说道:“你快走吧,这段时间大湮城主每天都在城里研究这种东西,有时候还会误伤呢!他们还把四大境知名技师全部请到了军械库,不知道到底在搞什么鬼,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快走,别被他们发现了”

    萧千夜却站着一动不动,难以觉察地皱了皱眉,低头认真的看着三郡主,压低声音:“郡主,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帮忙?”胧月还是第一次从他嘴里听到这样的请求,立即脸颊就泛起红晕,搓了搓手小声问道,“好、好呀,你告诉我要帮你什么,我一定努力帮你的!”

    然而,看见三郡主这样欣喜的神色,反而是萧千夜犹豫了片刻,声音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补了一句:“你知不知道朱厌?”

    “那个男宠?”三郡主下意识就接下了话,立即又摆摆手吐吐舌头,“不不不,他现在不是男宠了,以前我二姨可喜欢他了,现在见到他都不敢打招呼,说他是陛下身边的心腹红人,甚至朝中的文武百官都变着法子想讨好他呢,不过我爹爹说了,他不是好人,你找他做什么?”

    萧千夜眼睛里的光阴冷狠厉,吓的胧月大气也不敢出,半晌才咬牙说道:“阿潇不见了,她一定是被朱厌带走的,我这次回来就是来找他说出阿潇的下落,可是内城有司天元帅镇守,他毕竟是我的长辈,曾经也和天征府有着至交之情,我不想为难元帅,但……我也不能放过朱厌”

    “云潇姐姐不见了?”胧月霍然一惊,不知道说什么好,云潇本是她最大的情敌,可她却没有感到丝毫轻松欣喜,反而是无尽的紧张,一把抓住萧千夜的手认真的说道,“好,你放心,我一定把他骗出来”

    萧千夜略一失神,没想到胧月会这么斩钉截铁的答应下来,胧月摇了摇他,问道:“其实自从城墙被拆除之后,现在帝都内外城也没有分的很明显了,那个朱厌虽然是陛下身边的红人,但是平时住在星罗湖的巡逻船上,换班的时候还经常会去以前的曳乐阁找乐子,我二姨撞见他好多次,但是再往外一点的住民区他应该就不会过去了,荒地就更不可能了,所以、所以我要把他骗到哪里去才能帮你呢?”

    萧千夜脸色微微一变,轻握着胧月的手回道:“秦楼,你把他带到那里去”

    “哦……”胧月点点头,也没多想,只是感觉握着自己手臂的那只手慢慢用劲,萧千夜低头想了一下,声音凝重,终于认真看着她的眼睛嘱咐道,“不要勉强,不行就算了,我另外想办法”

    胧月脸颊一红,或是太过害羞,一贯大大咧咧的三郡主立即跑了出去,一边翻着围墙一边冲他低声喊道:“你先藏好了别出来!我一定帮你找到云潇姐姐的!”

    “咚”的一声重响,很明显又摔在了地上,一直憋着笑的帝仲这才感慨着叹了口气,笑道:“小姑娘对你蛮好的,要是早几年出生,倒也般配”

    萧千夜没有理他,疲惫的在自己床上直接躺了下去

    三郡主是六王爷的掌上明珠,或许也是眼下帝都,唯一能帮他的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