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梦断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朱厌”明溪的语调平淡的听不出有丝毫情绪波动,但依然像一阵寒风让大堂鸦雀无声,又沉默许久,唇角的笑越来越琢磨不透,淡淡问道,“当时你不惜设计陷害高成川转投于我,不就是为了活下去吗?我给了你活路,给了你如今的身份和地位,让你在帝都城那样的地方被所有人巴结讨好,难道现在的一切还不能令你满足吗?”

    朱厌张了张口,但破碎的身体稍稍一动就是血如泉涌,明溪冷眼旁观,那样轻言慢语却逼得朱厌倒吸了一口气,又道:“有兽焉,其状如猿,而白首赤足,名曰朱厌,见则大兵……莫非是我给你的名字取得不好?”

    朱厌勉力抬手,虽无法止住胸口的血,但也终于颤颤出声:“陛下的名字取得很合适,但您是不会明白的……像你们这种生而幸运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明溪的手在宽大的衣袖里微微紧握,最后也没有再说什么,转向一旁面色狰狞的萧千夜,轻咳一声问道:“萧阁主准备怎么处置这个人?”

    “别让他死了”萧千夜只是冷漠的吐出五个字,甚至没有多看一看大堂里究竟都站了些什么人,立即提着古尘往落日沙漠飞驰而去,萧奕白担心的跟了上去,明溪看着两人一先一后离开,这才指着血流不止的朱厌冷声吩咐:“赤晴,迦烨,把他带到风魔的据点里去,别让他死了”

    “是”赤晴一边点头,一边已经在朱厌面前蹲下身,好奇而不解的看着他,同为异族人,他知道异族的本能应该不会伤害带有灵凤之息的云潇,但是这个人竟然真的下了手,到底是怎样强烈的恨才能冲破血脉的抑制,对一个无冤无仇的女人狠下杀手?

    “等等……”眼见着赤晴拎起朱厌,一直在明溪身侧沉默不语的岑青豁然站出来阻止,几人同时望过去,见她面色苍白,嘴唇一直在止不住的轻颤,不知内心是受到了何种剧烈的冲击,几乎是疯了一样冲出来一把将朱厌按在了地上,赤晴低呼一声想要阻止,又瞥见明溪摆了摆手,只能往后退了一步小心翼翼的看着

    朱厌眉峰微蹙,看着这个扑在自己身上的陌生女人,觉得她眼里的恨甚至比萧千夜还要浓郁,岑青眉下的眼神是绝望的,带着难以忍耐的悲哀,用双手死死掐住他的喉咙,哭腔里爆发着强烈的恨:“师父的女儿……师父就那么一个女儿,她是拼了命才保住了唯一的女儿,你、你竟然杀了师父的女儿……你有什么仇什么恨去找害你的人报复去,她有什么错你要杀她!?”

    朱厌茫然地抬头,想说什么,终归没说

    明溪低头垂目,下意识的又端起茶水抿了一口,终于记起来岑青也是白教当年的大司命之一,云秋水尚在飞垣之际,确实是将他们兄妹二人收了徒弟,似乎还擅自传授过一些昆仑的剑术,当年岑歌面对萧千夜会如此游刃有余,除去精湛的术法修为,事实上也是因为他对昆仑的剑术有过一定的了解,若不是最后惊人的封十剑法太过突然,那一战的结局或许还不好说

    岑青用尽全力的掐着他,但见他依然一脸淡漠,反而是自己的手轻轻垂落,搭在他肩头,长发落下来遮住眼睛,泪水却如断线的珍珠一滴一滴掉落在他脸颊

    s

    那一年他们背井离乡,两个无权无势的异族孩子相依为命,在物资匮乏气候恶劣的雪原上艰难求生,他们躲着白虎、白狼两只军团的驱逐,躲着荒地里禁军士兵的抓捕,一次次死里逃生,就为了能得到一口吃的活下去,他们跌跌撞撞辗转大半年,最终还是在走投无路之下回到曾经祖夜族的故乡,泣雪高原雪碑附近一处不起眼的小村落

    被巫阵侵蚀的村子一片狼藉,族人早就搬走了,风雪将房屋掩埋,还有伺机而动的魔物在暗中对着两个孩子蠢蠢欲动

    那一夜,她和哥哥躲在废墟的房子里,抱着残破的被褥艰难的抵御着越来越大的风雪,严寒让体温迅速消失,也让两个孩子的意识慢慢模糊,就在两人沉沉的陷入昏迷之际,外头一双妖红的瞳孔紧贴着破败的房门凑了过来,巫阵是祖夜族的禁术,原本就是召唤魔物之阵,那是一只雪夜叉,咧着阴森森的笑,牙森列戟,紧盯着屋内的孩子,手上的长叉挑断房梁

    轰隆隆的巨响让他们惊醒,哥哥本能的护着她,用自己弱小的身躯拦在雪夜叉面前,即使害怕到全身颤抖,依然死死咬着牙一动不动

    岑青捂着脸,那样绝望的处境到如今依然让她害怕的不敢面对,就在雪夜叉的长戟即将刺穿哥哥胸膛之际,黑夜里闪过一道犀利的白芒,一道嫣红色的风席卷而来,轻飘飘的卷住两个孩子的身体,一把将他们从雪上拉起来护到身后,在生死交际的一瞬间,锋利的剑锋偏转了角度直接砍断魔物的双手,夺下长戟之后,又是数道剑影阻断雪夜叉的脚步

    雪夜叉被一击重创,夺路而逃,惊魂未定的孩子仰着头看着忽然出现的女子,她收起手里白芒四射的长剑,低下头露出一个温润如玉的笑,摸了摸她的额头,笑吟吟的说道:“没事了”

    那一瞬间,两个孩子的眼里的女人宛如一道光,照亮了寒澈的心扉

    雪原真的太冷太冷了,她用废弃的木头简单的生火,利用剑阵形成一个温暖的屏障,两个孩子惊喜的摸着那层淡淡的光膜,所有的烈风暴雪都被无声无息的阻隔在外,身体慢慢恢复温热,手脚也不再冻的青紫生疼,他们紧张又不安的看着这个忽然冒出来的陌生女人,本能的警惕还是不敢主动上前搭话,直到云秋水从怀里摸出一袋干粮递过去,带着旭日般的笑颜:“吃吧,饿坏了吧?”

    哥哥壮着胆子,凝聚起了全身的力气问道:“你是谁?”

    “我吗?”云秋水指了指自己的鼻尖,摸着手边的长剑介绍道,“我不是飞垣人,是从一海之隔的中原昆仑山跑过来的,这是我的剑灵,我常听师门提起这座海外仙岛,就趁着这次下山游历跑过来转转,听说这附近有一个尊异族为神的神教,叫什么……白教的?我见惯了人,反而是对你们这里那些异族人特别有兴趣,所以就过来想找一找,没想到会遇到你们,你们怎么回事呀,刚才那地方看着不能住人,你们怎么会在那里?”

    “白……白教!”岑歌发出了一阵低呼,本能的阻止,“白教你不能去!教主和大司命都不喜欢人类,就算你不是飞垣人,他们也会赶你走的”

    云秋水眨着眼睛,满眼都是清澈如星辰的光芒,想了想,勾起一抹清丽的笑:“我不信,我就要去看看”

    然后,她就真的一个人跑去了白教,他们在身后小心翼翼的跟着,果然见她还没走到登仙道就被人赶了下来,再上去,又被驱赶,一直赶了三天,才垂头丧气的又回来了

    但她一直没有放弃,就在雪原附近徘徊,两个孩子也乐呵呵的跟着她,听她说起遥远中原的故事

    这样的日子大约持续了一个月,师父是在某一天在雪原的一角发现了一种水红色不知名小花,惊艳于这样贫瘠的土地上也能生出这么美丽的花儿,师父每天都会专程抽时间过去照顾花儿,她就是在那时候意外撞见了当时的教主迦兰王,或许真的是缘分天注定,素来性子难以揣摩的教主对师父一见钟情,力排众斥,不惜换掉时任的大司命让师父一人接掌这个位置,甚至最后,还违背白教的祖训,娶了她为妻

    她原以为那应该就是幸福的开端,教主和师父恩爱有加,她和哥哥也终于有了安身之所,可她万万没想到,这才是悲剧的初始

    师父很快便有了身孕,像所有的母亲一样,会坐在舒适的靠椅上轻轻的晃着,用手扶着小腹自言自语的和未出世的孩子说话,有时候还会让他们一起过来,那般简单的开心,是她此生再也没有过的

    “阿青,你说是男孩还是女孩呀?”有一天,师父忽然拉住她问了这个问题,那时候也不过两个月的身孕,她似乎已经开始在为孩子的名字而苦恼,手边放着几本中原的古诗词,翻阅许久都找不到合适的字,嘀嘀咕咕的抱怨道,“我想了好多女孩的名儿,要是个男孩可怎么办呀?”

    “师父想要女孩吗?”她在云秋水身边坐下来,轻轻摸了摸还不明显的小腹,偷笑道,“还是男孩好吧,师父和教主都那么好看,若是生个女儿貌若天仙,一定要被坏人惦记着,不如生个男孩,去祸害别人家的女儿!”

    云秋水果然被她逗笑,拖着腮想了好一会,忽然望着雪湖说道:“水清而深……如果是个女孩,就叫‘潇’吧”

    那时候的岑青愣愣看着并没有水的雪湖,也不明白师父为何忽然就定下了这个字,好像是冥冥之中的某种注定,无法解释

    思绪到此赫然而至,再往后则是无穷无尽的悲痛,让她一秒也不愿意多想

    “为什么杀她……你为什么杀她?”岑青的眼眸骤然染上一层血霾,奋力扬手用尽全力甩在朱厌脸上,恨不得将这个人碎尸万段

    “阿青!”赤晴连忙按住她,将崩溃的女人强行从朱厌身上拖走,明溪凛然神色,眼神忽然黯淡,半晌才对迦烨低道命令,“带走,别让他这么轻易就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