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围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雪瑶子早就在冰川之森的裂缝处焦急的等待,雪魔笛吹起复杂的音韵,将森林的中央用音域层层保护起来,然而即使如此,她还是能敏锐的感知到外围越来越靠近的脚步声

    火光从裂缝口飞出的一刹那,炽天凤凰收敛了羽翼,将背上的几人轻轻放回地面,然后重新落成长剑的模样回到凤姬手中

    “有人在外面?”凤姬面色一沉,很快就察觉到了异常,她刻意压低了声音,雪瑶子上前一步,紧张的道,“嗯,来了有一会了,我在这等您的时候就察觉到外围有人一直在尝试靠近,虽然被我用音域之术暂且隔开,但是对方似乎还是有点本事,越来越靠近了”

    “是禁军暗部的人吧”萧奕白接下话,有些棘手,更感觉到无尽的烦躁,指了指更深处的地方,道,“此地靠近封魔座外围,他们想进来也不太容易,但是再往内我们也无法靠近了”

    “我去引开他们吧”凤姬抖了抖长剑,转身往脚步声的方向走去,雪瑶子担心的跟上去,凤姬顿步,又道:“你跟着他们,我不要紧”

    “凤姬大人!”雪瑶子还想争辩,凤姬摇摇手,流火的灵光击中正前方的雪杉树,树顶的积雪“哗啦”一声坠落,发出巨大的声响,她压低声音催促,“快走!”

    萧千夜沉思的看着她的背影,脑中迅速勾勒着附近的地形,终于接话:“我们往镇魔道方向走,出了镇魔道可以绕路至冰河,沿着冰河一路往上走的话,应该是……司星台,司星台已经被你拆了吧?不如就在那里汇合,如何?”

    “嗯”凤姬点头,瞥过云潇,“我能和霜天凤凰联系,你们不必刻意等我”

    “好”萧千夜也不废话,提剑走在最前面,萧奕白和云潇互望了一眼,无奈,只得小心的跟上他,雪瑶子嘟了嘟嘴,忍不住回头又看了一眼凤姬,她一个人提着剑砍断了几根参天古树,巨大的声响惊动了森林里的脚步声,那些声音变得仓促焦急,已经迅速的朝着这个方向逼近

    “哎呀!还是这般乱来!”雪瑶子虽然嘴上不高兴的责备,脚下还是快速调转了方向跟上了萧千夜

    镇魔道相比诛邪道要崎岖狭窄了不少,还有凌乱的碎石挡路,非常难走,萧千夜小心的在前方带路,用剑灵挑开断木碎石,他回头看了一眼跟上来的神守,嘴上也不闲着,问道,“帝都什么情况了?”

    “一团乱”雪瑶子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忽然挤了挤云潇,抱怨道,“你把我的白虎借走了也不还回来,害我还得自己跟着你们走……”

    “那只白虎是您的?”萧奕白惊讶的接话,想起泣雪高原上守着霍沧的那只白虎,咋舌,“我还在奇怪那只白虎不是我们的,怎么会好好的守着霍沧没让他冻死,原来是您出手相助,真的是太感谢了”

    “哦,正主都没谢我呢!你倒是积极”雪瑶子话中带着几分嘲讽,目光在萧千夜身上反复游离,然后一把搂住云潇,笑道,“是这位姑娘硬从我那借过去的,原本我是按凤姬大人的命令去救她,她倒好,自己都只剩半条命了还跑去救别人!你看看你搞成这幅样子,没少吃苦头吧?哼!”

    “让神守费心了”萧奕白嘴里带蜜,赶紧顺势夸了一句,“不过好在有您相助,否则霍沧和我弟弟恐怕都要出大事!泣雪高原可是常年严寒啊,霍沧深受重伤神志不清昏迷在雪地里,要不是您的那只白虎一直守着,再等我找到他肯定早就冻死了!我弟弟要是没有云姑娘跟着,现在还被困在仙蟒族的地下城里呢!”

    “你倒是会说话”雪瑶子美滋滋的回了一句,一拍手,其实她自己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借出白虎也仅仅只是一时兴起而已

    “哼”萧千夜冷哼一声,没有理会两人的互相吹捧,继续追问,“所以帝都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听说总督府和祭星宫遇袭了,凶手还没抓到呢”雪瑶子这才正色,语气赫然收紧,“我是从雪城打听到的消息,可能没那么及时,但是现在雪城里也有些奇怪,以往城内都是军阁的天马军团驻守,现在也换成了禁军的第三分队,连高队长都亲自进城了,别看我是个神守,我这副女鬼的模样进城还险些被他们发现呢!”

    “禁军进城了?”萧千夜赫然停步,眼眸雪亮,用力握紧剑灵,咬牙问道,“那天马军团的人去哪了?”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雪瑶子摇摇头,瞥见对方眼里莫名的杀气,竟感觉有几分恐惧,她咽了口沫,缓了口气,接道,“我去的时候都没有见到天马的人!只是城里面都在传帝都的总督府和祭星宫遭遇不明身份的人袭击,甚至寒雨法祝都被杀害了!加上……咳咳,加上凤姬大人拆了这附近的司星台,又杀了沉隐法祝,现在大家都在传、传……有人想造反!”

    “还有呢?”萧千夜急不可耐的追问,欲言又止,雪瑶子赶紧接道,“雪城距离帝都还是有些远的,现在能打听到的就只有这些了,哦……还有一件事,据说青鸟军团的叶卓凡被风魔伏击失踪,现在还下落不明……”

    “被风魔伏击?”三人同时开口,然后尴尬的互望了一眼,萧奕白清了清嗓子,问道,“什么时候的事了?”

    “有几天了吧”雪瑶子奇怪的看着他们,感觉三人的脸庞都有些不自然

    “大哥,霍沧……是在雪城里疗伤吧?”萧千夜敏锐的避开了神守的视线,担心的踱步,“天马的人撤出了雪城,如果帝都并没有对我下全境通缉令,那么他们没得到我的命令为什么会撤离?还是说……已经被暗中羁押了?霍沧伤的那么重,他要是正好在雪城里疗伤,只怕会……”

    “千夜”萧奕白打断他的话,伸过手去擦去弟弟额头瞬间沁出的冷汗,叹道,“现在最危险的不是他们,是你”

    萧千夜微微一震,抬头看着远方,眼神莫测,复杂地低语着:“是我连累了他们,我却……不能出手相救!”

    “放心吧,他们多半不会这么快出事,说到底还算是军机八殿出身的多,帝都不会这么不顾影响的”萧奕白安慰了一句,即使心里担心的不行,也还是得勉力打起精神鼓励弟弟,“相比起来你才是他们最想得到的人,若不是此次事态紧急,我实在不该让你回帝都冒险……”

    “他们抓你难道不是一样吗?”萧千夜霍地抬头看着他,提醒,“你忘了我们是双胞胎,你现在回去一样很危险”

    “在自保方面,我应该是比你要强一些”萧奕白苦笑了一下,还有没有说出口的话——即使是双胞胎,魂魄不全的自己对帝都、对夜王而言都不如弟弟重要

    “走吧,现在救不了太子,以后就救不了任何人”萧千夜用力捏紧沥空剑,转身对着云潇叮嘱,“阿潇,抱歉又把你卷进来了,但你跟着凤姬……也许才是现在最安全的选择,答应我,无论如何不要离开她身边”

    “嗯”云潇微一迟疑,还是顺从的点了头

    “嘘,有人!”雪瑶子一步上前,脸色赫然严谨,她将雪魔笛横吹出一道音律,随后脚下荡起一个音波阵法,三人同时提高了警惕背靠而立,风声夹杂着远处的冰河流水,甚至附带着更远处的鸟鸣虫语开始在音域中盘旋,雪瑶子对他们做了个嘘声的手势,笛中音律也顿时变换了曲调,果然有凌乱的脚步声跟了上来,在附近踌躇了半晌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到处都在找你呢!”雪瑶子扫过萧千夜,虽然不知道这个人身上到底藏了什么秘密,但是能让帝都这么大费周章的找寻,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人吧?

    “该死的!这样下去会被拖住的,帝都一定还发生了什么大事,否则只是为了抓个人,没必要这么急着围剿!”萧奕白咬牙切齿,目光愈渐凌厉,像是下了某种可怕的决心,赫然看了弟弟一眼,低道,“不能在这里跟他们浪费时间了,我去解决这些烦人的家伙,你带着云姑娘先去司星台那,我很快就会追上你”

    “大哥,你……”萧千夜欲言又止,大哥的实力他是见识过的,只怕认真起来自己都不是对手,只是他失魂少魄的状态万一再度失控怎么办?

    “放心,我有分寸”萧奕白焦急的催促,余光已经瞥见远方窸窣的人影,“快走”

    “等等……”云潇忽然拦住他,掌下一翻取出风神,“你的状态最好还是少用术法了,风神还给你,或许有用”

    “……”萧奕白复杂的接过风神,嘴角不经意的抽搐了一下——被她看出来了,片刻之前凤姬就语重心长的提醒他不要再勉强,果然拥有灵凤之息的人感知力更为敏锐,自从十年前擅自使用分魂大法分出自身一魂一魄之后,他就时常会感觉到非常疲惫,身体的状况越来越力不从心,即使勉力强颜欢笑,自己的灵力也仍然在不受控制的流逝,云潇也已经感觉到自己越来越虚弱的状况了吗?

    萧奕白蓦然垂下眼眸,想起现在还生死不明的太子殿下,无奈苦笑,如果他当年不铤而走险,靠着分出去的一魂一魄为他输送自己的灵力,只怕明溪那个更糟糕的身体根本就撑不到今天!

    他默默用力攥紧拳头,分出去的一魂一魄还是没有回应他的呼唤,帝都到底都发生了什么惊变,为什么明溪这一次这么固执的不肯联系自己!?

    “啧……”萧奕白忽然烦躁的揉揉眼睛,那一瞬间冰蓝色的目光赫然亮起,带着凌冽的杀气,转向了脚步声的来源

    “阿潇,我们走”萧千夜不动声色的拉住云潇,雪瑶子也紧跟着两人的脚步悄悄离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