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缚王水狱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缚王水狱建立于星罗湖水下,是一座倒立塔状的牢狱,它真正的入口在湖下百米深处,此时通往水狱的甬道已经打开,幽深的寒气自内向外弥散

    萧千夜落在它最上层的平台上,湖水被奇异的力量分向了两侧,水流一直沿着古老的建筑外围循环流动,但是丝毫也不会渗入大牢内部,牢门大敞更像是刻意为他打开的一样

    他提剑直接走进里面,军靴踏过之后回声在大牢里一遍又一遍回响,让原本就诡异的气氛更添几分紧张

    缚王水狱空无一人,囚犯和狱卒都不见踪影,整个水狱面积非常大,呈八边形,每一面墙上都有一扇牢门,门后方则是通往下层的机械云梯,这里的烛火是被灵术直接封在了墙体中间,不分昼夜,永远都是这种明晃晃的橙色火光

    除去周围的八座机械云梯,在正中央处还有一个特制的云梯,它连接着缚王水狱全部的八十一层,可以快速的到达任意牢层,他记得之前来这里调查私事的时候,典狱长庄漠就是开启了中央的云梯,直接将他带到了第七十层

    萧千夜朝中心走去,特制的云梯已经被人放了下去,是有人先他一步到了下方吗?

    他拉了拉旁边的机关,发现拉动云梯的铁索纹丝不动,应该是被下方固定住了无法上升回来,萧千夜的眼神在不断变幻,既然对方有意引他下来,为何还要将云梯锁住?

    他随即瞥向周围的其他云梯,皱眉沉思,周围的小云梯一共八个,每个能下到十层,它们会到达各自的牢层,是给狱卒们平时里巡检用的

    萧千夜沿着墙壁仔细转了一圈,在小云梯的机关附近立着指示牌,非常清楚的显示了它们的目的地,缚王水狱虽有“十殿阎王”之称,但实际上只有八十一层,总深度超过三千丈,它的前三十层,每五层一殿,后四十层则是十层一殿,七十层往下就是人体实验室,而云梯唯一到不了的地方是八十一层,那里是销毁尸体的地方,只有典狱长庄漠一个人可以进入

    想到那个精瘦的老人,萧千夜蓦然抿紧了唇,庄漠是和高成川同辈出身,两人私底下交情极好,但是论心狠手辣,只怕这个人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那一次乘坐中央特制云梯下到七十层的时候,他也刻意留心观察了一下这座帝都引以为豪的“阎王殿”,由于整个缚王水狱的范围非常的大,实际上他的视线能看到的仅仅只是其中狭小的一点点地方,然而就是那一点点,宛如真正的地狱,让他至今想起来仍会感觉头皮发麻,不寒而栗

    其实在中央云梯下落的过程中,他其实并没有看到太多血腥的画面,很多囚犯甚至还能在听见声响的同时朝他看过来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眼神呢?不喜不怒,不悲不愤,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就那样烂泥一般瘫坐在地上,微微抬起眼皮,死气沉沉的望过来

    他看不出来那些人身上到底有没有伤,因为缚王水狱的囚犯大多数都会沦为实验品,只有最为成功的那些试体,才会被小心的转移到七十层下方,受到“细心”的照料,而普通的试体会在做完实验之后被丢回原处,所以就算是看起来完整无缺的正常人,也可能是被剥皮扒骨之后,又用更残忍的手段救了回来

    那大概就是真正的绝望,放弃了所有的抵抗,连疼痛和呼救的本能都早已经遗忘

    “呵,有趣”萧千夜拽着小云梯的机关,嘴角微微上扬,十殿阎王,大门皆为他敞开,这是要让他自己选择要去哪里吗?

    没等他想好究竟要坐哪一个云梯下去的时候,下方突兀的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害怕的高喊着:“喂……有人吗?有人在吗?说话呀,这里好可怕,呜呜呜……”

    萧千夜瞳孔顿缩,手指猛然捏紧了手上的机关,这一瞬间的气氛变得极其诡异——胧月郡主!真的是郡主的声音!

    他这才赫然想起公孙晏的话,原本他下到缚王水狱看见空无一人的牢房还松了口气,怎么郡主真的被鬼手抓进来了?

    萧千夜的脑子顿时有几分混乱,几乎无法正常思考,他愣神的从中央的云梯往幽深的下方望过去,不可置信——怎么回事?公孙晏忽然提起郡主去丹真宫取药的时候他就有几分疑惑,先不说天域城已经全城戒严了,胧月郡主是个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取药这种事情怎么也轮不到她亲自出马,更何况她还是去给五公主取药,难道公主府上的人会这么不懂事,让三郡主自己去?

    不对……不对!萧千夜的眼神忽地凝滞了片刻,充满了恐惧和担忧,心底也泛起惊天的不安,从怀中摸索着取出一个锦囊,直勾勾的盯着看了许久,这个东西是他上次出征伽罗之前三郡主所赠,里面藏着一只可以操纵人身体的蛊蚁,如果郡主的身边仍有这种蛊蚁存在,那么此刻她的反常举动无疑是有人在暗中策划!

    他在这刹那间脸色苍白,剌拉寨的两个孩子残忍的死相噩梦般浮现在眼前

    “喂!有人没有啊!”下方的喊声还在继续,然而仍是没有任何声音回应她,三郡主止不住大哭起来,顿时,整个缚王水狱都是哭泣的回声

    萧千夜没有立即作答,如果星罗湖附近的人都被鬼手吸进了缚王水狱,那没理由其他人都不见踪影,唯有一个啥也不懂的丫头侥幸存活,这下面必定还有其它阴谋

    但是,他虽然脑子里还能镇定的分析眼下的形势,身体却已经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捏着锦囊的手臂上青筋暴起,甚至指甲都深深扎进了肉里——胧月郡主是这帝都城里为数不多真心对他好的人,虽然这个小丫头平时缠着自己烦得很,还总是带着一大群仆人在他家门口堵着提亲,为了这事他没少被人调侃笑话过,但是她再怎么胡闹自己也从来没有真的责备过什么,因为郡主是除了大哥以外,唯一真心对自己好的人

    “喂……救命啊!爹爹,救我啊……”下方的哭声开始逐渐衰弱,三郡主的体力也已经到达极限,萧千夜终于将所有的情绪迅速压制,箭步跨到中央云梯,冲着黝黑的下方大声喊道:“胧月!你在哪?”

    “咦?啊?”三郡主听到这声高喊,不可置信的抬起头,小声嘀咕,“千夜的声音?我、我我产生幻觉了嘛,千夜这个时候应该还在伽罗才对的,啊啊啊啊!我是不是快死了,阿姐说过,人死之前会出现幻觉,会见到自己最想见的人,啊啊啊啊!我不要死!我不要死,救命,救命啊!”

    “胧月!”萧千夜继续上前一步,焦急的吼道,“你看看自己在哪一层,对了,云梯、你去找找云梯的位置,那里应该有指示牌”

    “真的是千夜!”胧月郡主又惊又喜,一下子打起了精神,下层墙壁里的烛火此时是熄灭的,她完全看不到路只能摸索着慢慢找,手指触摸到一团团烂泥般软踏踏的东西,脚底下也是深一步浅一步坑坑洼洼的,三郡主忍住胃里翻江倒海的恶心,逼着自己不去胡思乱想,她沿着墙壁一直摸索,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到了哪里,忽然指尖传来一阵冰凉,似乎是摸到了什么金属的东西

    “我……我好像找到了!”三郡主连忙抬头告诉他自己的情况,全身早已经大汗淋漓,忍着哭腔,“可是、可是这东西我不会用啊!而且这里好黑,我什么也看不见,千夜,我好害怕……”

    萧千夜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旁边的牌子上字体微微凸起,他用手摸了摸,连忙喊道:“你摸一摸旁边的指示牌,上面的字是用铁水刻上去的,应该能摸出来到底是哪一层”

    “哦、我试试”三郡主乖乖的按照他的指示摸索,果然金属机关的盘边立着一块小小的牌子,她心下大喜,赶紧认真的摸过去,努力分辨着指尖的触觉

    “二十……二十六,二十六层!千夜,我在二十六层!”

    萧千夜来不及回她话,大步跑向其中一个小云梯,他调整好机关的位置,铁索咔嚓咔嚓动了起来,朝着下方快速坠落

    沥空剑猛然颤动,提醒着主人前方有未知的危险,萧千夜显得有些心神不定,他没有理会剑灵的提醒,在云梯落稳的一刹那,有个小小的身体一下子钻入了他怀里,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啕嚎大哭起来

    这一刻,率先松了口气的反而是萧千夜,他拍着三郡主的后背,温声安慰:“没事了,没事了”

    “嘻嘻”忽然,一个奇怪的笑声传出,黑暗里赫然闪出一道锋利的刀光,刀身映出两人的双眸,一双冰蓝凛然,一双灰暗无神

    下一刻,有一股熟悉的灵力自萧千夜身体里涌出,控制着他的猛然推开怀中人,然后用力抓住三郡主的手!

    “这是……”三郡主脸色苍白,愣愣的看着自己手上奇怪的动作——她握着一把短刀,因为是怀抱着萧千夜,那把刀的刀尖原本是对着他的后背,正要捅进去!

    但是她的动作僵硬的停止了,因为萧千夜在那一刻之前推开了她,并且直接扣住了她的手腕

    “咦?我在干什么……我、我怎么会带着刀……”胧月惊恐的扔下刀,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萧千夜凝视着她,声音却是平和的,像在和另一个人说话:“别演戏了,你到底是什么人?利用郡主三番四次的想杀我,现在我已经来到你眼前,缚王水狱对你而言占据天时地利人和,这么好的局势还不肯现身吗?”

    “哦,你发现了啊”胧月收敛了脸上装出来的情绪,她抬起左手挥了挥袖子,周围的墙壁“噗嗤”一下亮起

    萧千夜的嘴唇微微颤抖了一下,脸色苍白——郡主宽大衣袖里,密密麻麻全是黑色的蚂蚁!

    “刚才那股灵力不是你自身的吧?好厉害呢,要不是施术的人现在自身难保,那一下可是会要了阿月的命了呦!”胧月撇撇嘴,带着冷笑,“刻意藏在你身上,为的就是对付我吗?”

    萧千夜没有回话,但他知道那是什么人动的手脚

    “我原以为你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其实你真的只是个优柔寡断的人”胧月郡主低低的嘲讽着,大眼睛里闪着诡异莫测的光,“被霍沧捅了一刀还不长记性,要不是有人保着你,可是又要被个小丫头捅一刀了,嘻嘻,真没用啊”

    “呵……你说的很对”萧千夜自嘲的肯定了对方的话,露出黯然的神色,“自北岸城以来,我接连失手,之后又遭到各种暗算,身边的同僚、下属都因我受伤,甚至连无辜的孩子都被我牵连送了性命,现在还要逞强主动回天域城送死,为了个烦人的小丫头跳到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来,我真的……很烦躁啊”

    “嗯?”对方奇怪的看着他,不知他忽如其来的抱怨究竟是什么意思

    萧千夜眼里杀气已经弥漫,沥空剑剑气暴涨,冷冷接道:“我很久很久都没有这种感觉了,烦躁、焦急、混乱,恨不得……把你大卸八块”

    短暂的死寂过后,对方借着胧月的口张狂的大笑,甚至自信的展开的双臂,冲他喊道:“哈哈哈哈哈!好!口气不小,但是,三郡主待你不薄,你能下手杀她?来吧,我就站着,有种你就动手杀她!”

    “杀她?”萧千夜眉峰一耸,嘴角挑起讥笑,“你在说什么呢?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东西呀,你该不会真的以为那个能在我身上动手脚的人,只是为了保护我不再被捅一刀吧?”

    “什么!”笑声戛然而止,但她的嘴角还没收敛笑意的刹那,沥空剑的金光已然刻下十道剑气,封十的神力让郡主周身的蚂蚁无处可逃,寒气自剑身涌出,瞬间就将所有的蛊蚁全部封印!

    同一时刻,圣殿下方万罗殿的明玉长公主心中骇然传出剧痛,鲜血顺着裂开的嘴唇汹涌而出!

    长公主立马封住自己的血脉,毫不犹豫的掏出袖中的药瓶灌了下去,她原本就残破不堪的身体再次受到重创,几乎全身的伤口都崩裂炸开,那道藏在他身上的灵力,竟然能顺着蛊蚁寻到她的藏身之处,甚至给她致命一击!

    好险啊……长公主幽幽吐出一口气,若不是施术人的灵力出现中断,刚才那一下可就真的要命了!

    “嗯?您没事吧?”在她身边,高成川眯着眼睛,其实正严密的盯着星圣女的一举一动

    “哼,死不了”长公主的黑猫也在同时受了伤,流血不住,它舔着自己的爪子,绿油油的眼睛透出狠辣,接着骂道,“十殿阎王阵还不能开启吗!磨磨唧唧的,你的人到底行不行!”

    “别急嘛,我这不是已经派人过去守着了吗?”高成川倒是镇定自若的安慰着,老谋深算的望向远方,朗朗一笑,“我也想早些看到十殿阎王的威力呢,可是大人有命,说还不到时候,还请公主稍安勿躁”

    明玉长公主瞬间识趣的闭了嘴,高成川口中的那位大人,是上天界的夜王,只有他才能让古老的十殿阎王阵运转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