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卞城王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身上的蛊蚁被封十剑法冰封的一刹那,胧月郡主的眼睛也在一点点恢复光泽,借着昏暗的烛火,清醒过来的小姑娘发呆的看着眼前持剑而立的男子,忽然心底有几分恐惧,迟迟不敢走上去

    他正在严厉的盯着自己,眼神锋利,满身杀气,一点不像平时那个总是躲着她、对她束手无策的萧千夜

    胧月郡主紧张的咽了口沫,假装镇定的干笑了几声,小心翼翼的伸出手扯了扯他的袖子,一点也不记得刚刚都发生了什么:“你、你怎么来了?我、我……”

    “你没事了?”萧千夜松了口气,收剑上前,语气霎时就温和起来,胧月郡主受宠若惊,微微动容,一下子委屈和害怕再度涌上心头,小声嘀咕,“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从阿姝姐姐那里出来去丹真宫取药,回来的路上忽然就被奇怪的东西拽进了水里,再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就被带到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一个人都没有,呜呜呜,我好害怕,你快带我出去好不好?”

    “你不知道这是哪里吗?”萧千夜蹙起了眉,抬手敲了敲墙壁,“这里是缚王水狱,现在全城禁严,你怎么还一个人跑出来?”

    “缚王水狱?!”胧月郡主长大嘴巴,不可置信的快速扭头打量四周,面色也豁然苍白,先前掉进来的时候周围一片漆黑,她一直摸黑前行,即使脚下有些泥泞坑洼,手触摸到的墙壁也是湿漉漉的,可她还是尽力不去往恐怖的方向想,一直给自己打气鼓舞强作镇定,直到周围终于有了光线,她在惊恐的发现自己脚下全是腐肉和碎骨!

    “郡主?”萧千夜心急如焚,又不能太催促这个已经被吓丢魂的小丫头,胧月郡主硬是将到了嘴边的尖叫吞了回去,只是拽着他衣袖的手更加用力,“前几日阿姝姐姐邀我去公主府上小住几日,她自从双腿截肢之后一直闷闷不乐的,我正好也想趁此机会过去陪她聊聊天,然后从昨晚上开始,内城忽然就全部封禁,那些下人们才出门就被禁军守卫赶回来了,可是阿姝姐姐的腿必须按时换药的呀,我就、我就亲自去了,反正他们也不敢拦我的路”

    胧月郡主暗搓搓的瞥了萧千夜一眼,发现他脸色一沉,没等他开口责骂,又赶紧抢过话头继续说道:“我取完药就赶紧回来了!然后路过星罗湖附近的时候就出事了……”

    萧千夜蹙眉沉默,圣殿占据了内城中心近半的土地,东面有军、镜、墨三阁,西面有祭星、丹真两宫,北面是三军入城的主道,因此大部分的皇子们所住府邸都是位于内城南面,虽然缚王水狱也建在附近,但这毕竟是一座平时里看不见的水下牢狱,甚至上方的星罗湖还经常有人泛舟游玩,胧月郡主自公主府出门去往丹真宫,一定会经过那里

    “你怎么回来了?”郡主见他一直不说话,为了掩饰内心的不安,只得没话找话,“你不是去伽罗了吗?那些家伙是不是又把你临时调回来了?”

    “我吗?”萧千夜低下头,看着郡主天真无邪的眼睛,低低笑了起来,露出些许难以捉摸的愤怒,他轻轻的摸着郡主的头发,无声苦笑:“胧月,我这次回来是救人的,若是我还能有幸活着离开,那么再次相见的时候,你我应该已是敌人,若是没那个命,今日便是你我最后一次见面了”

    s

    “救人……救我吗?”胧月此刻还无法理解他那些话的真正含义,只是结合眼下的情况,不由自主的带入了自己

    “救太子”萧千夜淡淡一笑,眼眸透出寒光

    “啊?”胧月郡主像是没听清楚,萧千夜也没有再做解释,他转身拽了拽云梯,脸上又是微变,心道不好,云梯的铁索纹丝不动,是早就被人动了手脚只能下落不能上升!

    郡主连忙跟着他跑上来,用力敲打云梯的机关,又急又怕:“这个东西坏了吗?那怎么办,我们怎么出去?”

    “看来是根本没准备让我们出去”他果断放弃了云梯,往更深的地方走进去,沿着布满尸骨的小路走不过几步,后方露出宽敞的大殿,萧千夜抬头看了一眼牌匾,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大字——“卞城王殿”

    前方依旧一片死寂,昏暗的烛火明明灭灭,各种刑具的影子在地上晃荡,萧千夜将郡主拦在身后,小心谨慎的提剑走入,中心的空地上整齐的摆放着几张桌椅,甚至上面还放着茶水和糕点,旁边就是紧锁的牢门

    他摸了摸桌上的茶杯,有几分不可思议,茶水甚至还是温热的,说明不久之前这里应该还有人在,可是眼下不要说狱卒,连大牢中的囚犯都不见了踪影

    这样诡异反常的情况让他丝毫不敢分心,联想到星罗湖附近也是这样空无一人,萧千夜变了脸色,问道:“这里应该是狱卒们休息的地方,郡主,你掉进来的时候有没有听见人的声音?”

    “才掉进来的时候还是有声音的……”郡主的身体猛然一颤,即使是稍作回忆也依然让她害怕的发抖,但她还是勉强镇定住自己的情绪,认真的想着片刻前发生的事情,带着深深的恐惧继续补充道,“好像有很多人跟我一样被奇怪的东西抓了进来,开始我能听见身边有人呼救,但是很快就没声音了”

    萧千夜皱起眉头再次打量着胧月郡主,这个手无寸铁又不会武功的小丫头究竟是怎么在那种情况下活下来的?

    “你、你干嘛这么看我?”郡主被他严厉的目光看的全身不舒服,别扭的后退了几步,然后又还是因为心中过于害怕,立马又回去搂住了他的手臂不肯再松手

    “你出来之前……五公主可有给过你什么东西没?”萧千夜压低了语气,已然察觉到一丝异常,胧月歪着脑袋看着他,想了想,嘀咕道,“给了我她的公主令,说是免得我半路被赶回来,我都跟她说了不需要,反正禁军的守卫也不敢拦我的路嘛!可是阿姝姐姐还是硬塞给我了”

    “公主令……”萧千夜眼神可怕,假装漫不经心的道,“给我看看”

    “哦”胧月郡主听话的取出公主令递给他,那是一枚小巧的金令,刻着五公主的名讳“姝”,即使是他这样对术法一窍不通的人此时也能明显的感觉到公主令上面附着强大的灵力,像一道无形的守护之墙,足以抵挡魔物的侵袭

    “带好它”萧千夜冷哼一声,不动声色的将公主令还给胧月郡主,一直冷漠的眼神也更加凝重起来,五公主竟然也参与其中!

    为什么,就算五公主因为断足之事憎恨自己,为什么会利用和她一贯交好的胧月郡主!这种时候故意把郡主支出去,让她不得不“路过”星罗湖,然后被里面的鬼手抓进来身处险境,既然如此心机深重,又为什么还要刻意给她一个可以防身的公主令?让她涉险,又不想她送命吗?

    愤怒不知从何而起,让他全身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胧月郡主察觉到这一丝微妙的变化,手下意识地握紧,喃喃问道:“你怎么了?你的手好冰啊,是冷吗?”

    萧千夜触电一样的抽出了手往后退了一大步,迅速地回过神来,他感觉不到冷,身上的冰凉是情绪受到影响之后,凶兽会产生的本能

    “不用这么躲着我吧……”胧月郡主委屈巴巴的,只是牵了一下手而已,这个人怎么这么大的反应!

    萧千夜没有理会她的唠叨,做了个手势示意郡主紧跟着自己,两人一前一后继续往卞城王殿的更后方走过去,两侧都是紧闭的牢房,因为是建立在水下,整个室内都是浓厚的潮气,青苔爬满了墙壁,甚至从腐烂的尸骨里钻出,混合着产生一种奇妙的气味,萧千夜凝望着紧闭的牢门,门锁还好好的在上面挂着,甚至里面用来锁住犯人手脚的铁链都没有松开,可是人却凭空不见了?

    “啊!快看,有楼梯!”胧月郡主眼睛一亮,差一点就兴奋的冲上去,“千夜你看前面,我们可以出去了!”

    顺着郡主手指的方向,在卞城王的最里面有一道幽深的楼梯,应该是作为云梯的备用,看起来是许久没有人走过了

    萧千夜却犹豫的停下了脚步,他不走,郡主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边,也不敢说话催促

    这个楼梯很长,每一层都有照明的烛火,一直延伸到他视线看不到的深处,极有可能是直接贯连全部的八十一层,他此行最主要的目的是找到公孙晏口中的“十殿阎王”,以防止出现无法预料的凶险,如果此时浪费时间先把胧月郡主送到安全的地方,再等他折返之后,情况或许会变得更加无法控制!

    在这种节骨眼上,他显然不能继续这么耗下去!

    他的心底不经意的闪过一丝奇妙的情绪,脑子里一些破碎的画面凌乱的浮现

    在冰川之森的无尽森林里,那只古代种为了救一个普通的圣盲族女人,放跑了为害千年的魇魔,他的的确确在那一刻犹豫了,可最终做出了和本能完全相反的举动

    可是如今想起来,一个人的生命和数万人的安危相比,根本微不足道吧?若不是他当年一时心软,魇魔早在当时就会被诛杀,也不会有这接下来的几千年危害

    星罗湖附近连同缚王水狱内部都是不见人影,这些人极有可能已经全部被“十殿阎王”吸食殆尽,如果现在先救郡主,就会有更多的人为此丧命

    “千、千夜……”这一刻胧月郡主似乎在他眼里察觉到什么可怕的东西,心里的不安喷涌而出,让她毫不犹豫的再次抓进了对方的手臂,“你不要丢下我……好、好不好?”

    胧月郡主鼓起勇气小心翼翼的抬头,正巧撞上对方那双眼睛,心里咯噔一下,惊得不敢发出任何声音——金银双色瞳孔,眼下还有冰火双重咒纹!

    那一瞬间胧月像看到了陌生人一样惊恐的推开他,呼吸急促,豆大的冷汗瞬间爬上额头

    萧千夜微微翻动手上的沥空剑,透过纯白的剑身也在看着自己特殊的双眸——他的眼睛会在不受控制的时候转变为凶兽独有的冰蓝色,也会在瞳孔的最深处隐约透出冰火双色的特殊纹理,但是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直接呈现出帝仲独有的金银双瞳,冰火的咒纹也是第一次直接出现在他眼睑下方!

    公孙晏曾经说过,十殿阎王一直处在失败无法且运转的状态,这一次忽然成功一定是有夜王协助,而自己已经身处距离它非常近的缚王水狱内部,是因为受到上天界同修的影响,让骨血深处的战神之力也开始逐渐显现了吗?

    “郡主……”萧千夜持剑冷笑,眼神冷酷,然而转身又说出了言不由衷的话,“我送你先出去”

    话音刚落,萧千夜狠狠的皱起了眉头,甚至一下子用力扣住了自己的额心,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他在说什么?这分明不是他想说的,为什么会忽然脱口说出这种东西?

    “真的吗!太好了!”胧月郡主松了口气,开心的扑上来一把抱住他,有一种奇妙的恍惚感

    萧千夜无动于衷,左手臂上的灼伤开始微微做疼,脑子里赫然响起帝仲熟悉的轻笑声,让他无法拒绝

    “走吧,沿着楼梯先上去”他随即拍了拍郡主的头,指着楼梯无奈的说了一句

    “嗯嗯!”胧月郡主开心的小跑,忽然脚下一阵晃动,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随后整个缚王水狱开始剧烈的摇晃,伴随着“咔嚓”一声重响,两人所站的地方赫然开裂!

    “郡主!”萧千夜眼疾手快提着胧月的衣领往旁边掠过去,但是他的脚尖每踩过一片地砖,开裂就紧跟而至,随即,整个卞城王殿全部塌陷,萧千夜将郡主护在怀中,在脚下失去落足点往下坠去之时,手上的剑光瞬间砍过砸下来的巨石,耳边混合着汹涌的水流声,缚王水狱如同一只张开了血口盆牙的巨兽,正在竭尽全力的将两人拽入深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