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明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三郡主身着华丽的丝绸锦缎,妆容一看就是精心打扮过的,一扫前几日的阴霾开心的不得了,冲着身后一大群仆人挥手高声喊道:“这边这边!都搬过来,手脚利索些!”

    萧千夜来不及阻止,只得尴尬的看着一群人冲进来,七手八脚的将箱子抬进来并排放好,然后点头哈腰的站成一排,显然他们也是第一次进来天征府,一个个好奇的打量着空荡荡的院子,不时地交头接耳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这种场面他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了,每一年他回家三郡主都会带着仆人和礼品堵在天征府门口向他提亲,后来他索性把大门反锁之后悄悄的从侧门溜出去,今天回来的匆忙他还来不及回去锁门,谁能想到就这么巧被她趁机钻了进来!

    三郡主脸颊潮红,扭扭捏捏的后退了几步,绞着手解释起来:“你别误会了,这次我不是来堵门口和你提亲的,你上次救了我,我是专程带些礼物来谢谢你的!”

    “我听说你受了惊吓,还准备去看看你,现在看来精神不是蛮好的吗?”萧千夜无奈的瘪瘪嘴,叹了口气

    “你要去看我?”三郡主开心溢于言表,这才想起来这几天王爷府里装神弄鬼跳大神的事情,脸上通红,解释道,“那是我爹迷信找的江湖骗子,你、你可千万别信,我没有受到什么惊吓,就是有一点点……不开心罢了”

    她一边说话,眼睛还在到处张望,萧千夜赶忙挡住她不让她继续往屋里走,胧月也没放在心上,她踮着脚一串小跑到大箱子前用力拉开,然后又跑回来拉住萧千夜一起看:“我可没有带那些金银珠宝哦,我知道你不喜欢的,这次我特意命锦衣坊给你们做了些衣裳,锦衣坊你知道吗?人家是做中原生意的,每年要往返好几次,我想你小时候是在中原生活的,会不会很怀念那里的风土人情呢,所以……所以这次给你带的都是中原那边的名产,你、你看看喜不喜欢?”

    三郡主亲自俯下身在大箱子里捡了捡,然后小心的拿起一件镶黄色的华丽锦服,在他身上比划着,自言自语的道:“他们说这种颜色在中原可珍贵了,上面还绣着九条龙呢!说是一般人不能穿,你不是一般人,你试试……”

    “郡主,这衣服可不能乱穿的”萧千夜轻轻笑了笑,将她手上那件衣服折好又放了回去,叹了口气,道:“现在这些做生意的可真是越来越胆大包天了,这衣服在中原叫‘龙袍’,是只有皇帝才能穿的,那群家伙是想着飞垣和中原隔了千万里路,两国的贸易往来又一贯闭塞,反正天高皇帝远也管不着,连这种东西都敢私下里拿过来卖了”

    “龙袍?”三郡主眨眨眼睛,似懂非懂,又在箱子里翻了翻,拿起另一件紫色华服递给他,小声的道,“那试试这件,这个颜色可好看了”

    “这件也不行,这是大臣们穿的”萧千夜摇摇头,也接过来折好放了回去,胧月郡主嘟着嘴气的一跺脚,大声命令道,“你们把这一箱子全部拿出去丢了!然后、然后把锦衣坊一起封了!让他们卖这些不能乱穿的东西给我,害我丢人”

    她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萧千夜,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眼睛咕噜咕噜转了好几圈,然后像个心慌意乱的小鹿冲到另一个大箱子前打开,讨好一般的道:“那你看看这里面的,人家跟我说了,这是一个叫‘江南’的地方那里的人们喜欢穿的,全是些轻纱罗缎,可精致、摸着可舒服了!”

    “江南……”萧千夜嘴里念念了几次,也有些心生向往——十载昆仑,他是没有去过中原的江南一代,只是很早以前就听师门提起过,说江南是一个人杰地灵、山清水秀的地方,是个美丽富饶、以才子佳人著称的温柔水乡

    “对对对!这些都是江南运过来的,你快看看”胧月郡主发现了他眼里罕见的好奇,终于暗暗松了口气,连忙推波助澜连续打开了几个大箱子,萧千夜逐一望去,里面堆满了精致的丝绸,绣着逼真的花朵、鱼鸟,栩栩如生

    忽然,他的眼睛一顿,被一抹红色吸引,不由自主的伸手拿起认真看了许久——这是一缎轻罗白纱,上面用特制的手法纹绣着红梅小花,乍一眼看上去倒真有些像白雪红梅盛景

    “这个留下吧,其他的就不必了”萧千夜淡淡说了一句,回头摸摸三郡主的额头,温柔的笑笑,“多谢郡主费心了”

    “你喜欢这个?”三郡主意外的看着他手上的东西,迟疑的提醒了一句,“这个好像不太适合你哎,难道……你是想送给、送给……”

    三郡主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想起一个人,瞬间脸色就出现失落之色,毫不掩饰的生气起来,“你是不是要送给那天那个大姐姐啊?虽然、虽然她救过我,可是、可是……我、我……”

    三郡主支支吾吾的,小脸憋得通红,眼眶里已经有泪花在打转

    没等她哭出来,前厅里又传来一阵脚步声,萧千夜微微蹙眉,两人不约而同的往外面望过去,只见五公主明姝一只手被侍女搀扶着,身后另一个侍女推着特制的轮椅,虽然步路蹒跚还不太稳健,但已经可以慢慢下地走路

    “阿姝姐姐!”胧月惊讶的跑过去,连忙扶住她的另一只手,好奇的问道,“你怎么也过来了啊?”

    “我……我听闻萧阁主回来了,就想过来看看”明姝公主的脸颊也是通红,不敢直接抬眼看他,而是极为小心的用眼角瞥了瞥四周

    三郡主并未察觉到明姝公主身上极度的紧张,赶紧冲后头的侍女挥手,发着牢骚:“早知道我就先去喊上你一起来了,快别走了,大夫说了每天只能走一会,快快把轮椅推过来扶阿姝姐姐坐下”

    “我是见门开着,又听见你的声音,所以……所以就擅自进来了”五公主赶忙给自己找台阶,三郡主支开侍女亲自推着轮椅走到后院里,她轻轻揉着明姝公主的肩膀,感觉她的肩背紧紧绷着,好像是在压制着前所未有的紧张和焦虑,胧月奇怪的嘟囔着,“阿姝姐姐你怎么了啊,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

    “没、没有”明姝慌乱的接话,手指在宽大的衣袖里用力捏着,努力稳住呼吸,萧千夜一直没有说话,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既不行礼,也不开口,反而让她更加紧张

    萧千夜的眼里闪过一丝冷意,隔了许久,嘴里还是温柔地说话:“公主看起来也好多了,秋选一事是属下失职……”

    “没事”五公主赶紧打断他的话,总感觉这种看似平淡的客套话里带着些许渗人的寒意,她小心翼翼的扫过萧千夜,心底咯噔一下如坠深渊——对方的眼里有平静而坚定的光,仿佛已经看穿一切

    在看到他眼睛之前,自己还抱着一丝侥幸,可现在看来,他是已经知道了……这一刻五公主心里明堂堂的,自责和懊恼不受控制的涌出,不由自主的将头深埋不敢再看面前的两人,当她知晓那天在缚王水狱救出胧月的人是萧千夜而不是云潇的时候,就已经隐约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她一直担心被他看出来自己的小心思,担心他会就此以为自己是个攻于心计的恶毒女人

    为什么要轻信星圣女的话呢?……阿月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啊,就算是想要报复那个从未见过面的女子,她也万万不该利用阿月

    一切都晚了,萧千夜看她的眼神已经带上了显而易见的敌视,那种若有如无的厌恶,像锋利的利刃,能将她千刀万剐

    明姝公主沉默着,眼神剧烈变换,霎时就有晶莹的泪水控制不住的涌现

    “阿姝姐姐你怎么哭了?”三郡主显然还不明白到底都发生了什么,赶紧弯下腰用自己的手绢给她擦眼泪,嘀咕着,“你一定是很担心他吧?别哭了别哭了,他好好的呢一点是没有,你看!”

    胧月一把拽过萧千夜,做了个鬼脸,用力捏了捏他,怂恿着:“你走了十天,大家都很担心你,你看看都把阿姝姐姐急哭了,你还不说些好话安慰下!”

    萧千夜无声叹息,眉间忽然露出淡淡疲倦,揉了揉眼睛,似乎也不想多做纠缠:“承蒙厚爱,劳烦五公主和三郡主担心了,我没事,还请安心”

    明姝公主连忙抹去脸上的泪,故作镇定的吸了口气,心里隐隐作痛——刚才他和阿月说话的时候还带着几分宠溺,和自己说话却又只剩下客套

    她起了眼睛,酸楚一瞬间不知从何而起,自己明明从来没有得到过他……为何现在会感觉彻底失去了他?

    “郡主,请先回去吧”萧千夜不动声色的收好那一锻轻纱,指了指剩下的几个大箱子,推辞起来,“天征府没什么人,我平时也不久住,郡主的好意心领了,这些东西还是带回去送给到别的府上吧”

    “那不行,送你的东西,岂有另外转送他人的道理?大不了我再去买几份”三郡主念叨叨的一口回绝,小手一挥对着仆人命令起来,“搬到屋里去,难道还要让军阁主自己动手吗?快点快点!”

    “郡主……”萧千夜哪里拦得住刁蛮任性的三郡主,没等他阻止胧月已经一把拦下他,还笑嘻嘻的吐了吐舌头,几个下人赶忙眼睛手快的推开房门,正准备将几大箱子的东西搬进去的时候,门后突兀的涌来火焰气息,明姝公主警觉的望过去,皇室血脉的敏锐已经察觉到那丝异样

    “咦……有人?”仆人尴尬的进退两难,歪个头出来对着三郡主憨憨一笑,“郡、郡主,屋里头有……有女人”

    “嗯?”三郡主闻声跑过去,这一看小脸瞬间青白,瞅瞅云潇,又瞅瞅旁边的凤姬,瞪直眼睛,她颤颤的伸出手指向床上的人,脱口,“是是是、是你!”

    萧千夜感到一阵头疼,原本胧月郡主就是最让他头疼的女人,再让她撞见云潇和凤姬,指不定要惹出什么乱子来!

    云潇坐起来,披着单薄的睡袍努力想了想,一拍手笑道:“我想起来你了,是胧月郡主吧?”

    “两个人……两个女人?”三郡主奇怪的看着她们,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开始胡思乱想,越想脸越红,浑身都开始止不住的抖动

    萧千夜大步走进来,尴尬的看着一屋子的女人,轻轻咳了几声

    明姝公主也才静悄悄的跟上来,一眼就望到了床榻上那个温柔美丽的女子,眼神复杂地变幻,连同耳边的声音都在这一刻彻底消失

    这个人就是他口中那个“心有所属”的女子吧?

    火焰的气息……是个异族人!

    明姝公子赫然抬眼,不可置信,脑子里有个奇怪的声音在无情的嘲讽——她曾无数次幻想过那个心有所属的女人会是什么样子,或许会有惊人的容颜,或许会是尊贵的出身,又或许她身怀绝技吸引了军阁主的注意,可她万万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个异族人!自己堂堂公主,竟然会输给一个卑贱的异族人!

    她默默咬住嘴唇,眼里不复最初的自责和懊恼,而是转瞬染上了锋利的恨意——是个异族人,她谁都可以输,唯独不能输给卑贱的异族人!

    凤姬在不动声色的紧盯五公主,从她脸上的阴霾里敏锐的捕捉到了一丝敌意

    “呵……”她冷哼一声,将流火剑握紧,眼里也是流露出厌恶,皇室厌恶异族人早就不是什么稀罕事,只是眼前这个衣着华丽的陌生女人,总让她感觉到不舒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