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曳乐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云潇指了指对面的曳乐阁,拉着他显得有几分期待:“走,快追进去看看”

    萧千夜尴尬的看着她,赶忙清咳了几声按住她,低声训道:“不、不行,那地方你不能去”

    云潇颓然松开手来有些失望,司天元帅愣了一下,看着两人别捏的样子,不禁脸憋得通红,忍着笑一把搂住萧千夜的肩膀,道:“没事,我也一起去,不就是个服务特殊一点的窑子嘛!”

    萧千夜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司天已经凑到云潇面前绘声绘色的描述起来:“没想到像你这样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也对那里有兴趣,一般都是些上了年纪,手上有些闲钱没地方花的老女人才喜欢的,嘿嘿”

    “喂!”萧千夜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才想拒绝,司天转过来在他耳边重重的压低声音,认真的道:“不瞒你说,我最近也在调查一件事情,东冥有个我平时很喜欢去的异族村落,那里酿的酒可真的是天下一绝啊,可是它突然被人屠了村,但是又只有年轻的女人们裸死在自己家里,剩下的男人、老人和孩子全都不见了,我在村子的废墟里检查了很久,然后捡到了这个东西”

    司天从怀里摸索出一个旧布包裹着的东西递给他,叹了口气,萧千夜连忙打开,果然目光惊住,那是半截紫金色的檀木令,分明就是禁军高层将领才会有的东西!

    “那个异族村落很偏僻,在禁地的边缘,平时也不和外人往来,我听说他们用来酿酒的一些仙草非常罕见,需要冒险深入到禁地深处才能采到,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被盯上了,毕竟以前的缚王水狱,好像就是在搞什么古怪的实验啊”司天语重心长的补充着,转头从他手里拿回那半截檀木令小心的收起来,又指了指对面的曳乐阁,“我和风四娘勉强还算是个酒肉朋友,偶尔遇见会一起喝上几坛好酒,她身上……好像就有这个东西”

    萧千夜的心怦怦直跳,脸色极其难看,如果司天元帅所说的都是真的,那个异族村落的情况岂不是和天域城外围荒地一模一样!

    缚王水狱塌陷之后,几乎全部的囚犯都被十殿阎王吞噬,他们的秘密也随着被净化的星罗湖一起消失,但是确实仍有大批至今下落不明的试体

    萧千夜紧咬着牙,脑中里赫然想起在缚王水狱实验室里翻看资料时所见过的那句话——“转交暗部二次试药”

    “呦,这位姑娘好像对曳乐阁很有兴趣的样子?”司天转眼就将刚才的严肃全数收起,立马又换了一副玩世不恭的大叔模样,他不怀好意的笑笑,冲云潇招招手,“我带你进去玩玩怎么样,曳乐阁可是帝都首屈一指的、的好地方!走,叔叔带你去开开眼界,我跟里面的兰妈妈还是蛮熟的哦”

    s

    “元帅……”萧千夜还想阻止,司天一把搂着他,一把拽住云潇,像牵着两个孩子大摇大摆的就跨进了曳乐阁

    迎面扑上来一群笑颜如花的年轻女子,身着轻纱罗裙,手持精致的小团扇,每一个的体香都带着特殊的花香味,光洁如玉的手臂瞬间就像灵蛇一样缠住了司天的手臂,娇嗔的笑起来:“小天儿好久不来了,最近又去了哪里野?”

    萧千夜尴尬的站在原地,司天倒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在一群闹哄哄的女人中间谈笑风生,楼上匆匆跑下来一个贵妇人,她眼角有细细的皱纹,胭脂水粉涂在脸上也掩饰不住是上了些年纪,但依旧打扮的非常娇艳华丽,她长着一双丹凤三角眼,画着细细的柳叶眉,身材也保持的非常匀称,一看见司天来了,也连忙往这边挤过来

    然而再靠近一些,兰妈妈尖锐的目光立马就盯向了萧千夜,不动声色的把姑娘们全部支走,兰妈妈用扇子拍了拍司天的胸脯,丹凤眼往上勾了勾,低笑着试问:“小天儿这是刮的什么风,怎么把军阁主也一起带进来玩了?带个男人就算了,怎么还带个女人家……”

    “兰妈妈,您就别跟我装了,曳乐阁的女客人难道还少吗?”司天搂着女人的腰,顺势就往旁边的软塌上压了过去,周围的姑娘们一下子哄笑起来,手忙脚乱的把司天拽了起来,坏笑道,“小天儿别拿兰妈妈寻开心了,一会又闪着腰下不了床,难道您还要亲自来照顾不成?”

    司天也才揉了揉自己的腰,索性就坐在软塌上不起来了,左手怀着一个,右手搂着一个,笑的嘴角都歪了

    “啧……”萧千夜紧蹙着眉头,根本没办法把眼前犬马声色的废大叔和曾经叱咤风云的军阁元帅联系起来,他根本就是自己想进来找乐子,哪是什么调查禁军暗部的事情!

    他无可奈何的望了一眼四周,曳乐阁的内部是装饰成了水乡的模样,整个大堂就是一个巨大的水池,温暖的水气从水底层层弥散,笼罩着整个曳乐阁宛如人间仙境,看不清楚身边人的模样,不仅仅假山环绕,还点缀着青竹和睡莲,上方悬挂着五彩斑斓的回转琉璃灯,四角也装着风铃,靠回廊和木桥连接各处,宾客们游乐其中忘乎所以,像个真正的温柔乡

    “阿潇?”他找了一圈,发现身边的女子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群挤走,萧千夜心下着急,没等他踏出一步去找,司天从软塌上一蹦而起拉住他的袖子,嘴里面吆喝着,“你不许走,兰妈妈,快去把你们这最受欢迎的姑娘们全部喊来,这家伙难得被我逮住抓进来玩一趟,你们可别让他遛了,银子都记在我账上,记住了吗?”

    “哎!知道了知道了”兰妈妈毕竟是经验丰富的老妈妈,也深知在天域城哪些人不能得罪,但她转而望向萧千夜刀锋一样的双眸,心里顿时又没了底气,只好小声陪着笑,也不敢太太过靠近,尴尬的问道:“萧阁主第一次来玩吧?喜欢什么样的姑娘呀,我们这曳乐阁可是专程请来了雪城的名大夫给姑娘们动过脸,您喜欢哪一种类型的这都有!”

    “兰妈妈,我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司天歪着头咧嘴,神秘的冲兰妈妈眨眨眼睛,“兰妈妈,你可得跟那群‘妙手神医’好好谈谈,别总是弄些差不多模样的,看久了都腻了,您这曳乐阁,大多数都是些小鸟依人,身轻体柔的姑娘们,一个个说话娇滴滴的像是能拧出水来,可惜他不喜欢那种,你去给他找找那种……就那种个儿高高瘦瘦的,看起来清清冷冷的姑娘来,我保证他喜欢”

    “哦……”兰妈妈心里咯噔一下,愣了分毫,眉头也皱了皱,这不就是刚才和他们一起进来的女人那种模样吗?那女人不会是萧阁主的心上人吧?她尴尬的笑了笑,一时也没心思再和司天开玩笑,连忙起身在姑娘中间来来回回寻找了一圈,脸上的笑容一点点僵硬起来——不见了?别是被当成普通客人拉去“伺候”了吧?

    “来,陪我喝一杯”司天不动声色的按住萧千夜,把他一起按在软塌上吩咐姑娘们倒满酒,又冲兰妈妈挥挥手,“别愣着啊,一段时间没见这么生疏了吗?萧阁主难道来了兴致,你们就这么扫兴吗?”

    “哪有哪有!”兰妈妈俨然有些心不在焉,虽然嘴上乐呵呵的陪着笑,眼睛已经焦急的反复在楼内巡视,心里更是急得冒火,究竟是哪个不长眼的废物把人拐走了!这要是一会得罪了军阁主,曳乐阁怕是要吃不了兜着走!

    “哎,嘿嘿……”兰妈妈心虚的靠过来,赶忙亲自给两人斟满了酒,脸上堆满了僵硬的笑容,挤了挤司天,小声的问道,“小、小天儿,兰妈跟你打听个事儿,就刚刚和你们一起进来的那位姑娘,是、是你们什么人啊?”

    “啊?”司天端着酒杯,也被她一句话问住,他扭过脸戳了戳身边铁青着脸的萧千夜,直言不讳的问道,“对了,我都忘记问你了,刚刚那姑娘是你什么人啊?”

    兰妈的嘴角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猛地一抽,都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怎么这个死鬼大叔自己都没搞清楚,就拉着萧阁主一起来逛窑子找乐了,这是存心想害死她们啊!

    萧千夜看着手里晃晃荡荡的酒水,抬起眼皮又看到对方躲闪又讨好的眼神,心底仍是有一丝不快,他轻轻碰了碰手边的白色剑灵,却无法和魂魄的主人联系,更让他心烦意乱荡起一股无名的怒火——她一定是借机去调查风四娘了吧?她总是这样为了他而不顾自己的安危,她到底要什么时候才能明白,保护好自己才是他最大的心愿

    短短一瞬间,萧千夜的脑中转过千百个念头,随后,他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这杯酒入口辛辣烈,下喉如刀割,瞬间就让他胃里翻江倒海,脑门嗡嗡炸响

    “喂……这是烈酒,可不能这么喝啊”司天也吓了一跳,不自禁地倒抽了一口冷气

    萧千夜的眼睛陡然收缩,他本就是不善酒力之人,一杯下肚脸色豁然翻白,用力伸手搂住兰妈妈的脖子,幽幽在她耳边吹了口气:“她是我的未婚妻,别让你的人动她,不然我现在就拆了曳乐阁”

    “未……未婚妻?”兰妈妈吓的花容失色,诧异的瞪了一眼司天,只见司天也是尴尬的挠了挠头发,扯出一个僵硬的笑脸,双手抱拳赔罪道:“对不起啊兰妈,我也才知道……”

    “快、快去找!”兰妈方才反应过来,连忙连推带踹的把姑娘们全部哄起来,豆大的冷汗瞬间从脸颊滑落,心里叫苦不迭——这又是倒了哪辈子的霉,一大早的正常人怎么会带着未婚妻来逛窑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