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凤澡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云潇是被一个陌生人牵着手,一直拉着她小跑上到七楼,对方一手叉腰一手扶墙,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他看起来比自己还小上几岁,像个还没长大的孩子,一张乖巧的娃娃脸秀气里带着几分稚嫩,此时已经满脸潮红大汗淋淋,但是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带着惊喜,好奇的问道:“你、你不累?这里是七楼哎,你一路跑上来怎么都不带喘气的?”

    “就这点路?”云潇也顺着他的目光往楼下看了看,喃喃自语,“我小时候爬的山可比这陡峭多了,有这么累吗?这里才七楼哎”

    对方一脸尴尬的吐吐舌头,被她一句话说的更加害羞,脸上的潮红飞速蔓延到了脖子根,又像有些不甘心,赶紧挺直了腰,逞强道:“我哪里累了,我是怕你累才、才多嘴问一句罢了”

    “哦”云潇暗自好笑,也不戳穿他,问道,“你是什么人啊,干嘛拉着我跑上来?”

    “你……你是来这里的客人吗?”少年结结巴巴的,看起来极为紧张,用眼角偷偷的看她,小声嘀咕着,“我我我、我才被卖到这里来没几天,兰妈妈说我长得好肯定遭人喜欢,又怕我不懂规矩闯祸惹毛了客人,就先让我在楼里面跟着前辈们学学看看,我看他们都、都……都这样悄悄的拽着客人往楼上跑……”

    “跑上来做什么?”云潇奇怪的追问,少年张了张嘴,声音越来越低,头也越来越低不敢看她,两只手不知所措的绞在一起,等了好一会,感觉到云潇身上没有恶意,这才小心翼翼的瞥了她一眼,试探的询问:“你、你是客人吧?”

    “呃……”云潇纠结了一下,瞬间就在对方眼里察觉到了一丝恐慌,甚至在她迟疑的刹那间脸色豁然惨白如纸,冷汗直冒,她赶忙摆摆手,急道,“是,是的,来这里玩嘛,呵呵……”

    少年这才松了口气,仿佛心里一块巨石落地,展开好看的笑颜,腼腆的对她弯腰鞠躬,像模像样的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主动上前一步为她推开了七楼的房间门

    云潇只得跟着他走进去,瞬间就有一股清香味铺面惹来,这个房间很大,雾气缭绕,香烟弥漫,暧昧的烛火隐于其中明明晃晃,映出很多穿梭的婀娜身影,中央被高大的假山团团围住,有潺潺流水的声音从上面传出来,细看之下水流竟也是烟雾状,甚至闪烁着宝石一般璀璨的耀眼光泽,是个非常精致的人工造景

    少年轻轻的关上门,冲着她害羞的笑了笑,云潇还没反应过来,迎面就又走过来两个衣衫单薄的男人,竟也是如女人一般肤若凝脂,仿佛吹弹可破,一双修长洁白的手熟练的摸了摸她脸颊,笑起来更是阴柔中带着甜美

    她不由自主的退了一步,感到有些不自在,脸上的表情也明显僵硬了几分

    两个人心照不宣的互望了一眼,又同时伸手捏捏少年通红的脸,偷偷笑道:“你这臭小子,哪里来的好运气第一单就遇上个年轻漂亮的美人?我要是有这艳遇,做梦都能笑醒呦……”

    两人推推嚷嚷的嬉笑起来,少年尴尬的推开他们,嘴里嘀咕着:“你们还不快去伺候自己的客人,别、别在这碍碍碍、碍我的事”

    “嘻嘻,话都说不利索了,还怎么伺候客人啊?”男人奇怪地笑了笑,一双眼睛变得有些暧昧起来,上上下下看了云潇许久,忽然凑近少年耳边低语,“好弟弟,这个让给我好不好?你去我那屋里伺候四娘,四娘可是出了名的出手阔绰,你把她哄开心了,随手赏你点银子就够你在这曳乐阁里干几年,怎么样,这种好事换了别人我可不跟他换的”

    “真的?”少年顿时有几分心动,眼睛也瞬间雪亮

    男人阴柔的笑起来,调戏着眼前的少年,目光却一直游走在云潇身上

    “不行!”云潇一把拉住他,一下子就反应过来对方的言外之意,紧张的咽了口沫,装出一副镇定的模样轻轻搂住他,“我就喜欢这种,我不要换人”

    “你……”男人明显没料到她会有这种反应,脸上有几分尴尬,身边的同伴没好气的哄笑起来,一把拽着他直接拖走,偷笑道,“你搅什么乱子呢,这可是阿泠第一个客人,你眼红人家找着个漂亮的也不能这么截胡啊!一会被四娘发现你喜新厌旧有你好果子吃,走了走了,别耽误人家干活”

    男人悻悻的回头看了一眼,扭扭脖子叹气:“说的轻巧,四娘哪是那么容易伺候的……”

    “嘘!”他还没说完就被身边的同伴一把捂住了嘴,紧张的往旁边的屋子里张望着

    “来,这边”阿泠没辙,只能牵着云潇往旁边走去,原来这间大屋里的两侧还各设了三个别致的雅间,里面摆放着豪华的八步床,在床上还刻意选用了柔软甜美的粉色,旁边紧挨着一张贵妃榻,以翠绿的玉如意为枕,屋子的另一边,半月牙形状的桌案早就摆放好了精致的糕点和茶水,还在角落里点起了让人意醉情迷的香薰

    阿泠很明显是第一次面对这种情况,紧张的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云潇尴尬的笑了笑,指指桌上的糕点:“先吃点东西吧”

    “你也吃”阿泠咽了口沫,想起前辈们教过他的东西,脸上又是一红,他小心翼翼的拿起一小块如意糕,笨手笨脚的递到她嘴边,支支吾吾的开口,“我喂你,来,张、张嘴,啊——”

    云潇憋着笑看着他,一时间也忘了自己是在什么地方

    阿泠一紧张起来更是咬字不清,慌忙放下了手上的糕点,又在一旁的湿巾上认真的擦拭着手,然后转过来走到她面前,哆哆嗦嗦的伸手伸向腰间,低道:“我……我来帮你脱、脱……”

    “我身上有伤哦”云潇不动声色的按住他的手,笑了笑,“是不能让别人看见的伤”

    阿泠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云潇捏了捏对方的鼻子,眼里亮晶晶的:“你别紧张,我也不是你的客人,你就在这坐好陪我说说话就好了”

    “你不是客人?”阿泠又立马变了脸色,仿佛想起了什么恐怖的事情,整个人微微颤抖,云潇按了按他的肩膀,将手指放在嘴唇中间,做了个嘘声的手势,低道,“放心吧,我不会跟别人说的,银子也会照常付给你,只要你们别像隔壁秦楼那样狮子大开口,我还是能付得起钱的,也不会让别人看出来,阿泠,我问你,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你进来玩居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阿泠瞪直了眼睛,不可置信,看见云潇已经站起来从门缝里一直往外张望

    “你别看!”阿泠一把把她从门边拽了回来,用身体尴尬的堵住了门缝,支支吾吾的道,“没什么好看的,我就奇怪怎么会有你这种年纪的姑娘家来玩,果然是我没眼力搞错了,你别往外看,不适合,不、不好!”

    云潇只得默默坐了回去,阿泠奇怪的看着她,悻悻问道:“你是哪里人啊,怎么连曳乐阁都没听过就跑进来玩吗?这里可是行里出了名的男女通吃,五、六、七三层楼都是专门接待女客的,第七层叫凤澡池,设了六个雅间,只能接待最贵重的客人……”

    “我看起来很贵重吗?”云潇忍不住脱口,看了看自己的衣着,喃喃道,“我穿的很普通啊,也没带什么值钱的首饰,你把我拉到凤澡池,就不怕我付不起钱?“

    阿泠咬紧了嘴角,眼睛咕噜噜转的飞快,小声嘀咕着:“你看起来是没钱,但是你身边的人肯定不差钱,你边上那个胡子拉碴的大叔是曳乐阁的常客司天元帅吧?我虽然才来几天,但是妈妈们一早就端着画像册让我们认认真真的记住了好多人,尤其是他手里那柄白色长剑,据说是先帝御赐的白帝剑,你跟他一起,不会付不起钱吧?”

    “哦……这样啊”云潇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忽然面容一沉,问道,“那……他身边另外一个呢?你不认识?”

    “另外一个?”阿泠努力的想了想,在司天元帅身边好像确实还站着个年轻男人,手里也是握着一柄白色长剑,他迟疑了片刻,接道,“不认识,他不是曳乐阁的常客,没画在册子里的我都不认识”

    云潇顿时就明白过来,难怪这个少年敢在军阁主萧千夜眼皮子底下拽着自己就跑,原来根本就不认识他!

    云潇理了理头绪,见阿泠一脸沮丧的蹲在地上,双手撑着脸颊,嘟着嘴看起来非常不开心的样子,她轻咳了一声,问道:“你多大了,怎么会在这里做这种事情啊?”

    “我?”阿泠歪着头,“我十六了,是被人卖到这里来的,家里原本是荒地的,太穷吃不起饭都要饿死了,横竖都是要死,爹娘索性就把我卖了,要是卖个好人家兴许还能捡条命,谁知道偏偏被卖到了曳乐阁,兰妈妈看我长得俊俏,说是能讨女人喜欢,就让我留下来了”

    阿泠忽然忐忑不安的搓搓手,眼睛也飘乎乎的望着云潇:“曳乐阁的女客大多是都是来自各地的贵族太太,只要能讨她们欢心,很快就能攒够银子给自己赎身了,你刚刚在外头碰见的政哥哥,他就傍上了风四娘,不过三四年的功夫就攒了好多银子,要不了多久他就能重获自由了吧”

    阿泠露出羡慕的眼光,又悻悻瞪了眼云潇,嘴里发着牢骚:“你刚才要不硬拽着我,我还是想和政哥哥换的,风四娘怎么的也比你有钱……”

    “喂!”云潇毫不客气的用力敲了一下他的头,发现这个看起来腼腆害羞的男孩子内心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阿泠抱着头,嘴里还在念念叨叨的不知在说些什么

    外头突兀的传来凌乱又焦急的脚步声,几个姑娘面容苍白,交头接耳的挨个敲门在寻找着什么

    “嘘!”云潇一把推开阿泠,又直接捂住了他的嘴,小心的往门缝里望出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