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临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萧奕白是从后门避开人群回家,正巧和后院里的弟弟撞个正着,两人四目相对,尴尬的互望了一眼

    察觉到兄弟二人应该有话要说,云潇识趣的回避了,摆摆手:“我去外面街市给你们准备些糕点,你们聊……”

    “呃……”萧奕白看着他这一身罕见的白衣,还不太习惯,低头想了想,赶紧解释道,“我才从风家那边回来,他们说了风老爷和风四娘的后事会从简处理,你要是想去送最后一程,那就……”

    萧千夜微微一笑,没等他说完,直接回绝道:“我就算了吧,他们原本也不喜欢我,去了还添麻烦”

    “哦,也是”萧奕白点点头,也不意外,毕竟飞垣本身就不太重视这些东西,他清了清嗓子,低道,“昨夜的事情,你怎么不去和明溪汇报情况?为了这事,今早上墨阁门口可是围满了人哦”

    “他还需要我亲自去汇报吗?”萧千夜奇怪的看着大哥,指了指自家屋檐下,提醒,“那些蝴蝶是公孙晏派来监视的吧,总督府里那么多双眼睛盯着目睹了全过程,他自己也是借我的手将计就计,还贴心的帮忙撤去了值夜的守卫,既然如此,又何必再多此一举听我的汇报?”

    萧奕白连忙接话:“话是这么没错,可这毕竟不合规矩,你总得走个过场,免得落人话柄”

    “随他们说去吧”萧千夜厌烦的摆摆手,似乎不想继续在这个问题上多说什么,他蹙眉认真的想了一会,忽然压低声音,开口,“你别和我扯这些没用的东西,他们自己能处理好的不用你我费心,大哥,我准备去一趟东冥,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也要去那里想办法对付封印的魇之心,你和我一起去”

    “现在?”萧奕白脸色一变,有些难堪,“之前我确实有这个打算,但是眼下……眼下我灵力回转被中断,去了也无法对付魇之心,只会拖你后腿啊”

    “我知道,我也不是要带你去找魇之心”萧千夜不以为然,反而更加严厉的道,“就是因为现在的你只是个普通人,所以我才要你和我一去,你这个样子不能一个人留在帝都,太危险了,留下来才是真的拖我后腿”

    萧奕白沉默了片刻,没想到弟弟会突然说出这种话,无意间抬起头撞上对方的双眼,心底微微收紧,低问:“你要去东冥做什么?”

    “我……”萧千夜眼睛一亮,却是带着几分警惕看着自己的兄长,默默攥紧手上的剑灵,低头,“我要去取回古尘,它被那只古代种插在魇之心上,至今还沉睡在五帝湖底,在破除四大境封印之前,我必须要将古尘取回”

    萧奕白震惊地抬起头,下意识的脱口:“取回古尘?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那个人的意思?”

    “是谁的意思很重要吗?”他冷冷的追问,笑起,“如今高成川已死,想必暗部那些试体也顺势落到了明溪陛下手里,他现在已无后顾之忧,唯一要对付的人只剩下上天界,五帝湖位于东冥深处,横跨空寂圣地和禁闭之谷两大禁地,不仅仅是魇之心所在,也是四大境的封印之一,取回古尘之后,我就要先破开那里的封印”

    萧千夜目光如水,平静的掀不起一丝波澜,却搅得萧奕白内心心潮澎湃,他继续说道:“你别看现在家门口那些人一个个攀炎附势想和天征府拉关系,只要‘碎裂’的事情被公开,而你我作为现在唯一能协助上天界找回阵眼的人,一定又会被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你不能留下来,你该知道后果”

    萧奕白没有说话,用力捏紧手心,目光紧锁地抬头望他,弟弟的话是对的,对现在的飞垣人来说,除掉他们兄弟俩或许才是最为直接了当的方法

    “其实除掉我们也没有用”萧千夜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想法,叹了口气,“明溪应该是知道的,就算没有我们,对夜王而言,不过就是多费些时间再来一次血祭全境,死的人只会更多,所以他才会冒险同意‘弑神之计’吧,可我不信任他,他一贯是个心思缜密计划周全的人,他不可能毫无退路的拿全境的存亡做赌注,他一定还会有其它的安排”

    萧千夜垂下眼帘,阳光在脸颊上投下淡淡的阴影:“我不想你成为他的筹码,你只有在我身边,才能保证安全”

    萧奕白苦笑了一下,轻轻闭目吐出一口气:“你担心有一天,明溪也会像当时的夜王一样,拿我来威胁你?”

    “他和夜王本来就是一路人”萧千夜毫不犹豫的接话,不假思索的提醒,“你不要总是把他当成以前的皇太子,他到了如今的地位,很多事情由不得他选择”

    “千夜……”萧奕白只是轻轻的叫了他一句,还是摇了摇头,“东冥一行很危险,无论是魇之心,还是五帝湖,都不允许你带着一个什么也做不了的人,你大可不必担心我”

    “我怎么才能不担心你?”萧千夜急了,斥道,“要是以前,我确实是一点不担心你,可现在你的灵力回转被夜王中断,你就是个根本无法自保的普通人!”

    “我留在帝都,才能牵制明溪”萧奕白按住他的肩膀,眼里有苦涩的笑,压低了声音,“明溪的身体状况是必须依靠我的魂魄才能维持,真的走到那一步,我也会……做出自己的选择,虽然我并不希望看到那一天到来”

    “你……”萧千夜有些意外,莫名捏紧了自己的剑灵,感觉到剑灵上温暖的白色灵魂如一汪清泉在缓缓流动

    分魂大法能让分离出来的魂魄和本体直接联络,如果本体死亡,是不是意味着那一魂一魄也会一起死去?

    陡然间意识到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情,萧千夜本能的抓住他的手臂,仿佛有一道惊雷在耳边炸响,脸庞瞬间阴冷下去,低问:“你什么意思?你该不会是想和他玉石俱焚吧?”

    显然不愿多说下去,萧奕白很快就放开他,无所谓的摆摆手,淡淡吐出一口气:“你几时这么关心我的事了?一会被夜王威胁,一会又担心明溪会害我,一点都不像你的性格了”

    “你少跟我扯这些,把话说清楚”萧千夜蹙眉骂了一句,继续追问,对方却悄然伸出一只手指按在他的嘴唇上,面色严肃,语重心长的道,“我已经说了让你不必担心我,我好歹是你大哥,虽然可能也就比你大那么几分钟,但大哥就是大哥,你脾气这么冲,没大没小的真不像话,而且在你质问我之前,我也有一件事情要你解释清楚”

    萧千夜被他瞬间扬起的严厉堵了回去,只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萧奕白笑了笑,指了指他手上的剑灵:“你是不是也有事情瞒着我?”

    “什么?”萧千夜心虚的避开他的目光,嘴里还在逞强

    萧奕白冷笑了一声,显然是从那样躲闪的视线里看出了端倪,眼神慢慢冷下去:“你还想继续骗我?上一次我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是和帝仲做了什么交易,他为什么要帮你对付夜王?”

    萧千夜摇了摇头,苦笑,自小他就不是个擅长隐瞒的人,总是被人一眼就看出异常

    “是不是和云潇有关啊?”萧奕白只是不动声色,极为平静的引导着话语,果然见他手指微微一动,下意识的握紧剑灵

    “他答应我,一定能救阿潇”许久,萧千夜的眼里放出明亮的光泽,连带着脸庞也瞬间扬起无可抑制的期待,“帝仲说了,能让她摆脱混血灵凤族必定早逝的宿命,只有这样……只有这样她才能活下去”

    “代价呢?”萧奕白忍住心底的惊讶,继续追问

    萧千夜在听到这句话的一瞬间,眼里的寒芒慢慢减弱,最后转变成深不见底的冰窟,他转动手上的剑灵,嘴角勾起一抹奇怪的笑容,轻轻的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

    萧奕白愣了一下,那柄白色剑灵在他掌下微微泛光

    分魂大法虽然能将自身一魂一魄附着在灵器上,并且能随时透过魂魄的知觉感觉到一切,但如果灵器另有主人,并且魂魄自身也认其为主,那么分出来的魂魄就必须得到主人的允许才能幻化成型,就算是他附在明溪手里玉扳指上的魂魄,未经允许也无法真的联系上明溪,但弟弟手里剑灵上的魂魄似乎一直处在自主的状态,并未有任何束缚

    他俨然有些意外,不给于任何束缚,就代表着云潇无论身处何处,都能察觉到他身边发生的一切,这就好像是将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的呈现在另一人面前,就算是至亲至爱之人,也很难真的做到这样坦诚相待吧?

    但他竟然真的这么做了,以弟弟那种小心谨慎的个性,竟然真的在一个女人面前做到如此地步!

    “我……你、你真让我意外”许久,萧奕白只得无奈的说了一句话,不好再问什么,他顿了顿,在怀里摸索起来,取出一个小东西扔给弟弟,笑道,“这东西上次被弄坏了,我找了人在外面补了一圈玉环,做成吊坠的模样,你拿着吧,就当是个护身符”

    萧千夜接过大哥扔过来的东西,目光一亮,那是天征府的家徽,边缘有些破损,现在用了一圈白玉环包了起来,之前为了能联络他,大哥在凶兽的眼睛上动过手脚,后来他被切断了灵力回转,这东西就又只是个普通的家徽了

    “带着吧,还好修补的时候我挑了白玉,现在还挺配你这身衣服的”萧奕白掩嘴偷笑,指了指他腰间,“中原那些文人墨客是不是有那种习俗啊,就是在腰上挂个玉佩什么的?是为了好看,还是有什么特殊的含义呢?”

    萧千夜没听他的,反手就塞入了怀里

    “喂……”萧奕白瘪瘪嘴,还想再说什么,对方瞪了他一眼,打断他的碎碎念,“我不想在帝都久留,也不想特意去告诉他们,要是陛下问起来,你随便帮我解释吧”

    萧奕白含糊的答应:“你倒是会省事哦……”

    “自己小心”萧千夜眼神里仍是不安,斜眼看着大哥,临走还不忘加一句,“你别乱来,就算发现明溪有什么异常,也千万别乱来……你记住了!”

    “知道了知道了”萧奕白尴尬地晃晃脑袋,嘀咕起来

    两人各怀心思,心里忐忑的互望了一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