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承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萧千夜观察了一下四周,在确定没有人之后才从自家后门走出去,然而没走出三步,他就被一只有劲的手拽着拉到了墙角,没等他看清楚到底是谁,对方已在耳边经幽幽叹了口气,直接将一个半空的酒壶塞到了他怀里

    他定睛再看,墙角横七竖八丢了十几个空酒坛,司天元帅蹲在墙边干呕了几声,看起来这次应该是真的喝多了

    云潇在他旁边,也是才出门就被司天拽了过来,她弯下腰拍着对方的后背,劝道:“大叔,您要不要进去天征府里头先歇一歇啊?”

    “不要不要,我还没醉”司天抹着嘴将汹涌到喉间的恶心压了下去,甩开她的手,扶着墙努力站直身体,他的脸色已经苍白到毫无血色,嘴唇都微微透出青紫,酒渍沾满了衣襟,苦笑了一声,上前用双手搭在萧千夜的肩膀上,一点点用力,声音颤抖而濒临绝望,“对不起啊,对不起,我没想到她会死,一个令牌而已,我真的没想到会害死她……”

    他颓然松手,仰头看着天空,像被抽干了灵魂,目光变的极其迷茫,也让云潇心头一紧,绞着手低下头不敢说话

    司天瞥了一眼身边的女子,毫不客气的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反而安慰道:“你干什么难过,跟你又没关系,别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

    云潇张了张嘴,不知该说什么

    司天摇着头,喃喃:“我和四娘其实算不上什么朋友,撑死了算个酒肉朋友,经常在洛城那边撞见,她还请我喝过几次酒,我一直都知道她在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但我也不在乎……哈哈,哈哈哈,是不是很好笑啊,反正我无官一身轻,一个人过的逍遥自在,根本也懒得管别人在做什么,她愿意请我喝酒就聊上几句,不愿意就拉倒,一直都是这样”

    “你那个四姨娘,她脾气可真臭”司天沉吟了一下,搭在他肩上的手也忍不住用力,发出一串低低的笑,“她不仅爱喝酒,完了还要拽着我去赌上几把,手气又特别的差,每次都输好多,然后每次都赖账,让我帮她清赌债,是洛城出了名的女霸王,谁见了都恨不得绕道走,真是个不讨人喜欢的女人啊”

    “不仅喝酒、赌博,她还喜欢去嫖!像个臭男人一样”司天默默叹了口气,眼里明明灭灭,像想起了什么,奇怪的道,“但她又喜欢买些各地的小玩意,还经常拿出来跟我炫耀,我问她要还宝贝兮兮的不肯给,说是要送给什么人的……”

    话说到一半,司天顿了片刻,感觉心里忽然沉甸甸的,心里有些涩涩的不是滋味

    s

    沉默半晌,他抬起眼皮看着萧千夜,发现对方只是面不改色,像个认真的聆听者,不由得苦笑起来:“你说她是不是有心上人啊?毕竟一个女人家,年纪一大把了也不成婚,就每天提着个娲皇剑漫无目的的到处跑,是不是她喜欢的那人不喜欢她,所以那女人才把自己搞成这幅颓废的模样?”

    萧千夜脸色阴沉,联想起一个人

    司天醉醺醺的脑袋已经有几分神志不清,说话也开始毫无逻辑,道:“她跟我炫耀那些东西的时候真的满眼都是期待,你说奇怪不奇怪啊,她是个到处寻欢作乐的女人,难道真的心有所属?”

    他不经意的望向云潇,咧嘴一笑,抓着她的手嘀咕起来:“我是不太懂你们女人,你跟我说说,女人真心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不会像四娘那样,一把年纪了还成天惦着小心思准备礼物?”

    “嗯”云潇只是点点头,长长叹息了一声,眼里都是复杂的情绪

    风四娘心底喜欢的那个人,无疑就是夜月阁的男宠阿政,谁能想到她那样名声恶臭的女人,竟然真的会对一个风月之地的男宠动了真心?

    而这样的真心付出,最终又得到了什么?

    司天看着云潇的反应,其实心里也能猜到大半,但他没有直言,反而语气一沉变换了话题:“东冥那个村子是我最在意的,因为那里酿的酒我特别喜欢,喝上一口一整夜身上都是暖暖的,就好像在泡温泉一样,特别舒服,村子被屠灭之后,那半截檀木令是在地窖里找到的,地窖有他们的阵法一般人无法靠近,但是我认识族长,族长知道我喜欢他们酿的酒,就私下里教了我进去的方法”

    话到这里,司天的眼睛豁然雪亮,一脚重重地把地上的酒坛踢碎,语气也终于冷静下来:“我在地窖里找到那半截檀木令的时候就知道这件事和四娘脱不了干系,你就尽管嘲笑我吧,我竟然是为了自己喜欢的酒才会出手调查这件事,这么多年我没在意过四娘在做什么,偏偏这一次……”

    他低下头自嘲的笑起来,不可置信的摇着头:“偏偏这一次我要凑热闹,既然是这么重要的东西为什么她当时不去捡回来?就算有阵法阻挠,真想捡回来也是能做到的吧?”

    司天的思维逐渐清晰,语气狠厉起来,一字一顿:“也就是说那玩意丢了半截还可以修补,但是要是整个檀木令都弄丢了,就可能会出事吧?”

    萧千夜点点头,翻手取出檀木令,望着手上这枚东西,有一种奇异的目光在流转:“四娘曾经告诉我,禁军暗部的檀木令共有三枚,如果和各地大牢典狱长手里的钥匙合二为一,就可以开启隐藏在更深处的实验基地”

    “什么?”司天大惊失色,下意识地去夺他手里的檀木令,眼眸止不住颤抖,“这东西……这东西这么重要?难怪四娘会被暗杀,难道……”

    “四娘不是因为弄丢了檀木令才被杀的,是有人刻意利用她的死,对付高成川”萧千夜冷声提醒,“再重要的东西只要高成川一声令下就能弃用,何必为此杀了四娘惹人非议?”

    司天咬着嘴唇一瞬间说不出话来,但心底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忍着震惊追问心中最大的疑惑:“不是高成川的命令,那你……你为什么杀他?风老爷又是怎么一回事?”

    没等萧千夜回话,司天刹那间脸色苍白,似乎用尽了所有力量,重重吸了口气靠在墙上,扶额:“哦,我明白了,是这么一回事啊,杀了风四娘原本就是为了嫁祸高成川,引起你们之间的仇恨,但是四娘的死还不能彻底激怒你,所以风老爷也是被连累了吧,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成有人想借你的手除掉高成川?”

    “所以元帅不必自责,四娘的死跟您无关”萧千夜安慰了一句,司天反而情绪低落,双肩觉得沉重非常,“可真的是为难你了,背上个泄愤私仇的罪名”

    萧千夜耸耸肩,将怀里的半壶酒坛子重新塞到他手里,咧嘴笑了笑

    司天无奈的掂了掂酒壶,语重心长的叹息:“喝酒误事啊,你要不是被我灌了那几杯酒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下午,或许这件事,还能有转机,哎”

    “那就戒了吧”萧千夜不以为意的摇头,司天半蹲在地上,酒也醒了大半,喃喃,“戒了?那不行,都说酒能消愁,你把这玩意戒了,以后还用什么消愁?”

    说罢,他的眼神闪了一下,像下了某种坚定的决心,抹了抹嘴,认真的道:“我最后问你一件事,四娘到底是谁杀的?是不是曳乐阁那个男宠?”

    萧千夜迟疑了一刻,脱口:“元帅最好不要插手,那个人……多半已经投靠了别人”

    “投靠?”司天重复着这两个字,嘴角愈渐锋利,能不动声色的暗杀风四娘,然后嫁祸高成川,还能逼着萧千夜亲自动手,这种身份的人他只能想到一个

    想到这里,司天云淡风轻的笑了笑:“高成川这种位高权重的老臣他都能背叛,还有什么人值得投靠?难道说……是投靠了当今圣上?”

    两人心照不宣的交换了眼神,司天略微颔首,感到有些头疼

    他才答应了萧奕白要留守帝都保护某个人,可转眼又觉得那个人其实根本不需要他保护

    总督府守卫严密,是明溪陛下亲自派的亲信驻守,可从萧千夜杀入总督府到传出高成川遇害的消息,这么长的时间里竟然无一人知晓!

    司天神情复杂,在将所有的事情关联到一起后,他的心底非常不情愿的得出了最后的结论——这分明是故意敞开了防卫,是明溪,想让高成川死

    “元帅,我有一事相求”萧千夜突兀的打断对方的思绪,眉间忽然有凝重之色,“我希望您能暂时留在帝都城……”

    “哦?”司天微微蹙眉,不知为何心里一跳,没想到这个人会突然说出和他兄长一模一样的话,忍不住耐心等他继续说下去

    萧千夜深吸一口气,上前一步,对着军阁前任元帅深深的鞠躬,一字一顿恳求:“我希望您能暂且照看我大哥萧奕白”

    司天的眼神一变,知道像他的这样的人一定是深思熟虑之后才会对自己开口,而这样的请求一定暗藏着深不见底的危机

    “呵……”两人认真的对视了一眼,司天率先笑出声,眉头的沉郁的一扫而空,笑吟吟的将手里半壶酒又重新扔给他,“你喝了这剩下的酒,我就答应你”

    “一言为定”萧千夜接过酒,想也没想举起一饮而尽,瞬间烈酒入喉,他的脸色迅速涨红,转瞬又变成青白色,脸颊上出现细汗

    “喂,这也是烈酒哦,你这酒量别一会又睡死过去……”司天心满意足的看着对方,只见萧千夜扶了一把墙,很快酒劲上头就有些站立不稳,但依然神态自若将酒壶倒过来,眼里的光雪亮锋利,“一滴不剩,元帅也要说话算数才行”

    司天眉峰一敛,握拳轻敲在他肩头,低声允诺:“我去过中原,中原人总喜欢说一句话,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答应了你,就会好好看着他,你放心去做自己的事吧”

    萧千夜哑然看着元帅,心中不知是什么样的情绪——对方似乎是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但最终选择了沉默

    下一刻,司天挠了挠脑门,大步走出,嘴里喋喋不休的念叨起来:“走了走了,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美美睡上一觉先喽”

    在他的背影消失后,萧千夜捂着嘴,喉间一阵恶心

    “没事吧?”云潇紧张的扶着他,“要不要先回家休息一下?”

    “不了,跟我来”萧千夜勉力缓了口气,神秘的笑了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