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死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云潇踮着脚走在前面,萧千夜提着剑跟在后头,他在心底暗暗计算着走完这条路需要的时间,越接近终点,心中的沉重就越加重一分

    云潇悄悄回头看他,见他神色紧锁,魂不守舍一直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索性停下了脚步

    萧千夜并未注意到前面的人突然顿步,果然迎面撞了去上,这才诧异的抬起眼睛

    四目相对,云潇揉了揉被撞疼的额头,眼神专注的看着他,退开一步,双手放在身后,歪头笑了笑:“等走到终点之后,你想去哪里?你总不会只是想带我来这里散步的吧,是准备不告而别,还是根本就知道要怎么和他们告别啊?”

    “和他们告别只是增加麻烦”萧千夜按住眼睛,反驳了一句

    “只有你嫌麻烦吧”云潇一点不留情面,直接挑穿了他的小心思,萧千夜望着远方,又默默转身注视着走过的路,脸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阴郁,低道:“这次离开天域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也许……再也回不来也不一定”

    “再也回不来吗……”云潇失神的重复了一遍,闭了一下眼睛,脑子里赫然出现八年前他离开时候的画面

    那时候的萧千夜换下了昆仑弟子的白袍,将头发干练的梳起,没有带任何行李,就单单提着沥空剑匆忙去和师父辞行,她得知消息追至山门处,看到对方脸上从未有过的坚忍和决然,逼着她把所有挽留的话全部吞了回去,只能长远的看着那个身影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在云雾缭绕处

    从那一天开始,自己就清楚的知道这个人不会再回来了

    如今,他脸上的神情比八年前更加寂寞,就好像已经知道了自己的未来,却颓废的不想再有任何反抗

    她不知道萧千夜身上的无助来自何处,自他从上天界折返,就无时无刻被这种阴郁笼罩

    萧千夜低头看着脚下,停滞了一瞬:“阿潇,这一步一旦踏出,就无法回头”

    云潇叹了口气,一直握紧的双拳却缓缓松开,上前握住他的手:“会回来的,因为……你还没有娶我呀!”

    萧千夜惊了一下,面前的女子踢了踢脚尖,柔和的一笑,脸上顿时出现奇怪的关切,自言自语的嘀咕起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萧奕白是你兄长,长兄如父,你总要得到他的允许才可以娶我呀!所以你早晚都得回来见他,对不对?”

    明知道她只是在说歪理安慰自己,萧千夜反倒心情一松,云潇笑了笑,继续:“这么算起来,你还得跟我回一趟昆仑了,要是我娘不同意,那我还不能嫁给你!”

    这句话倒是真的把他怔住了,萧千夜情不自禁的托起下巴,认真思考起来,云潇见他一脸严肃,连忙扑过去摆摆手:“虽然你走了之后从来不回去看看,但是我娘、我娘没有生气,她肯定会同意的,你别担心了!”

    “父母之命……”萧千夜若有所思想着她刚才说的话,眼睛咕噜一转望向天空,脱口,“凤九卿好像不同意……”

    “啊?”云潇激动的用力,脸一红,跺脚,“你说他……他、他不算!”

    “为什么不算?他确实是你生父”萧千夜不依不饶的接话,严肃的提醒,“他说过,让我离你远点,识相的就该把你送回昆仑去,若是要父母之命,凤九卿这一关铁定是过不了的”

    “你、你……”云潇一时语塞,没想到自己只是为了让他振作起来随便说了一句话,竟然真的被他当真了,想起那个毫无感情又行踪成谜的父亲,云潇委屈的瘪瘪嘴,愤愤甩开他的手,骂道,“你是个木头吧,要不你还是找明溪给你再赐个婚好了,什么皇家的公主,王府郡主,贵族小姐,哪个都比我强”

    “阿潇……阿潇!”萧千夜尴尬的看着她甩袖跑开,叫了半天也没有回应,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那句话惹毛了她,只好赶忙跟了上去

    云潇的心底却如同打翻了五味瓶不是滋味,脸上的神色不禁僵硬了几分,恐惧油然而生

    “喂,你等等我”好不容易追上她,萧千夜急忙一把拽住她的手,“我不是那个意思,你要是不想凤九卿插手,我们不问他的意见就是了……”

    话音未落,萧千夜陡然愣住,发现云潇的眼里噙着泪水,一直在回避他的视线

    “怎么了?”他压低语气,强迫她直视自己,云潇下意识的想挣脱,却发现他的手极其用力,根本不容自己反抗

    萧千夜其实早就猜到了她的想法,只是微微笑了笑,捏了捏云潇的脸颊:“你是不是担心自己是混血的灵凤族,会被自身灵凤之息反噬致死?”

    “没有第二块沉月能救我”云潇吸了口气,一时间心绪万千,眼神满是忧虑,“你看到过我身上的羽毛了,要不了多久就会遍布全身,等到那个时候,我就会它们烧死吧”

    她顿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萧千夜,又触电一般挪开视线,失声:“我自己已经是这幅模样了,就算命大能再拖几年,也比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再受同样的苦,所以、所以我根本就不该幻想着做你的妻子”

    “不会”萧千夜斩钉截铁的回答,“我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

    “你又没有办法!”云潇委屈的开口,强按着胸腔里的害怕和不甘,低道,“灵凤族自得到神鸟火种开始,就没有混血存活的先例,我不过是借着皇室那块蕴含着月神之力的古玉,这才侥幸活到了现在,你不可以娶我,你不可以娶一个很快就会死的女人……”

    萧千夜牢牢抓着她,不让这个情绪瞬间失控崩溃的人从自己怀里挣脱,暗暗用力咬住牙,自他和云潇相识以来,无论遇到何种危险的境地,她总能安然自若的笑着,就好像所有的困难都会在那样的从容不迫里迎刃而解,唯独这一次,在面对自己注定早逝的命运之时,这个一贯乐观的小师妹第一次爆发出难以掩饰的痛苦

    萧千夜懊恼的锤了一下自己,他从来都没有发现,云潇永远都在身后竭尽全力的帮助自己,可纵使有着远古神鸟的血脉,她其实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也会有自己的情绪,会害怕会紧张,会手足无措的哭泣

    “我一定会救你的,请你也一定相信我”许久,萧千夜重重的按住她的双肩,眼神凌厉如同一把出鞘的利剑,一字一顿,“你不会死的,你能活很久很久,像你的同族那样,甚至比他们还要更久!”

    云潇不自禁的微微发抖,虽然完全无法理解他的每一个字,却又坚信不疑的相信着

    萧千夜颓然抬手按在胸口,在他说出那句话的同时,感觉胸腔里涌出一种莫名的情绪,让他脑子一空,出现些许失神

    那是他和帝仲两人的交易,就算会永失自由,他也一定要把云潇救回来!

    云潇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发现对方的身体透出深深的寒冷,就好像当时在仙蟒族地下城时那样,这种阴冷仿佛能渗入骨髓,她连忙转移了话题,低道:“好了好了,我不该说那些话,又惹你不开心了,别想那么多了,这条路是不是还要走很久啊,快走吧不能再耽误了”

    萧千夜点了点头,却突然感觉有些疲惫

    云潇眼睛一亮,转眼就将刚才的情绪全数收起,伸出一只手指在他面前晃了晃:“你累了?那可不行,一定要走完才……”

    她的声音截然而至,好像被什么东西硬生生切断,萧千夜诧异的抬头,见她像一尊雕像呆呆的僵住,手指还停在空中,眼睛却已经茫然失焦不知望向了何处

    “阿潇!”瞬间一种不安的预感涌上心头,萧千夜甚至不敢轻易触碰面前一动不动的女子,这短暂的数秒时间在他看来宛如过去了一整个世纪般漫长,云潇体内气息一乱,充斥在自己身体里的炽热燃起火光!

    周边的幻象在同时散去,原本蔓延千里的晚霞竟像瀑布一样从天边落下,衔烛之龙的烽火直接熄灭,连带着夜明珠也瞬间失去了色泽,当刺目的阳光再度出现在头顶之时,云潇骇然捂住嘴,一口鲜血自胸肺咳出,浓郁的血顺着指缝滑落,直接滴落在如雪的白衣上

    沥空剑猛然颤动,附着在上面的白色魂魄明显涣散,随即就被更强的意志力强行凝聚

    “咳咳……咳咳……”伴随着剧烈的咳嗽声,汹涌而来的血再也控制不住,云潇勉力提神,无奈的扬了扬嘴角,想说话,又被更加强烈的咳声盖了下去

    自从在曳乐阁和阿政动过手之后,体内的灵凤之息就比之前浓郁了数倍,像一支搭在弦上的箭,随时都会爆发

    “走!”萧千夜不敢有丝毫耽误,俯身将她抱起,几乎是要冲上剑灵返回内城找丹真宫,然而思绪却同时出现震荡,另一个声音直接传入脑中,“等等”

    萧千夜皱着眉头,眼睑浮现出属于帝仲的冰火纹理,那个人借着他的手直接扣住云潇的心口,仔细感知着火种的起伏

    “来不及了,火种要爆发了”帝仲凛然神色,语气变得非常严厉,将自己的神力一点点渗入云潇体内,“不对,应该是在更早的时候已经爆发了,来不及了,你现在带她去找人类的大夫,就是在送死”

    萧千夜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帝仲的每一个字他都理解,连在一起却像某种古怪的咒语,让他身体僵直无法思考

    “喂,带她去上天界”帝仲是清醒的,眼中闪过一道冰冷的光芒,然而这个身体的主人却失了魂一样无动于衷,眼睛瞪得大大的,不知陷入了什么样的梦魇里,全身颤抖

    “喂!”帝仲再次喊了他一遍,在发现对方还是一动不动之后,只能长叹一口气,毫不犹豫的夺下他的意识!

    帝仲看向云潇,眼神在复杂的凝聚——死穴啊……这个女人真的如星象所示,是他的死穴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