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预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帝仲御风而行,在即将踏足上天界的一瞬间,忽然想起来什么头疼的事情,然后脚步直接调转方向,往东方的厌泊岛而去

    奚辉还在上天界修复魂体,如果此时让他察觉云潇体内神鸟,或许又要另生枝节,眼下还是先将她带去烈王紫苏那里更为妥当

    云雾缭绕的厌泊岛外围被烈王的结界守护,帝仲一步走入,一只金色的光箭从天而降瞬间拦下他的脚步,不等他看清楚视线尽头处赫然浮现的人影,又是几支小箭齐齐射出,逼得他不得不退开几步,一只手护住怀中昏迷的女子,另一只手挥动剑灵搅起惊人的剑风

    那束光箭来的迅猛,而沥空的剑气其实并无法真正抵御上天界的神力,就在下一道光箭逼身之际,帝仲暗暗运气,一束黑金色的光芒横空出世,和对面的光箭正面相击!

    整座厌泊岛微微颤动,远处的人影也是烈王的神力所化,她再度拉开了弦,灵力在指尖汇聚,一时间又仿佛感觉到了熟悉的同修之息,却惊讶于那张完全陌生的脸,动作微微迟疑

    “紫苏,是我”帝仲已经认出了对面的人,收起剑灵上前

    “帝仲,怎么是你……”烈王的声音通过神力之影不可置信的传出,于此同时,岛内风之间的紫苏抬手散去结界,指尖微微收紧,将两人引到面前

    没等紫苏看清楚眼前的人到底是什么模样,只见他怀中的女人吐出一口气,竟是火焰色泽的灵凤之息!

    “灵凤之息!”紫苏神色惊变,不由心中一跳,惊呼脱口,“她是什么人?”

    帝仲没有回话,他用一种极度关切的眼神紧张的看着怀中的女子,只觉得脑中一片混乱,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在胡思乱想

    云潇的皮肤透出奇异的火光,明明已经不省人事,手指却死死的拽着他的衣角没有松开

    s

    紫苏的眼眸顿沉,抿唇不语,脸上仍旧保持着警惕——自他们来到上天界之后,唯一踏足过的外人就是得到奚辉特许的凤九卿,而那个人正好就是灵凤族!

    帝仲伸手探了探云潇的额头,发现她雪白的皮肤下已经出现龟裂的血纹,就好像一条条细细的小蛇在游走,全身似乎已失去了知觉,只剩下无穷无尽的火舌吞吞吐吐,像要将这具人类的身体彻底吞噬

    “紫苏,先帮她稳住这股神鸟的火种,她要被反噬烧死了”帝仲的脸色是罕见的焦急,连语速也情不自禁的变得极快,细汗从额头顺着脸颊滚落,但他本人似乎无知无觉,只是紧张的盯着怀中人,也根本无暇回答同修的问题,转身就准备抱着她进入风之间

    “哎,你等等!”紫苏突然伸手将他拦下,顿了顿,扭头指了指另一侧的花之间,面容稍有不快:“送到那边去”

    帝仲迟疑了数秒,望向她手指的方向,花之间里此时休憩着一群伤魂鸟,古老的神兽从沉睡中被突如其来的灵凤之息惊醒,纷纷挪动身躯寻着气息望过来

    “快点”紫苏干咳了几声,忍不住眉头都蹙了起来:“她体内有神鸟一族的气息,该不会也是……”

    话音未落,帝仲已经抱着云潇直接冲入花之间,周身蓦然涌动着如水的灵力,宛如置身某种奇特的海洋,云潇身子一震,面色由通红转为苍白

    紫苏沉着脸,跟着他追上来,看了看云潇,又看了看帝仲,低道:“我还以为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敢擅闯厌泊岛,搞了半天原来是你呀!不过……你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

    “一言难尽”帝仲只是用了简单的四个字一带而过,情不自禁的用手撑住额头,感觉身体里涌出难以言表的疲惫

    人类真的是奇怪的生物啊,这个身体明明什么事也没有做,此时此刻这种身心俱疲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

    “哦……”沉紫苏眨眨眼睛,也不逼问,神情古怪的转头指向云潇,“那她又是谁?”

    “……”

    “你又不想说了?”紫苏摆摆手,倒也不意外他的反应,叹息,“既然你不想说,那我就直说了,这姑娘好像不是人类,和你是什么关系啊?我听潋滟说你出了事,把自己喂给了一只穷奇,怎么这会又和这种神鸟纠缠不清起来了?”

    “她不是神鸟,她是个人”帝仲认真的纠正同修的措辞,坚持的道,“但她确实有神鸟的血统,不过因为身体是人类的,所以承受不住,会反噬自身”

    紫苏蹙着眉头,竟然被他一本正经的说辞顿住了几秒,茫然地叹息了一下,终于还是淡淡反驳,“这好像没什么区别吧?”

    两人各怀心思的交换了眼色,却都无法理解对方的话,紫苏走上前小心的摸了摸云潇的脸颊,卷起袖子哼了一声,然后回头指了指门外:“你先出去,我要检查一下她身上到底怎么回事”

    “她身上有灵凤族的羽毛,已经快要长满全身,还有很多伤,还有前不久才留下的针眼,还有大片的摔伤没好……”帝仲不假思索的接话,像是身体里另一个人急不可耐的要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告知提醒她

    紫苏惊讶的瞪大眼睛,脸颊飞速涌出一抹通红,他们自称十二神,是天空的统治者,可是却依然保留着属于人的特殊感情,虽然这种感情在长久的时间里已经变得非常模糊,可还是在某些时刻不受控制的涌出,紫苏绞了绞手指,心里浮出一丝难过,支支吾吾的问道:“你、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难道……你、你看过?”

    帝仲顿住了片刻,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他确实是已经和萧千夜共存,也在潜移默化间拥有了那个人的所有记忆

    他眼眸一沉,自己也有些意外方才的急迫,对于云潇身上那些触目惊心的伤,他似乎有着和萧千夜一样焦急的情绪

    紫苏转过头去,纤弱的背影却在微微颤抖,努力稳住情绪:“好了好了,你快出去吧,别在这耽误我”

    “好”帝仲点点头,随手将花之间的房门关好,门外的参天古树上传出一声锐利的鸟鸣,伤魂鸟栖息在树枝上,神色古怪的盯着他看

    帝仲蓦然抬起左手,感觉手臂上那个灼伤开始发出阵痛

    “疼吗?”一个温柔的女声从树后传来,潋滟探出脑袋,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人,眼光中有复杂的光

    “你醒了,伤势还好吗?”帝仲回过神,见对方只是淡漠的笑了笑,脸色依然苍白如纸,看起来极为憔悴,潋滟抬手按住胸口那道被煌焰洞穿的伤,自嘲的摇摇头,“我倒是希望煌焰能下手再重一些,毕竟被赤麟消去的神力无法再次恢复,预言之力对我而言已经是一种负担,若是能就此失去,倒也是一件好事”

    “负担?”

    “呵……这么说你会觉得我无理取闹吗?”潋滟的手用力握成了拳,声音却在微颤,“既能预知,又无法改变,其实还不如不知”

    帝仲不动声色的凝视着她,低低开口:“潋滟,我很感谢你,如果不是你隐瞒了双子之象,我也许根本无法醒来”

    潋滟目光闪烁了一下,嘴角上扬,露出一丝无奈:“其实星辰的轨迹从未改变,我所谓的隐瞒,应该也只是在轨迹之中,是我自作多情,以为能改变些什么罢了”

    她摆了摆手,似乎不愿多说自己的事情,指了指对方手臂上的灼烧,淡道:“那个伤是不是开始感觉到疼了?”

    帝仲疑惑的按住伤口,点点头:“嗯,这个伤是受到凤姬身上至纯的灵凤之息影响突然出现在他的身上,我倒是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会如此”

    “哦?”潋滟悄悄望了一眼紧闭的花之间,低道,“其实我曾经不自量力的想给同修预知命途,只可惜事与愿违,终究不能看破天命,不过呢……我也隐隐约约看到一些有趣的东西”

    潋滟故意卖了个关子,果然见对方罕见的提起了兴趣,心中突然一动,情不自禁的脱口而出,“在你命途的终点,有一束极为耀眼的火光,像太阳一样”

    “太阳……”帝仲默念着这两个字,目光森然,太阳能照亮大地,予以光明,但也能将一切灼烧成灰烬

    而他身边如同太阳一般的人,无疑也只有一个

    “再具体的我就说不清了”潋滟踢了踢脚尖,显得有些失落,“以前我总以为是自己的修行还不够,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潋滟”帝仲蓦然压低了语气,极为认真的直视对方的双眼,一字一顿,“你曾经预言过上天界的未来,它真的会因为我而坠毁吗?”

    两人同时抿紧嘴唇,见她一副心事重重的为难神色,帝仲下意识地往上天界的方向望去,目光变得深邃起来:“那年负气出走,我确实是对那样的生活感到厌倦,只想漫无目的的在各种流岛上漂泊,但若是扪心自问,我依然会为了守护上天界而放下一切,从始至今,我从未想过要抛弃那片土地”

    潋滟一动不动,脸色煞白,欲言又止

    “究竟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上天界会因我而坠呢?”帝仲苦笑了一下,平视着潋滟的眼睛,忽然抬手用力的按住了自己心口,“是因为他吧,他才是那个会令帝星坠,带着上天界同归于尽的人吧?”

    “帝仲……”潋滟低呼出口,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喉间一片苦涩根本说不出话来

    “自我返回上天界,看见黄昏之海那片星辰起,我就明白了……”帝仲的脸上浮出云淡风轻的笑容,无可奈何的笑起来,“那是他的星辰,不是我的,属于我的星辰早已经死在了九千年前,所以即使现在的我恢复了神识,星辰的轨迹也不会改变分毫,潋滟……你早应该看明白的,你预言中的那个人,根本不是我啊”

    “不!不是的!”潋滟情绪顿时失控,一步上前用力抓住他,满眼全是恐惧,“你不要说这样的话,你已经回来了,我们还能像从前一样,还能……”

    她一时语塞,感觉手心被什么东西烫了一下,不由自主的低下头,惊悚的望着帝仲手背上的灼伤痕迹,头脑出现长久的空白,知道自己说的每一句话都只是在自我安慰

    他们已经不可能再回到过去了,就算是神之领域上天界,也终将迎来属于自己的终点

    帝仲轻轻拍着同修的肩膀,眼里出现温柔的笑意,也是看着那个伤痕,淡道:“会和她有关吗?”

    潋滟艰难的转过身,也在复杂的盯着那扇紧闭的门

    许久,她镇定了情绪,勉力抬头,犹豫的开口:“或许我可以动用预言之力,看一看她的……”

    “不”帝仲想都没想一口回绝,奇怪的揉了揉脑门,心中有种冲动在极力抗拒着对方的提议,再开口,俨然换了一种语气,像另一个人在严肃的说话,“不要看她的,无论预言结果如何,哪怕改变你口中的那些命途轨迹,她都是我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救的人”

    话音未落,帝仲无声笑起,原以为是自己在无声无息的影响那个人,可如今看来,那个人也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自己

    他重新将心底那股冲动不动声色的压了下去,对着还在诧异中没回过神的潋滟摆了摆手,花之间的门拉开一条缝,紫苏露出难以掩饰的焦急与惊恐,低呼:“潋滟,你、你快来帮我!”

    同时预感到不安,帝仲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抢先一步冲入花之间!

    “喂!你……”紫苏才想阻止,瞬间又被对方脸上的恐怖表情吓住,到口的话硬生生吞了回去

    花之间里全是火焰,漂浮在空中,化成羽毛的形状,从尖端开始灼烧,然后化成灰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