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鬼王签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紫苏被厌泊岛上再次激荡的神力吸引,赶忙回到风之间,一眼就看见房门口站立的两道人影,惊讶的捂住嘴

    分离了……帝仲是以神裂之术的模样回到厌泊岛,他站在那个人身边,和他低声说了什么话,两人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眼,然后那个人推门而入,帝仲则转身走向自己

    “咦,你好像比之前清晰一点了,连鼻子眼睛都能看清楚了”见他越来越靠近,紫苏回过神来,惊喜的跑过去,绕着他上上下下打量了好几圈,“上一次你以神裂之术过来的时候都快不成人形了,我还是通过你身上的神力才能勉强分辨出来,怎么这一次变得这么清楚了?你又是带他跑到哪里去了?”

    帝仲展开手臂也是看了看自己,发现自己的幻影如同真人,甚至能看到皮肤下隐约的青筋

    黄昏之海广袤无垠不会被上天界其它同修察觉,适合他将一些秘密教给萧千夜,而强行引出巨门,被门内的神力冲击之下才能让他的身体变得更加清晰,否则厌泊岛的灵力并不能维持神裂之术中的幻影

    “你可是又带了外人回来哦”紫苏故作生气的板起脸,探着脑袋往房间内张望着,只见云潇已经醒过来,开心的抱住了那个人

    紫苏看了看帝仲,感觉有些尴尬,嘴里嘀嘀咕咕的:“上次带了外人进来我还没责怪你,你倒是更加变本加厉起来了,你现在该告诉我那个人和你究竟是什么关系了吧?”

    “他嘛……勉强算是我的血脉后裔吧”帝仲一把将她拽了回来不让她继续看,自己只是无奈的耸耸肩,两人并肩往风之间院中的石桌走去,“当年我把自己喂给那只穷奇之后,它就从一只凶兽变成了人,然后有了自己全新的人生,萧千夜是他的后人,所以也算是我的后人吧,也正是因为血脉相连,我才能在他的身上苏醒过来啊”

    “哦……”紫苏一边点头,一边抬起眼皮不经意的扫过对方,“眉眼之间还真心有那么一点点像你,都隔了这么多年了,血脉这种东西也太神奇了吧”

    “是么”帝仲笑吟吟的接话,目光也是不由自主的往房内扫过,“要是性格上也能更像我一些就好了,他呀,实在太像当年那只小东西了”

    他说着说着就摇头笑起,不知想起了什么难忘的过往,眼神变得深远而温柔,轻轻叹了口气:“他算是少年得志,一路顺风顺水平步青云,所以一旦遇到什么诡计阴谋,就经常会因为经验不足被人利用威胁,也好在那一年被灵凤之息烧了一下让我苏醒过来,否则以他这种身份和性格,还不知道要吃多少亏呢!”

    s

    “你好宠他呀”紫苏闷闷不乐的发了一句牢骚,没想到自己会因为一个男人大发醋意,“要不是有你在暗中帮他,奚辉可能早就得手了吧?”

    提到这个名字,帝仲的手不动声色的紧握了几分,脸上虽仍是笑嘻嘻,眼神却渐渐严肃:“我其实也不是立刻就清醒了,八年前那件事情之后他就返回了飞垣,因为缺少灵凤之息的刺激,很多时候我都感觉自己浑浑噩噩的,像还在‘死亡’的噩梦里没有完全醒来,直到她找回来,我才终于得以恢复现在的样子”

    “所以你就把她当成自己的救命恩人了?”紫苏的语气明显有些酸酸的,气呼呼的指着那头的房间,赌气一般说道,“她可是跟我说了,她心里人,可不是上天界的战神哦”

    “哦,她说了呀”帝仲一点也不意外,不仅没有丝毫难过,甚至眼内还透出奇怪的暖意,“她也没说错啊,她心里一直喜欢的人就是萧千夜”

    “可、可是……”一见他这么冷静,紫苏反倒是心虚的将话都吞回去,头低得不能再低,放柔了声音小声嘀咕起来,“可是她原本就是认错了人,把那个人错认成了你呀!”

    “那也只是原本了”帝仲认真的看着她,一字一顿,“错过的缘分,就不是缘分”

    “哦、哦”紫苏眼珠四处游离,不敢看他,嘴里含含糊糊地说着话,“不过我、我也可以救你呀,如果你受伤或者生病,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一句话还没完,反倒是紫苏尴尬的捂住脸,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她虽然精通药理病学,但实际上帝仲并没有受过伤,更别提生病了,她从来就没有机会帮他什么

    “刚刚你说她是我的救命恩人?”帝仲认真的重复刚才的那四个字,目光灼灼,顿了一会,摇头否定,“看起来虽然如此,但她不是为了救我,她只是意外救了我,紫苏,我很奇怪,我明明分的很清楚,却总还不经意的把自己代入成萧千夜,你说说,到底是我们两个,谁对谁的影响更大?”

    紫苏奇怪的望着他,虽然不清楚他们三人之间复杂的过往,但也从帝仲脸色里觉察出事情不太对,正当她困惑地皱着眉头思索的时候,风之间里传来幽幽的脚步声,沉轩和潋滟肩并肩一起走过来,不等远方的人影走到两人面前,沉轩已经用手指挑起一抹灵力化成小鬼的模样扑向帝仲

    小鬼龇牙咧嘴的,小小的手里幻化出一柄利刃,看起来好像要刺杀他一样

    帝仲只是白了沉轩一眼,随手一抬就抓住了鬼王派过来“问候”的小鬼,用力一捏,果然见灵术雾化消失,在他掌心“噼啪”一声炸出一朵彩色小烟花

    “真有你的,还是这么吓唬人的见面礼啊”帝仲挥了挥手,这是沉轩一贯的问候方式,时隔万年,他丝毫没有改变

    “欢迎回来”随后,沉轩的声音已经近在耳边,他在旁边空着的石椅上坐下,掌下一翻不知从哪里变出一壶美酒,另一只手再翻,立马就多了四个小酒杯,“难得能在这里遇见,赏脸喝一杯?”

    “我这幅模样,实在赏不了脸”帝仲指了指自己,他是个透明状态的幻影,连魂魄都算不上,沉轩端着美酒,似乎很烦恼,重重叹了口气,借机问道,“帝仲,你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幅不人不鬼的样子啊,有什么办法恢复吗?”

    潋滟在一旁听出了沉轩的言外之意,紧张地看着对方

    “我也不知道”帝仲谢过对方的好意,语气上并无波澜,漫不经心的道,“我倒是无所谓啊,不过他……他好像对我很不满意,巴不得赶紧摆脱我呢”

    “他?”沉轩低低开口,余光扫过风之间紧闭的房门,无声笑起,“怎么了,他反而是嫌弃起你了?这不对劲吧,你能给他足以称霸天下、至高无上的力量,怎么他还不满意?”

    “英雄难过美人关嘛”帝仲心中猛地一荡,脸上还是笑嘻嘻无所谓的玩笑着,“谁让他心里喜欢的人偏偏跟我有一段未解之缘呢?换了天底下任何男人都不能接受这种事情吧,他想脱离我也就不奇怪了”

    此话一出,在场的沉轩、潋滟和紫苏默契的互换了神色,隔了片刻,沉轩轻咳了一声,似笑非笑地接道:“如此说来,若是真的有机会分离,他肯定是求之不得了,那你呢……你离开这么久,真的一点也不想再回上天界了吗?”

    帝仲神色俨然一凛,淡淡说道:“上天界历经数万年没有任何变化,任何人都会感到厌倦,倒是你们,为什么一直执着关心我要不要恢复?”

    紫苏是个没什么心机城府的人,听到他这么问了,直接脸涨得通红,忙道:“其实……”

    “其实也就是不想惹麻烦嘛”沉轩果断截下了对方的话,淡淡而笑,一派悠然,潋滟也不动声色的按住紫苏的手,“毕竟要是让外界知道战神已死,对上天界而言又要面临无数挑衅者,虽然这么多年的生活安逸的让人发疯,可真的要重新陷入动荡也是很辛苦的,你说是不是?”

    紫苏的眼睛还瞪着沉轩,不明白对方为何要隐瞒真相,但她的嘴唇微动了动,却仍是沉默了下来

    沉轩只是瞥了她一眼,立即笑起来,从怀里掏出鬼王签放到石桌中心,两只手一起伸出平举放在签上,十指做出了提线木偶一眼的动作

    “来,挑一支签”沉轩凑了过去,神秘的笑笑

    “你不是一贯不给我们算签的吗?”帝仲迟疑的望着他,感觉对方的笑有些不怀好意,本能的推辞,沉轩却抢话说道,“万事总有特例嘛!你都已经死了,算一卦又能怎么样?”

    帝仲无奈,虽然手上顺着对方的意思从九十九支鬼王签里随便挑了一支,嘴里还是风轻云淡的提醒:“给死人算卦,可是大忌哦”

    沉轩从他手里接过鬼王签,仅用余光扫了一眼,就立马不动声色的放了回去

    “嗯?你又不算了?”帝仲的手还未收回,就那么僵硬的停在空中,不知同修的举动又是什么意思

    沉轩突然侧头一笑,将鬼王签收起用力摇晃了几下:“我只说要给你算一卦,可没说要为你解签”

    “呵……鬼王沉轩,我可真和你合不来”帝仲站起来,也不继续和他废话,直接往风之间里面走去

    一直保持沉默的潋滟忽然开口,眼里的光开始不自禁的抖动,显然是已经看到了鬼王签上的内容,声音嘶哑:“你为什么不告诉他结果?”

    “没必要”沉轩脸上的微笑也变得僵硬,但是仍气定神闲的用手指拂过九十九支签,“不过是意料之中的结果,告诉他,他也不会惊讶”

    紫苏焦急的看着两人,一把握住潋滟的手:“你们在说什么呢,快告诉我签上写了什么?”

    潋滟端起桌上的酒抿了一口,明明是美酒,却让她如同苦酒入喉,泛起心酸,都说鬼王签能窥天命,而方才那八个大字,却让坐拥预言之力的她也无法完全理解——“永失所爱、永逝无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