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罗陵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三翼鸟俯冲直下落在墙院上,一双幽绿的眼珠咕噜噜的打转,透过黑暗,和角落里的云潇四目相对

    气氛骤然变得紧张,萧千夜紧握住剑灵,屏住呼吸不敢出声,三翼鸟是仅有的三支空中军团之一,这种生物体型硕大,可以同时承载两到三个成年人,但是性情古怪难以捉摸,虽然已经被驯化了数百年,可是依然非常难管理,每年都会发生意外伤人事件,即使如此,作为最强大的一支空中军团,三翼鸟仍是军阁最重要的灵兽,甚至也会借调其它三大境

    在飞垣,除了天征鸟,三翼鸟就是空中的霸主,它比羽都的青鸟更适合战斗,也比阳川的金乌鸟更加凶悍

    云潇往前走了一步,丝毫不畏惧,反而主动向它伸出手,三翼鸟歪着头,轻轻扑扇了一下翅膀,竟然也落到了院中

    萧千夜不敢发出声音,即使自己已经和这种生物相处了八年,事实上也根本无法完全理解它们的思维,而现在这只鸟主动靠近云潇,用喙子小心翼翼的啄着她的掌心,一人一鸟虽然没有任何言语交流,云潇却在不停的点头,发出“嗯嗯”的回应声,隔了一会,三翼鸟重新回到墙院上,低低鸣了一句,然后转头往别的地方飞走了

    “阿潇,它在跟你说什么?”萧千夜心里着急,但理智还是让他止住了出剑的手,先扭头问了一句,云潇轻轻的摆摆手,笑道,“放心吧,它不会去告密的,它是按照凤姬姐姐的命令来找我的”

    “凤姬?”萧千夜微微蹙眉,没想到这种百年未被完全驯服的鸟会这么听凤姬的话,又脱口,“她和你说了什么?”

    “那只三翼鸟只说凤姬姐姐眼下也在东冥,似乎是在调查一种香薰料,前不久就到禁闭之谷去了”云潇点点头,有些意外的喃喃道,“凤姬姐姐一直在命令飞垣全境的鸟族找我,并让它们告诉我,可以去禁地深处一个叫月牙泉的地方找她”

    “月牙泉吗……”萧千夜托腮想了想,接道,“月牙泉是五帝湖的分流,我们原本就要路过那里,现在的问题是……”

    他焦急的仰起头,由于占星结果意外的显露红光,此时的万佑城已经全城封锁,他们想出城才是真的插翅难飞!

    “嘘,有人来了……”没等他多说什么,云潇小心的拉住他往墙角缩了缩,指指从前面慢步走到后院里的一个人影,两人互换了神色,皆是屏住呼吸紧贴着墙

    s

    来人疑惑的往三翼鸟飞走的地方看了看,手上端着一个奇怪的引游盘,上面的指针在不停的转动,但始终无法确定准确的方位

    “奇怪呀,怎么一直在转,难道是坏了?”院子里的人嘀嘀咕咕的,他看起来是个知书达理的文人,身着上好的丝绸华服,外面还套了一件厚实的狐毛大衣,看起来又是个有钱人家的公子,一手托着引游盘在来回踱步,另一只手五指张开,似乎还在做着什么占卜,萧千夜将云潇挡在身后,沥空剑已经从袖中滑落被紧紧握住,他小心的对云潇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自己无声无息的往外面缓缓挪动

    院中的人时不时回抬起头凝视着头顶不详的红光,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悄然逼近的危险,不等他察觉转身,萧千夜一把捂住对方的嘴,用力一带将他拖到了墙角

    “别动!”他低声警告,剑灵已经横在对方脖子上,另一手扣住他的双手,让他面对着墙站好

    云潇飞快的从他手里抢过引游盘,果然指针正对着她,尖端发出微弱的亮光

    “竟然是追踪灵凤族的引游盘?”萧千夜大惊失色,毫不客气的按住他的头,情不自禁的加重了手上的力道防止这个人挣脱,压低声音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有这种引游盘?”

    “咦……”然而,被抓住的人却丝毫也不见慌乱,反而努力的想别过头看看他,但他一扭头,沥空剑锋利的剑刃就直接割破了皮肤,吓得他赶紧又缩了回去,赶忙问道,“是萧阁主和云姑娘吗?”

    萧千夜完全不敢放松警惕,反而更加小心谨慎,对方能拿着追踪灵凤族的引游盘出现,很明显就是冲着他和云潇来的,可是引游盘的制作需要得到血液,飞垣上什么人能有这么大本事,能从唯一的灵凤族凤姬身上得到灵凤之血?

    意识到这个问题,萧千夜忽然眉峰一蹙,眼里的光豁然亮起,突然想起了“风魔”

    在他上次面见明溪的时候,那个人就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会让“风魔”的人不惜一切代价协助自己,如果是他们的人,那么会有这种引游盘似乎也在情理之中,想到这里,萧千夜微微放轻力道,被他按在墙上的男人也终于能扭过头,笑嘻嘻的道:“果然是你们呐,先放了我吧,我不是你们的敌人”

    “你是风魔的人?”萧千夜并没有松手,对方点点头,又怕他不信,赶紧说道,“我腰上那块玉,是天尊帝亲手给我的,就怕我找到你们反被你们杀了,你拿出一看便知”

    萧千夜对云潇使了个眼色,云潇点点头,果然如他所言从从腰间摸出一块乳白色的玉,正面是风魔的特殊标志,反面则用中原独有的小篆刻着一个“溪”字

    “他说你们看得懂中原的字体,为了不被别人察觉,特意用的中原小篆,怎么样,我没骗你们吧?”

    萧千夜这才放开他,男人扭了扭已经僵硬的脖子,只见他无奈的长吁一口气,转身就懒洋洋的靠在墙上,摊开手又指了指被云潇抢走的那个引游盘,耐心的解释起来:“上次云姑娘不是在密室里用过分魂大法嘛,灵凤族的血就是那时候偷的,嘿嘿,毕竟没人有那么大的本事从凤姬身上偷,是不?”

    云潇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分魂大法之后她整个人晕乎乎的,根本没注意明溪是什么时候从她身上偷的血

    “是陛下让你来找我们的?”萧千夜虽然心里不快,但也没有表现的很明显,对方点点头,又飞速的摇头,道,“倒也不是在这里找你们,准确来说是在等你们,陛下推测你们若是回来,应该会优先选择到东冥,而如果要去更深处的禁地,就一定会穿过万佑城,毕竟东冥这地方到处都是三翼鸟在巡逻,剑灵肯定不方便使用,如果从城外走的话,不仅要绕好大一圈,还得堤防着辟火和狰,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万佑城”

    云潇啧啧舌,没想到明溪会猜的如此准确,对方倒是波澜不惊,淡淡一笑,礼貌的对云潇做了个俯身邀请的手势:“我说怎么会在后街的角落里发现了两个被扒了衣服的伙计,果然是你们干的吧?穿着这种又脏又油的衣服不难受吗?先跟我去风魔的据点换身衣服再好好休息一下吧”

    “你、你发现了?”云潇顿时红了脸,赶紧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对方捂着嘴偷笑,又瞥了一眼萧千夜,低道,“说你们下手轻吧,到现在那两人还是不省人事的状态,说你们下手太重吧,又好心的给人家披上了厚实的大衣,要不然这种冰天雪地里睡一晚上,明早上怕是直接冻死了呦”

    萧千夜没理他,对方尴尬的咳了一句,自言自语的补充道:“用好衣服换这种脏兮兮的破布,不过就算是用了障眼术,明眼人还是能看出来二位不是平凡之辈”

    云潇这才忽然想起自己还用了障眼术,没等她惊讶的开口,对方凑过来贴着她的脸颊轻轻吹了口气,笑道:“你才想起来障眼术啊,我早就看穿了,云姑娘的术法修为还得再练练呀!”

    “我又没有专门去学过”云潇狡辩了一句,赶紧握紧了自己的剑灵,抢话道,“我是练剑的”

    “是是是,练剑的”对方温和的附和着,然后微微扭头,对着萧千夜也礼貌的鞠躬,“在下罗陵,是万佑城八大商行之主,奉天尊帝之命,特在此等候萧阁主”

    “罗陵……竟然是你!”萧千夜眼底闪过一丝震惊,风魔的人果真是卧虎藏龙,大隐隐于市,这不是陌生的名字,这个人掌控着东冥境内几条重要的商道,是个名副其实的大商人!

    “请吧”罗陵颔首邀请,笑吟吟的道,“这间酒楼名为‘极乐馆’,眼下因为封城盘查的缘故已经将所有客人全部清了出去,萧阁主自己就是军阁之主,您该比我更清楚流程”

    “他们是从另一边开始检查的吗?”萧千夜随口问了一句,心里已经明白了大致的路线,罗陵点点头,接道,“若是按照之前的经验来看,要查到极乐馆最快也得是明天下午了,而且现在正值年末,东冥境内的三位正将都返回帝都参加年宴去了,只有几位副将在轮班,原本人手就不太够,可能速度还会再慢一些”

    萧千夜明显松了口气,这种事情虽然平时都是他亲自负责,可是眼下真的变成搜查自己,他才第一次感到这种紧迫感

    “不过封城期间不允许留客,只能委屈二位去风魔的密室里躲一躲了”罗陵尴尬的咳了一声,走到后院的井边,他用脚尖沿着井划了一圈,然后轻轻踢了两下,只见那个刚才还能打水洗脸的井像活了一样往旁边挪了一米,竟然露出了一条幽深的密道!

    罗陵俯下身,在密道的门上有一个类似法阵的东西,当他把手放在上面时候,法阵咔嚓一下,像是一扇门被钥匙打开

    “在这个下面吗?”萧千夜的眼里闪闪烁烁,好像突然间发现了什么从来以前从未注意到的东西,罗陵微笑着看向他,一眼就看穿了对方的想法,又道,“万佑城本就建在山坳里,虽然外围有巨大的术法结界保护不会受到山洪影响,可是城内还是经常发生内涝呀,萧阁主不知道吧,万佑城的城下有非常复杂的水道,虽然平日里只是用于疏通内城积水,可关键的时候,就成了风魔的逃命密道了”

    “哦……我倒是真的没注意到这些”萧千夜神色古怪的嘀咕了一句,罗陵赶紧摆摆手,尴尬的笑道,“您可别注意到这些东西了,风魔是刀口上过日子的组织,给我们留条活路吧”

    “倒是意外给我自己留了一条活路呀”萧千夜无奈的笑了,三人先后跳了进去,在下到底层之后,罗陵用力转动着手边一个齿轮,只听见咔嚓又是一声响,上方的井口也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