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密室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井底上窄下宽,别有洞天,一扇厚实的石门隔开了旁边的水道

    密室的中央摆放着一张桌子,三张椅子,还有两个简单的竹床,床位整齐的叠放着毛毯,看起来是个临时休息的场所

    罗陵将墙壁上的壁灯点起来,借着昏暗的烛火,又用力转了一下另一个机关,顿时有清风徐徐而过,空气就流通起来

    萧千夜看了看他手放的地方,那里是一扇古怪的窗子,是用特殊的灵术组成,窗外就是阴暗潮湿的下水道

    罗陵看出来他的疑惑,轻轻敲了敲窗子,笑嘻嘻的解释起来:“虽然隔壁就是下水道,但是这窗子是公孙晏特意找术士造的,空气从术法里流动之后会变得很干净,那家伙总是嫌弃这里的空气不好,也不看看这是逃命避难的地方,又不是进来享福的,哪里还管的了环境如何?”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云潇也望了过来,罗陵看看她,又看看萧千夜,似乎意识到自己不小心说错了话,赶忙调侃着道:“公孙晏原本就是万佑城出身,和我自小就认识,而且做生意嘛,免不了有些见不得人的交易,嘿嘿,嘿嘿……”

    萧千夜也并不奇怪,公孙晏本是镜阁之主,四大境黑白两道通吃,是个八面玲珑的人,而罗陵又掌控着东冥几条重要的商道,他们两人相互认识原本就在情理之中,但他还是感到有些不安,公孙晏会饲养冥蝶,这也就意味着自己和云潇的行踪一旦被他知晓,很快就会传到明溪耳里

    他不由得望向云潇,想起一些在心底疑惑许久的事情,忽然问道:“罗先生,我听闻风魔曾在我回来之后调查过我身边的人,可我思来想去也不知道你们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现在大家既然已是一条船上的人,先生可否将真相告诉我?”

    罗陵咳嗽了一下,一声都不敢发,显然没想到他会在这种时候忽然提出这种问题,只得暗自懊恼自己不该随口提起公孙晏,萧千夜默默盯着他看,已经从对方尴尬的欲言又止中发现了端倪,索性自己开口说道:“这些年能接触到我的人只有明戚夫人和她的一双儿女,恰好叶小姐又是公孙晏的未婚妻,你们该不会是在叶小姐身上动了什么手脚吧?”

    听见这句话,云潇沉默不语想起叶雪身上古怪的嗜睡症,她警惕的回到萧千夜身边,罗陵保持着微微笑,心里在叫苦不迭

    叶家小姐的病是公孙晏亲手造成的,那种特制的荼蘼香薰也是出自东冥的禁地深处,他趁着叶小姐昏睡不醒之际,用独特的冥魂术直接从其脑中抽取记忆,这才简单粗暴的获取了萧千夜远在昆仑的一切情报

    罗陵小心翼翼的瞥瞥两人,知道这种事情不能直言,只好冷静的打着擦边球,快速思考着说辞:“确实是从叶家身上下的手,不过也没调查到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比如云姑娘的身世,就是一点都查不到”

    他一边说话,一边刻意的引开话题,果然见云潇好奇的抬起眼睛望向自己,罗陵在心底暗暗松了口气,趁热打铁的说道:“不仅是云姑娘,连你的娘亲云秋水都是一点信息也查不到……”

    “我娘吗?”云潇果然是被他的话吸引了注意力,认真的想了想,嘀咕道,“我娘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出生在什么地方,家里又没有其他人,她跟我说过,自她有记忆以来,就已经在昆仑了”

    “哦……嗯,嗯”罗陵赶紧接话,生怕一会她又提起叶小姐的事,“我和中原的一些商队素有往来,中原土地辽阔,地大物博,但是云姓的人家也不多见,曾在长安和苏州遇到过两家,但是从旁打听之后发现人家也没有云秋水那般年纪的女子,到最后也只得不了了之”

    “是么”云潇低下了头,还是显得有些失望,轻声说道,“现在的中原虽然还算是国泰民安,可是以前也经常打仗,我娘好像是在战乱中被师尊捡回去的,那时候她还很小很小,也不记得更多的事了”

    罗陵沉默了会,脱口安慰道:“我听说昆仑确实有救济苍生的传统,在战乱中拯救幼儿,倒是像他们这一派的作风”

    云潇笑着嘟了嘟嘴,忽然轻轻揉了揉萧千夜的头发,凑过去从背后抱住他,很快就将先前的失落一扫而空:“我倒是不在意这些,我娘自己也没去找过亲人,现在的我们都已经有了最重要的人”

    罗陵笑而不语,一时也被她脸上清澈的笑容感染:“云姑娘看的开,这样子的性子真是让人羡慕,也难怪萧阁主会对你动了心”

    “真的吗?”云潇偷偷掩着嘴,故意调侃起来,“萧阁主真的对我动心了吗?”

    “别闹了”萧千夜无奈,只得将严肃的语气一转,按住她在自己头上乱抓的手,微蹙了下眉头,他知道罗陵是在故意绕开最关键的核心问题,但也不好问的太过直接

    这件事一定和公孙晏脱不了关系,以他目前对风魔的了解来看,公孙晏无疑是最复杂、最棘手的人

    感觉到气氛稍稍放缓,罗陵顺了口气,走到密室的一角,从柜子里摸出一张地图铺开,示意两人过来看,他指着其中一个标着红色标记的地方说道:“这是万佑城的水道地图,城内的积水会顺着水路流入东冥的几条大河中,这里就是我们现在的位置,这条路一直走会到月牙泉附近,再往前就是空寂圣地了,你应该能看懂的吧?”

    萧千夜点点头,目光顺着他手指的方向迅速浏览了一遍,飞垣的地形他是非常熟悉的,东冥不仅山脉错综复杂,水系也非常的多,潇湘河、月牙泉、漓水三条主水道汇流之处,形成全境最大的内陆湖——五帝湖,五帝湖横跨两大禁地“空寂圣地”和“禁闭之谷”,是飞垣本土异族人为数不多的聚集地

    “从地下水道是可以偷偷出城的,不过嘛……”罗陵卖了个关子,故意用力咳了几下,抓抓脑袋笑道,“不过水道里很脏,气味不太好,还有很多蛰伏在里面生活的小动物,比如老鼠、青蛙,还有些我也叫不出名字的鱼”

    “就在这堵墙的对面吗?”云潇轻轻敲了敲密室的墙壁,把耳朵贴上去仔细的听着水流声,罗陵点点头,又从怀里摸出一个钥匙递给她,指了指密室最里面的那扇门,“从这里出去,一直沿着地图走,出口在月牙泉附近,二位先在这里休息一夜吧,等我出去会安排风魔的其它人去那里接你们”

    “接我们?”萧千夜警惕的看着他,一口回绝,“不必了,东冥的路我很熟,不劳风魔费心了”

    “呃……”罗陵尴尬的眨眨眼睛,面上却还要维持着笑意,索性将目光挪向云潇,果断不再继续方才的话题,又道,“这个密室本就是建在井下,那边的盖子掀开就是干净的井水,我看云姑娘应该是会一些术法的,可以自行将井水烧热先擦擦身子,你们丢在那两伙计身上的衣服我也收回来了,一会再给你们送进来,二位先歇一歇吧,外头的情况我会盯着的”

    云潇走到井口边,只是稍稍探手就能触碰到干净的井水,赶忙迫不及待的双手捧着洗了把脸

    罗陵意料之中的笑了笑,一扭头又撞见萧千夜不快的目光,他挥了挥衣袖,小声劝道:“萧阁主自己年轻气盛,也要考虑一下女孩子嘛”

    听到他这么说了,萧千夜只得转头坐下,罗陵心里好笑,又不敢表现的过于明显,他踱步回到齿轮机关处,忽然想起来什么事情,扭头问道:“我一会再过来,二位先在这里好好休息,现在恰好是新年,你们需不需要我带些什么别的糕点呀?我记得中原人每到新年,总喜欢吃什么饺子、年糕的,不过飞垣不太讲究这些东西,可能不太正宗”

    “已经新年了吗?”云潇跳起来,意外的道,“可我开始在城里完全看不出来有新年的样子哎”

    “飞垣不过这种节日呀……”罗陵的眼睛中透着淡淡的笑意,有些羡慕,“飞垣最重要的节日是双神祭,要由祭星宫测算日子,而且每年时间都不固定,不过也比不上中原的新年热闹”

    云潇看向萧千夜,发现他也在漫不经心地笑着,昆仑的弟子大多数都是在幼年时期就拜入门下,或许是从小与世隔绝,其实对山下的各种节日并不会特别有兴致,但是随着年龄增长,到了可以下山试炼的年纪,往往都会格外好奇,再等这些弟子回来的时候,就会受此影响,在自己的房门上贴上红色的对联,甚至挂灯笼、贴剪纸

    萧千夜虽是在昆仑修行十年,但是才到可以下山试炼的年纪就已经匆忙返回飞垣,娘亲一贯不在意这些,他们实际上也并没有像寻常人家一样像模像样的过个新年

    云潇支着下巴在他对面坐下,戳了戳他的脸颊,扭头对罗陵笑起:“那就麻烦先生来盘饺子吧”

    “呵……”罗陵无声笑起,站直身体,礼貌的对她微微鞠躬,像个极具修养的贵公子,“那便请公子和小姐稍待片刻了”

    云潇哈哈笑起来,倒觉得眼前这个原本一身精明商人气息的家伙忽然就变的和蔼可亲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