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三翼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三翼鸟的行动忽然变得有些不寻常,它们一会上蹿下跳,一会原地打转,云潇也用力按住额头,脑子瞬间空白,耳朵嗡嗡炸响,眼前一片花白,她赶紧在剑灵上蹲下身子防止自己摔落,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用力闭上眼睛

    这种声音像某种致命的呓语,刺激着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开始沸腾,云潇艰难的抬起眼睛往声音的来源望过去,那里依旧只是一片血色,隐约中似乎能看到一个巨大的仪器

    人类和鸟儿对于声音的感触是不同的,天象仪发出的悲鸣,显然令三翼鸟产生了某种特殊的骚动

    没等她多想,一只小箭贴着脸颊飞过,云潇本能的侧身避开,险些从剑灵上滚下去,再看自己周围,三翼鸟在相互乱撞,撞得身上的羽毛漫天飞舞,甚至张牙舞爪的撕咬在一起

    “住手……快停下来!”云潇本能的想阻拦它们,可对方却直接无视了她的话,继续厮打

    萧千夜也注意到了半空中的异常,没等他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脑中帝仲的声音再次响起,严肃的提醒着:“回她身边去,这是天象仪发出的悲鸣警告,这种声音对普通人而言只是噪音,对鸟类而言则会引起失控和狂暴,小心三翼鸟对她不利……”

    话音未落,他的话在下一瞬间应验,前方的三翼鸟发出惨叫,摔着羽翼从天上直勾勾的坠落,背上的箭匣也被剧烈的运动拉开,数千只染毒的小箭齐齐射出!

    云潇低呼出口,瞬间就在身边结起巨大的剑阵,除去那些锋利的小箭,三翼鸟也是杂乱无章,疯狂的撞击起剑阵,它们似乎完全感觉不到疼痛,明明已经将自己撞得片体鳞伤、血流满身,依然孜孜不倦继续进攻着

    “停下来,停下来!”云潇心里猛地一疼,不知是被触痛了什么情绪,用力按住了自己的心

    冥冥之中有一种冲动,她必须阻止三翼鸟的自残行为,这是她的使命,更是她的宿命

    “阿潇!”萧千夜丢开万佑城主想回到沥空剑上去,失控的鸟群还在无脑乱撞,满目都是羽毛在漫天飞舞,甚至有一部分已经直接调转了方向往城中飞去

    萧千夜又豁然顿下脚步,沉默了一瞬,三翼鸟本身就是凶残的异兽,加上身上还背有箭匣,如果那种武器落入城中,对普通百姓而言无疑是致命的,想到这里,他一时忘记了自己眼下的处境,手中的剑灵劈开七转剑式,将剩余的鸟群击退,然后转头厉声命令:“拦住三翼鸟,不要让它们进入万佑城”

    两名副将也是惊了一下,这样熟悉的命令,仿佛眼前人还是那个雷厉风行的军阁主,但他们也仅仅只是愣了一秒钟,顾峰翻身跨上狰,扭头追着城中的鸟群离开,孟江安一挥手,辟火再次喷出一道热浪,像一堵无形的墙,将混乱的鸟群和身后的万佑城隔开

    萧千夜掌下的剑灵连续出击,因为用的是云潇的青魅剑,每一道剑气上都带着惊人的灵力,逼得疯狂的鸟群被迫在原地停住,一声一声凄惨的哀嚎着

    “江安……”萧千夜压低了声音,借着混乱把他拉到自己身边,低吟,“离开东冥,暂时不要回来”

    “少阁主?”孟江安以为自己听错了,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虽然察觉到那双眼睛变得极其陌生,但他还是忍着心底的不安艰难的问道,“您让我离开东冥?是因为、是因为您真的要去破坏东冥的封印?”

    萧千夜根本无暇再去解释这些东西,他紧紧地抓着副将的胳膊,一字一顿:“赶紧走,让顾峰也走,我记得你一家老小都是东冥人,带上他们赶紧走!”

    孟江安挺直身体,紧咬着嘴唇犹豫了下:“东冥是我的家乡,如果连家都没了,您让我往哪里跑?”

    萧千夜面色微变,微微一怔,冷道:“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活着才有家,我救不了所有人……江安,我救不了所有人”

    他极其痛苦的咬住嘴唇,心底那种熟悉的无力感油然而生,混合着帝仲复杂的记忆,一下子让他脚步晃了几下——救不了……他救不了那只穷奇,救不了天澈师兄,救不了云潇,救不了大哥,也救不了下属

    “少阁主……”孟江安还想再说什么,萧千夜已经一把将他推远,他用力闭了闭眼睛,虽然脸庞惨白,但情绪却在瞬间恢复了镇定,就好像刚才和他说的话都是一场错觉,他在遮天蔽日的三翼鸟群中杀出一条血路,拼尽全力的想要回到那个女子身边去

    孟江安默默看着他的背影,第一次感觉这个熟悉的背影越来越远,是真的不会再回来

    云潇已经缓了口气,看见萧千夜正举步维艰的往自己这里靠近,心头竟还有些小小的幸福,但眼下她被疯狂的鸟群围在中间,进退两难

    三翼鸟被天象仪的悲鸣影响失去控制,在相互乱撞间已经有不少箭匣如雨一般砸落,云潇小心翼翼的勾起剑阵,看着那些锋利的小箭砸在剑阵的灵力壁上,甚至能直接扎出细细的裂缝

    她深深吸了口气,忽然又站了起来,左手轻轻搭在自己胸口,右手向三翼鸟伸去

    萧千夜瞥见她怪异的举动,只见她的掌心出现一团热烈的明火,属于神鸟独有的灵凤之息正在熊熊燃起

    “安静下来……没事的”云潇在低声说话,在主动聚起灵凤之息后,自己的心跳也在急速跳动,身体变得温热,却不再是曾经那种致命的灼烧之痛

    暖暖的,像阳光一样,流向全身,果然这种神奇的力量瞬间就吸引了鸟儿的注意,不过一会就有几只三翼鸟艰难的朝她飞过去,它们努力保持着身体平稳,也在试图用爪子和喙子慢慢接触那团火光

    云潇温柔的笑了笑,眼中的情绪却在复杂的变化,厌泊岛一行之后,也不知道是受到了什么特殊力量的影响,这是她第一次能主动使用灵凤之息

    三翼鸟低低哀嚎,如见亲人,似乎也在向她叙述心中的痛苦,云潇翻手摸了摸鸟儿的羽毛,温声笑起:“没事了,都没事了,快安静下来,不要误伤无辜”

    越来越多的三翼鸟主动围了过去,在温暖的火光下一点点恢复理智,它们齐齐排开,就像一场百鸟朝凤,对中央的女子恭敬的低下了头,发出另一种闻所未闻的奇妙鸣叫声

    萧千夜沉默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火光从她背后展开,如同一双巨大的翅膀,燃烧着永生不灭的火焰

    这一瞬间,他真实的感觉到这个熟悉的女子,不是人类

    脑中帝仲的声音却幽幽叹了口气,提醒道:“不愧是皇鸟的血脉,她终于能自行控制灵凤之息了”

    萧千夜紧握着剑灵一言不发,心里无端端地一寒,脸色骤然有些难看,也无法断定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帝仲催促道:“愣着干什么,趁现在赶紧走”

    “嗯”萧千夜低声应了一句,他大步跳上青魅剑返回云潇身边,三翼鸟歪着头打量他,真的没有再次动手围捕他

    “我们快跑吧”云潇笑咯咯的拉住他的手,调皮的眨眨眼睛,紧挨着他的耳朵压低声音,“它们说本不可以违命的,但是这次可以把责任推到天象仪身上,所以让我们赶紧跑呢!”

    萧千夜看着三翼鸟,这种生物第一次在他面前退去凶残,像个调皮的孩子,扑扇着翅膀让开了道路

    “走”他也不想继续耽误,剑灵被鸟群掩护着,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万佑城主好不容易喘了口气,扶着腰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才动了动又全身无力的瘫软下去,感觉自己像一滩烂泥完全动不了分毫,他眼珠咕噜噜的转动,这才发现自己手臂上扎着一支小箭,面庞豁然扭曲对着一旁的孟江安尖叫起来:“快、快来帮我!我受伤了,这支箭是不是有毒?快、快扶我回去找大夫,快!”

    孟江安托着下巴,不耐烦的瞥了一眼地上的城主,解释道:“是软骨毒,休息一晚就没事了,不需要请大夫,请大夫也解不了这种毒,毕竟这是缚王水狱制作的”

    “那也得先扶我起来……”万佑城主显然知道这种时候不能不识抬举,连忙好声好气的笑起来,孟江安横眉倒立,想起片刻之前这个人趾高气扬的样子,冷声一哼:“可我还得去追人呀……”

    “追什么追!你能追的上剑灵?”万佑城主没好气的骂了一句,又尴尬的咳了几声,不得以再次放低姿态,小心翼翼的道,“这事不怪你们,我会跟陛下亲自解释的,你先扶我起来……”

    孟江安这才目的达成的笑了笑,一把抓住城主的胳膊搭在自己肩上,搀扶着他返回万佑城

    城中的鸟鸣声已经停止,三翼鸟整齐的停在城墙上,顾峰也在城门口等着,幸好阻止的及时,眼下又已是深夜,城中百姓又因封城提前回了家,这才没造成太大的损失

    “少阁主他……走了吗?”顾峰欲言又止,虽然心底仍不愿相信,还是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孟江安点点头,苦笑了一下,两人再无言语,只是默默互换了神色,便已心知肚明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