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星垂之野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剑灵沿着广袤的平野,忽然降低高度落在茂密的草丛中间,云潇依偎着他的肩膀,感觉到周围的风豁然停了,泥土和草的气息混合着飘来,她揉了揉松醒的眼睛,似乎已经在这短暂的路程中睡了一觉,奇怪的环视一周,问道:“怎么突然落地了,这里不会被追上了吗?”

    萧千夜摸了摸她的额头,感觉体温还是正常的,紧蹙的眉头方才松开,他收起剑灵,笑了笑:“你看起来很累,稍微休息一会吧”

    “我……睡着了吗?”云潇赶紧强自镇定打起精神,然而疲惫之色还是明显的写在脸上,萧千夜将她的大衣拉紧,索性又拉着她席地而坐,点头,“站在剑灵上都能睡着,很累了吧?”

    云潇用力捏捏自己的脸颊,好像这样就能让睡意消散一些,奇怪的喃喃:“是好累啊,明明在下水道的时候还很精神的,突然就困了”

    “你累了就睡一会吧”萧千夜知道那是混血的灵凤族主动运用灵凤之息的后果,他轻轻的将云潇搂在怀里,一边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一边默默抬头看了一眼即将泛白的天空,自言自语的道,“东冥虽然多山,但是山地之间形成了广阔的平野,如果没有城市在此建立的话,这种平野就被称之为‘星垂之野’,这里的草丛非常高,正常人躲在里面很难被发觉,你安心睡吧,我来守着”

    “你不累吗?”云潇微仰着头看着他,解开大衣的扣子把他也拉入怀中,笑嘻嘻的道,“你的衣服给了烽火姑娘,真看不出来,你也有怜香惜玉的时候嘛!不如来我怀中取取暖吧!”

    萧千夜被她逗得脸颊一红,又听见她忍不住一直咯咯的笑,只好任凭她把自己也塞进了那件大衣里,云潇的眼睛咕噜噜的打转,脸色却霎时有些惊讶,他的身体非常冰凉,完全不像是正常人该有的体温,云潇奇怪的伸手摸着他的脸,然后又将手平举着接住了落雪,低道:“好冷啊,你的身体怎么比雪还要冷呀?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萧千夜被她提醒,也是顺势摸了摸自己的皮肤,虽然是在风雪里,但是他会昆仑的御寒心法实际并没有觉得有多冷,可皮肤的确是毫无温度,像个活死人

    没等两人搞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眼前忽然闪出一个微弱的光球,帝仲的声音从里面淡淡传出:“身体冰冷,是古代种的本性”

    “啊……是你,你怎么突然冒出来了?”云潇尴尬的看着这个莫名其妙的东西,忍不住伸手去戳了一下,帝仲微微笑着,无奈的道,“这里不是上天界,神裂之术无法维持,我又不是擅长术法之人,能以这幅形态跟你们说话已经是极限了,你别戳了,你身上有灵凤之息,万一被戳破了我可没办法再次凝聚”

    云潇赶紧收回了手,那个光球轻轻的落在萧千夜的肩膀上,隐约还能看见里面有一个模糊到不成人形的淡淡影子,仿佛也在仰头看着星垂之野的天空:“你的身体越冰凉,属于古代种的力量就会越明显,但这是不可逆的,如果你觉得很冷很不舒服,那就靠紧她,灵凤之息是这世界上为数不多能温暖凶兽血脉的东西”

    s

    听见他这么说,云潇不动声色的往萧千夜身边挪了挪,紧紧的抱住他

    “不可逆……”萧千夜没有看他,眼睛异样的明亮,从嘴里低低咬牙念出了这三个字,帝仲顿了一会,似乎感觉到他内心剧烈的波动,反倒安慰起来:“他活着时候一直压制古代种的血脉,所以萧氏一族才能在飞垣这种地方隐姓埋名这么久,但是他毕竟已经死了,古代种的本能慢慢恢复只是时间问题”

    “他为什么会死呢?”萧千夜莫名发问,帝仲也是苦笑着重复了一遍,“是呀,他为什么会死呢?”

    两人同时陷入沉默,又同时仰头望向天空,帝仲的声音变得有些空灵,仿佛穿过了数万年的时光,变得缥缈而虚幻:“我来过这里,很久很久以前,箴岛还在天空的时候我就带着萧来过这里,这片天空和平野,和当年相比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它之所以会被成为星垂之野,是因为在日落和日出的时分,能看到无数流星的影子划过天空,坠于平野”

    云潇好奇的想象着他口中描述的那片画面,只可惜眼下细雪纷飞,逐渐泛白的天空根本看不见一颗星星

    “继续往里面走,穿过空寂圣地到达禁闭之谷,那里应该有一片仙草地,名为月夜芽,那是穷奇最喜爱的东西之一,因为月夜芽的叶片看起来是冰冷的蓝色,实际上入口即化,反而是温暖的,它们很喜欢吃那种仙草,听说能缓解血脉里的严寒,所以我就带着萧一起找了进去”

    萧千夜和云潇都没有开口打扰他,只是静静的听他说起那些沧海桑田的事情,心里隐隐被触动,帝仲接着说道:“但是那一带很危险,有魇魔出没,那时候的魇魔还没有被奚辉收入座下,我对那种魔物的了解也很少很少”

    他忽然停住,像是被遥远的记忆勾起了某种情绪,忍不住连叹了几口气:“它很贪玩,玩着玩着就突然就说好困,然后就直接趴在仙草地里睡觉了,我原以为它只是玩累了,可是直到第二天晚上它依然没有醒过来,那时候我才发现事情有些不对劲,我试图用神力喊醒它,却发现有另一种极其邪肆的力量在与我抗衡……”

    “魇魔能和你抗衡?”萧千夜不可置信的脱口,迟疑的歪着头望向肩膀上的光球,“那东西有这么厉害?”

    帝仲笑了笑,模糊的身形看起来是无可奈何的在摇头,接道:“倒也不是魇魔有多厉害,只是我不了解那种魔物,萧又一直昏迷不醒,我总不能拿它的生命做赌注,所以一直没敢动手”

    “哦……”萧千夜恍然大悟,嘴角莫名勾起一丝温柔的笑,“你太宠着它了,说它任性贪玩,那也是你惯出来的”

    “它一直在沉睡,怎么也喊不醒,身体也在一点点被侵蚀,你知道的,那家伙有一层非常厚实的皮毛,自它被魇魔入梦后的第七天开始,皮毛大把大把的掉落,我非常的着急,甚至准备直接把它带回上天界找奚辉,眼见那家伙都要秃了的时候,我遇到了东冥的一个人”帝仲认真的想了想,忽而有些期待的开口,“我记得他的名字,应该是叫水墨,是附近的术士,特意过来采摘仙草制药的”

    “水墨?”萧千夜惊了一下,低道,“是禁闭之谷的神守?飞垣一直有传闻,说神守一职是当年十二神路过箴岛之时,察觉岛内有几处凶险的地方,为了防止人类深入枉送性命,特意挑选了七位神守,负责守护禁地,这个路过的十二神……该不会真的就是你吧?”

    “哦,对,他现在是禁闭之谷的神守了,神守一职确实是我做的”帝仲这才想起来自己当年干过的事情,点点头,轻咳一声,“他告诉我这种魔物名为魇魔,是一种可以入梦、窃梦的魔物,它会在梦中吞噬宿主的精神为自己所用,最终导致宿主长睡不醒直至死亡,魇魔已经在东冥为害多年,因为其三体共存,只要魇之心不灭,魇之形和魇之声就能无限重生,而要消灭魇之心,又需要同时捕捉到另外两体,这种特殊的共存导致他们无法彻底杀死魔物,一直以来当地人只能躲着,对它束手无策”

    萧千夜皱起眉头,想起在圣盲族的地下裂缝中曾经见过的魇之声,加上被古尘钉在湖底的魇之心,还有剩下的魇之形至今不知所踪

    “然后呢?”云潇已经睡意全无,被他的一席话勾起了浓烈的兴趣,她坐直身体好奇的盯着那团光球,追问了一句

    “然后?既然知道了魔物的特性,再要出手对付它就不是很难的事情了”帝仲咯咯笑起来,从萧千夜的肩膀上轻轻飘起落到云潇的手中,叹息道,“只可惜当时我担心误伤到萧,下手是刻意的留了情,只是将它重创而没有杀死,等魇魔从它体内脱离之后,我又没有继续去继续追杀,这才让它侥幸逃脱,又继续为害一方”

    “呵……”萧千夜扶着额头笑起来,“魇魔被你放跑一次,后来又被他放跑一次,我是该说这只魔物命太大,还是该说你们心太软?”

    “他回到箴岛应该就是来追杀魇魔的吧”帝仲已经透过萧千夜的眼睛知晓了当年冰川之森里发生的事情,虽是不解,但又感觉在情理之中,自言自语的猜测起来:“他还是凶兽穷奇的时候就被魇魔入过梦,那只魔物知晓他的真实身份,但他似乎并不希望这件事被他人知晓,所以才会特意返回箴岛追杀魔物吧,留下古尘封印魇之心,也多半是为此”

    “小题大做吗?”萧千夜淡淡接话,“古尘可比魇之心重要多了吧,他竟然舍得丢了,真是搞不懂”

    “他一贯如此,我也不懂”帝仲只是宠溺的笑了笑,并无丝毫责备之意,云潇眨眨眼睛,轻轻将手心的光球托到眼前,小声的道,“古尘再重要也只是一柄冰冷的武器罢了,如果让魇魔发现古代种的事情,那么全天下都会知道你死了,对他而言,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吧”

    帝仲顺着她的话认真想了想,深吸了口气:“他的想法一直都与众不同,或许这就是人类和凶兽的区别,我从来也不懂他”

    光球摇摇晃晃的,像一个萤火虫,飘到萧千夜面前,正色问道:“你也有他的部分记忆,你了解他吗?”

    萧千夜直视着光球,却无法回应那种期待,淡淡开口:“他的所有记忆都是你,自你死后,他便没有任何记忆留给后人”

    “是么……”帝仲微笑着,闭上眼睛,“这段日子我一直在想,他到底遇上什么无法解决的困难了,我给了他一切,他却自己不想活了,以他的性子,万不该主动放弃生命才对,到底……到底是怎么了,我真的很想知道”

    “我也很想知道”萧千夜接过他的话,不明白自己为何也会对那只凶兽产生浓烈的好奇心

    帝仲凝视着他,还是忍不住抱怨起来:“你不像他”

    萧千夜嘴角一勾,想也没想反问道:“让你失望了?”

    “那倒也没有”帝仲叹了口气,在云潇眼前晃了晃,笑道,“反而是你,你很像他”

    “我?”云潇指了指自己,又是好笑又是无奈,反驳道,“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我好歹也是个漂漂亮亮的姑娘家,到底哪里像那种凶兽了?”

    帝仲没有再回话,此时天空已经大亮,雪依然簌簌直下,伴随着风也更加凛冽

    云潇见他不说话了,索性又往萧千夜怀里钻了钻,探手摸了摸他的皮肤,担心的道:“还是很冷吗?我可以用剑阵引出地热御寒,只不过……剑阵的光芒太过耀眼,也许会引来追兵,这里安全吗?”

    “不安全,别用,虽然辟火不会进入平野,草丛也能遮挡三翼鸟的视线,但是狰是这里的常客”萧千夜直接就摇头否定了她的想法,拉紧了衣服,她依偎着自己,那种独特的温热如一束阳光静静流淌,让他情不自禁的用力想要抱得更紧一些,忽然,他面色一沉,不知是想起了什么事情,眉头蹙起转向帝仲,低道,“咳,那个……你现在这幅样子,还是和我共存的吗?”

    “嗯?”帝仲看了看他,忍着笑没有戳穿他的小心思,淡道,“这幅样子只是方便和你们说话罢了,毕竟你很不喜欢我直接在你脑子里开口吧?但本质是一样的,只是换了一种形势,我依然能感觉到你的一切”

    萧千夜冷着脸欲言又止,才想紧紧抱住云潇的手下意识的松了些,帝仲看着他的小动作,呵呵直笑道:“你不会才发现吧?无论你是牵着手还是抱着她,我都是和你一样的感觉,所以有时候我也会把你错认成自己,毕竟我既没有身体也没有魂魄,只是残存的意识罢了,你该不会和还要和意识争风吃醋吧?”

    萧千夜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不耐烦的脱口:“你好烦”

    帝仲偷笑着,瞥见云潇脸颊上飞速泛起的红晕,又想推开他,又被他死死的抱在怀里动弹不得,许久,光球往上方稍稍挪动位置,神力如一张轻薄的网将两人笼罩在中间,帝仲看着相偎相依的两人,淡淡笑起:“你也好好休息吧,我来守着就好,你现在是不是已经不太能感觉到疲惫了?这是上天界武学的作用,但完全掌握还需要很久很久,不要勉强自己”

    萧千夜点点头,张开五指用力抓了抓,黄昏之海一战之后,的确是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力量一直充盈全身

    帝仲不再多言,沉默着将目光投向遥远的天际,眼见着一束流星的残影拖着长长的尾巴坠落在平野的尽头——这是他曾经见过的景色,到如今也早已物是人非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