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互换身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天色越来越亮,不到正午的时候,三翼鸟已经重整旗鼓继续往星垂之野方向追来,萧千夜被熟悉的鸟鸣声惊醒,本能的扣住剑灵仰头望向天空

    “没事,有我在,它们发现不了的”帝仲的声音仍是平稳的,他一直保持着光球的姿势漂浮着,看他从睡梦中赫然跳起来,赶紧制止,“你动作轻一些,别吵醒她了”

    萧千夜立马就一动不动,老老实实的坐着,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怀中还在熟睡的女子,云潇微微蹙了蹙眉,嘴里嘀嘀咕咕的说了什么东西,仍是一头扎在他怀里睡得很沉,帝仲温柔的看着她,有些羡慕:“刚才我看着你俩相拥熟睡的样子,真想利用上天界的时空之术将一切停止,你知道吗,我和同修们之所以会将整个上天界用镜月之镜包围,让属于上天界的时间就此终止,实在是因为初次去到那里的时候,过于开心幸福了”

    萧千夜轻轻抱着云潇,嘴角一扬,冷笑起来:“你们不过是在自欺欺人罢了,现在的上天界还有开心和幸福吗?”

    “呵……是呀,就算能停住时间,有些更重要的东西却是怎么也留不住了”帝仲没有反驳,依然是非常平静的接下话,他想了想,也不愿意在方才的话题上继续,转口问道:“他们还在追捕你,如果三翼鸟出动的话,利用剑灵从空中飞行进入禁地深处就很危险,但如果要步行穿越星垂之野,恐怕得花费个十天半月,还极有可能撞上陆地的狰,你准备怎么办?”

    萧千夜抿着唇,用力揉了揉额头,眼底也是道不尽的烦躁:“它们确实不能违背命令,就算昨夜因为天象仪的异常侥幸放走了我们,稍后一定还会继续追过来,而且现在多半已经在禁地入口附近守着了,所以风魔才会想着从下水道直接逃到月牙泉附近,可是现在我们被逼到了陆地,会直接面临三支军团的搜捕……”

    “被这么搜捕的滋味如何?你以前也是这么抓人的吧?而且有你在,还要更严厉一些”帝仲笑着打断他,语气里是毫不在意,甚至有些调侃,萧千夜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又无法反驳,只好闷声不吭的低着头

    帝仲偷笑着,隐于光球之中看不清神情,忽道:“我知道有一条路”

    “你知道?”萧千夜奇怪的看着他,不可置信,“万佑城往外一共八条主商路,每一条都有军阁的分队驻守,剩下还有几条人迹罕至的山路,不过有三翼鸟在,还是会被发现的”

    “我说的自然不是那种普通的路”帝仲摇摇头,想起曾经的往事,叹道,“东冥多山、多水,仙草遍地,自古就是个资源充沛的地方,而中心的五帝湖是由贯通东冥全境的潇湘河、月牙泉、漓水三江汇聚而成的巨大内陆湖,它的湖水可以说是承载了东冥的全部灵力,而在湖底最深处的有一处泉眼,那里就是封印所在地,名为‘奉天’”

    “奉天……”萧千夜在记忆里搜索着这两个字,感觉似乎在哪里听过,又怎么也想不起来,帝仲稍稍停顿,解释道,“五帝湖的灵力强悍,一直以来有湖中精灵居住在泉眼附近,它们采集每天子时的泉水,制成美酒分享给湖边的异兽们,久而久之,这种美酒名声大振,无数人、兽、魔闻名而来,然而五帝湖位于禁地最深处,道路凶险危机四伏,为此这群嗜酒之徒专门另辟蹊径开创了另一条特殊的路,名为‘天路’”

    “为了喝酒特意开了一条路吗?”萧千夜此时还不明白他忽然说起这些山野传说到底有什么意义,所以也只是奇怪的盯着那团光球,等着他自己解释,帝仲若有所思,似乎一下子沉浸在当年的盛宴里,眼眸变得深远起来,“酒这种东西嘛,任何时代都会让人疯狂,那时候他们用了一种特殊的术法,在每月的初一到初三这三天的凌晨,从当年各个城市附近的星垂之野里直接开辟了一条天路,穿越这条路就可以直接到达五帝湖”

    萧千夜嘴角不自然的一抽,他担任军阁之主八年了,每年反反复复的在各大境巡逻,从来都没听说过还有这种匪夷所思的东西存在!

    帝仲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光球晃了一下落到他手心里,笑道:“有什么好惊讶的,这种东西就和北岸城的海市蜃楼一样,怎么可能公然露于人前,要是帝都知道这条路,那些酒徒岂不是得遭殃?只不过……这已经是几千年前的事了,如今时过境迁,我也不知道天路还在不在了”

    “你说了半天,原来连天路还在不在都不知道吗?”萧千夜略有微词的抱怨起来,帝仲哼了一声,接道,“有方法就不错了,你还挑三拣四的,我看过时间,如果天路仍然是通的话,那么今夜倒是可以尝试一下”

    “要怎么尝试?”

    帝仲想了想,道:“和海市差不多,只要得到湖中精灵的邀请,就可以开启天路”

    萧千夜目光一沉,顿时就有些生气,按捺不住的道:“你是在耍我吗?这种节骨眼上,我上哪去给你找湖中精灵的邀请?”

    “喂,你当我是什么人,难道我不值得它们主动邀请吗?”帝仲也是好笑的看着他,嘴角勾起一抹俾睨天下的笑,“当年它们可是求着我去参加五帝湖的酒宴,只要参加过一次,湖中精灵就会记住你的气息,会在下一次天路开启的时候主动放行”

    萧千夜看着那个光球得意洋洋的在眼前晃悠悠的荡起来,发出嘲笑一样的声音:“不过你不行,你虽然与我共存,但是湖中精灵不会让你通过”

    “那你还不是在说废话?”萧千夜奇怪的蹙眉,催道,“你能不能把话一次说完?”

    “嗯,我就是在想要怎么跟你开口”帝仲淡淡接话,叹道,“你必须和我互换一下位置才行”

    萧千夜沉默不语,两人同时抬眼彼此看了一瞬,心照不宣的等待对方先开口,许久,帝仲尴尬的咳了几声,知道这样的要求对他而言无疑是为难的,又道:“你知道自己和我最大的区别在哪里吗?”

    萧千夜盯着他,虽然心中已有答案,还是紧咬着牙没有说话,帝仲自言自语的接话:“虽然是共存,但我能感觉到你的一切,反之则不行,这就是我们最大的区别,你是不是就在担心这个?”

    被他一语道中,萧千夜默默低头看着怀中依然熟睡的云潇,用手温柔的抚着她的脸颊,艰难的开口:“我确实是不想让她和你单独相处,而且……你真的没有私心吗?”

    “呵……”帝仲笑起来,竟然真的被他戳中了小小的心思,“有是有一些,不过眼下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作为补偿,我答应你,让你也能感觉到周围发生的一切,如何?”

    萧千夜犹豫着,此时云潇微微翻了个身,她松醒的睁了睁眼睛,睡眼朦胧的仰头看着熟悉的面孔,然后甜甜的笑了一下,又继续钻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帝仲一言不发,显然这样的小动作让他心头一动,涌起莫名的情绪,明明能感觉到她的一切,她的体温,她的香气,可这一切又根本不属于自己

    萧千夜低沉着脸庞,强按下心内的气,又不知能做些什么

    帝仲感觉到他不开心,光球再次荡起来,飘到他眼前,无奈的叹道:“零点之前,你自行考虑吧,我并不想强迫你,这毕竟是你的身体,如果你想冒险带着她穿越三军搜捕深入禁地,我也还是会尽力帮你的”

    “不必了”萧千夜颓然松口,显然知道那是极其危险的方式,咬牙低语,“就按你说的做吧”

    两人再无对话,就一直保持着沉默直到夕阳再次西下

    云潇还是没有醒过来,萧千夜担心的摸着她的额头,终于还是忍不住主动对光球问道:“她已经整整睡了一天了,是不是身体又出什么问题了?”

    帝仲操控着光球飘过来,在她脸颊上轻轻探了探,安慰道:“没事,让她睡着就好,她的身体强行运用灵凤之息就会如此”

    萧千夜仍是不放心,想起第一次和帝仲在神裂之术中的对话,心里又是焦急又是不安:“那时候你答应过我一定会救她,可是连烈王都束手无策的东西,你到底准备怎么救她?帝仲,你该不会是在骗我吧?”

    “我没骗你,方法你应该是知道的”听见他这么不留情面的质问,帝仲认真的一字一顿,“早就有人告诉过你方法了,只不过她混杂着人类的血脉,不能轻易尝试……”

    “那到底要怎么办!”萧千夜急不可耐的打断他,被他这句模棱两可的话激怒,双眼顿时充血变得通红,”难道真的要让她也死一次吗?你拿什么保证她能像凤姬一样活过来!”

    “她一定能活过来,我保证”帝仲平静的开口,光球努力的幻化出了一个模糊到不成人形的影子,极尽温柔的看着熟睡的人,笑起,“如果只是普通的灵凤族,实际上是不能像凤姬一样浴火重生的,因为她是皇鸟的孩子,她才能从死亡里回来,潇儿一定也会如此,如果她不行……”

    “如果……”萧千夜的声音开始颤抖,不知道对方口中的如果究竟是指什么

    帝仲用模糊的手按住萧千夜,就算完全看不出人形,那双金银异瞳却如夜空的明星一样闪烁:“如果她自己无法从死亡里重生,我愿意再死一次,换她回来”

    萧千夜凛然神色,脑子乱成一锅粥,完全无法理解他此言此语的真正含义

    帝仲无声笑起,语气不带一丝波澜:“我说了,我承载着帝俊残影,心的那一部分碎片,所以我才获得了比同伴更为强大的力量,就算是肉体死亡,剩余的意识也依然足以震慑四海八荒,我愿意将最后的意识全部消散,只要她能回来”

    “不过……”帝仲缓了缓,望着萧千夜笑起,“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就无法继续保护你,所以你必须尽快成长起来,好让我放心才行”

    “我……”萧千夜眼眸不自禁的颤抖,仿佛身体某一处被狠狠的撕裂,这样剧烈的情绪波动让他一把扣住那个模糊的影子,厉声道,“我不想你再死一次!”

    帝仲惊了一下,瞥见他眼角赫然滑落的泪水

    在他死亡前的最后一瞬,他也曾在萧的眼角,看到过这样无声滑落的泪水

    他终于没有再说话,任凭萧千夜抓着自己,那种隐忍和痛苦,几乎要把这个模糊的影子彻底捏碎

    帝仲深深的望着云潇,目光仿佛穿越了万年的时光,落在奄奄一息的凶兽身上,那时候的他并未征求过萧的同意,他是自作主张的用自己的生命让它成为古代种,他从来不知道萧是否愿意得到这样的力量,又是否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他从来没有想过这种“重生”,是否曾给他带来巨大的负担

    而如今,他却仍想不顾他人意愿,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眼见着重要之人死在自己面前,远比自己死去更加痛苦

    “哎……”许久,帝仲只是发出一声沉闷的叹息,好像也在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罢了,先不提这些,我也已经让几位同修留心神鸟的踪迹,或许事情还能另有转机”

    萧千夜猛地抽回手,也没料到自己会突然有如此剧烈的情绪,听他提起神鸟,忽然想起来什么重要的事情,眼眸豁然雪亮,严肃的开口:“凤九卿也在找那只神鸟,他一直跟在夜王身边,就是想找到当初的神鸟,解除和灵凤族定下的血契,如果血契真的解除了,阿潇是不是就能摆脱宿命?”

    “凤九卿……”帝仲想起这个名字,神色微微收紧,略一思忖,摇头,“如果是普通灵凤族,血契解除理应能从神鸟的束缚中解脱,但是,潇儿本就是皇鸟之子,神鸟一族同样不能将血脉外传,现在灵凤族已经近乎全灭,他这么做最终能解脱的,也只有他自己罢了”

    萧千夜失望的咬住嘴唇,许久一言不发,两人又陷入长久的沉默,天色也越来越暗,转眼子时将近,帝仲算了算时辰,低道:“差不多该试试天路还能不能走通了”

    “嗯”萧千夜轻轻点头,俯身在云潇额头一吻,随即转向帝仲,“那就互望位置吧”

    话音未落,身体果然轻飘飘的,好像一片轻薄的浮羽,等他再次回神,发现自己已经身处光球之中,他看着眼前的“自己”轻轻呼出一口气,连容貌都在变成帝仲的模样

    “障眼术吗?”萧千夜不解的看着他,帝仲却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笑道,“你这张脸太醒目了,我总得换个模样,是不是?”

    下一刻,他轻轻唤醒云潇,温柔的将她搂入怀中

    萧千夜骤然蹙眉,脸色阴沉的可怕,他不甘心的瘪瘪嘴,想生气阻止,自己又无法控制这个古怪的光球,索性眼不见心不烦,背过身去不再看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