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剑阵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萧千夜看见冥王走过来,前一秒还笑吟吟的脸庞瞬间阴沉不少,潜意识的用手臂拦住云潇,煌焰瞥见他的动作,停了步子,上下打量着他,不解风情的笑道:“帝仲都把上天界的武学教给你了,你却还要用这么老实的手段治伤,我看你只是找个借口想让她照顾你而已,是不是?”

    云潇一脸茫然,她的手指还沾着药膏,丝毫也没注意到片刻前抹上药的地方已经开始愈合,新的皮肤和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重新长出

    萧千夜拾起一旁染血的外衣,轻轻一弹,只见上面的水渍和血污就像雪花一样飘落,不过一会就变得干净如初

    “咦……”云潇惊讶的轻呼了一声,忽然明白过来他已经今非昔比,脸上一红,立即装作气鼓鼓的样子,把手里的药膏收起来,“你又骗我,害我白白担心一场”

    “我哪有骗你?我身上的伤难道是假的吗?”萧千夜不甘示弱的反驳,两人四目相对,皆是不肯退步还想再争执斗嘴,冥王见状,一抖长剑,低道,“既然已经取回古尘,也是时候让我看看这段时间萧阁主是否有长进了,可别浪费了这么好古刀”

    萧千夜虽然不想这种时候再生枝节,但是赤麟剑已经灼烧起淡淡的火光,心知冥王性格的他终是忍了又忍,将沥空剑放在云潇掌间,然后握住古尘迎上前来

    煌焰的眼珠也是在这一瞬开始散出淡淡的火焰,面上仍旧是一派悠然自得的模样,他轻飘飘的点足跳起来,踩在五帝湖的湖面上,用剑锋勾起水珠,掌下运动神力催动水流

    萧千夜紧握着古尘,还未适应这种过分细长的古刀,湖水受到冥王神力的影响,正在汇聚凝结成水龙卷的模样,但是在湖水外围又包围了一圈火焰,火和水相互融合,又相互克制,引得湖面腾起浓郁的水雾,一下子遮蔽了视线

    原本入夜后寒意四起的湖岸边突兀的变得温热,萧千夜不敢大意,此时他的瞳孔还未恢复,而人类的眼睛并不能看穿这一道厚实的水雾,耳边传来剧烈的水流,伴随着同样汹涌的烈焰声一起,似乎是从四面八方进攻过来

    古尘第一次挑起昆仑的剑式,但七转剑式从古尘刀锋里劈出的一刹那却意外偏离了原有的角度,萧千夜紧蹙眉峰,调整着身体的位置来尽量适应古尘

    这柄黑金古刀比沥空剑长太多,刀刃却比沥空剑还要细,这确实不像是寻常人能熟练使用的武器,而将它握在掌中的时候,又能非常清晰的感知到刀中涌动着铺天盖地的神力

    但是,这种神力和帝仲所拥有的战神之力有微妙的差异感,是两种虽然各自强悍,却又本质不同的东西

    萧千夜轻轻转了转刀柄,刀身上的黑金咒纹一下子雾化,如墨一般散去,露出锃亮的刀刃

    煌焰在水雾后勾起一抹冷笑,他用左手轻轻一勾,左侧的水龙卷冲天而上,然后朝着萧千夜重重的砸落!

    萧千夜是在看见那一道水龙之前就已经敏锐的察觉到了呼啸声,他在湖面上连续点足不断跳跃,每一次足尖才触及湖水,水龙卷就会如影随形的紧跟而至!冥王的招式简单直接,没有任何花哨的修饰,只是力道、速度皆非凡人所能匹敌,他眼下依然静静站立,赤麟剑看似轻松的握在手里,剑刃上的火焰开始如水一样滴入湖中

    他在湖面上被逼退了近百米,此时冥王手下动作再变,他用赤麟的剑尖挑起湖水,转瞬一道水墙凭空竖起,直接切断了他继续后退的道路

    煌焰依然在原地一步未动,目不转睛地打量着他,甚至嘴角还挂着一丝慵懒随意的笑容,淡道:“帝仲是不是没有教过你,适当的躲避可以增加胜算,但是只会躲避,就把自己搞的精疲力竭,你毕竟没有终焉之境残影碎片的力量,就算能将上天界的武学和自身融会贯通,但人类的身体——是有极限的”

    话音未落,赤色身影已经和他面对面,冥王张扬的大笑近在咫尺,萧千夜感觉背上渗出恶寒和冷汗,一瞬间本能盖过理智,挥动古尘反击!

    古尘和赤麟剑正面相撞,却让两人同时心中激荡,恍然若失的各退了一步,奇怪的看了看手里的武器

    冥王在短暂的迟疑之后将目光重新投向岸边的云潇,充满好奇,他的兴致也在这一刻毫无预兆的改变,转身朝云潇大步走去

    云潇看着这个人,不由自主的咽了口沫,有种莫名的紧张,帝仲控制着光球悄无声息的飘落在她肩头,语气一沉,问道:“煌焰,你要做什么?”

    冥王仍是紧紧盯着她,对帝仲的质问充耳不闻,他若有所思的低着头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抬剑指向云潇,催道:“来,你过来和我过几招”

    “我?”云潇惊讶的指了指自己,生怕听错了,煌焰的性子一旦起来,很快就变得烦躁不堪,不耐烦的接道,“对,这柄剑自从遇到你之后就变得不太一样了,你也是自小习武的,你过来让我试一试”

    帝仲听到这句话,微微一惊,萧千夜已经察觉到冥王的异常,他想阻止,却见光球瞬间位移来到自己眼前,里面的声音幽幽叹了口气,道:“没事,让她试一试”

    云潇稍稍一顿,片刻前赤麟剑的反常也激起了她的兴趣,又见萧千夜和帝仲都不阻拦,索性心一横,提着自己的剑灵以灵术慢慢走上湖面

    冥王抬手散去水墙,眼里却罕见的出现了认真之态,他不再控制着水龙卷攻击云潇,而是自己主动出手,闪电一般逼近!

    剑阵是以青魅剑为圆心呈波浪的姿态在湖面上荡起涟漪,借着地形之利,用的是“九寒剑阵”,湖面在飞速凝固不出一会已经被冻结成冰,煌焰微微蹙眉,感在这种奇怪的阵法中,连自己近乎于神的身体也真的感觉到了丝丝寒意,连同着骨骼、关节也受之影响,让他警觉的放慢了动作

    他抿着唇,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这个女人应该是皇鸟的后裔,她本身应该是更加善长控制火焰才对,为何此时会选择完全相反的寒冰之阵?

    冥王只是稍作思考,而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无论是人类的剑术、阵法都不过是螳臂挡车,很快,赤麟剑重新烧起火光,煌焰踏着冰面大步走过来,抬手就将脚下的冰层击穿,云潇也重新握紧青魅剑,透过剑阵感知着冥王的行动,只要他身体的任何部位接触到哪怕一颗微小的碎冰,她都能第一时间察觉并直接予以反击!

    “哦?”片刻之后,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尽在对方掌握之中的冥王终于好奇的定下来,脸上的兴奋之色却也更加溢于言表,“你是知道做我的对手毫无胜算,才会选择这种以退为守的方式步步为营吗?呵,倒是有几分意思,都是躲避,你比他要聪明一些,但是……”

    煌焰抬起赤麟剑,火舌喷溅而出,流星一般砸落湖面,冥王脚下聚集着无上的神力,用力一踏,瞬间就将剑阵的寒冰化成水!

    水雾再度腾起遮住视线的刹那,煌焰却瞪大眼睛,微微张嘴不可置信的看着水雾后方骇人听闻的一幕——那是什么东西……像一对遮天蔽日的巨大翅膀?

    帝仲和萧千夜也已经看见了雾气中闪烁的羽翼,九寒剑阵是在散去的同时转变为红莲剑域,借着赤麟剑的火焰推波助澜,在五帝湖上燃起一对火焰的翅膀!

    “阿潇……”萧千夜捏了把汗,紧张的想冲出去,但是他一步踏出就被帝仲拉了回来,低道,“等等,有点不对劲”

    萧千夜用力握拳,昆仑的剑阵一共有六种,分别为“九寒”、“红莲”、“惊蛰”、“光影”、“碎风”和“诛邪”,其实除了诛邪剑阵,剩下的五种都是借由灵力引元素为基础,云潇自幼因为灵凤之息的缘故导致自身体温常年偏高,为了防止情况进一步恶化,师父和秋水师叔是明令禁止她使用以火元素为基础的“红莲剑域”!

    而眼前这片火光,不仅仅是红莲之火,还夹杂着赤麟剑上凤骨遗留的古老神力,竟然让她血脉产生共鸣,从背后生出神鸟一样的羽翼!

    云潇吐出一口气,发觉自己站在半空中,后背隐隐做疼,脚下是燃烧的火海,冥王在烈焰里仰着头,微微眯起了眼睛,露出疑惑的神情,但他很快定了神,用力跳起来,赤麟剑是以刺的方式直接进攻,直逼胸口!

    她微微一惊,本能的扇动羽翼迅速连退了几步,冥王的嘴角掠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微笑,手里的动作丝毫没有罢休,他在空中继续逼近,一剑劈开挡在自己面前的火光,眼见着剑尖就要刺穿心脏的一瞬间,云潇毫不犹豫的抬剑横档!青魅剑只是人间剑灵,在一击之后赫然出现恐怖的裂缝!冥王冷哼一声,只是微微一挑,力道就将青魅剑直接打落!

    青色的剑灵划出一道光,坠入湖中,眼见着情况越来越危险,而冥王的兴致却被激起越来越兴奋,赤麟剑再度勾起流星火焰,让五帝湖上空呈现出明媚的光芒

    萧千夜想阻止,却被帝仲死死的拉住根本动不了,光球中的人一言不发,神色坚定,眼神也依旧冷静如初,似乎还在等待着什么

    火流星包围着云潇,僵持之间,仿佛从遥远的虚空传来一声震彻天际的鸟鸣

    赤麟剑在剧烈抖动,从剑身一直蹿出的火舌在空中幻化成型,远古皇鸟的残影察觉到血脉遇险,竟然再次降临人世!

    同一时间,萧千夜感觉掌心一痛,古尘受之影响,也在剧烈的产生共鸣

    煌焰低低惊呼了一声,或因失神微微松了手,赤麟剑从他掌下飞出,竖立在云潇眼前

    终于是来了……帝仲在心底无限感慨,那只终焉之境放弃火种试图拯救小白龙的皇鸟,终于以残影的姿态再次出现在眼前!

    云潇呆呆看着眼前这一幕,不可置信的抬手,凭着直觉低呼一声:“溯皇……”

    皇鸟的眼睛明明灭灭,有严厉,更有温柔,干净纯粹,如初生的旭日不染一点尘埃,明明是一只鸟儿,云潇却感觉它忽地笑了起来,残影维持的时间很短,在她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又再次消失

    云潇缓缓收回手,放在自己胸口,闭上眼睛感受着火种里传递过来的遥远信息——听见了,她终于能听见,时隔万年,她终于清楚的听见了来自澈皇的声音!

    自浮世屿而来,呼唤她返回故土

    五帝湖转眼恢复宁静,火、雾、水、冰同时散去,赤麟剑被冥王收回,他扬眉一笑,冷睨看了一眼这柄剑,指尖忽地泛出了淡淡黑光,像某种阴暗的束缚之术,缠绕剑身

    云潇也从天上体力不支的摔了下来,萧千夜赶紧箭步冲出,一把卷起云潇,小心翼翼的让她靠着古树休息

    “没事吧?”他担心的摸着云潇脸颊,她魂不守舍的抬起头,看见萧千夜脸色惊慌失措又束手无策的表情,勉力笑了一下,靠着他肩膀,轻轻摇了摇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