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碎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明溪只是摆摆手,示意公孙晏先冷静下来,然后走到自己的桌案旁边,从抽屉里取出一个金色的小盒子

    萧奕白紧盯着那个东西,有些意外的脱口:“那是……镜月之镜的碎片?”

    明溪点点头,脸上的神色忽然有些疲惫,他从盒子中捏着镜子的碎片放到面前,又让两人靠过来,当他终于了解到父皇的真相之后,也曾无限遐想的握住这面充满神力的镜子,甚至在凤九卿重回帝都城的时候,暗示他过来询问可有办法解救身处镜月之镜中的母后,然而最终他得到的回答也只是“不能”,镜月之镜是被凝固的时间,一旦从中释放,就会将一切拉回正轨

    他在夜里一个人辗转反侧,抱着镜月之镜坐立难安,终于逼着自己狠下心,结束这段虚假的永生,他亲手打碎了镜子,将其碎片深埋在母后自尽的那颗凤凰花下,也将所有的思念一并埋葬在最深的心底

    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因为一个身份卑微,甚至酿成大祸的罪人再去挖出镜月之镜的碎片

    “朱厌”明溪冷定的念着这个许久不曾被人提及的名字,也在这一瞬间感觉到身边两人的目光变得锋芒毕露,他轻轻抚着碎片,慢慢说道,“你弟弟走之前给我扔了一句‘别让他死了’,可他身上的伤是被龙神遗骸古尘所创,正中胸膛,即使刻意避开了要害,可是无法止住流血,再好的大夫,再厉害的药物都是回天乏力,可我也不想他那么轻松的就死去,所以我把他关进了碎片中,让他活不成,也死不了”

    公孙晏抿抿嘴,铁青着脸,朱厌失踪半年,就像他一夜之间获得权势,又在一夜之间销声匿迹,很快这个得势一时的人就在帝都城被人遗忘,就连他也不知道明溪到底是把那个人关到了什么地方

    萧奕白眼睛里的光芒却在这一刻转为复杂的沉痛,明溪看了他一眼,不急不慢的嘱咐道:“你们在外面守着,我也是时候进去和他谈一谈了”

    “你亲自去?不行,太危险了!”公孙晏立即阻止,朱厌这家伙能忽然出手杀了云潇,谁知道他还会不会干出什么更加离谱的事情!他怎么也不能让明溪一个人去和那种疯子交涉!

    “没事,我有把握”明溪依然是淡淡的神情,看不出他到底是在想什么,指尖的日冕之剑勾起一抹光芒,整个人直接走了进去,好像是走进了另一个奇妙的世界,四周变得明亮透彻,镜面折射着五颜六色的光芒,映出不远处被困在无形牢笼中的人

    朱厌颓然坐在地上,一只手仍是木讷的按着胸口,依照他这么多年被囚禁的经验来看,至少也该过去大半年了吧?可是这个奇怪的伤口一直在持续流血,他就眼睁睁看着溪水一样的血喷溅而出,顺着衣服蔓延到脚边,然后再以诡异的方式腾空而起,又从另一边无声无息的钻回这个伤口

    s

    疼痛是真实存在的,古尘震碎他全身的骨骼,特殊的力量让自己被改造过的身体根本无法自愈,只能日复一日的忍受着剧痛

    但……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自幼饱经折磨,疼痛这种东西就算再刻骨铭心,时间久了也总会麻木

    朱厌听见清脆的脚步声,烂泥一样的身子虽无法动弹,还是稍显惊讶的抬起眼皮,看着远方从璀璨的光线处慢步走来的身影,瞳孔也在一点点收缩,眼神陡然掠过一抹难以掩饰的惊恐,凝聚成一线

    “朱厌,好久不见了”明溪在他面前停下,浅金色的衣角沾着地面的血渍,也被染成刺目的红,朱厌不可置信的勾起嘴角,显然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还能见到高高在上的帝王,这个人怎么好端端的跑来见他了?

    明溪冷眼看着这个人,他面容宁静,甚至嘴角含笑,一瞬间就让他明白知道这半年的囚禁其实也无法真的让他感到痛苦,但他也只是发出一声意料之中的轻笑,开门见山的问道:“朱厌,四十九你应该认识的吧?”

    四十九?朱厌的眼眸不经意的被这个数字惊动,眼色确实飞速闪过一丝得意洋洋,难怪他会屈尊来找自己,原来是高总督当年送给袁大爷的礼物终于跑出来闹事了?哈哈……哈哈!他竟然感到有些可笑,有报复一朝得逞的快感,三十三、四十九,高成川手里的两张王牌!那家伙在外头惹什么事了,竟然能让天尊帝亲自过问?

    “哦……看起来你是不打算告诉我了?”明溪看着他,倒也沉得住气,朱厌慢悠悠的吐了口气,索性闭上眼睛一言不发,明溪有些讥诮地微笑起来,看着对方脸上无所畏惧的神态,慢慢说道,“可惜了,我原本还想告诉你她的下落,既然你不愿意和我说话,那就算了”

    话音未落,那个瘫在地上无法动弹的人竟然闪电一般伸出手抓住了他的衣角,朱厌一直颓废的面色在听到这句话的同时变得充满精神,他甚至没有时间去思考陛下口中的“她”到底指的是什么人,只是本能的拽住明溪的袖子,哆哆嗦嗦的脱口:“她……她怎么样了?”

    明溪在心底冷笑,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他所有的猜测全部应验

    但他的脸上依然是平静如水,那双深邃的眼睛一如既往的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波动,朱厌焦急的看着他,却无法从帝王身上任何的地方找到关于“她”的蛛丝马迹,在这样无声的对峙中,率先败下阵来的仍是朱厌,他深吸一口气,忍着剧痛一一道来:“四十九是高总督送给嘉城袁大爷的特殊试体,大爷给他取了名字叫‘袁裴’,他不是特别罕见的异族人,是常见的丹雀族,因为在某次试药之后,左眼被研制出一种强悍的瞳术,所以被破例送到了禁军暗部二次试药,编号四十九,他那只眼睛据说可以摄人心智,夺人魂魄,对视超过一分钟,就能杀人于无形”

    “瞳术……”明溪也在快速思考着这个不算很熟悉的名词,又道,“摄人心智,夺人魂魄,这么好用的东西,高成川竟然舍得送人?”

    朱厌咽了口沫,在一种不知名力量的压迫下继续说道:“瞳术虽然厉害,但是丹雀族身体素质很弱,即使经历改造也还是很脆弱,送给袁大爷据说只是一时兴起,想让他学些剑法强身健体,我听高总督提起过这事,当时总督大人也很惊诧,明明是各种药物都无法强化的身体,竟然真的因修行剑术而日渐强壮,四十九……他算是试体中运气好的了,袁大爷再怎么是一条霸王蛇,也比高成川好对付的多,我听说大爷还给他报了学堂念书识字,视如己出一般对待”

    朱厌凄惨的笑了一下,万万没想到同为试体,自己竟然会有那么一点羡慕四十九

    “有意思,难怪要大费周章的送些人头来恐吓我,搞了半天也算是个文化人”明溪不置可否的笑起,袁成济在嘉城颇有人心,能让一个受尽折磨的试体死心塌地效忠其实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难怪袁成济此番不惜联合天之涯逃犯要来对付自己,这家伙是早就有野心,要做下一个高成川了吧?

    明溪不再多问,好像心中被点起了某种罕见的兴致,他一手扳倒的那个人,竟然会以这种方式,再度成为挥之不去的噩梦!

    “你别走!”朱厌不顾重创的身体扑过来,一把抓住他的脚,撕心裂肺的疼痛让早已经习惯的身体发出战栗的颤抖,他却无视了这种致命的疼痛,依然不顾一切的问着最初的问题,“她怎么样了?”

    明溪慢慢转身,思虑了一下,这短暂又刻意的停顿让朱厌宛如渡过了最为难熬的一个世纪,只是瞪大眼一秒也不敢挪开视线,直到对反的嘴角勾起他完全看不懂的笑容,淡淡低语:“我们找到她了”

    朱厌的心咯噔一下,却是狂喜远大于失望,连一直阴霾的双眸也几乎是不受控制泛起雪亮之光,像细碎的亮点,竟然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清澈如水,胸腔有种热血沸腾的喜悦,逼着他抓紧这片衣角死死不肯松手,问出一个自己也意料不到的问题:“她还好吗?”

    明溪没有回话,那样意味深长又难以琢磨的神情让朱厌的脸色不觉变了变,短暂的狂喜之后竟然是无边的惊恐,那一夜黑棺里发生的一切宛如昨朝,那张一直在眼前萦绕不散的容颜又开始明明灭灭,她静静的躺在那里,任凭血咒将全身的血逼出,惨白的身体一点点冰凉,他就在旁边静默的看着一切,他甚至不顾一切的在她心口补上致命的两剑

    那一瞬间快感,换来的却是如今无法抑制的思念,他是不是脑子有毛病?他为什么要对亲手杀死的女人念念不忘,甚至在冥冥中希望……希望她能逃出生天,希望她能安然无恙?

    明溪缓缓俯身,却是用力从他手中拽回自己的衣角,一句话都不肯再透露,转眼就消失在光泽之下

    “你回来!你回来!”朱厌望着他的背影,竭尽全力的嘶吼起来,唇角带着癫狂,像一个疯子,反反复复哭嚎着一句话:“你告诉我她是不是还活着!你告诉我她是不是还活着!”

    回到墨阁之后,明溪扶着额坐回椅子,公孙晏和萧奕白皆是沉默不语,也早已经透过破碎的镜面看到了里面的一切

    身体上的折磨无法让那个人产生丝毫痛苦,明溪简短的一句“我们找到她了”,却让他一瞬崩溃

    动心了,谁又能料想的到,朱厌这种反复无常的人,会真的对自己亲手杀死的女人动了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