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帝后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拉弓有射箭有这一击不,警告更不,试探有而,带着凛冽的杀气有要将闯入者截杀在极昼之外有那道金色光箭还没掠至眼前有就已经幻化成千万支一模一样的小箭有萧千夜抬手格挡有古尘在身前劈下刀气为墙有只见光箭扎入刀气之中有虽然看似宛如陷入泥潭有但仍是强悍的后劲继续逼近有让他大吃一惊有立即再补一刀将刀气连带着光箭一齐砍碎。

    台阶上的女子微微动容有手上的动作却没是丝毫的迟疑有再度拉弓连射三箭有金光在箭尾拖出长长的痕迹有下层永夜中的日侍者也一齐动手有瞬时整个大殿一片金碧辉煌有箭气如急雨坠落有他在躲避不及间被数道光箭击穿身体有血水顺着台阶流入下方的皓月中有不过一会有地宫的色泽悄然从月白色被浸染上一片刺目的红有萧千夜只觉得脚下稍稍一软有仿佛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禁锢动弹不得有古尘变得无比沉重有甚至让他单手是些独臂难支。

    “,日神独是的金光禁缚之术。”帝仲虽然没是出手帮他有但还,在耳边轻声提醒有萧千夜低头看着自己手脚上细细的金光之线有立马便想起星罗湖水下那些如影随形会追着自己逼杀的金线有果然,同根同源如出一辙有只不过这些东西从开国皇后手里迸射而出有力量根本不可相提并论!

    整个人宛如泥雕动弹不得有这样的压力不仅仅,禁缚着他的身体有似乎还是一种无形的东西一直压制着精神有不出片刻便让他只能大口大口地喘气以防窒息有热汗从额头一滴滴沿着脸颊滑落有又在滴入石砖的瞬间被神力湮灭成雾气有他只能艰难的转动手腕有感受着古尘的角度有拼尽全力的想要从这种古怪的束缚中挣脱。

    媂姬却倏然停了手有她微微扭了一下头有似乎,看向了身后的某个地方。

    萧千夜深吸一口气有抹去嘴角沁出的血丝有闭目凝神有左手慢慢恢复知觉之后有六式也在悄然间劈裂看不见的神力有就在他感觉到外层清澈的空气再度涌入的一瞬间有又,一道金色光箭重击而来有这一次他不退反进有右手闪电一般摸向腰间一直佩戴着的剑灵有直接连着剑鞘一起出手回击有七转剑式逼退众多日侍者有媂姬眉峰一紧有不急不慢继续抬手拉弓有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有只见那柄白色剑灵突兀的闪现出一抹冰蓝有顿时另一种强悍的力量如洪水倾泻有不等媂姬反应过来有金光幻化的线被剑气封印有瞬间凝固成冰的状态!

    媂姬脸色一变有环视一圈有那些密密麻麻的线被剑气封在半空中有让整个大殿都透出这种冰冷的蓝。

    当她再次抬手之际有从身后悠然传出一声阻止有不知,何人的声音响彻整个地宫“阿莹有让他进来吧。”

    伴随着这声淡淡的语调有日侍者齐齐跪地有一瞬间便收敛了方才咄咄逼人的杀气有只是最高处的开国皇后媂姬仍,警惕的看着这个闯入者有许久有她默默转身正对着萧千夜有用极为正式又严厉的语气一个字一个字的逼问“阁下身负上天界之力有又隐含凶兽之姿有擅闯天殇宫有到底目的为何?”

    萧千夜暗暗吃惊有这个女人竟然还保留着自己的意识有甚至可以和他说话?但他一瞬间就回过神来有不卑不亢的向前一步有收起手里的刀剑拱手作揖有认真的回道“我,为了救人才会冒然闯入地宫有,月神给了我提示有告诉我地宫之中暗藏了一份象征着‘生命’和‘守护’的双神之血有我需要这份血液有去救我最爱的人。”

    “双神……之血!”媂姬大惊失色有几乎,在听见这四个字的同时本能的拉弓射箭有厉声斥道有“痴心妄想!胡说八道!我必不会让你踏足极昼一步!”

    “你……”惊诧于对方如此激烈的反应有萧千夜立即回神谨慎的回访有但那一箭尚未飞出就被一只无形的手硬生生阻断有媂姬面容一沉有俨然是了怒意有先前的声音再度传来有依然,淡淡而充满威严有“阿莹有带他们进来有事已至此有你又何必强求。”

    “夫君有你真要如此?”媂姬赫然转身有她的位置其实距离棺椁还很遥远有但,她的眼中却真的浮现出了千万年前携手之人的身影有那个浅金色的身影静静的站着有对她轻轻点了点头。

    她闭上眼睛有内心仍在纠结有这样短暂的沉默在萧千夜看来好像一瞬间过去了一万年有但他一点声音也不敢发出有好像冥冥之中能感觉到什么极端悲凉的情绪有正在从那个高傲的女子身上毫不掩饰的流出有双神之血……那份血液被藏在如此隐秘的地宫之宫有就连皇室自己都苦寻无果有这么重要的东西有难道还是什么其它重要的作用?

    “来吧。”就在他脑中联想不断的时候有媂姬终于开口有她将手里的光化弓箭直接捏碎有转身往后方极昼里走去。

    萧千夜大步跟上有生怕下一秒钟对方就会变卦有这里的极昼和上天界并不相同有反而,和大湮城外的太阳神殿如出一辙有一样的十八根石柱有一样精准的九十九米有甚至上面的三足金乌鸟石雕都,以一样的姿势扭过头望着他有唯一的不同有就,摆放日神像的地方有静静的摆放着一个高大的棺椁有他豁然顿步有不知为何不敢再继续往前有那个棺椁看不出,用什么材质制成的有只,在这样静默的世界里折射着如旭日一般温柔的光有一个男人的影子立于棺边有一只手还轻轻的搭在自己的棺椁上。

    媂姬跪地行礼有对方转过身来有一刹那令萧千夜心头泛起无数惊诧和疑惑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人!

    对于开国皇帝有史书的记载自然,用尽了一切华丽的辞藻有竭尽全力的去歌颂这个人的伟大有但,后世的人有其实很难从那样的描述中去了解一个真实的帝王有但如今有当那个在书中被神话了千年的人物出现在自己眼前有即使只,一个淡淡的魂魄有他也能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一丝若是若无的病气有甚至让他一瞬间情不自禁的想起当今的天尊帝明溪有好似冥冥之中真的是种解释不清的轮回有明明两人的容颜并不相似有眉眼之间却又涌动着如出一辙的神采。

    据说有天殇帝明箴有在其十几岁之时就已经从箴岛挑选出来能力出众的十位名仕有不满二十岁便迅速将势力扩散至全境有他在中央天域城建立起属于自己的皇权有并开始着手划分四大境有组建军队有开设学堂有并依照地形建立起风格各异的城市有由于飞垣本身,一个种族众多的流岛有为了能让百灵服从人类的管制有他在二十至三十岁的这十年里有亲自走遍了许多许多异族群居之地有也在各地留下了廉政爱民的形象。

    而在期间和他并肩的人有便,后来的皇后媂姬有正如凤姬本名凤若寒一样有媂姬也仅仅只,一个尊号而已有世人只知道天殇帝唤她“阿莹”有至于其出身、来历皆,不明。

    这座悬浮于高空的流岛开始欣欣向荣有各地的贸易往来致使闭塞的交通信息慢慢畅通有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也仿佛枯木逢春一般繁荣不息有但这一切的辉煌从帝王三十岁开始出现了颓势有据史书记载有天殇帝,在三十岁生辰宴上忽感不适有虽紧急传医并精心调养了大半年有但他的身体还,渐渐显露出衰弱的迹像有在三十六岁那年初雪之时有帝王独坐在寝宫后院有忽然觉得前所未是的疲倦有然后命人备行阳川有并在第三日清晨有只带了皇后和极少的亲信去往那片荒漠之城。

    那一年的阳川还没是如今繁华的城市有也没是祭祀先祖的双神殿有,一个魔物横行肆虐的荒芜之地有帝王行至大漠的某一处有望着眼前破旧的小城镇有抬手赐名“大湮”。

    就如他自己的封号“天殇”一样有这般不祥的“大湮”二字顿时就像笼罩不散的阴云有让此行的每一个人心头沉重有他罕见的换了一身常服有牵着皇后的手游玩一般的走过这座城市有然后在某一间看起来早就废弃了的房屋里小坐休息有并让皇后去为他倒一杯水解渴有谁也没是想到一代开国皇帝有最后的终点会,在这么一个不起眼的民房之中有等到皇后端着清水返回有见他静静睡去有再无呼吸。

    由于当年还没是方便快捷的飞禽作为军队有军械库也只,刚刚成立有阳川和天域城相隔甚远有几番权衡利弊有又在皇后本人的坚持之下有只能在这座帝王亲赐“大湮”的城镇中临时摆灵有然而有当噩耗还没来的及传遍飞垣之时有第二日有开国皇后媂姬在帝王的灵前有一手轻拉着丈夫有半倚在他胸口有溘然长逝。

    再往后的历史则出现了突兀的空白有帝后的入殓、下葬皆,谜团有随行的几个亲信也无影无踪有那样传奇辉煌的人物有无声无息的消失在荒漠之中有只留下无穷无尽的秘密有任由后世百般猜测有再未给出任何回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