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仇恨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夜烬天下第五百一十九章:仇恨云潇看着沉默的两人,试探的问道:“龙吟在哪里呢?我听说她来了帝都城,好像是要和天尊帝商讨什么事情,有结果了吗?”

    公孙晏从沉思里抬起头,望了一眼萧千夜,淡淡说道:“她现在被安置在望月楼,由月圣女亲自照顾着,还有五千多墟海的平民,被分押在外城荒地中,她已经向明溪表明愿意臣服,将会打开飞垣境内的所有弃乡道,将墟海的土地全数让给飞垣,但提出要求释放那五千平民,并给予他们生活在飞垣的权力,不被迫害”

    “哦?”这句话反而引起了萧千夜的兴趣,万万没想到那个一贯要强的墟海王女竟然能卑微屈膝到如此地步,公孙晏耐人寻味的笑起来,眼光虽有微妙波动,语气却冷定的没有丝毫起伏,“墟海的子民皆为海生,失去海水的故土早就无法长久居住了,审时度势放弃一个即将毁灭的地方,换取在陆地上生存的机会倒也未尝不是好事,况且飞垣本就是海上孤岛,只要明溪点头,四海沿岸都可以提供适合的土地供他们继续活下去,我倒是觉得那位叫龙吟的王族能屈能伸,确实让我有几分敬佩”

    “可这对陛下没有一点好处,他真的会答应?”萧千夜质疑的看着公孙晏脸上意味深长的笑,压低声音追问,“我去过墟海,那里的地势其实并不适合人类长久居住,一定要说的话,可能只有一部分的异族人可以适应那里的环境,我知道陛下有意缓和人类和异族之间的矛盾,但是袁成济联合骊龙族叛乱在前,墟海贼人杀害皇室在后,陛下真的会在这种节骨眼上非但不给予惩罚,反而去做一件只对异族人有好处的交易?”

    “我也是这么想的……”公孙晏无奈的瘪瘪嘴,这样的反应让萧千夜一时语塞,半晌不知如何接话,只见对方揉着眉头一脸惆怅的叹道,“为了这件事明溪临时召开了双极会,不出所料的遭到所有人的反对,根据昆鸿的报告,墟海的土地其实非常的大,可能有大半个飞垣那么大吧,地势以海沟、沼泽、高山为主,真的就像一个看不见的寄生虫,一直躲在暗处和飞垣共存,但是据龙吟所言,因为长时间的干涸,墟海的子民在这几千年的时间里几乎全部都从弃乡道离开,不仅仅是她所在的这一个地方,全世界的墟海都差不多”

    “陛下到底是怎么决定的?”萧千夜迫不及待的询问最为关键的信息,公孙晏和叶卓凡心照不宣的换了一下神色,轻轻冷哼:“他同意了龙吟的条件,也给出一个冠冕堂皇让人挑不出毛病的理由——土地扩张这种事情嘛,没有那个帝王会嫌多是不是?一旦墟海被收入囊中,帝国的领土几乎等同于扩大一倍,何乐而不为?”

    然而听到土地扩张这四个字,反而是云潇心有余悸的按了按胸口,低声说道:“全世界的墟海都在干涸,若是能像龙吟这样和依附的土地和平共处倒也还好,但是大多数的墟海其实并不是这么想的,他们更多的则是选择去侵占别人的家园,蛟龙族是墟海的王族,其中又以黑蛟最强,他们组建了长老院,目前已经盯上了我的故国浮世屿,我必须要带走龙吟,因为弃乡道其实是个有出无入的地方,除非有上天界那样凌驾于万物的绝对力量,否则也只有他们的王族有能力带人进入”

    “浮世屿?”公孙晏眨眨眼睛,面对这个从未听过的地方也是不由自主的有几分好奇,“那是什么地方,你不是中原人吗?”

    云潇顿了顿,这其中复杂的关联她也不想解释,只是淡淡的说道:“浮世屿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因为某些原因,眼下和墟海龙神所在的原海两境合一,他们通过这种特殊的共存,以一种独有的玉璧凝聚全族之力攻击浮世屿,所以我才不得不来找龙吟,希望她能带我返回这里的墟海,调查清楚玉璧的秘密”

    “这样吗……”公孙晏识趣的没有细问,眼神里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阴暗,忽然劝道,“龙吟已经答应会将弃乡道全部开放,你若是想进去墟海调查,不妨在帝都暂留一段时日”

    “什么意思?”云潇心下一沉,似乎听出对方言语中的深意,公孙晏的眼神烈烈如火,是罕见的不容辩解,“墟海贼人杀害阿雪和胧月,这笔账明溪可以算了,但我可没有那么好说话的”

    “你、你们做了什么……”云潇吃惊的看着他,已经被萧千夜一把拉住护到了身后,公孙晏摇着头抿唇沉默了一瞬,反倒是另一边的叶卓凡毫无预兆的接下了话,“龙吟既然自称墟海王族,她就撇不了关系”

    “可龙吟和这件事没有关系”云潇争辩的想要说服两人,却见公孙晏和叶卓凡的眼眸出奇的一致,都是她从未见过的狠辣,几乎是同时勾起嘴角不屑一顾的笑了笑,接道,“你想说龙吟是无辜的?可是阿雪和胧月也是无辜的,甚至是你,你被杀的时候,你又有什么错呢?阿潇,我不知道你口中的故国浮世屿是什么样的地方,但你说了蛟龙族想要夺取占为己有是不是?”

    “卓凡……”云潇呐呐的喊了他一声,她和叶卓凡也算是自幼相识,这个贵家公子举止高雅谈吐体面,还是第一次露出这种让她不寒而栗的表情,“双极会上陛下曾经向大家公开过关于墟海的一些情报,说是依附流岛而活,不止一处,你好好想想,浮世屿真的能容纳全部墟海的子民吗?多半是不行吧,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浮世屿能帮助你口中的长老院提高修行,等他们获得更强的力量之后,一定会反扑依附的流岛,侵略这种事情只要一开始就不会轻易停下来,到了那个时候,龙吟是不是还会像这样委曲求全?又或者……会像她的同族一样恩将仇报?”

    云潇呆呆看着两人,无言以对,叶卓凡扶额低笑着,宛如恶魔:“我之前还在疑惑为什么陛下会对龙吟网开一面,现在我明白了,你们和她是认识的吧?陛下是看在你们两个的面子上,才会找了那么冠冕堂皇的借口不予追责,我不管她和上次那伙人有没有关系,反正阿雪是墟海的人杀的,所有墟海之人,都是我的敌人,一个都别想跑”

    云潇低着头,听着那般绝决的话语,不知该如何反驳,这世间的仇恨总是如此,哪怕是被星星之火点燃,也会将一切烧成灰烬!

    “所以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萧千夜不动声色的握住云潇的手,微微用力,让她混乱的心也一点点平静下来,在这般不合时宜的情况下,公孙晏的脸上却陡然浮出宁静淡定的微笑,展开手心露出一个奇怪的咒纹,叶卓凡也跟着走过来伸出手,两人掌心的咒纹如出一辙,只是一正一逆,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这是……”萧千夜本来就对玄门术法一窍不通,只是看着他们掌心的东西有剧烈的不适涌出,公孙晏咯咯笑着,叹道,“这是祖夜族的一种能和魔物做交易的巫术,哈哈,你一定想不到,这么厉害的东西竟然是被七姑姑整出来的,她前几年在为阿雪求医的时候认识了一个祖夜族的女巫,教了她这种巫术,她知道龙吟在望月楼,没有明溪的允许没人能伤到她,只有我,只有我可以帮她报仇”

    “夫人?”云潇和萧千夜异口同声的发出低呼,不可置信,公孙晏点点头,满眼都是感慨,“她来求我,她是我的亲姑姑,她居然跪下来求我,头都磕破了啊,我怎么能拒绝她?怎么能拒绝一个想为女儿报仇的母亲?我对阿雪有愧疚,杀一个袁成济根本不能解恨,所以我答应了她,但是……我不能让她亲自去做这件事,和魔物做交易的代价,不能再让她承担”

    “这个巫术会在生效的同时让依附飞垣的墟海内所有活着的生命全部毁灭,呵……土地可以留下,人,必须全死,我连一只水母都不会放过,但是我一个人满足不了魔物的条件,毕竟现存的墟海人数超过五千,魔物这种东西嘛,也是要讲公平的,所以……”公孙晏淡然惨笑,指了指叶卓凡,低道,“所以他也参与进来了,月圣女是我的人,只有我能越过明溪让巫术在龙吟身上生效”

    云潇心惊肉跳的听着这么恐怖的话,脑子一片空白无意识的脱口,眼神恍惚:“魔物……你们和魔物做了交易?代价呢?你们付出了什么样的代价?”

    “代价?”公孙晏眼眸一转,露出疲惫之色,漫不经心的道,“那只有等我死了之后才知道了,但也无所谓,我本来也不是什么好人,自食恶果罢了”

    “陛下知道这件事吗?又或者……是装作不知道?”萧千夜倒是颇为冷静,公孙晏怔怔地看了他一眼,笑道,“那你只能自己去问他了”

    四人同时沉默,各怀心思,许久公孙晏才摆手笑了笑,萧千夜站一旁担忧地看着他,隐隐觉得这样的笑容有些不安,直到对方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劝道:“你们两个就不要插手这件事情了,四大境的封印地全数被毁,那么就只剩下泣雪高原雪碑的阵眼了吧?为什么你还能这么悠闲的回帝都管这种闲事,难道上天界还不够你烦心吗?是夜王真的这么好脾气放任你继续拖延,还是又出了其它什么差池?”

    萧千夜下意识的握紧手中的刀,低道:“这倒不能怪我了,阵眼被预言之神潋滟以独有的术法遮住,虽然知道就在雪碑之下,但是我也进不去,只能等夜王自己去找潋滟”

    他在说话的同时,感觉心中有些莫名的喘不上气,阵眼中心他是进去过一次的,不过需要那只古代种亲自带路才行,在初次进入封魔座,甚至后来破坏奉天泉眼和巨溟湾的时候,他都清楚的听见过那个人的声音,但是最近一个月当他连续破坏剩余两处封印地的时候,那个人却再也没有和他说过一句话,他是以自身的两根犄角、一对骨翼为媒介才能强行拉住四大境破碎的地基,现在所有的媒介都已经毁坏,他自身应该也会受到影响,变得格外虚弱了吧?

    这样的转变是此消彼长的,那些力量会重新回到夜王的身上,也会让即将到来的决战变得更加凶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