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干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夜烬天下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飞垣的清晨再度来临的时候,几人已经从一片狼藉的山市废墟中悄然掠出,站在旁边的山峰上,这才第一次看清了巨鳌的原身——在洪水的侵蚀下,眼前的巨鳌只剩下僵硬的壳,而上面曾经富丽堂皇的高楼商铺也早就被冲刷成残渣碎片,乍一眼望去,就像一块光秃秃的巨石,违和的横在群山之间,任凭朝阳如火,也照不亮上面仍未散去的阴霾。

    萧千夜别过兄长和岑歌,纵是有万般担心,也只能嘱咐他自己多加小心,再带着云潇和龙吟回到洛河水畔,沿着弃乡道重回墟海,这才惊讶的发现眼前的幽灵泽早就干涸成灾,之前还能勉强见到几只游窜的水母和水虺,这会都呈现风干的状态掉在地上,死去多时。

    龙吟忍着心中的悲伤,咬咬牙不让自己的眼泪滴落,弯下腰挖出小坑,将水母的尸体默默埋进去,双手合十闭目祈祷。

    萧千夜走到水母的尸体旁边,小心的蹲下检查着旁边的白色粉末,捏起一小撮放到鼻下闻了闻,这种白色的粉末名为“驱邪散”,是早些年缚王水狱提供给军阁的一种迷药,对付四大境的魔物尤其有效,想必是军阁进入到墟海之后,误把这些无害的小东西当成了魔物,索性直接杀了一了百了吧?

    他不由自主的想起昆鸿的话,说是以蜂鸟传信龙吟并未得到回复,这才命令军械库扩宽弃乡道,俘获仅剩不多的五千平民。

    他摇摇头,军阁的行事作风他比任何人都清楚,若是龙吟没有被长老院控制跑到大漠里去找自己,或许还有可以商谈的余地,但若是传信无应,那必然是强行扣押,再做定夺。

    继续往前,当海水全部退去之后,海森林的原貌也终于在三人面前铺展开来,那些参天巨木失去海水的滋润,从树顶到树根都显现出漆黑如焦炭的色泽,轻轻一碰树皮就如纸屑般哗啦啦的砸下来,海森林的面积占据全墟海的三分之一,而此时寂静的连呼吸声都格外沉重。

    云潇捏着一块脱落的树皮,手心的火焰“蹭”的一下烧了起来,那些原本水火不入的昂贵木料,现在只需一点点火星,就能被彻底的烧毁。

    三人都没有说话,走到海森林的尽头,巨大的海沟对面就是龙脊山,作为墟海的最高峰,即使隔着很远很远的距离,都能看到那座巍峨雄伟的高峰若隐若现,似乎仍有萦绕不散的神力守护其中。

    云潇一手拉着萧千夜,一手牵着龙吟,如此宽阔巨大的海沟在如今的她眼中也不过是轻轻一跃就能抵达对岸的距离罢了,不等两人回过神来,凛冽的风从下方干涸的海沟深处卷起,像锋利的刀口撕的人脸颊隐隐作疼,云潇见状,连忙在周身燃起温和的火光,一路护着直达对岸之后,龙脊山的脚下也是一片万籁俱静,只有呼啸的风像厉鬼咆哮,让人不寒而栗。

    龙吟愣愣环视了一圈,她离开墟海还不到两个月吧,这里的情况已经比那时候更加严重了!果然是毁灭之灾迫在眼前,才让长老院不得不铤而走险,开始入侵所依附的流岛吗?

    这样的想法稍稍想起,她立马就艰难的摇摇头努力克制着情绪,眼神紧跟着凝了一凝——侵略是不对的,就算有一万个理由,将手无寸铁的族人逼上战场厮杀掠夺,都是不对的。

    她并没注意到这一刻的云潇也在用余光打量着自己面上复杂的情绪起伏,嘴角浮起一丝笑意,有如刀刻,又在一瞬之后无声无息的挪开了目光,她凭着记忆往山巅走去,那块被冥王破坏的玉璧依然静静的竖立在最高点,下半截勉强还算成型,上半截被砸成碎片,洒落一地。

    云潇的眼睛里有锋利的光一掠而过,立马大步上前捡起一片认真的查看,低道:“龙神,就是从这里穿越间隙来到各地墟海的吗?”

    事实上从离开山市至今,眼前的女子就再也没有和自己主动说过一句话,即使有萧千夜在两人之间,她还是感到了一种强烈的生疏,这会突然听见她的声音,龙吟只是非常僵硬的点点头,强行冷静下来解释道:“在墟海的传说中,这块玉璧来自原海深处葬龙渊,如果墟海有难,龙神就会穿过玉璧前往救助自己的子民,若是蛟龙族有人离世,龙神也会在玉璧上显形而出,帮助族人渡化往生,不过……那是很久之前的传说了,毕竟龙神大人已经逝去很久,这么多年,也没有新的龙神出现。”

    她的语调慢慢低下去,是一种难以描述的委屈和无助。

    云潇没有抬头,那时候第一次见到玉璧,她还无法从上面感觉到这股特殊的神力,如今再次触碰,果然是有丝丝缕缕的极寒一点点蔓延而出,那确实和她之前回归浮世屿,在面见澈皇的时候从她身下原海冰封里汹涌而出的神力如出一辙,这块玉璧应该就是从原海最深处取出,作为某种和龙神沟通的媒介被送到了各地墟海。

    也难怪长老院能利用这股力量持续不断的进攻浮世屿,想必就是通过散落在万千流岛的这块玉璧,将力量通过这种媒介击中运送到葬龙渊,这才让两境合一的浮世屿受到影响吧?

    若要终止这股进攻之力,就必须毁去所有的玉璧。

    云潇深吸一口气,显然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火光潋滟的眼里已然有了怒容,自言自语的低道:“龙神既然有办法通过这种玉璧到达各地墟海,想来应该也是有类似神祭道的特殊空间之术,但眼下葬龙渊无法深入,墟海那么多,到底要怎么样才能一个个找出来,难道真的只能踏遍万千流岛?那样费时费力,只怕得不偿失,长老院也不会给我那么多的时间……”

    她咬了咬嘴唇,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上天界独有的点苍穹之术,但是以上天界和自己的关系,冥王不追杀她就已经算不错了,其他人也不可能再出手帮忙了吧?

    她忽然瞥了一眼萧千夜,想起某个再也没有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心中一阵失落,终究只是无声低头,沉默下去。

    “阿潇,你别急。”萧千夜安慰了一句,认真想起之前的经历,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龙吟,忽然握紧手中古尘,压低声音说道:“阿潇,上次我们进来,你受伤在蛟龙巢休息的时候,我曾经意外的闯进过他们的特殊通道,叫‘赦生道’,龙吟也说过,往生径是蛟龙族的墓穴,而在往生径更深处一条巨大的海沟,叫龙髓隙,被他们称为“龙脉”,我就是从那里误入了赦生道,最后到了一个叫‘游龙境’的地方。”

    云潇眼神一闪,忽地唇边又露出了一丝笑,抱怨道:“这种事情你可没和我说过呢!难怪你失踪了好几天,和谁一起的,龙姑娘吗?”

    “额……不是这样!”被她一句话说的脸颊发烫,萧千夜和龙吟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反驳,又尴尬的互望了一眼对方,最后才小心的说道,“那时候你一直在蛟龙巢中昏睡,我又打不开那个大贝壳,后来为了救凤姬闯入上天界,再后来你又……我只是一直没有机会告诉你,并不是想隐瞒什么。”

    云潇咯咯的笑着,她本不在意这种小事,只不过此时看他紧张的模样,心中总有个调皮的声音想要捉弄一番,故意板着脸嘟囔着:“你瞒着我和别的姑娘消失好几天,我可是要吃醋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莫名揉了揉眼睛,自己也感到有那么一点莫名其妙,可还是忍不住想要说出来,龙吟被她几句话说得面红耳赤,立马摆手否认,迫不及待的要撇清关系,她真的在这短短几分钟内大汗淋漓,不明白眼前的女人怎么可以这么没羞没耻的说这种让人误解的话,这到底是什么古怪的性格,难道她一点矜持都不会吗?

    但是,这短暂的紧张之后,龙吟反而是如释重负的笑了笑,就算是这般口无遮拦蛮不讲理的云潇,也比刚才那个一言不发的姑娘让人心安的多。

    云潇轻握着玉璧的碎片,那块淡青色的玉石在她的掌心放出淡淡的光芒,一瞬间让龙吟都不自禁地闭了一下眼睛,不敢直视——怎么回事,她无数次的接触过玉璧,还是第一次从上面见到如此神力充沛的光!

    “走吧,去赦生道看看。”云潇将碎片收起来,大步走到龙脊山的边缘,龙吟深吸一口气跟了上去,她望着脚下深不见底的悬崖,脸色蓦然有些苍白,站在那里竟略微有些失神,以前的墟海虽然干涸的情况日益严重,但龙脊山下方的龙首殿始终都是有充沛的海水灌溉其中的,但是眼下什么也没有了,那仅剩的海水,也在她离开的这两个月里,一滴不剩。

    龙首殿是蛟龙族的王宫,如果连那里都失去海水,就意味着真正的毁灭。

    她越想越觉得心中的哀痛无法抑制,即便努力克制着,眼泪还是情不自禁的夺眶而出,云潇在她身边并肩而立,被这样突如其来的情绪波动影响,也是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有些苍白无力、心神不宁,连萧千夜也看不出此刻她的心思,只能无措的站在两人身后,一言不发的等着。

    “没事的,走吧。”许久,云潇握住龙吟的手,温柔的笑了笑,那般璀璨的笑,仿佛能散去眼下的阴霾,让心情低落的女子莫名心动了一下,脸颊一红点了点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