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2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燃情总裁太坏了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她肩膀上下抖动,还有难抑的呜咽声传来。
他心念一动,连忙拔腿走过来,没料到真会是她!
看她哭得仿佛天塌地陷了一样,他的心就像被人狠狠揍了拳,痛得撕心裂肺。
为什么他每次见到她,她都是这样无助的模样。
到底是谁,竟会那么残忍的伤害她?
叶芷宁看见韩非凡,眼泪一下子止住了,她慌得想逃。
她不知道她跟韩非凡之间到底算哪种缘分。
每次她受了委屈找不到人倾诉时,都是他出现在她身边。
每次她觉得自己被所有人都抛弃时,是他在身边安慰她,让她重拾信心。
她明明已经用尽力气躲开他,可是他还是像天神一样,在她最无助最彷徨的时候来到她身边。
韩非凡看见她唇角被咬破,脖子上青紫一片,极是触目惊心。
他愣了愣,还来不及说话,却见叶芷宁转身就逃。
他大步追上她,将她拦下,急声问:“你怎么了?哪个混蛋欺负你了?”
叶芷宁哽咽,叫她如何说得出口?
她捂着脸,哭得差点背过气去。
韩非凡见她如此,心知欺负她的人必定是容羿寒。
在这世上,还能伤她如此之重的,就只有他了。
他叹了一声,轻轻将她拥进怀里,“丫头,别哭。”
他的温言软语,立即勾起她满腹心酸,眼泪落得更急,却是怎么也止不住。
韩非凡无声抱住她,任她发泄心中的委屈,她的哭声入耳,声声摧人心肝。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叶芷宁的情绪总算好转些。
她有些羞赧地推开韩非凡,看着他的白衬衣上尽是她的眼泪鼻涕,她更加不好意思了,
“对不起,弄脏了你的衣服,改天我赔你一件。”
她说话还有哭后的沙哑,韩非凡盯着她,心里很是窝火。
他在女人堆里何时受过这种待遇,刚想发作。
又念及她并不是一般的女人,她不爱他,所有的火都泄了,他无奈的道:
“就这么急着跟我撇清关系么?我所认识的叶芷宁,可不是这样无情无义的人。”
叶芷宁闻言一窒,她确实是想要跟他撇清关系,在容羿寒那里受的伤,让她这辈子都不会爱上别人。
她知道韩非凡对自己的感情,所以更加不想再拖累他。
然而她的心思被他当面揭穿出来,她终究是有些心虚,偏了偏头。
躲开他热切的目光,说:“非凡,我不想欠你……”
“没关系,那我欠你好了。”
“……”
她有什么东西能让他欠的?
叶芷宁无语半晌,韩非凡伸手过来牵着她的手,轻声道:“你这模样,怕是不能回叶家吧。”
叶芷宁吱唔着不吭声,韩非凡见状,立即打蛇随棍上,笑盈盈道:
“你知道我懒,又不喜欢陌生人进出我家,你来我家照顾我,我提供一个地方让你住,你陪我说说话解解闷,兼早晚两餐饭,如何?”
他本是风华绝代,这一笑宛如雨后初霁,刹那温暖了她的心。
犹豫半晌,她轻轻点了点头。
见状,某个玉树临风又高大威猛的男人立即像个孩子一样欢呼起来,引得四周频频侧目。
叶芷宁赧然,他得寸进尺地揽着她的肩,接过她手上的行李箱,欢快道:“老婆,我们回家。”
“……”
容羿寒接到医院的电话,匆匆赶去医院时,叶琳刚被护士从急救室里推出来。
她躺在病床上,一眼看到容羿寒,立即眼泪成河。
看着她默默流泪,容羿寒顿时手足无措起来。
他不擅长安慰别人,以前的叶琳很坚强,很少哭。
叶芷宁哭的时候,他多半是抱抱她,说几句“别哭”。
再不然,就身体力行,吻到她不哭为止。
可是对叶琳,如今他所剩的只有内疚与心疼。
当他从那条暗无天日的隧道里将她救出来时,她身上的衣物几乎不能避体。
她的脸被人打肿了,全身上下全是被人凌虐后的青紫痕迹。
看着她了无生趣地缩在角落里,他心跳都要停止。
下午,他在星巴克咖啡厅等叶琳,他想要告诉她,她永远都是那个曾经温暖过他的囝囝。
她有任何事,只要她开口,他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会替她达成。
但是,爱情,他给不了她。
他等了许久,仍不见她来,他打电话给她,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
就在他要放弃时,对方接起来,气若游丝的声音,还伴着哭音,“羿寒,救我!”
他怎么也没想到见到的会是那样惨烈的一幕,他冲过去将她抱进怀里,她不安地毖瑟着,整个人都在颤抖。
他将她死死地抱在怀里,怒声问道:“谁?谁干的?”
叶琳不说话,只是哭。
容羿寒问不出来什么,只好先将她送去医院。
医生给她检查了身体,除了被人殴打造成的皮外伤外,她并没有受内伤。
容羿寒稍稍放了心,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的她,心里又气又怒。
立即打电话要让李方涵查出幕后黑手,叶琳听他要查,立即扑过来制止他。
“羿寒,不要,我不想闹大,如果被爷爷跟爸爸知道,他们会将我逐出家门的。”
她惊恐地像是受惊的小白兔,眼里全是惊惧的泪水。
容羿寒握紧拳头,心都让她哭乱了,他切齿道:“我不能让那群混蛋逍遥法外,叶家的人不要你,我要你。”
叶琳的眸光闪了闪,她垂下头哀声哭泣,哽咽的说:“那小叶子怎么办?”
容羿寒一怔,久久说不出话来。
下午,他还打算与她摊牌,可是此刻,面对她的惨状,他根本就说不出落井下石的话。
察觉到他的迟疑,叶琳眼泪落得更急,
“我知道你爱上了小叶子,我也打算将你让给她,可是我万万没想到,她竟存了这样的心思。”
叶琳说完,又仿佛忆及自己失言,连忙捂住嘴,一脸惊恐地看着容羿寒。
容羿寒从她话里听出了玄机。
那么荒芜的地方,寻常人根本就不会去,难道此事并非他所想的那么简单?
,content_nu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