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未知的陆地

    一条碧绿的河流分成多股呈扇状注入碧蓝的大海,河口处的海水顿成泾渭分明的蓝绿两色。

    蓝色的水面之上此时突然出现了一条样式奇特,不大不小的船只。这条船正是梁国的中号维京船,上面搭载着梁军斥候,维京水手战兵,通译等各类人员三十余名。

    维京船乘着东风扬帆冲入绿水之中,溯河向上游驶去。船上头目样的人对所有人说道:“我们应该立刻登陆,这样驾驶着船只在河道中航行,太扎眼了,很容易让人发现。都督特意嘱托我们,重中之重是我们不能打草惊蛇。”

    不一会,这维京船就靠上河岸。船上的所有人员一个接一个涉水行到长满荒草的岸上。十几名维京水手战兵吃力的将维京船拖到河滩之上,将它置于草丛之中,而后又割了些芦苇将它遮盖住。

    头领举目四处张望一遍,对众人说道:“你们看,西北方向那是不是炊烟。”众人齐齐望去,果然有几股炊烟在那里若隐若现。等大家确定那里可能存在一出村庄后,头领便留下水手战兵隐蔽在附近看守船只,他自己带着其余人向那些炊烟的方向行去。

    这支十余人的小队在荒野中隐秘的行进着,离那炊烟之所越来越近,已看清了屋宇草棚的轮廓,而且发现了一条土路。来到土路的一个三叉路口时。远处几只鸟雀突然飞起。头领猛的扬起了手,示意众人停下,口中还小声急促的说道:“隐蔽!”

    众人齐齐训练有素离开那条土路,将自己隐蔽在路旁半仗高的蒿草芦苇之中。不一会,从土路上开过一彪人马,嘴里叽哩哇啦的说着话。梁军斥候竖着而多听了一会,等这队人马过去,他便对头领说道:“头儿,这些人是说朱罗语的朱罗兵,看样子这里真不是锡兰岛而是朱罗本土。”

    斥候头领略微沉吟下道:“那也不一定,锡兰岛上也驻扎有不少朱罗本土的兵士。我们一定要确认情报准确性,否则会误了大事。我们还是应该进村查探一番。”

    另一名斥候提醒说:“这些朱罗兵突然造访这个荒僻的小村,不会是我们被人发现,他们循迹找来了吧。若是这样…”

    斥候头领斩钉截铁的说道:“不可能,我们一路上小心谨慎,若是有人发现了我们,我们也应该发现对方才对。无论如何,我们进村核对了情况再说。”说罢,他便带着一行人继续向村落中行去。

    等他们临近村落时,就听到村落中一片大乱,到处是鸡飞狗跳之声。朱罗兵正和村民叽哩哇啦对说着。斥候们虽然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却知道他们是在争执着什么。斥候们潜入一个较为隐蔽位置,监视者村中的情况。

    朱罗兵士的嗓门越来越大,那些村民男女老幼似乎在用哀求的声音求饶。突然一名朱罗头目拔出刀来,架在一个老头的脖子上,喝令村民们跪下。其余朱罗兵士闯入民宅之中开始翻箱倒柜起来。结果,被他们搜出几袋谷物和七八只鸡鸭。那用刀架在老头脖上的朱罗头目气的破口大骂起来,叽哩哇啦的不知道说着什么。

    此时翻译将嘴凑到梁军斥候头目耳边,悄声说道:“这些朱罗兵士以征税的名义搜刮民财。现在这些**对村长老头说,若全村凑不出一定数量的财物,便要杀全村的人。”

    头目右侧一名兵士不忍的说道:“头儿,要不我们出手吧。否则这些村民全都要死。”斥候头目眼睛一瞪道:“不可有妇人之仁,我们有任务在身,若是向朱罗人暴露了,我们怎么向都督交待。”

    他的话音刚落,那村庄中就发出一阵惊呼和悲痛的哭喊声,老村长的人头已掉落在地,尸身扑倒在血泊之中。

    过了几息,朱罗兵又抓着一个村民的头发,拖到村口的空地上,而后又向村民索要他们要求的财物。回应朱罗兵的依旧是一片哭嚎之声。咔嚓一声,那名浑身颤抖的村民人头同样掉落落地。

    另有几名朱罗兵兽性大发的将几名年轻女人从人群中揪出来,就要剥她们身上的衣物。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鼓足用气冲了过来,要保护他的姐姐。

    与此同时,一名年轻的斥候又对头领谏言道:“头儿,我们再不出手,这些村民都要被他们杀光了。我们岂不是还要再去找个村落打听情况。”其余斥候还有那名翻译也都附和着。

    斥候首领咬咬牙道:“那就干了,但是都要注意了,不能放过一个活口,否则我们回去没法向都督交待!”

    一名朱罗兵哈哈狂想着将**的女人踩到地上。一手挥刀冲着向他扑来的少年狠狠劈去,少年眼看要命丧刀下。那把钢刀却突然失去了力道,叮当一声掉落在地。朱罗兵两眼翻白,直挺挺的向后倒去,脖颈上已赫然插着一支箭矢。

    与他同时中箭的还有三名朱罗兵卒。那些梁军斥候也向其余朱罗兵无声无息的袭杀过去。这就是梁军斥候与普通兵士的不同,普通的梁军正规军团兵士,冲杀时,会齐声呐喊,以壮胆气。但斥候却如同狼一样寂静无声的发起突然攻击。

    七八名斥候几乎同时,将缳首钢刀插入了朱罗兵的身躯,又同时拔出。也就是眨几下眼的功夫,地面上已多出十几具朱罗兵士的尸体。

    此时朱罗兵的头领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结结巴巴的喊道:“敌,是有敌来袭…”话还未说完,一名梁军斥候已冲到他近前,用利刃割断了他的喉咙。

    梁军斥候出刀如闪电,片刻,地上就到处是横七竖八的朱罗兵士尸体,现在再没有一个活着的站立的朱罗兵。这样的战果也不奇怪,因为这些朱罗兵也是本地的杂兵,并非朱罗大军团中的正规兵卒。精锐对杂皮,自然是这个结果。

    那些村民也被现场的景象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不知所措又带点恐惧的望着这些明显不同于他们长相的东方人面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