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曲阑深处重相见

    坐在沙发上,一个人,浅浅的喝着酒,心中有牵有挂,却又无牵无挂。

    孩子们回来后,我也没太多精神,阿姨以为我病了,帮我把剩下的家务干完才走。安安和西西也很自觉,我就在房间发呆。

    ---

    昨晚敏敏的事情,让我想了无数的解决办法。脑子都要炸了……

    清早我打电话过去,是不是要帮她搬家?其实我只是想逼她一下,既然那么爱对方,怎么舍得离开呢?

    “姐,我想好了,这个房子我退了,先搬你那里,过段时间我再找房子…”

    “真不告诉他吗…为什么?”

    “爱他是我自己的事情,不需要和谁交代。”

    多么痴情的女子啊…我长叹一声,如今这个年代……

    钟情怕到相思路,盼长堤,草尽红心。动愁吟,碧落黄泉,两处谁寻?

    “那孩子你怎么办?自己上班,还要顾家里,你想过没?”

    “想过,我请人看护,自己去上班。”

    “什么?!”

    “真不想让w知道…”

    “为什么?”

    “…不想…”

    “什么时候搬来你提前说,我去接你”我挂了电话回到书房…在那里发呆…我该怎么办呢?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如此对w能如此,但是又不想让他知道呢?没有再多问,记得曾经读过一本书,书里说,女人对男人最极致的爱,就是为他生孩子…

    现在看看敏敏,我开始信那句话,也想起我的曾经,多么遥远,但又多么真实…也许我太理智了,维钧也是,我们都没有一错再错,唯一遗憾的是孩子投错了胎!难道说敏敏的决定是错的吗?我又有什么立场去评判呢?

    忽然想起马师兄,他一定可以帮忙,他认识的人大多是有一定权力和地位的,找个好的单位,就说敏敏老公在外地,这样的话,生孩子也就没什么风言风语。我拿起电话:  “师兄,你方便嘛?”

    “在家呢,最近怎么不见你来我这吃饭呀?”

    我也不想寒暄了“有事情想找你帮忙”

    “啥事,除了见你们那个willian,我现在是真没时间了。”

    “不是,不是…”提起w我就来气,但也不能发作,毕竟师兄不知情的。

    “能见面聊吗?”

    “下午我还要在医院开会,要不去医院附近?”

    我和他约在了医院外面咖啡馆一起吃中饭。他听我说完,皱个眉头“就是你上次提到要介绍给王凯的那位姑娘?”

    “是呀,就当帮我,行吗?”

    “我试试吧…她以前做市场,现在做政务,但怀孕了总不能还跑来跑去吧,她能做翻译吗?

    “没问题,原来做市场助理时,国外的文献都是她翻译的,这个问题不大”

    “那行,我先帮你问下,实在不行让她去我的私房菜,帮着看着就行”。

    总算心里石头落下了,静等师兄消息。

    “杨师兄有说中秋节我们几个去香山卧佛寺住两天吗?”

    看我没说话,“你带上孩子,杨师兄让我帮着预订的,那个房间可不好订噢,两月前托朋友帮忙的,你一定去呀”

    “上次听说就在你那里吃饭,怎么改去卧佛寺了?”我还没来得及思考,马师兄就抢着说“中秋卧佛寺,不觉得有意义吗,到时我去接你们,欣悦我也说好了,就这么定了!“ 说完就着急离开了。

    我一人靠着窗,午后的阳光没有那么强烈了,入秋了,似乎秋老虎没赶来,也没显得那么燥了。杨师兄对我的感情也不能视而不见,但电话里拒绝效果还是不理想,没想到他还让马师兄做了外出过中秋的计划……要是这次不释怀了,看来我也要考虑辞职了。

    还好敏敏的工作问题暂时有个眉目了,但她手头的项目还是需要人接的,是不是先私下和tina打个招呼呢?

    于是拿起包包就往外走,心里想着事一不小心还把服务员给碰到了,结果水洒在了吧台旁的客人身上,我连连说着对不起,看着客人的衬衫料子也不是一般的,做好了赔付的准备,“实在对不起,我走太急了,您的衣服我陪给您”!头都没抬一个劲的开始道歉。

    服务员见我能负责,他也没再说什么,冲我微微笑着,转身说”先生,非常抱歉,您的衣服需要现在换吗“

    ”还是没改这毛毛躁躁的毛病,“循着声音我看到了一张最不想见到的脸----蒋维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