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风破浪少年行 第三章 出差的目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乘风破浪少年行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两匹骏马驰骋在林荫大道,雄浑的马蹄声由远及近,远远望去,一白一红两个身影,在风中疾驰。

    



    白的似雪,红的似火,一白一红犹如一个在办丧事,一个在办喜事。

    



    一个伤感、一个喜庆。

    



    江若加快了骑行的速度,勉强追上了萧寒,“萧老板,你可没说要出差啊!出差这的另算钱。”

    



    没办法实在是太穷了,只能厚着脸皮谈条件。

    



    萧寒连看都不看一眼说道:“你可以选择还我五百两银子。”

    



    江若:“......!”

    



    自从那天江若为挣十两银子,做了萧寒的打手,江若不仅赶走了土匪流氓,还欠下了一身的债务。

    



    每天江若想讨价还价的时候,萧寒必会用五百两银子来封江若的口。

    



    慢慢的江若也放弃了,谁让她穷呢?还不起五百两银子,现在浑身上下一个铜板都没有,还倒欠五百两。

    



    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唯有忍气吞声,巴结讨好,争取早日还清债务。

    



    萧寒扬长而去,留下江若苦苦追赶。

    



    两个人骑的马都是千里良驹,但江若骑着这匹明显比萧寒的那匹吃力。

    



    原因是,江若的这边重量比较大。

    



    江若是个看着瘦弱的姑娘,她是不重的,重的是她身后背的巨阙剑,重达百斤,顶一个人重,所以江若这匹马怎么也追不上萧寒。

    



    两个人来到了附近的寒江镇,自从离开寒柳客栈,他们已经走了两天的路程,才看见有人的镇子。

    



    江若心里犯起了嘀咕,好你个萧寒,将客栈开在那么偏僻的地方,真是有远见卓识。

    



    萧寒在一家茶摊上停下了脚步,这家茶摊看着不大,却坐满了人。

    



    这些人衣着是江湖人的打扮,或拿着刀,或拿着剑,一个个傲然玉立,自有一种英雄情结。

    



    萧寒与江若走进了茶摊,很快就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一红一白。

    



    红衣男子比女人还俊俏,阳春三月还穿着狐裘,不热吗?

    



    白衣女子面相清秀,引人注目的是她身后背的宝剑,女子虽瘦,却力量巨大,武功自是不弱的。

    



    这些人都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大家的武器也都是比较轻便的,没人敢尝试这么重的武器。

    



    他们的目光追随着这一红一白的身影。

    



    两个人好不容易找到了位置坐下,小二招呼着,“客官来点什么?”

    



    萧寒清冽的声音响起,“一壶茶,四个烧饼。”

    



    “好嘞!客官稍等。”小二忙乎着。

    



    小二走后,江若一脸怨念的看着萧寒,一壶茶,四个烧饼,这就是出差的标配,也太寒酸了,我吃不饱啊!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江若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状态,笑容满面的说道:“萧老板,点个肉吧!我还在长身体。”

    



    萧寒仔细打量着江若,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样子,语气没有丝毫感情,“长也白长,蒙上脸都分不清男女。”

    



    江若顿时火冒三丈,自从六岁以后,就没有受过气,看不顺眼都是一拳过去,吃亏那都是别人的事。

    



    看着萧寒一脸欠揍的样子,江若很想一巴掌呼死他。

    



    江若咬牙切齿的看着萧寒,姑且看在你还有用的份上,这口气我忍了。

    



    萧寒一点也不在乎江若的怒火,若无其事的喝着茶,吃着烧饼。

    



    萧寒细嚼慢咽的吃着,吃的极为文雅,就像是在吃山珍海味一样,一看就是吃惯了大席面的人。

    



    江若强忍着怒火,一口一口的吃着烧饼,强颜欢笑的说道:“留点口德!小心嘴生疮,脚底流脓。”

    



    “这句话送还给你。”

    



    此时,江若手中拿的已经不是简单的烧饼了,而是,萧寒。

    



    她把气洒在了手里的烧饼中,一口一口啃咬着,完全把烧饼当成了萧寒。

    



    臭小子,我咬死你,让你嚣张,等你没用了,我一定暴揍你一顿,让你哭爹喊娘。

    



    其他人都当是一对小情侣在打情骂俏,也没有在理会,而是谈论着一直在讨论的事情。

    



    萧寒与江若这边也安静了下来,听着众人的讨论。

    



    一个满脸胡子的汉子说道:“都打听好了吗?一定会经过这里吗?”

    



    “都打听清楚了,芊叶城的首席大弟子王也亲自压人经过这里!绝对没有错。”

    



    “大哥,咱们能抢的到吗?”

    



    满脸胡子的汉子满不在乎的说道:“芊叶城算什么,首席大弟子又算什么?我胡汉三就是看不惯他们芊叶城一副唯我独尊的样子。”

    



    “大哥,芊叶城可是天下第一城,我们能行吗?”李四担心的说道。

    



    胡汉三恨铁不成钢的敲打着李四的头,“怎么就不行,怎么就不行,谁不想独占魔教教主的宝藏,这一路上多少人想争夺,咱们可不能落人后。”

    



    这时店小二好奇的探了探脑袋说道:“胡爷,什么宝藏啊!什么魔教教主,压的又是什么人啊!”

    



    面对店小二的三连问,胡汉三起了讲故事的心性。

    



    “这就要从十五年前说起了,想当初魔教教主赵擎天那是何等的威风,杀人无数,结怨无数,揽财无数,那可是富可敌国的财富。”

    



    店小二擦了擦口水说道:“富可敌国,那得买多少烧饼啊!”

    



    胡汉三好笑的调侃道:“见识短,富可敌国的财富,谁买烧饼啊!”

    



    众人哄笑一堂,都在想这财富的份量。

    



    胡汉三接着说道:“后来,以芊叶城为首组织了一个屠魔会,集结了武林的众高手,前往天境斩杀赵擎天,魔教教主死后,魔教如一盘散沙,溃不成军,但是宝藏与魔教教主赵擎天五岁的儿子一同失踪了。”

    



    “一个五岁的娃娃能去哪里?”

    



    “消失了十五年,前段时间,突然有消息传出,赵擎天的儿子在寒蝉寺出家当和尚,法号无尘,武林众人争相抢夺,却被芊叶城抢先了,还搞了一个英雄会,谁能在英雄会拔得头筹,魔教教主的儿子就归谁。”

    



    店小二八卦道:“谁都可以参加吗?”

    



    胡汉三捋了捋本就不长的胡子说道:“是都可以参加,但是芊叶城高手众多,谁能从中牟利呢,还不是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将宝藏私藏。”

    



    “芊叶城好算计。”

    



    “所以啊!芊叶城是先得到了,但却不一定能压回去。”胡汉三冷笑着说道。

    



    江若听过之后,冷笑着,都说的好听,不都是奔着宝藏吗?

    



    人性之贪婪,谁比谁少一分。

    



    江若一改往日的玩笑,正经的说道:“你是对宝藏感兴趣,还是那个和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