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2章 不料想她,早已放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女主叫唐诗男主叫薄夜的小说免费阅读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说出这话的时候,温礼止觉得他的心也在这一刻被人分成了两半。
他那么强壮,那么硬朗,然而在看着温明珠苍白的脸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脆弱得像个孩子。
他快要抱不住温明珠了。
这卑微又肮脏的爱太沉重了。
温礼止发着抖,晃了晃温明珠的肩膀,看着她毫无波澜的眼睛,就仿佛她失去了光明,所以才会在听见温礼止说想要爱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温明珠,你看着我,你看着我啊!”
漆黑的瞳仁里倒映出的,是温礼止惊慌失措的面孔。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温礼止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在发抖,他何时这样无措过?就仿佛战争炮轰下无家可归的孩童,对于铺天盖地压来的一切痛苦毫无抵抗之力,“温明珠,算我求你了,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啊!”
过去的温明珠看他的眼神里,小心翼翼却又带着期待,就仿佛是虽然知道温礼止待她不好,但还是会愿意陪伴或者说心甘情愿成为他的俘虏。
因为温礼止一个人背负仇恨太苦了。
那不如我来替你一并承担吧。
可是现在……
现在的温明珠脸上,如同死人一般再没别的表情了。
被按着肩膀,温明珠的头只是轻轻歪了歪,偏着脑袋,她张嘴问温礼止,“那你想看见我什么表情呢?”
温礼止伸手去碰她额头上的红肿,颤抖传递到了温明珠身上,她睫毛颤了颤,下意识躲开了,随后对着温礼止道,“放手吧,我不走了,我就留在温家,生也是在温家,死也是在温家。”
她已经给自己画地为牢了。
既然这辈子,牢笼无法逃脱,那么不如在深渊祝福黎光可以挣脱他自身的牢笼。
温礼止痛心疾首地说,“你为了黎光能做到这个地步吗?”
“黎光不只是黎光。”
温明珠听见温礼止提起这个名字,“过去他只是他自身,可是后来他成了一种信念支柱的化身。”
黎光也经历过低谷,经历过众叛亲离,经历过被欺辱被踩在脚下。
“我可以被打倒无数次。”
温明珠虽然人在温家,可是她好像把她的灵魂托付出去了,“但是黎光不行。”
他必须站起来,带着信念,不停地跑。往前跑,向着有光的地方。
“这就是我回来的原因。”
温明珠说完这话的时候,眼神终于有了些许动容,随后她对着温礼止说,“放手吧,我不逃了。”
再也不会逃了。
她的灵魂早就已经跟着黎光走了。
留在温礼止身边被悲哀锁住的,只有一副无用的躯壳而已。
温礼止僵在那里,他沉默,如受重创,用力睁着眼睛,好像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温明珠和黎光的羁绊,竟可以称得上用“悲壮”两个字来形容,都从绝望边缘走过的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小人物。
他眨了眨眼,生怕有什么不该出来的东西流出来,他不想哭,不想认输。
“黎光就那么好……”
温礼止将温明珠拽到了沙发上,将她按住,可是温明珠一点挣扎都没有,甚至伸手去解自己的纽扣,好像已经认定了温礼止要做什么,她动作很轻,看得出来平时也是个温柔善良的人,然而正是这一刻的主动,就像是一个耳光打在温礼止的脸上,他大喊,“你做什么?”
“不是要这样吗?”
温明珠脸色没有别的变化,将衣领解开,被按着她做出这种动作,换作平日定是清纯诱惑的,可是如今在温礼止的眼里,他只觉得讽刺,“在你眼里我是这种人吗?”
“难道不是吗?”
温明珠的动作也没停,“给不了你爱,但是这副身体我可以给你。不解气的话,想要折磨我几次都行的。”
她怎么能用这么平淡的口吻说出这么诛心的话!!!
温礼止气急了,不知道为什么听不得温明珠作践自己的言语,“够了!”
温明珠手一僵,被人握住了。
“别再脱了。”
温礼止用力握着温明珠的手,生怕他下一秒手里落空,“我不是要这样,我……温明珠……”
在你眼里,他是不是个不折不扣的魔鬼?
也是啊,心甘情愿做牛做马那么多年,到头来还要跪着求原谅才肯放过,他是出气了,是爽快了,大仇得报以后,谁来为她温明珠的人生负责呢。
“我们重新来好不好?”温礼止用近乎乞求的口吻,“就当那些不存在,我再也不说那种话了,你别露出这种眼神……也别这样主动脱衣服,我不是要你伺候我,温明珠,我心都快痛死了……”
感受到了温明珠的不在乎,这比要他死还难受。
是,他是习惯性遇到温明珠这样,就想要刺激她,他只是想从她脸上看见一些别的表情而已,他受不了温明珠的麻木,才会想要故意这么做来令她紧张,激起她反抗,但是没想到的是温明珠居然早已投降。
“为什么不反抗,为什么没有别的表情了,我……”温礼止不知道如何辩解,“温明珠,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为什么突然放弃了!”
“你都让我跪了,怎么还会反抗你呢?”
温明珠听见笑话似的,“头也磕过了,我不会再违逆你的。”
这话温礼止怎么听着怎么不舒服,他摇着头,“不是的,明珠,你别这样……”
正好是这个时候,门外有人脚步慌乱地进来,冲进来的时候就看见温礼止压在衣衫凌乱的温明珠身上,唐诗大叫了一声,“天啊!”
领着黎光过来的江凌也立刻拦在了黎光面前,生怕她们二人起冲突,“温礼止你在干什么啊!”
温礼止脸色大变,从温明珠身上起来的时候,黎光站在外面,天都塌了似的,“明珠……”
温明珠将脸缓缓转过去,却不替自己解释一个字,只是冲着黎光笑,“你怎么来了?”
“我担心你……”黎光晃了晃,感觉自己有些站不稳,“你……”
“我没事。”温明珠垂了垂眼,“阿光,以后我们就不联系了,你千万别辞职。早点回去吧。”
黎光脸色惨白,手指攥了又攥。
唐诗上前过去将温明珠扶起来,将自己的薄外套披在她身上,心疼地替她理了理头发,“你怎么又回来了……明明做好了觉悟要开始新的人生的……”
“我哪里有什么人生可言。”温明珠的声音轻飘飘的,她分明笑着,可是唐诗觉得她的嗓子像是哭哑了似的,“我只是还没死而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