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0章:此身久在影中藏、迟留归燕、舞袖霓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大明第一狂士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此刻梁园中的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情形,就连青姑娘都是始料未及,一脸惊愕!

    沈渊痛苦地一闭眼,而他身后那些兄弟,居然有人惊呼出了声!

    “南宫燕!”

    谁也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南宫燕竟然对着浣紫姑娘出手,劫持了小丫头。看她脸上的神情平淡自如,心绪竟然是毫无波动!

    她竟然是梁园里的内奸,这个由沈渊亲自救出苦海的教坊司美女……南宫燕!

    ……

    大家全都惊呆住了,一时间沐云堂的庭院中,竟是一片鸦雀无声。

    而这时的沈渊却是一声长叹,然后他淡淡地吟诵道:

    “玉树微凉,渐觉银河影转。林叶静,疏红欲遍。朱帘细雨,尚迟留归燕。“”

    “嘉庆日,多少世人良愿。楚竹惊鸾,秦筝起雁。萦舞袖,急翻罗荐……”

    “这是你当初在同乐楼房檐上纵身向下一跃,替我解围时唱的那首词。”

    “原来你从来就不是我梁园的燕子,你这舞袖一翻,翻得好快啊……南宫燕!”

    当沈渊说完了这段话,他甚至都不敢去看站在里面的兄弟风倾野。

    此时的大铁棍子风倾野,正呆若木鸡一般站在原地,傻傻地看着突然变身之后的南宫燕。

    没人能够接受这个事实,自己喜欢的姑娘竟然是来自敌人的阵营!那些微妙的情愫,那些温暖的关怀,难道都是假的吗?

    沈渊忍不住又长叹了一声,与眼前的危局相比,他更关心自己这位兄弟。

    像风倾野这样的人,一生都很难喜欢上一个姑娘,而往往他一旦喜欢上了就是整整一生。

    可是他这些感情,终究还是错付了!

    ……

    “你是他的影子?”沈渊摇头无奈地说道:“我还真没想到,他能把钉子埋得这么深。”

    “我跳同乐楼的时候还不是,”南宫燕至始至终都没有向风倾野那边看一眼,她脸上的神情冷若冰霜,话语中也没有一丝温度:

    “他说以无辜之身,突然转身变成密谍,才能骗得过你……”

    “你怎么知道我是名山之影?”

    此时沈渊摇了摇头,拼命让自己镇定下来,眼前的危局还要他来解决,现在可不是伤感的时候!

    就见沈渊淡淡地说道:“你若是福王那边的人,只要你今天不动声色,过后偷偷把《移山策》落在我手里这件事告诉福王,我就完了。”

    “皇上绝不会饶了我,我们这些人也没有幸免的可能。《移山策》到了天子手中,就相当于回到了福王的手里。”

    “所以你只可能是另一边的人,你是名山九影之一,今天你得到的情报,简直是车载斗量!”

    沈渊冷冷道:“你知道了青竹苑孟姑娘是我的人,你知道了古剑先生原本就是我的手下。你知道青先生还活着、金先生被我所擒,你知道《移山策》就在我手里!”

    “而且刁乘风刁乘云那两个蠢蛋,还给你指了一条明路:你只要挟持浣紫姑娘,我就只好把《移山策》乖乖地交出来。”

    “今天那个破孩子,还一口说破了另一个秘密。她说我已经把《移山策》的书函炸得粉碎。”说着沈渊指了指旁边的金姑娘,换来了姑娘气哼哼的一瞪眼。

    “所以我再想往《移山策》上做手脚,或是放火药暗算你都不可能。”

    “因此你知道最好的机会来了,你如此急于立下大功,急于离开梁园,是在这儿住得不舒服吗?”

    ……

    就在这几句话之间,沈渊已经在极度震撼中,慢慢恢复了常态。

    听到他的话中又出现了尖酸刻薄的讽刺,众人也开始纷纷从惊愕中醒过神来,除了那个傻站在一边,不知所措的风倾野。

    若是换成旁人,只怕此时会愤怒地质问南宫燕姑娘,而此刻的风倾野却一直在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可是那位南宫燕,却连转过头看他一眼的意思都没有!

    这一切都被沈渊看在眼里,他也皱着眉,咬紧了牙关。

    ……

    “我知道你在拖时间,”就见这时的南宫燕神色淡然地说道:“你在用言语试探我,仔细观察我,想尽快找出我的弱点,然后就是你动手的时候。”

    “不着急,有的是时间,你尽管慢慢找机会。”

    “你心里清楚,论起智谋我不到你的十分之一,说起武功,梁园里只怕每个人都能打我十个。”

    “等你觉得有机会了,你就动手试试,看看你能不能赢下这一局。”南宫燕脸上一片平淡,竟然像是在细心地嘱咐沈渊!

    “可真不简单!”这时的沈渊却长叹了一声,感慨地说道:“在名山九影之中,虽然你的智谋武功都比不上前面的那几位,可是却是最让我头疼的一个。”

    “你有纵身跳楼的狠劲,有忍辱负重的坚守,有精准的判断力,还有果断行动的勇气……真是好一个名山之影!”

    沈渊说到这里,就见他笑了笑道:“看你的样子,好像我不弄死你,你都恨不得自己把自己给割了,为什么要这么做?”

    听到沈渊的这句话,在场的好多人都忍不住心中暗自感叹,沈少爷刚才的提问,显然是替风倾野问的!

    而这时南宫燕却淡然地摇了摇头道:“终归这世上,每个人都要做些他不情愿的事。”

    “当我被人碾在脚底下,欺辱得死去活来的时候,我想明白了一件事……”

    “原来这世上的大奸大恶,也都曾是良善之人,不过是因恶生恶而已。那些丧心病狂的疯子,也都有让他们疯狂的理由。”

    “你不懂这些,因为你所向无敌,世上能压住你的东西太少,你感觉不到被欺压和凌辱的愤怒!”

    “你不懂,”而这时的沈渊,居然也和南宫燕一样冷冷地说道:“一个人站得越高,能压住他的东西就越重。”

    “我心里有四百年的欺凌和压迫……”

    这时的沈渊忽然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谁也听不懂的的话。

    然后他大声向南宫燕说道:“既然你已经变成了自己讨厌的那种恶人,就不要再给自己找理由了。”

    “说的对,”就见这时的南宫燕也点了点头,淡然道:“哪你找到我的弱点了吗?沈寺卿,你打算动手了?”

    “你等着!”南宫燕再次将了沈渊一军。而沈渊却一转身,回到了小楼里。

    等到他再次出现的时候,他手里捧着厚厚的一叠,十二册崭新的书……

    《移山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