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梦魔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抽卡无涯,日赚十亿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什么东西?

    褚婷心想,但崔烟袅动作更快,她以为掉下来的是食物,她不让褚婷吃东西,要让她更虚弱一点,这样她才有机会能上褚婷的身,夺走她的身体,才有离开惩戒所的可能性。

    她朝着锦囊走去,走了没两步,忽然感觉到一阵灼烧感,就像整个人扑在了熊熊燃烧着的火墙上一般,她发出一声痛叫,连忙后退。

    什么?她惊呆了,眼前什么都没有,全都是她熟悉的样子,只有地上的锦囊是新的的东西。

    崔烟袅有点儿不信邪,又小心翼翼伸出手,尖利的指甲在最前方,立刻就被烧毁了。

    网上吵吵嚷嚷的人们注意到了崔烟袅的不对劲,凑近屏幕想要看看是怎么回事,发现地上好像有个什么东西。

    褚婷狐疑地看着崔烟袅,小心翼翼走向了那个锦囊,崔烟袅也紧盯着她。

    褚婷缓缓走了过去,没有任何阻挡,崔烟袅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表情扭曲,袭向了褚婷的后背,然而她都无法碰到褚婷,就再一次被那堵看不见的火墙焚烧到,不得不立刻后退。

    褚婷转头看她那样,也意识到了这个锦囊的特殊性,连忙弯腰捡起来。

    锦囊外面先缝着一块白布,几个十分慎重的黑字清晰可见。

    ――确认手上没有水和血再碰锦囊里的东西!!!m.

    褚婷看到这字吓一跳,不是因为她认出这是弟弟的字,而是她手上确实有血,于是她小心翼翼拿着锦囊进了浴室,放在干燥的地方,把自己的手洗干净。

    这期间崔烟袅数次想要凑近,却始终被看不见的墙拦在了外面,她愤怒、暴躁又疯狂地把隔离间内的东西都砸了个干净,却只是无能狂怒。

    褚婷擦干净手,确认没有任何问题后才小心翼翼打开了锦囊。

    锦囊里有一张特殊的卡牌,褚婷从来没见过制作这么精美的卡牌,该不会是什么纪念品之类的东西吧,上面的花纹和字样都很神秘,捧着一本书。

    除了卡牌之外,里面还有一张黄色的六边形的护身符,以及一封信。

    与此同时,有网友注意到褚婷拿出来的那张卡牌了,卡牌,如今多么敏感的,具有神秘感和神圣感的一个词。

    【透明的卡牌对吧,我应该没看错吧!】

    【确实是透明的卡牌,上面有花纹和看不懂的字样!!】

    【该不会……】

    【!!!】

    【啊啊啊啊啊又出现了吗?!!】

    【疯了吗你们这群人?突然说些什么玩意儿?不爱看赶紧滚出去行吗?非要在别人的地盘上彰显存在感】

    【哈哈哈哈哈眼里只有崔烟袅的脑残粉是看不到世界的,你们等着吧,你们粉的这个变态杀人犯很快就不能好了】

    褚杰在信上跟褚婷说了最近两天发生的一切,坚强的女孩眼眶发红,满怀感激地将锦囊按在胸口,看向手上的卡牌。

    她心中一念,卡牌就化作了光芒,变成了一本经书。

    她虔诚地翻开一页,里面的字和卡牌上的字似乎是同源,她本该看不懂,可是因为她内心的感激和虔诚,她却隐隐能够看懂里面的一些字,也知道该怎么念出来,神奇的是这种发音,她本不该知道的。

    这就是神的造物,这一定是神的语言吧。

    褚婷心想,她看懂了第一行字,于是念了出来,古怪的这个世界从未有过,却又莫名神圣的语言从她口中缓缓念出。

    崔烟袅正在外面暴躁地转圈,听到褚婷的声音,就像孙悟空听到唐僧念紧箍咒一样,头痛了起来。

    “闭嘴!你在念什么?”崔烟袅扶着头怒吼。这种痛感难以言说,不是普通的人类头痛那种痛,总之令鬼极不舒服,甚至有点害怕。

    褚婷也正盯着她,见果然有效果,又反反复复念了起来,想要背诵下来。但是要背诵这本经书很难,虽然不到ssr复制卡级别,但是也很接近了。

    《净邪经》,心中对江星灼越虔诚信仰的人,就越容易看懂和念出上面的字,威力也会越大。至于背诵嘛,越虔诚者越不介意一句话要多少遍才能记住啊。

    “这是神赐予的经书,名为《净邪经》,念出来就能对你们造成杀伤力。崔烟袅,你等着吧,我一定会让你魂飞魄散!”

    “什么神?你在胡说八道,我杀了啊啊啊停下!停下!”崔烟袅想杀褚婷却无法靠近,还听到她念经的声音,痛苦地抱头。

    褚婷此时还只不过能看懂前几句,反反复复念着,就已经有了让崔烟袅痛苦的威力,可见这本经书有多厉害。

    通过直播听到声音的观众们沸腾了。他们本来就一直在等政府发声,政府一直没有动静,以至于有很多人都开始动摇起来,可此时这种场景,绝不可能是人和鬼故意做出来骗人的,至少不可能是褚婷和崔烟袅。

    因此很快网上有热闹起来。

    ……

    廖平平是崔烟袅的死忠粉,他的卧室里贴满了崔烟袅的海报,她的所有作品他都看了至少三遍,哪怕是刚出道时拍的狗血傻逼剧。崔烟袅的长相、身材甚至声音都是他梦中情人的模样,所以他觉得她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色彩,失去他,他就不会快乐了。

    所以他恨褚婷,因为褚婷杀了崔烟袅,幸好这个世界坏人死了是会变成鬼的,所以他还能再见到崔烟袅,但这并不能让他对褚婷和她家人的恨意消失,所以他不止在网上辱骂,还建了一个褚婷家那边的群,招揽那座城市里崔烟袅的死忠粉,让他们去找褚家的麻烦,一旦有谁去做了,就会给他们发红包,以资鼓励。

    他从这种事情里得到了某种快感,觉得自己是崔烟袅的英雄,为她付出许多,自己感动自己。

    而现在,他对褚婷一家的恨意更强了,因为褚婷居然连崔烟袅死了都不放过她,还想要她魂飞魄散,简直太过分了,他就没见过这么恶毒的女人。

    他飞快敲打键盘,在群里号召人手。

    [太过分了,有没有人有空行动?女神需要我们,她只剩下我们了!]

    [那些人太过分了,女神做那些事难道是她故意的吗?她是精神病态者,她有病啊,精神病杀人不用负法律责任的!]

    [那算什么神啊,我呸,不分青红皂白!]

    [我有空,要做什么?]

    [他们家不是有个瞎子老太婆吗?把她绑架了,让那个小子把给她姐的东西都拿走!]

    [好主意,这样就保护到女神了!]

    [……]

    一群没有三观的人就这样敲定了今晚的绑架计划。

    褚杰通过网络,看到自己的姐姐平安无事,且有余力反击后大大松了一口气。随即他的注意力又一次被崔烟袅的脑残粉言论吸引走了,看到他们商量好要绑架奶奶,脸色更是阴沉得滴水。

    正常人永远也无法理解劣迹艺人的粉丝的脑回路,褚杰也不想去理解,他只想让他们付出代价,也很想看看,他们是不是真的像他们说的那样,因为崔烟袅太漂亮所以被她杀掉也愿意。

    ……

    国宫内。

    凌凤青正在和鬼城那边扯皮。

    “我们对净邪鞭、卡牌什么的一无所知,那绝不是我们的人装神弄鬼搞出来的。你们应该知道,如果是我们做的,我们怎么会这么轻易就暴露出来,让你们发现。”凌凤青坐在办公桌后面。

    视频那头,是坐在王座上的鬼王。

    那鬼王长得与他生前几乎没有什么两样,区别在于死后像是给自己化了妆,妖异、怪诞,红色的业火纹从衣服内长到了脖颈,还蔓延到了脸颊上,指甲尖锐而黑,哪怕平静地坐在那里,都有一股很强的压迫感。

    这只鬼王很陌生,凌凤青第一次见,但是这也不是什么值得意外的事,鬼城内的厮杀永不停止,鬼通过吞掉鬼来得到更强大的力量,之前的鬼王被现在这个鬼王杀掉取代,也不是什么值得意外的事,比较让人担心的是,新任的鬼王会不会遵守之前的约定,约束下属不要乱跑。

    虽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直以来每一代鬼王都遵守了最初代的鬼王与人类定下的约定。

    “所以我们不能说违约,只能说出现了不可控力。”凌凤青心中思绪完全,却不显露丝毫,露出和善的微笑,从容不迫:“我们无法控,你们也无法控。这不是我们的错,不应该怪罪在我们头上。”

    鬼王直勾勾地盯着凌凤青的脸看,看得凌凤青眼角快要抽搐起来,才往后一靠,说:“这件事恐怕不是网上说几句就可以解决的,总统阁下,我们最好见一面。”

    凌凤青:“你想跟我见面?”

    “没错。”

    “在哪里?”

    “天下之大,我哪里都能去,你想在哪里见,就在哪里见。”

    确实,修炼到鬼王这个最高等级,玄政楼里的天师们合起伙来也拿他没办法,整个世界他想去哪就能去哪。

    最终,双方约定下在首都会晤的约定。

    “他到底是什么用意?”凌凤青困惑地拧起眉头,“话又说回来,这个鬼王有点儿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捉摸不透,因此更让人警惕,不过很快秘书长就给她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

    天色暗了下来。

    褚家所在的片区是比较老的片区,市场□□点关门后,整个街道就安静了下来,行人很少。

    那个群里的人早就摸透了褚杰上下班的时间,他们走到门前敲门,很快里面传出一道迟缓的几乎微不可查的脚步声,将门打开了。

    他们一下子冲了进去,想要擒住老太太,却不知道为什么脚下一空,几人像是掉进了一个坑里,好在踏空感很快消失,双脚在地面踩实。

    “怎么回事?”

    “吓我一跳……这是……”

    “地下室吗?”

    他们眼前的场景已经大变样,没有盲人老太,只有一条不知道通往哪里的走廊。走廊幽深,令人感觉有些发毛。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