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五章 告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封神之我在商纣当昏君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最后,还是西子看不下去了,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开口劝帝辛网开一面。

    “殿下,别吓两位妹妹了。”

    看到西子突然走出来,宋倩薇和赵月儿都有些意外。

    宋倩薇还好,她知道帝辛有一门法门可以将一个人的境界甚至气息都隐藏起来。但赵玉儿却是真的被吓了一跳。

    进入帐篷内这么久,她居然没有发现这里居然还有一个人。

    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

    发现出来的是西子,而且在绑着她们说话后,赵月儿立刻摆出了笑脸,用撒娇地语气喊道:“西子姐姐。”

    这样的语气,她以前只在父亲和王若晴身上用过,连帝辛都无权享受。

    西子有些好笑地看了赵月儿一眼。

    因为智囊团的原因,她在忙正事的时候都会显得严肃一些,因此赵月儿对她从不向帝辛和王若晴那般亲近。

    如今这般,显然是看出了现在只有她才能在帝辛面前为她们说话。

    会撒娇的孩子有糖吃。

    西子倒没有产生什么不满,只是轻轻摇摇头后,继续替她们在帝辛面前说情:“两位妹妹就是贪玩了一点,也没造成什么大的后果。”

    “您说也说了,骂也骂了,她们也知道错了,您就别怪她们了。”

    宋倩薇感激地看了西子一眼。

    赵月儿虽然不敢说话,但却连连点头,显然十分赞同西子的话。

    帝辛微微抬头一撇,赵月儿立刻绷直了身子,做出一副乖巧的样子。

    他转头看回西子,假嗔一句:“别学你的王妃姐姐,看看都把她们两人宠成什么样子了。”

    西子捂嘴轻笑:“妾身记下了,不知殿下现在决定如何?”

    明明是男子的装扮,却仍然露出了一丝足以颠倒众生的风情。

    帝辛虽然见过多次,但仍旧不免恍惚了一下。

    回过神之后,他有些无奈地说道:“既然爱妃都这么说了,本王又能如何?”

    他看向宋倩薇和赵月儿,轻轻斥责一声说道:“下次你们要是再犯,小心本王连这次一次连本带利地讨回来。”

    “记住了吗?”

    宋倩薇和赵月儿立刻乖乖点头说道:“记住了。”

    至于下次还敢不敢再犯……帝辛没问,问了也不会相信她们的话。

    他将魏三喊进来,让他给两人松绑之后,吩咐道:“出去之后告诉刚才的那个三个士兵,给他们每人记上一功,但今天的事不许再说出去。”

    “还有。”

    帝辛接着说道:“找到带她们进入军中的那位斥候队长,然后……”

    看了脸上露出一丝紧张的宋倩薇和赵月儿一眼,他开口说道:“罚他三个月的俸银,告诉他,以后若是再犯,定严惩不误。”

    魏三拱手说道:“是。”

    等魏三退下去之后,帝辛才对宋倩薇和赵月儿说道:“我知道你们心里觉得,这是你们的主意,不应该连累那位斥候队长。”

    不等她们说话,帝辛就摆了摆手,严肃地说道:“但国有国法,军有军规,他犯了军法,此风不可涨,本王只是罚他三个月俸银,已经是放他一马了。”

    他话头一转说道:“不过公是公,私是私。私下里你们要怎么弥补他就是你们的事了,本王不会去管。”

    宋倩薇和赵月儿眼睛一亮,顿时没有了任何意见。

    宋倩薇做了亏心事,因此即使松绑之后也仍然选择乖乖地站在一侧给自己罚站。

    但赵月儿可没有这种愧疚的心里,在被解开绳子后她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多谢西子姐姐。”

    谢过西子之后,赵月儿就跳到了帝辛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得意地说道:“哈哈,你刚才说若晴姐姐的坏话,被我抓到了,我要回去跟她告状。”

    显然是已经忘记了刚才的害怕,完美的诠释了没心没肺四个字的含义。

    帝辛无所谓地说道:“好,本王明日便派人将你送回关内,到时候你怎么告状都行?”

    “啊?”

    本想以次要挟帝辛的赵月儿顿时傻眼了。

    楞了一下之后,她才犹豫着说道:“其实……你不想让我告状也行。”

    “哦?”

    帝辛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问道:“那我们的月儿姑娘,要怎么样才答应不会告本王的状呢?”

    “你只要答应让我跟着你就可以了。”

    赵月儿一句话脱口而出,然后就看到了帝辛脸上玩味的笑容。

    她顿时明白自己被骗了。

    发现帝辛真的不怕她的威胁之后,赵月儿兀自不甘心地直接问道:“为什么宋姐姐就可以跟着你,我就必须要回去?”

    说完之后,她就有些委屈地鼓起了笑脸。

    帝辛知道,像赵月儿这样的熊孩子,若是不给她一个满意的解释,就算送回去,她也有可能再次赌气跑出来。

    “本王并非是偏心。”

    帝辛收起了开玩笑的表情,耐心地解释道:“只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就这么跟本王走了,你父亲那边怎么交代?”

    “都这么多天了,他应该已经发现你不见了,在不知道你去了哪里的情况下,该有多紧张?”

    没错,这才是帝辛不打算带着赵月儿的根本原因。

    赵全有当初答应投靠帝辛而不是远在远遁他乡,就是因为赵月儿在将军府内得到非常周全的保护,避免来自明月楼的清算。

    而战场的危险一点都不少,刀剑无眼,万一赵月儿要被伤着了怎么办?

    赵月儿要是出了意外,到时候帝辛怎么解释是她自己愿意跟着去的?

    在赵全有的印象中,赵月儿应该是如同王若晴那般知书达理,温婉娴静的女子。

    而这样的女子一般来说是不会喜欢战场那种乱糟糟的地方的。

    到时候,因为女儿出事失去理智的赵全有,必然会疯狂地展开对帝辛的报复。

    帝辛的确不怕一位二境强者的刺杀,但这不代表他麾下的势力不怕。

    如今他带兵亲征,后方的稳定是最重要的,因此,他必然不能允许赵月儿出现任何闪失。

    赵月儿不知道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但帝辛的问题对于她来说无疑是直接要害。

    如帝辛预料的那般,她这次偷跑出来,的确是将赵全有也瞒在了鼓中。

    赵月儿沉默了下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