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发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六指诡医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

    面对这样一个草木皆兵又歇斯底里的人,我连怒怼他的心情都没有!

    这种人,不见棺材不掉泪,不撞南墙不回头,要是不让他吃点教训,总觉得自己高人一头!

    我冷声笑了笑,径直出了别墅,坐上出租车,直接回了商业街!

    进药铺前,我先在外面转了两圈,确定并没有盯梢的之后,我才一闪身进了屋!

    七爷说的并不是危言耸听,要是让那伙盗墓的家伙知道我还活着,早晚还得弄死我!

    一回到家里,六指儿又淅淅凌凌疼了起来!我将包裹的糯米和艾草拨开瞧了瞧,不仅牙齿印未消,而且整个指头都变成了紫红色,肿的像是水萝卜一般!

    “娘的,这小娘子是得多恨我啊,我也是被逼无奈啊,再说了,我都向你道歉了,你就不能饶我一命吗?”

    我心中不禁有些后怕,该不会是真中尸毒了吧!都怪那个该死的铁豹子,有朝一日,小爷我一定让你血债血偿!

    我重新将手指包扎了一次,这一次又加大了计量,还增加了苍术、金银花、金钱松粉末三味中药,要是还不好,那我也没办法了,只能等死了!

    “活该,我就说,你应该带我出去玩,我也不会诅咒你了,这回你算是倒霉了,我猜八成那女尸是看上你了,准备拉你做尸女婿呢!哈哈!”小韩七爷还沉浸在早上出门没带他的愤恨里呢,幸灾乐祸在葫芦里说道!

    我冷笑一声道:“小东西,真要是我被拉去做了尸女婿,我也先把你炖汤补补肾,免得到时候阳气不足!”说着我拿起葫芦塞,直接将葫芦扣上了!

    里面顿时传来一阵阵沉闷的讨饶声:“卜爷,卜爷,我错了还不行吗?你闷死我对你没有任何好处,我不胡说八道了还不行吗,快打开了盖子吧!”

    这还差不多,吃我饭还砸我碗,反了你了!

    昨晚上折腾一夜,一大早又被老史拉出去见贾利图,此刻困意袭了上来,我懒得和这冷血虫打嘴仗,给它点了一炷香,回屋倒头就睡!

    这一觉睡得并不舒服,手指虽然疼的不厉害,但是却毫不间断,一直闷闷突突地疼着,令我几乎没法睡实!

    好不容易后来睡着了,又掉进了无休止的梦魇里,恍惚间,我竟发现自己好像躺在一个密闭空间里!

    伸手不见五指,鼻息间是一阵阵淡淡的楠木香!

    我紧张地探手在四周摸了摸,头顶上是木头,身旁是木头,身下还是木头,妈的,我怎么还在棺材里?

    “唉……”

    偏偏这时候身后传来一声轻叹,像是女儿家深闺之中寂寞的哀愁!

    我顿时全身一怔,慌忙一转身,就感觉一个柔软的身体压了过来,没错,“压”这个词很准确,因为她分明半依偎在我的怀里,我能感觉道皮肤和皮肤紧贴的触感!

    “你……你是谁?”我惊声道!

    “公子,你害了我一副青春娇颜,怎么,这么快就不认识奴家了吗?”这声音三分娇羞,七分嗔怒,气息近在咫尺,声源却渺茫似千里!

    “你……你要干什么?”我结结巴巴道:“我可告诉你啊,我是鬼医,杀人不成,杀鬼却是一把好手,再……再说了,我也是迫不得已,我不是朝你道歉了吗……”

    “嘻嘻,公子,你害怕了?”

    “我……我才没害怕,我是紧张,不……不是紧张,我是激动……”

    “公子,你别怕,虽然你差点害得我容颜尽毁,但是你也帮了我大忙。而且……咱们也算是有了肌肤之亲,我不会难为你的,只要你……”

    “只要什么?”我紧张问道!

    “你呀,明知故问,按照你们汉人的礼节,你自然是要娶了我的啊!”女子娇羞轻语!

    “娶……娶你?去你的吧!”我一想去了一个死尸,而且是布满尸斑的死尸,你还不如直接把我弄死算了!

    想到这,我顾不上什么君子礼义,将其朝外一推,翻身就要跑。

    可黑暗里,这女人却强硬的厉害,轻轻一拉,就把我捉了回来,随之身子一挺,跨在了我的身上!

    “公子,你跑什么?难道不想看看我现在的面容吗?”

    “不想,真不想,你放了我吧,我回去给你多烧几个纸扎人还不行吗……”

    “还是看看吧,你瞧我美不美?咯咯……”

    I;s;正{版首X!发k¤_

    这女人生冷笑着,棺材中忽然亮起来几个绿莹莹的鬼火,我眨了眨眼定睛一瞧,我的天啊,趴在我身上的分明是个皮肉腐烂殆尽的骷髅!

    “啊……”

    我尖叫一声,腾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鬼医哥哥,你做梦了!”耳畔传来一声轻笑!

    我吓得一回头,发现小姝正笑吟吟看着我。此时天色已黑,这小丫头开始出来玩耍了!

    “你吓死了我,站在我床头干嘛!”我摸了一把冷汗,回想着刚才的梦境,差点把尿撒在裤兜子里!

    小姝撇嘴道:“鬼医哥哥,你可真是不识好人心。我见你胡言乱语半天了,一会惊叫,一会又像个女人是的娇声细语,所以以为你发烧了,过来瞧一瞧!”

    “我?发出女人的声音了?还娇声细语的?”我差点惊掉下巴!

    “哈哈,不止如此呢!”门外的葫芦里传来了小韩七爷的笑声:“你还风情万种的喊着什么‘公子别怕’之类的,说什么肌肤之亲永结同心之类的酸词儿,啧啧,没看出来,您潜意识里还藏着一个少女人格呢!唉,你是不是也有七个你啊!”

    呸,还特么柒个我,一个我都活的这么倒霉了,那六个岂不是个个都是倒霉死的!

    我的天啊,看来我算是惹上大麻烦了!

    铁豹子啊铁豹子,你这个挨千刀的,你做坏事老子埋单,我早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鬼医哥哥,你口袋边那亮晶晶的是什么?”小姝忽然歪头嘟嘴问道!

    口袋边?

    我低头一瞧,竟然是个红色的玛瑙珠子!

    “哪来的玩意!”我心生奇怪,本以为就是个珠子,可朝外一拉,谁知道竟然从口袋里拉出来一缕黑色长发,还接着三个生死结!

    我一瞬间傻了眼,这东西什么时候有的?难道说是在贾利图家里被脏东西留下的?

    不对啊,我不过是个局外人,就算贾利图家里有赃物,也不可能针对我。再说了,这红玛瑙怎么看怎么像是古物,不像是现代工艺。而且,据我说知,生死结在古代又称为连理结,意为三生三世永结同心之意!一般都是订婚之后,女子送给未婚夫的……

    一想到这里,我忽然想到了刚才的梦境……尸女婿……

    你奶奶的二姥姥的腿儿,难道说,我被小韩七爷这个乌鸦嘴给说中了?

    我特娘的这是上辈子缺了多大的德啊,这辈子出来就是为了被老天爷祸祸的吗?一想到梦里那张骷髅脸,我顿时连死的心事都有了!

    怎么办?怎么办?我慌张地将发结扔了出去!

    正在战战兢兢之际,老史的电话又打来了!

    “大半夜的,你就不能让我睡个安稳觉吗?说不准明天我就看不着太阳了!”我悲戚地叫道!

    老史一怔,蒙圈道:“卜爷,你是睡胡扯了吧!好好的怎么还哭哭啼啼上了!我和你说正事啊,今天你和我那发小到底怎么说了?”

    “你说贾利图?那货怎么了?”本来我就烦,我一想到贾利图那副假模假样的嘴脸就懒得理!

    老史叫道:“他刚才给我打电话,让我请你赶紧过去,他说刚才他差点被头发勒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