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八爷后院养包子 第983章 召人侍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清穿之八爷后院养包子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池小河没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她知道八爷是逗她的,但她也知道,八爷今日问起,那就是真打算去了。至于去了后做不做什么,那又是另说。当然,其实她心里是信任八爷就算去了,也不会做什么的。

    好一会儿过后八爷才笑得停了下来,道:“好了,爷不逗你了。爷说正经的,明晚和后晚,爷会让胡氏和蒋氏各侍寝一晚。”

    “好,臣妾知道了。”池小河一脸平静的道。

    八爷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神色很是认真的又道:“福晋放心,爷只是说两句,不会真的让她们侍寝。”

    池小河有些诧异的看了八爷一眼,她是知道这府里的汪氏和舒舒觉罗氏至今还是处子之身的。但这个事情并不是八爷这么直白告诉她的,而是自己判断出来的。

    “怎么,不信爷?”八爷见她不说话,不由微微皱眉道。

    “不是不信。”池小河笑了笑,道:“只是觉得很突然,没想到爷会这么说。”

    “爷想让你安心。”八爷道。

    “嗯,臣妾知道。”池小河靠进八爷怀里,闭了闭眼,道:“爷对臣妾的心,臣妾都知道。”

    “知道就好。”八爷笑道:“可还醋?”

    “臣妾本也没醋。”池小河嘟囔了一句。

    八爷笑了笑,也没揭穿她。其实今日这话他本不必说的这么坦白。不过是叫个格格侍寝,根本没必要向福晋报备,是真侍寝还是假侍寝,就更不必说了。

    但他把池小河放在心尖上,不忍看她有一丝的不开心,也不忍让她受一丝的委屈,所以他才把话摆桌面上,就是想让池小河安心。

    第二日,胡氏接到要侍寝的消息时好一会儿都没回过神来,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最后还是传话的王平笑道:“格格还不快些沐浴更衣为晚上做准备。”

    “啊!多谢王公公提醒!”胡氏醒过神来,脸颊都发烫了。又忙让云杉给王平塞了个荷包。

    王平也没拒绝,笑着接了,这才告退。

    “快快快,我今晚穿哪身衣裳好?”胡氏顿时慌乱起来。进府快一个月了,终于等来了侍寝的机会,怎能让她不激动。

    “格格先沐浴吧,奴婢为格格挑几身,一会儿您再看看哪套更合适。”云杉笑道。

    “啊,对对对,沐浴。”胡氏连忙点头。

    云烟便叫人去厨房提热水,准备伺候胡氏沐浴。云杉则打开衣柜给胡氏挑衣服,顺便又看了看首饰盒,选了几套首饰搭配。

    对面的蒋氏是看着王平进的院子。她知道那是八爷前院的奴才,心里就隐隐有了猜想。再看王平走后,胡氏屋里就忙碌起来,她心里便更印证了猜想。

    “贝勒爷到底先选了胡氏。”蒋氏满脸的失落。

    同一日进的府,又都是格格,若是两人一直都没能侍寝,到还能和睦相处。如今胡氏抢了先,平衡被打破,她心里的嫉妒就跟草一样的疯长。

    “格格,您别急。贝勒爷肯定很快就让你侍寝的。”芍药安慰道。

    “贝勒爷这么久才召福晋以外的人侍寝,谁知道什么时候轮到我。”蒋氏满脸的苦笑。这话说的她觉得嘴里都是涩味。

    “格格,您才进府多久啊,来日方长。等贝勒爷知道您的好,自然就来的多了。”蔷薇也在一旁安慰。

    蒋氏看着窗外,叹了口气,她心里的期望早就破灭了无数次了。每当夜幕快要降临的时候,她就想着今日是不是能侍寝了。可等到天渐渐黑了,夜越来越深,她就知道自己一整日的期盼就落空了。然后等新的一天到来,她又开始期望,接着还是失望。这样日复一日,不过短短一个月,她就期待不起来了。

    即便是今晚胡氏能侍寝了,她也不觉得今后能有更多的侍寝机会。看看后院其他人,这一个月,除了福晋,还是福晋,别的人哪有机会。

    不过这些话她都在心里,也懒得同身边的丫鬟说。说了又如何?这事谁也帮不了忙。若是一不留神传出去了,还要给自己找麻烦。

    天渐渐黑了,八爷还没有来。蒋氏和胡氏住的这个小院子很是安静,两个人的屋里都没有传出什么动静。

    蒋氏强迫自己不要坐在窗前去看对面的动静,怕自己心情又难以平静,而是早早的就上了床,强迫自己睡觉。但其实哪里睡的着,不过是闭着眼睛自欺欺人罢了。

    而此时的胡氏心情就更为紧张了。她从接到王平的消息后就开始沐浴更衣,然后化妆打扮。可以说,她便是选秀的时候都没这么紧张。

    今晚她穿了身水红色的旗装。身为格格,正红、大红都是不能穿的。银红那种接近正红的也算是忌讳。但这是她的第一次,虽然没有明媒正娶,但在她心里,这便是新婚之夜,至少也得穿一身跟红色沾边的。

    云杉给她选的这身水红色旗装很能衬她的皮肤,显得白里透红,水嫩嫩的。她自个儿也喜欢。配了一套珍珠头面,让她更显温婉。

    胡氏拿不准八爷喜欢什么样的。要说这后院其他人,也都各有千秋,她也只能尽可能的凸显自己的特质。

    “格格别紧张,越紧张越容易出错。”云杉安慰胡氏道。她看胡氏两只手紧紧地攥着自己的帕子,指尖都发白了。

    “我,我……”胡氏只觉得喉头发紧,话都要说不出来。

    “格格,贝勒爷您不是没见过,并不吓人,对不对?”云杉捏着她的肩膀道。

    胡氏深吸一口气,重复道:“对,对,我见过,不吓人。”

    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敲门声,胡氏吓得蹭一下就站了起来,脸都白了。

    但让胡氏她们没想到的是,来的不是八爷,已寄回是王平。

    “贝勒爷说请格格到前院伺候。”王平笑道。

    “啊?”胡氏一时愣住。

    王平还是微笑着,道:“贝勒爷等着呢,格格这就跟奴才走吧。”

    胡氏晃神,忙道:“有劳王公公,我,我准备好了,咱们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