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4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这个废物你惹不起有声小说,要看小说在线收听!
    楚冠男发出的这枚钢针,尽管飞得很快,但是,在严俨这样的绝顶高手看来,飞得并不快。

    而且,从钢针的破空之声来看,似乎钢针上挟带的内力,并不是特别的强劲。

    但是,严俨估计,楚冠男可能是留了一手。因为单是从她用两枚钢针便杀死了两个巨人来看,武功之高,至少应在白云子那个级别的高手之上了!

    既然楚冠男没有显露全部的武功,严俨也就没有显露出全部的武功,他在躲避那一枚钢针的时候,显得有些笨拙,似乎是堪堪躲过的模样。

    楚冠男冷笑起来:“终于露出真面目了!何必在我面前,装神弄鬼呢?”

    说完,楚冠男在高台上,伸了一下懒腰。

    在这个时候,严俨这才发现,楚冠男的身体,尽管比骆洛神和秦落雁矮小了一些,但是,比例却十分匀称,堪称是魔鬼身材。

    “我就奇怪了,你这么年轻的一个人,竟然会那么多的阵法!而且,武功还这么高。”

    说这些话的时候,楚冠男的声音,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不再像以前那样高冷。

    楚冠男前面说的几句话,如同来自于高山雪峰。

    脸上蒙着黑纱,看不清脸面的丑俊,唯有两只眼睛,却是犹如晨星。

    这一双晨星般的眼睛,看着严俨:“不得不说,我对你很有兴趣了。”

    严俨冷冷地说:“我向来对一个丑八怪不感兴趣。”

    楚冠男却没有恼怒,声音变得有些温柔:“你怎么知道我是丑八怪?”

    严俨说:“不是丑八怪,为什么不敢露出你的脸?”

    楚冠男说:“你这么说,我是不是应该相信,这是你的激将法?你对我的容貌,很感兴趣,是不是?”

    严俨冷冷地说:“那是你的臆想!”

    “那么,我就满足你这么好奇的愿望吧,俗话说得好:‘牡丹花下过,做鬼也快活’。”说这些话的时候,楚冠男依然是懒洋洋的,一副精神不振的模样。

    严俨对于楚冠男的容貌,确实很好奇!不过,他的好奇心,不是楚冠男的俊与丑,而是楚冠男有多么的年纪了。

    因为在严俨看来,像楚冠男这种女人,至少也得三百岁以上了!要知道,白云子现在都五百多岁了。

    楚冠男一下子就拉下了她脸上的黑纱。

    当楚冠男的面貌暴露在严俨的眼皮底下的时候,严俨不禁吃了一惊!

    因为面前的楚冠男,尽管脸色有些苍白,却是容貌极美,五宫精致,乍看之下,犹如花树堆雪,在极冷之中,平添了一种艳。

    可以说,单从姿色上看,楚冠南虽然比不了骆洛神和秦落雁的倾国倾城,却也达到地球上的李榕和修武界的安欢公主那样的级别了,而且,与李榕和安欢公主相比,楚冠男更有一种独特的风韵。

    在楚冠男看来,她拉下面纱的那一刻,严俨一定会惊叹而失神。当严俨因惊叹而失神的时候,就是她出手的最好的机会!

    楚冠男出手了!

    楚冠男的这一次出手,依然是那一招“袖里藏针”。

    只见她手不动,臂不抬,只是挥了挥衣袖,便发出了漫天的雨!

    这些雨,如牛毛,似花针,却是一场实实在在的针雨!

    在这次出手之手,楚冠男已经有过了两次出手。

    第一次,是楚冠男朝着两个巨人出手,举重若轻,谈笑之间,就从袖中发出了两枚钢针,射中了两名巨人的“太阳穴”,使得两名巨人哼也来到及哼一声,就此毙命。用如此淡定的做法、如此冷血的心肠,杀死了两名属下,确实让严俨吃惊了一把。

    第二次,是楚冠男朝着严俨发出了一枚钢针,也是用“袖里藏针”的手法。但是,那一次,楚冠男很显然没有出尽全力,而且,只发出了一枚钢针。

    但是,这一次,楚冠男显然是出尽了全力,而且,发出的钢针,不计其数,犹如漫天的花雨!

    钢针不仅数量多,而且,发出了强烈的破空之声,速度极快,力道强劲!

    在楚冠男看来,严俨在乍见她时,一定会震惊于她的花容月貌,必定会惊讶失神,那么,当她突然使出“袖里藏针”的功夫之时,严俨一定躲不过去!

    楚冠男是个十分骄傲的女人,这从她起的名字上,就可见一斑。

    楚冠男的人生目的,只有两个:一是练功,二是杀戮。

    为了能让自己的功力能得进步,楚冠男不惜杀害任何生灵。

    初见严俨的时候,楚冠男还有一点儿的爱才之心,但是,杀机很快占了上风,她必欲置严俨于死地!

    但是,楚冠男算错了两点。

    第一,楚冠男以为严俨会为她的容貌着迷,岂不知,在严俨前八世的人生中,见过了无数的丽姝,单是像楚冠男这个级别的美女,就成千上万!就算是像秦落雁和骆洛神那种级别的美女,也见过了近百个。当然了,只有像独孤倾城那样的美女,才是真正的绝无仅有。

    试想一下,见过了浩瀚无边的大海,还会对一潭碧水留连忘返吗?见了巫山之云的瑰丽万千,还会迷恋于其他地方的云彩吗?正所谓“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啊!见过了万紫千红的牡丹,还会对路边的一株小花驻足观赏吗?

    第二,楚冠男没有想到严俨的武功会有那么高。

    尽管知道严俨精通阵法,尽管知道严俨接连杀了七个巨人,但是,楚冠男还是低估了严俨的武功。

    当楚冠男所发出了很多钢针之后,那些钢针挟带着巨大的能量,向严俨激射而至。

    严俨面临楚冠男的突然袭击,却显得很从容,他衣袖轻拂,使出了一招“万流归宗”。

    这一招“万流归宗”,是专门破暗器的绝招。

    在前八世的人生中,严俨练成了无数的精妙招数。这些精妙的招数,在严俨的血脉动恢复之后,立即成了严俨与生俱来的记忆。

    只不过,有很多精妙的招数,都跟内力有关。

    在地球上的时候,严俨的头脑中,空有许多精妙的招数,却无法使用,因为在那个时候,他的内力不够深厚。

    就以目前这一招“万流归宗”来说,就必须以十分深厚的内力为根基。至少,要用第七重的“鲲鹏功”。

    如今,严俨已经练成了第七重的“鲲鹏功”,就可以施展“万流归宗”了。

    当严俨使出了“万流归宗”的时候,那些射向严俨的钢针,似乎受到了一股神秘力量的驱使,纷纷归向同一个方位,如同小溪之归大河,大河之归大海。

    这一幕,让楚冠男看得目瞪口呆。

    受到了楚冠男的突然袭击,严俨并没有暴怒,他看向楚冠男:“还有什么本事,就都使出来吧!”

    楚冠男冷冷地说:“你得意什么?让你知道本王的厉害!”

    说完,楚冠男取出了她的独门兵器。

    楚冠男的兵器,让严俨感到很吃惊竟然是一块石碑!

    在严俨漫长的人生中,见过了无数的稀奇古怪的兵器,却从来没有见过有人用石头当兵器的!

    但是,严俨知道,楚冠男所使的这一块石碑,一定不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楚冠男的这块石碑,厚度很像地面砖,长和宽,都将近半米。

    右手执着石碑,楚冠男朝着严俨杀了过去。

    楚冠男距离严俨,不到一百米的距离。

    当楚冠男手持石碑,杀向严俨的时候,石碑透出了排山倒海一般的力量。

    行家伸伸手,便知有没有。

    楚冠男一出手,石碑所挟带的强大的劲风,已将严俨的衣襟激得飞了起来,猎猎作响。

    严俨卓然立于空中,并没有动。

    但是,严俨的身体没有动,他的右手,早就握紧了玄铁重剑。

    佛陀云:“弹指一挥间,便是六十刹那。”

    对于严俨和楚冠男这样的高手来说,一刹那并不是极短的时间。

    因为一刹那间,往往就决定了生与死。

    从楚冠男的石碑出手,到严俨刺出了他的玄铁重剑,总共也就是几刹那的时间。

    玄铁重剑,挟带了第七重的“鲲鹏功”,威不可挡,有一种摧枯拉朽、排山倒海的气势。

    由于石碑和玄铁重剑都挟带了强横的内力,因此,石碑和玄铁重剑尚未撞在一起,但是,两股不同性质、相向而行的内力,已经撞击在了一起。

    轰隆隆!

    这两股内力的强度,远远超过了两列全速行驶、迎头相撞的列车。

    巨大的能量,充斥在了严俨和楚冠男之间。

    说时迟,那时快!

    石碑和玄铁重剑,终于撞击在了一起。

    轰隆隆!

    轰隆隆!

    声音惊天动地,力道则是山崩地裂一般。

    玄铁重剑,挟带了第七重的“鲲鹏功”,其锋利之处,已经超过了削铁如泥的宝剑。

    然而,当玄铁重剑撞击在石碑之上的时候,石碑竟然完好无损。

    原来,这块石碑,乃是来自天空的陨石,其坚固之处,胜过了世上的一切金铁。

    严俨一击不中,立即反守为攻。

    玄铁重剑,划了一个漂亮的圆弧,犹如天外飞龙,斩向楚冠男的脖子。

    楚冠男反应极快,立即调转了手中的石碑,封住了严俨的玄铁重剑。

    轰隆隆!

    两股巨力,再次撞击在了一起。

    声音之大,响遏行云,震耳欲聋。

    严俨与楚冠男交手的这两招,皆是以硬碰硬,中间毫无取巧的余地。

    通过这两次交手,严俨的心中,算是有了底:楚冠男的内力,比他差了一段距离。但是,要是他还停留在第六重的“鲲鹏功”上,就不是楚冠男的对手了。

    严俨不禁暗叫侥幸。

    抢得了先手之后,严俨的出手,再不迟疑,一剑快似一剑。

    每一剑刺出,都是石破天惊、雷霆万钧之势。不仅力道极为强大,就连招数,也是极其精妙。

    到了这个时候,楚冠男才算是真正体会到了严俨的厉害。

    楚冠男知道遇上了平生未有的大敌,她奋起平生之力,拿着石碑,左挡右架,奋力抵挡严俨的攻势。

    也是几分钟的时候,两个人已经翻翻滚滚地拆了数百招。

    尽管不分胜负,楚冠男却是暗暗叫苦。

    因为楚冠男发现了,她的内力在急速地消耗。

    而严俨,尽管消耗的内力,并不亚于楚冠南,但是,严俨的内力,能够得到及时补充。

    到这里,不得不说,鲲鹏功,确实是天下第一神功。

    楚冠男不禁暗暗叫苦:“看来,再不使出压箱底的绝技,今天我就要把命丧在这里了!”

    当下楚冠男突然咬破了舌头,把几滴血吐在了那块石碑上。

    刹那间,那块原本普通的石碑,散发出了夺目的光华!

    更加诡异的是:石碑散发出来的那些光华,瞬间变成了有质无形的内力,一齐攻向严俨!

    对严俨来说,这真是变起俄顷。

    对于楚冠男来说,她是想用这种方法,来激活石碑内部的能量,从而帮助她,一举击中严俨!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石碑不仅是一件兵器,还是一件暗器!

    楚冠男有着充足的自信,能够打严俨一个措手不及。

    但是,楚冠男失算了!

    当石碑散发的内力,攻向严俨的时候,严俨立即使出了一门叫做“敲骨吸髓”的武功。

    石碑所发出的内力,其实就是把自然界的一些能量,转化成一种攻击的力量。

    而严俨所使出的这一门“敲骨吸髓”的武功,就是把自然界的力量,化为己有。

    这样,石碑所发出的那些内力,全部被严俨吸引了,成为了严俨的内力!

    这对于严俨来说,等于有人强行把一些钞票,塞到了他的口袋里。

    也可以说,楚寇男是弄巧成拙了。

    如此一来,石碑上的能量都耗尽了,就成了一块普通的石头,再也没有了使用的价值。

    如此一来,楚冠男也就失去了兵器。

    一时间,楚冠男如同一个输红了眼的赌徒。

    楚冠男迅速取出了一件东西。

    这一件东西,和鱼网差不多。

    不过,和鱼网不同的是:这一件和鱼网差不多的东西,叫做彩网。

    彩网之上,一共有着七种颜色,光彩夺目。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