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4章 真的是不小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
鲜妻撩人:墨少,矜持点有声小说,要看书在线收听!
    “嘀——”仪器发出一声轻响,提示数据搜集完成,秦淑仪只得收起满腹好奇,把心思重又放回正事上。可陆念臻刚才的那个笑却像是深深扎进了她脑海里,怎么也挥散不去。

    真的只是普通朋友?秦淑仪半信半疑,内心却被深深的嫉妒与不甘填满。

    她和陆念臻认识有几年了,从未见过他身边有别的女生出现。虽然他从未亲口承认自己是她女朋友,可在外人眼里又有什么区别?

    只是秦淑仪并未将这一切表现出来,整理完数据后就按了指纹签退了。

    陆念臻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来,宁雨绮的消息也又发了过来:我要上课了,晚点聊。

    陆念臻不禁疑惑,宁雨绮不是中餐厅的服务生么?她口中的上课是指员工培训?

    他想发消息过去询问,可又觉得自己对宁雨绮表现出的好奇未免太过明显,稍一思量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他给自己泡了杯咖啡,喝下去小半杯才勉强提起点精神,应对接下来的工作。

    陆念臻工作起来颇有点拼命三郎的精神,说是废寝忘食也不夸张,所以当他忙完手头的事情时,才发现外面天色已黑。

    他竟是又因为太过投入于工作而忘了吃午餐!

    一闲下来他才觉得饿了,离开实验室去取了车,想着在街边随便买点吃的填饱肚子。

    下雨天道路湿滑,陆念臻不敢将车开得太快。

    车里暖气开得很足,放着舒缓的音乐,陆念臻漫不经心地听着,等他把车停下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竟是把车开到了宁雨绮工作的中餐厅外。

    他正犹豫要不要下车,突然看见那个熟悉的娇小身影从餐厅里走了出来,只是她的身后还跟了个男生。

    陆念臻眉头轻皱,带着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不远处发生的一切。

    宁雨绮和男生像是爆发了激烈的争吵,男生甚至动手推搡了宁雨绮一把。

    可当宁雨绮想要推开餐厅的门走进去时,男生又忙去拉她的手臂,看起来像是在挽留。

    挽留?陆念臻嗤笑一声,这摆明了就是小情侣在吵架。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在知道宁雨绮已经有了男朋友这件事后,心里竟会醋意横生。

    他再不想在这多呆一秒,然而就当他发动汽车准备绝尘而去时,突然看见宁雨绮挣开男生的钳制朝着湍急的车流冲了过去。

    陆念臻几乎是一秒也没多想,一把拉开车门朝着宁雨绮狂奔而去,猛地拽住她的手臂,怒道:“你疯了么?!”

    为了个男的就寻死觅活,她这不是疯了是什么?一想到这些陆念臻就愈发不能抑制自己的怒意,死死盯着宁雨绮,像在质问。

    他方才拉扯宁雨绮的力道很大,宁雨绮白皙细嫩的手臂上立马映出一道红痕。

    可宁雨绮却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疼一般,只是一脸诧异地转过头看着陆念臻,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陆念臻面无表情地回道:“来这儿当然是吃饭。”

    “来吃饭啊......”宁雨绮不无失望地重复了一遍他的话,不过也是,难道他来这儿是为了找她么?那她也未免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陆念臻自然是不知道她心里这点小心思的,只是看着她出神的模样,误认为她是在心虚。

    “喂,你谁啊?”就在两人各怀心思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道男声。

    宁雨绮一听这声音立马将手臂抽了回来,不无警惕地说道:“薛铭,这和你没关系!”

    薛铭勾唇一笑,像是猜到了什么:“和我有没有关系可不是你说了算的。”

    说完也不等宁雨绮回应,就直接转身朝着马路对面走去,只是那背影看起来很是嚣张。

    宁雨绮一直看着那道身影消失在街角,才抬手揉了揉酸涩的双眼,转向陆念臻道:“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看到这么一幕。外面冷,我们还是先到屋里去吧。”

    “不用了。”陆念臻哪还有吃饭的心情,只觉得心头像是堵着一团棉花似的,不上不下难受得很。

    宁雨绮一愣:“可你过来不就是为了吃饭的么?还是说,是因为刚才的事情影响了你的......”

    只是她话还未说完就被陆念臻直接打断了:“不是。”

    宁雨绮心中顿时五味杂陈,可却什么都说不出口,半晌只是了然地点了点头,说道:“好吧,那你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陆念臻轻笑一声:“不劳你挂心。”

    他其实从来都不是这样言辞刻薄的人,可在宁雨绮面前他好像总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开心也好,生气也罢。

    陆念臻到家的时候天已全黑,他刚在沙发上坐下,曾玄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出不出来喝酒?”曾玄那边音乐嘈杂,估计又是在酒吧。

shu23.cc    陆念臻对这些向来不感兴趣,可怎奈曾玄热情邀请,他不想次次都扫他兴,想了想还是勉为其难地答应了下来。

    下了两天的雪终于有了渐停的趋势,陆念臻开车行驶在空旷的道路上,突然觉得前方的背影有些熟悉。

    只是他不敢确定,一天内两次偶遇一个人的概率实在是太高了些。所以他故意放缓了车速,跟在那人身后,过了一会儿前面的人像是察觉出了不对劲,终于转过头来。

    果然是宁雨绮!

    只是她这大晚上的不睡觉,一个人在路上瞎晃悠什么?要是遇到别有歹心的人,她一个女生该这么办?

    陆念臻不敢再想下去了,怒气又被点燃,气她作为一个女孩子一点不把自己的人身安全当回事。

    就在他心有不满之际,车窗突然被人敲了两下,陆念臻知道是宁雨绮,却故意不转头看她,只是摇下车窗说道:“到车里来说话吧。”

    “陆先生,怎么又是你啊?”宁雨绮听话地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虽是这么问,眉眼间却难掩惊喜,只是嘴角翘起的时候却不小心扯到了伤口,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

    陆念臻眼尖,一下就看出了她的不对劲,眼神瞬间柔和了下来,还带上了一层他自己都没察觉的心疼。

    “嘴角的伤是怎么回事?”陆念臻语无波澜,却带着不容抗拒地霸道。

    宁雨绮难堪地垂下了头:“不小心撞到了。”

    陆念臻冷哼一声,显然是不信她的说辞:“撞哪里了能把嘴角撞成这样?shu17.cc”

    宁雨绮故作豁达的笑了笑,说道:“真的只是不小心弄伤的,已经不痛了。”

    陆念臻见她不肯说实话,也失了耐心,问道:“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不用了。”谁知宁雨绮一听这话连忙摆了摆手,回绝了他的好意,“我家就在这附近,你就把我在前面的路口放下就行。”

    陆念臻沉着张脸,眼神森冷,不为别的,只因为宁雨绮刚才摆手时露出的一截细嫩手臂上满是伤痕。

    宁雨绮对这一切还浑然不知,仍在故作轻松地问道:“陆先生你晚上不睡觉开车出来压马路么?”

    陆念臻对她的话置若罔闻,直接发动汽车,宁雨绮立马一脸惊讶地望向他:“你要带我去哪?”

    “到了就知道了。”陆念臻本就不是话多的人,生气起来更是话少得可怕。

    宁雨绮见过他几次都是一副温润如玉的模样,鲜少见他这样,无端被他的气场震慑住了,不敢再多问。

    汽车一路疾驰,最终在一间医院前停了下来,陆念臻下车替宁雨绮拉开车门,生怕她再用到受伤的手臂,语气却是冷冰冰的:“下车。”

    宁雨绮一时反应不过来他这是要干嘛,并不动作,只是问道:“你带我来这里干嘛啊?”

    陆念臻言简意赅地回道:“看病。”

    “可我......没有生病啊。”因为心虚的缘故,宁雨绮不自然地移开了目光,假装在看车窗外的风景。

    陆念臻面无表情道:“是么?那既然你不肯下车,我就在这儿等着,等到你肯下车为止。”

    宁雨绮不知道他为何如此坚持,却也隐隐察觉出不对,心虚地看了自己的手臂,再抬头时就见陆念臻正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

    宁雨绮一下反应过来,原来他都知道了!只得不情不愿地下了车,却还是嘴硬道:“真的只是些皮外伤,没什么大碍的。”

    陆念臻紧抿着唇,一语不发,直接把她带到了一个检查室,早已有医生在里面等着。

    医生姓林,家里和墨家是世交,见陆念臻大晚上带了个女孩子来看病虽然好奇,却也没有多问。

    宁雨绮接受检查的时候陆念臻只得在检查室外等着,虽然从她刚才的一系列反应来看应该确实是不要紧,可他还是忍不住担心,更好奇她这伤究竟是怎么来的。

    就在陆念臻无比烦躁之际,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曾玄打来的。

    陆念臻按下接听,一道满是怒意的声音就冲了出来:“你人呢?这都一个多小时过去了,你不会是要放我鸽子吧?!”

    陆念臻把手机从耳边拿开些许,就像是怕手机里冲出的声音把耳朵震聋一般。

    “今天就不过去了。”陆念臻慢悠悠开口道。

    “什么?!”曾玄又是一声大叫,“陆念臻,没你这么当朋友的,你看你哪次有事我不是......”

    陆念臻直接打断他的话:“真的有事,晚点和你解释。”

    说完他直接把电话挂断,宁雨绮也跟着林医生从检查室走了出来。

    “林哥,她没事吧?”陆念臻的样子看起来比当事人宁雨绮还要紧张。

    林医生扶了扶眼镜,回道:“没什么大碍,确实只是皮外伤,配些药回去涂抹在伤口就可以。”

    陆念臻听他这么说终于放下心来,刚要开口道谢,去听林医生又开口道:“念臻,你跟我到办公室来一趟,有些话我想问你。”

    陆念臻下意识去看宁雨绮,宁雨绮立马摇了摇手道:“没事没事,你们进去说话就是,我自己可以打车回去。”

    “在这等我,我和林哥说完话送你回去。”陆念臻说完就跟着林医生进了对面的办公室。

    宁雨绮站在走廊里等了会儿,她并不好奇那两人谈话的内容,估计只是叙旧。

    她只是有点饿了,今天一天什么都没吃,肚子里空空如也,她拿出手机翻看着里面的美食图片,只是翻了没两张就见陆念臻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脸色很不好看。

    宁雨绮无端有些紧张,猜测陆念臻的反应可能是和谈话内容有关,可她并不想自作多情地去问。

    毕竟自己又不是陆念臻的什么人,他没有必要事无巨细地向自己报备。

    她内心忐忑地跟着陆念臻走到停车场,刚打开车门坐下就听陆念臻问道:“说说吧,身上的伤到底是怎么弄的?”

    宁雨绮神情一怔,但还快就掩饰住了眼里的促狭,故作镇定回道:“不是来的路上就说了嘛,不小心撞的。”

    “撞的?”陆念臻压抑着怒气,“我倒是不知道一个人可以把手上背上腰上都撞得伤痕累累!”

    宁雨绮愣住了,她想自己身上的伤陆念臻应该是都知道了吧,那她还有隐瞒的必要么?

    就在她犹豫的瞬间,陆念臻的声音又在耳畔响起:“你真以为你不说我就查不出来么?”

&shu28.ccnbsp;   陆念臻眸色一暗,带上了狠厉,语气冷然地问道:“是不是那个叫薛铭的打你了?”

    宁雨绮吓了一跳,没想到陆念臻的心思竟会如此缜密,只是下午见过薛铭一面,就把这一切都串联到了一起。

    她想否认,可内心却无比酸涩,喉头发紧,一个字都发不出来,半晌才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应了一声。

    陆念臻一听这话气得猛锤了下方向盘,声音发着狠道:“他以前还打过你么?”

    宁雨绮摇了摇头,她不喜欢卖惨,再说这是她自己的事情,她不希望把旁人牵扯进来,尤其这个人还是陆念臻。

    陆念臻见她神色戚戚,猜到她肯定又没说真话,可他这会儿除了心疼已经再没力气生气。

    车厢里是长久的沉默,宁雨绮不敢抬头去看陆念臻,许久后她听到陆念臻轻叹了口气,问道:“那既然这样,你为什么还不选择和他分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