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2我能,表个白么

    ……级?

    我们再不懂也知道,a、b、肯定越低越不厉害,a级的我们肯定惹不起,比如五鬼、白狼,b级的曾经惹不起,周大虎是我们的噩梦。可玉箫公子怎么会是级的呢,他的实力不是堪比斧头王吗?

    当然,比起这些东西,更重要的是谁在说话?

    我们立刻抬起头来,就见巷子深处响起一片杂乱的脚步声,竟然是耿直带着一群刑警冲了上来。赵虎他们这几天没少被耿直到处搜捕,当场吓得跳起来就要逃跑,耿直骂骂咧咧地说:“别自作多情啦,不是来抓你们的!要真想抓,你们跑得了吗?”

    耿直摆了摆手,一群刑警冲了上来,死死按住了已经受重伤的玉箫公子。

    我们目瞪口呆地看着耿直。

    耿直嘿嘿笑着说道:“这家伙是级通缉犯,早就想抓他啦,可惜一直被金家庇护着,就算偶尔他落单吧,也很容易让他跑了,毕竟这家伙挺强的……总之,这次谢谢你们了啊,又让一个坏人绳之于法!”

    玉箫公子完全没有反抗的力气,只能老老实实地被铐住、捆上。

    我们一个个奇怪地看着耿直。

    耿直真的是个很奇怪的警察,说他是个好人吧,他总帮着金家,说他是个坏人吧,他总是热衷于抓各种罪犯。

    耿直就好像知道我们在想什么似的,像个底层的苦力汉子一样盘腿坐在地上,看上去十分的不讲究,又给自己叼了支烟,喷出一大口去,才幽幽地说:“帮金家嘛,是我迫不得已,上面要求的嘛,我要想保住这个位子,就不得不勉强自己做些事情。至于抓罪犯嘛,这是我的天职,在我有限的能力之内,我肯定不遗余力地打击任何罪犯!”

    这样看来,耿直和楚正明还是有点不一样的,楚正明是宁折不弯,当初郑西洋对他下过很多命令,全部都被他拒绝了,所以才遭到打击报复,以至于帽子都丢了。

    而耿直,看似耿直,其实花花肠子也不少,很懂得怎么明哲保身,只有保住了自己的位子,才能更好地去抓捕坏人、打击罪犯。

    很难说得上来谁对谁错,各有各的智慧和选择吧。

    耿直又瞥了我们几个一眼,说道:“你们啊,得罪了金家,在蓉城肯定是待不下去了,还是早点离开这地方吧,不然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又看着我叹了口气,说道:“现在我相信你是真不知道你爸和罗子殇在哪了,想想你也够可怜的,被你爸抛弃这么多年……”

    我的心里顿时一疼。

    耿直磕了磕烟灰,慢慢站了起来,仰望着天上的明月,喃喃地说:“现在我唯一确定的,就是张人杰和罗子殇肯定不在蓉城……以前我以为我把蓉城搞得铁桶一般,就是只苍蝇都飞不出去,他俩肯定还在这里。现在我知道我错了,我的能力实在有限,不可能困住他们的,他们就像长了翅膀的鸟,想飞多高就飞多高、想飞多远就飞多远!”

    我知道耿直为什么要发表这段感慨。

    他一直以为我爸在金家藏着,因为整个蓉城除了金家以外,再也没人有能力窝藏我爸了,但是现在证实我爸不在金家,而他这段时间又把蓉城里里外外查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一无所有。

    所以他断定我爸根本就不在蓉城。

    “你也别费力气啦!”耿直看着我说:“真想找你爸的话,去别的地方碰碰运气吧,毕竟这也确实容不下你了,金巧巧是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这番话后,耿直便带着他的人离开了,当然把玉箫公子也带走了。

    现场留下我们,一片沉默。

    我一脸的愁苦,赵虎也一脸的愁苦。

    显然,这种被人“扫地出门”的感觉很不好受,我们在荣海就是被扫出来的,来到蓉城还是这样,关键问题也没解决,能不愁吗?

    但又不得不走,等到金巧巧反应过来玉箫公子不仅没杀死我,反而还被警察给抓走了,百分之百要派重兵追杀我们,最迟明天早上也该有行动了。我正想安慰赵虎几句,赵虎突然苦着脸说:“玉箫公子真是级通缉犯啊?咱们还是打不过周大虎啊?”

    原来赵虎发愁的是这个。

    我说你管他级还是b级,只要他和周大虎是一个水平线的,就代表咱们有干掉周大虎的实力了!

    “说实话我还真不确定……”赵虎摇着头说:“我在周大虎手上扛不住一招,在斧头王手上也扛不住一招,但这不能说明他俩就是一个级别的。你明白吧,就好像我同样也扛不住白狼、木头和你二叔的一招,不代表他们也和周大虎是一个水平的!”

    赵虎喋喋不休地跟我说着,试图让我明白他的理论。

    我也确实听明白了,这些高手的共同点,就是都能一招干掉赵虎,但不代表他们就是一个级别的。

    就好像公鸡、骡子、大象都能一脚踩死蚂蚁,但不代表这仨就是一个水平线的。

    我们就是这只蚂蚁。

    我们干掉了公鸡,但还是干不掉骡子和大象,而且距离可能相当遥远。

    这就是让赵虎沮丧的地方。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技不如人多正常啊,只能继续努力……

    但根本不用我安慰,赵虎就咬牙切齿、杀气腾腾地说:“我还要继续努力,我要干掉一切踩在我头上的家伙!”

    这不自我调节的挺好吗?

    我问他:“耿直让咱们走,你有什么想法?”

    赵虎说道:“你是怎么想的?”

    我说:“我爸可能真的不在蓉城,我想去其他地方打听打听,看有没有人知道‘南王’这个称号的。”

    赵虎他们之前问了好多的人,没人知道“南王”是个什么东西,说明蓉城这里真不是“南王”生存的土壤。

    赵虎说道:“行啊,那就去别的地方问问看吧。”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其他人也没什么意见。

    但是具体去哪,我还没有头绪,大家也都七嘴八舌,说不出个什么子丑寅卯来。最后,大家决定找个地方边吃边聊,既然要离开蓉城了,吃顿离城饭也是应该的,趁着金巧巧还没对我们展开疯狂报复以前,能把之前的朋友也都叫来吃顿饭就更好了。

    蓉城是座美食之都,即便半夜三点也能轻轻松松找到吃饭的地方,火锅、串串,再合适不过了,这里不流行芝麻酱,有的只是蒜蓉和香油。

    于是师爷、苗苗、武樱,在我们的呼唤下都来了,热热闹闹地吃着串串。

    这些日子以来,他们的日子也不好过。因为在蓉城待得时间够久,还是有些根基和人脉的,虽然暂时没有受到牵连,但也遭到了不少压迫,尤其是金玉满堂那边,简直压得他们要不能活,师爷无奈之下又改成了老鼠会,继续做起了偷偷摸摸的勾当。

    “龙哥、虎哥,你们啥时候归来啊,还等着你们‘龙虎出征、寸草不生’呐!”师爷愁得都快哭出来了。

    我和赵虎面面相觑。

    实际上我们几个要留下来,从零开始、忍辱负重,慢慢积蓄力量、发展人脉,或许有朝一日真能和金家抗一抗衡。但是我们没有这个时间,我得去找我爸,还得救我二叔。

    “不好意思,师爷……”我犹豫着说:“今天把你叫来,是要和你告别的……我爸可能不在蓉城,我得去其他地方找他……”

    师爷愣了一下,立刻说道:“哦……哦……找你爸是正事啊,应该找的,我记得你来蓉城就是为了找你爸的……”

    说着说着,师爷就说不下去了。

    苗苗和武樱也低下了头,眼睛微微地发红了。

    气氛突然变得有点悲凉起来。

    我有点不太适应这种气氛,开始抓耳挠腮。

    “我能和你表个白么?”苗苗突然抬起头来,红着眼睛看我。

    我吓了一跳。

    苗苗这一下可太突然了,我的一颗心砰砰直跳,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啊,我,这个……”

    “和你有什么关系,让开!”

    苗苗把我推开,冲着我旁边的程依依,红着眼说:“依依,谢谢你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我……还有你,晓彤,谢谢你俩那个时候在我身边,没有你们的话我是真扛不下去了,我也不知道你们要去哪里,也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回来,但如果以后还来蓉城的话,一定记得来找我啊……”

    苗苗的眼泪流了下来。

    原来是这么个表白啊……真是吓死我了……

    确实,当初苗苗家里遭遇巨变,是程依依和韩晓彤留下来帮衬着她,料理后事、走上正轨。

    “哇”的一声,年纪颇大的师爷突然嚎了起来,一头扑在桌上,哭哭啼啼地说:“龙哥、虎哥,这是十多年来,老鼠会最辉煌的一次啊,都跟金玉满堂干过一仗了啊……我还天天做梦,等着龙虎商会制霸蓉城呢啊……龙哥,等你找到你爸,一定要记得回来啊,咱们还没干掉金玉满堂,还没让‘龙虎出征、寸草不生’响彻整个蓉城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