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张教官,不好了

    得知我是送他去医院的,马三一句话都不吭了,伏在我的背上沉默不语。

    出了大门,我又打了辆出租车,将马三送往最近的一家医院接骨。

    拍片子、找医生,上上下下都是我忙,钱也是我掏的。马三的身体素质不错,虽然两条胳膊的骨头都有断裂迹象,胸前的肋骨也有裂痕,但不需要做手术,用石膏固定好后,慢慢恢复就可以了。

    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输液,马三还是一言不发,甚至看都不看我一眼,扭头转向窗外,一脸的沉默和倔强。

    “你不用这样子的。”我说:“我不是来抢你位子的,我只是欠了米少人情,所以才帮忙训练你们几天,完事之后我们就会离开,不会在这一直待下去的。”

    我也出来这么长时间了,还能看不懂马三是什么意思,他就是怕我和程依依威胁到他在保安部的地位,所以才想方设法地赶我们走。如果我没猜错,米少之前请来的几个教官,也是被马三用这种方法赶走的。

    果不其然,在我说过这番话后,马三很是惊讶地回过头来。

    “放心。”我剥了一瓣橘子塞到马三嘴里,说道:“之前只是气话,不会真的把你赶走,金龙娱乐城的保安部肯定离不开你。”

    我能看得出来,保安部的众人确实很信服他。

    “对不起,之前是我太冲动了……”马三红着眼睛,显然很是愧疚。

    “没事,等你好了以后,就尽快归队吧。”我拍拍他的肩膀,就起身准备离开了。

    马三一个大老爷们,不过有点骨折而已,用不着我在这照顾他。

    我走到门口,突然想起什么,回头对他说道:“对了,我的军体拳厉不厉害?”

    马三愣了一下,很无奈地说:“厉害……”

    练了八年军体拳的他,还没我练一年厉害,能不无奈吗?

    “哈哈哈……”我笑起来:“你养伤吧,等好了后,我教你正经的军体拳。”

    现在我越来越确定了,二叔他们教给我的军体拳,和普通意义上的军体拳是不一样的,一招一式其实都有着细微区别,但到实战起来却又差之千里,我将之称之为普通版和进阶版。

    这肯定不是国家要搞区别对待,谁不希望自己手下的兵越强越好,我猜是因为普通版的军体拳更好接受,几乎所有人都能练,进阶版则有点难度了,需要拥有一定的天赋,才能掌握这些高难度的技巧,一般人就是学了也未必能够掌握。

    像是二叔他们,进入军营以后表现突出,被选入某某特种大队之中,才有资格学习这种进阶版的军体拳;而像马三这种并不突出的兵,可能一辈子就只能接触普通的军体拳了。

    这么看来,我和程依依都是有天赋的,所以二叔他们才会一开始就教授我们进阶版的军体拳。

    金龙娱乐城里的这些保安,究竟哪个有天赋、哪个没天赋,我也看不出来,反正就一视同仁吧,能否进步全看他们自己。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嘛。

    回到金龙娱乐城的后院,保安们正在绕圈跑步,一个个累得气喘吁吁,程依依则坐在一块树荫下面,不停催促他们快点、快点,时不时还骂两句废物,这女教官入戏倒是挺快。

    我走过去,问她怎么样了?

    程依依告诉我说,这些保安其实底子都还不错,看得出来米文斌也是精挑细选过的,不过常年的平静生活已经让他们失去了斗志,也放松了对自己身体上的管理,所以要从头开始磨炼他们,不光要让他们练拳,还要让他们把身体搞起来。

    人在失去了危机感后确实容易松懈,这些各个领域曾经的佼佼者们也是这样,因为在金龙娱乐城混了一份差事,觉得自己后半生有依靠了,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金龙娱乐城的保安工资不低,几乎是其他场子里保安的三倍,拿着这么高的薪水还混摊子就过分了。

    米文斌既然信得过我和程依依,让我俩来管理他们,就得不辱使命。

    于是从今天起,我们就留在了金龙娱乐城。

    上午两个小时,下午两个小时,严格训练他们,争取让他们在短时间内有个质的飞跃。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一个礼拜,马三也回归到了队伍之中,他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是也能跟着大家一起训练。马三回来以后乖了许多,不仅不再带头闹事,但凡有谁对我们不敬的,哪怕只是开上一句无伤大雅的玩笑,也会遭到他一顿狠狠的训斥,简直往死里维护我和程依依。

    训练的效果也是立竿见影的,五六十个保安里面,大概有十几个因为练了进阶版的军体拳,实力开始突飞猛进,超过以前数年的努力。有些悟性、天赋不是很高的人,在我和程依依的训练下也有进步,只是相对比较缓慢一些。

    马三属于突飞猛进的人之一,因此十分感谢我和程依依,都不叫我们教官了,改口叫我们师父。

    一声师父,让我想起了锥子,继而又想起了许多往事,我们那么多人以前在一起多热闹啊,现在只剩下我和程依依了,缩在这里给别人当教官。

    我猜,赵虎后来肯定是联系过我的,但是我和程依依都换了新的手机号码,他联系不到了。

    但我也没想过找他,那次他已经把我的心伤透了。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着,我和程依依有时候跟米文斌吃饭,有时候跟马三等人吃饭,日子算是过得平静而自在。一开始我还防备着米文斌,还是有点担心他对程依依不怀好意,但我后来发现自己实在是多想了,他的身边就没缺过女人,也从来没单独联系过程依依,有事都是找我,找不到我才找程依依。

    嗯,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吧,想到之前自己的自作聪明,还是很惭愧的。

    至于红红,再也没来找过我,可能真就如同米文斌所说,金龙娱乐城真的是个十分安全的地方,也可能是当地政府不断搜寻杀手门,使得红红等人不敢再来了吧。

    而我也不敢去找红红,虽然之前牛皮吹得震天响,说我和红红的事没完,迟早有天把她戳穿,但自从知道她是杀手门的以后,恨不得离她三千丈远了,说好听点叫能屈能伸,说难听点就是欺软怕硬。

    她不来找我就谢天谢地阿弥陀佛了。

    无事虽然一身轻,但不代表我真的就在这里养老了,我还没忘记自己本来的目的,我是为了找我爸才来金陵城的。我到处跟人打听南王,自从跟了米文斌以后,能够接触到不少地下的大哥,和他们闲聊的时候就会问起南王,但是他们一个也没有听说过,甚至还反问我:“这南王是什么意思,南京的王吗,什么人这么狂妄啊,还有人敢在金陵城称王的?”

    我让米文斌帮忙打听,他同样也不知道,还问我南王是谁,打听他干什么。

    我也只能含糊其辞,说是一个朋友让我帮忙打听的。

    通过米文斌,我几乎问遍了高淳区的黑白两道,仍旧没有我爸的丝毫下落。我开始忧心忡忡,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里了,想着要不前往下一个区碰碰运气,老在这里肯定不是个事啊。

    米文斌交给我的任务,我差不多也完成了,整个保安部的实力都提升了一个档次,马三更是成了一名强悍无比的战士,身手不亚于荣海的陈五虎了。但要碰上级通缉犯……还是得报警吧,除非我和程依依在。

    但天底下哪有那么多的通缉犯?

    就在我和程依依商量过后,准备这几天就向米文斌辞行的时候,金龙娱乐城出事了。

    这天晚上,我和程依依吃过饭后,就回房间休息、看电视了。黑夜不用训练,因为正是生意忙的时候,保安们要不停地在场子里巡视,以防哪里会出问题或是乱子,以我和程依依的身份和地位,自然是不用去掺和这种事的,除非他们处理不了,才会来叫我和程依依。

    不过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也没有什么事情能让我和程依依出面的。

    大部分事,马三就能处理;小部分事,米文斌也能处理。

    根本到不了我和程依依这里。

    但是今天晚上,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动了我和程依依。

    我立刻过去开门,是米文斌的司机瘦猴。

    “张教官,不好了!”

    在金龙娱乐城,人人都称呼我为张教官,叫程依依是程教官。

    瘦猴满头大汗、一脸慌张,显然是一路跑过来的。

    我让瘦猴不要着急,发生什么事了慢慢地说。瘦猴告诉我说:“场子里来了个人,自称是杀手门的,说米少得罪了杀手门,必须付出代价!米少问他什么代价,他让米少磕三个头,这事就算过去了。米少当然不愿意了,说要报警把他抓了,还让马三等人上去把他拿下……张教官,你快去看看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