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高淳区,第二大少

    黄龙今天晚上要去打金龙娱乐城,红红肯定是知道的,所以才把二条看得这么严,看来今天晚上找二条助拳是没希望了!

    没办法了,只能把希望寄托在高淳区那些地下大哥的身上,希望他们能扛住杀手门的进攻。

    我很快就出了坟圈子,上了瘦猴的车,坐在副驾驶上,说走!

    瘦猴打了个哆嗦,小心翼翼地往后看了一眼,紧张地说:“张教官,你找的人上来了是吗?”

    我一头雾水,回头看看后座,明明空无一人,瘦猴这是什么意思,故意埋汰我吗?所以我故意赌气地说了一句:“是啊,上来了,快走吧!”

    瘦猴哆嗦的更厉害了,立刻发动车子前行,一路上他的表情庄严肃穆,冷汗还一颗颗往下掉着。

    我莫名其妙,问他这是怎么了,瘦猴擦了把汗说道:“张教官,我这车只拉过活人,还是第一次拉不活的人,希望你见谅啊!真没想到你能耐这么大,连那个世界的人都能叫来。”

    我这才明白瘦猴是什么意思了,敢情他以为我来坟圈子叫了俩鬼来帮忙啊,搁到平时也就算了,我肯定多逗逗他,但我现在正烦着呢,程依依让我来叫赵虎和二条,结果一个都没叫到,哪有心情和他开玩笑啊,就说:“开你的车吧,废话真多!”

    “是、是……”瘦猴更紧张了,还好开车还算平稳。

    回到金龙娱乐城,天色已经彻底黑下来了,大厅里面也站满了人,都是高淳区的那些混子们,有几个大哥陪米文斌在沙发上坐着。看我进来,马三最先领着几个保安迎了上来,问我到哪去了?

    我要是叫来帮手,这时候肯定自豪地说出来了,但是现在屁也没有叫到,哪好意思说我上哪去了,就随便敷衍了句,说上外面转了一圈,看看形势。

    马三“咦”了一声:“米少说你去找帮手了啊!”

    我:“……”

    我的心里暗骂,你他娘的都知道还问个屁啊!

    我说:“没有找到!”

    马三不说话了。

    我也觉得挺尴尬,立刻转移话题,问他伤怎样了。三天前,他被黄龙砍成重伤,不过马三身体素质也挺强的,跟我说没多大事,还能继续战斗。看得出来马三还是挺有信心的,那天晚上亲眼看到我们联手干掉黄龙,今天还有这么多的外援和帮手,总觉得此战肯定没有问题,他也没见过更大的阵仗了。

    正说着话,程依依也过来了,看赵虎和二条没来,问我什么情况?

    我便把之前的事给她讲了一下,程依依也忧心忡忡,知道没希望了,和我说道:“那你去和米文斌说一声吧,他还在等着你呢。”

    我点点头,朝着大厅中央的沙发走去。

    米文斌正和几个大哥坐着说话,看我过来立刻站了起来,说张龙,你回来了,接着又和其他几个大哥介绍,说:“这就是我和你们说得张龙,张教官!”

    其实我和这些大哥都见过面,之前在饭店门口被红红围攻,他们就给我站过台,后来跟着米文斌,也和不少大哥都接触过。当然大多都不熟悉,米文斌才着重介绍我下,大家也都纷纷和我打着招呼,言辞还算尊重,但有一个老头粗声粗气地说:“米少,你就是因为他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得罪杀手门啊!”

    这老头我认识,叫陈国华,在高淳区也有一号,势力中等,不算太强也不算太弱,手下大概有几十号兄弟,关键是资历比较深,为人也很耿直。当初在饭店门口力劝米文斌别和杀手门作对的也是他,看我不爽已经很久了,这个时候终于开炮。

    不过米文斌还算维护我,说:“怎么是因为他呢,我就是看不得杀手门在高淳区这么嚣张!陈叔,难道你看得下去?”

    陈国华粗声粗气地说:“杀手门在全国都这么嚣张,更何况一个小小的高淳区。”

    米文斌没好气说:“我不管它在哪里嚣张,在高淳区就是不行。陈叔,我说过了,今天晚上全凭自愿,你要不想来的话可以走,我米文斌绝不拦着!”

    米文斌都把话说成这样子了,陈国华哪好意思再说什么,立刻软了下来,语气也缓和了很多:“米少,看你说得哪里话,我既然来了,肯定是帮你的,怎么还能走呢?”

    陈国华都说软话了,米文斌也就给了他一个台阶下,没有再说什么。

    但没想到,陈国华又把炮火转移到我身上,问道:“张教官,你不是去找帮手了吗,人在哪呢?”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知道米文斌刚和大家说了这事。

    果不其然,几位大哥都朝我看了过来,米文斌也说:“是啊张龙,你叫的人来了没有?”

    这可能是我一生中遇过的最尴尬的事情之一了,我的脸皮都在发烫,只能硬着头皮说道:“我没有叫来人。”

    陈国华轻轻哼了一声,显然十分不屑。

    米文斌也愣了一下,再次给我解围:“没事,咱们这么多人应该够了。”一句话就轻飘飘带过去了。

    米文斌又转移话题,说去外面看看黄龙来了没有,大家便跟着米文斌哗啦啦往外走去。当时的我尴尬无比,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但也只能厚着脸皮站在米文斌的身边。

    来到金龙娱乐城的大门口,外面的街道上车水马龙,一片四海升平的和谐景象,看不出来有任何危险即将到来的迹象。但是暂时没有,不代表一直没有,杀手门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米文斌抬头看看金龙娱乐城的招牌,咬牙切齿地说:“我就不信这么高的一栋大楼,能被人一把火给烧了,还有没有王法?”

    大家也都附和,说直接烧楼也太夸张了,那个黄龙肯定是吹牛逼的,今天晚上一定要给他点教训等等。

    只有陈国华沉沉地说:“米少,我不是泼凉水,杀手门一向说到做到,如果你有机会跟他们和解,还是希望你能三思而后行,千万别做后悔终生的事啊……”

    米文斌狠狠瞪了陈国华一眼,陈国华便低下头去不作声了。

    就在这时,看似平静的街道上突然有了一点异动,一道足以炸街的引擎声响了起来,一辆白色的保时捷跑车快速驶来,一路横行霸道、分毫不让,左右的车纷纷避让。

    有眼尖的立刻说道:“是季少的车!”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说没错,是季少的车!

    季少?

    我在高淳区也待过一段时间了,当然是知道这个名字的。季少,大名季越,号称高淳区第二大少,他爸是高淳区的区长,论级别只比米文斌他爸低一点点,甚至称得上是平起平坐。

    任何地方,有第一大少就有第二大少,甚至有第三大少、第四大少。

    就连那个遥不可及的天城,不是也有“天城四少”之说吗?

    这个季越的家庭条件不比米文斌差多少,在高淳区的二代圈子里也是一号人物了,不过和米文斌不对付,两人属于见面不说话的类型,平时各自带着一群人玩,算是各玩各的,井水不犯河水,有点摩擦也不至于到翻脸的地步。

    这种时候,季越怎么来了?

    转眼之间,那辆白色保时捷跑车便停在了金龙娱乐城的门口,车门一开,果然是季少走了下来,副驾驶上还坐着个浓妆艳抹的姑娘。一下车,季越便搂着这个姑娘,嬉笑着往这边走了过来。

    与此同时,一辆丰田suv也悄无声息地开了过来,车上下来几个西装革履、戴着墨镜的汉子,一个个身强体壮,身上带着彪悍之气,寸步不离地跟在季越身后,这应该是他的保镖了,看上去确实挺强。

    陈国华等人立刻打着招呼,季少、季少地叫个不停。

    他们得罪不起米文斌,也同样得罪不起季越。

    米文斌则阴沉着一张脸,说季越,你来干什么?

    季越嘿嘿笑着:“斌子,看你这话说的,不让我来你的娱乐城捧场啊?”

    米文斌冷冷地说:“我这娱乐城歇业好几天了,你不知道这件事吗?”

    季越还是嘿嘿笑着:“知道、知道,我就过来看看是真是假,没想到是真的呀!斌子,听说你得罪了杀手门,人家今天晚上要和你算总账,我也帮不上你什么忙,专门来给你加油的呀!”

    加油?

    看热闹、说风凉话还差不多!

    米文斌也没好气地说:“那就滚到一边看吧,待会儿打起来了别伤到你!”

    季越说道:“那不会的,我又没得罪杀手门,人家打我干什么呢?”

    米文斌本来就挺心烦,现在又多了个季越在这聒噪,他是肯定不想多搭理的,眼睛往上瞟去,看都不看季越了,想着过多一会儿,季越自己觉得没意思就走了。

    但他实在低估了季越的厚脸皮程度,米文斌都不说话了,季越还喋喋不休地说:“斌子,虽然咱俩平时不在一起玩,但我是真的担心你呀,你不会被杀手门给五马分尸了吧?”

    如果米文斌不搭理他,让季越多说几句可能也就算了,但是米文斌又不是个能够忍气吞声的主,咬牙切齿地说:“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这里人多、高手也多,保证让杀手门有来无回!”

    季越嘿嘿笑着:“是、是,我听说你招了个什么张教官,好像还挺厉害,就是你米少的杀手锏了。这样,我这也新找了几个高手,让他们陪你那个张教官过过招好吗,反正杀手门还没来呢,就当热热身了,也给大家提点士气,你看怎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